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大宋包三黑 > 第一百三十三章 扇坠是我的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三十三章 扇坠是我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天长公司?造船厂为什么要起这样一个奇怪的名字?”杨茂对包拯将大家合伙的买卖起这样一个名字感到很奇怪。

    “我们的买卖今后将不仅有造船这一项,而且还会有海外贸易等各种生意,只要赚钱我们就要做,而且我们的生意要做的天长地久,也暗含了天长县之意义,我们要为天长县人谋福利。至于公司语出于孔子的《大同》《列词传》:‘公者,数人之财,司者,运转之意。’”

    “数人之财共同运转,好名字同我们一起做生意的意思很吻合。”杨茂这次由衷的感叹包大人真有学问,起个名字都能用到圣人之言。

    天长公司就这样成立了,一切按照包拯拟定的章程进行的很顺利。首先议定了各自的出资数量,包拯在这中间肯定要占大部分的份额。这倒不是包拯非要这样做,而是商人们一致认为,这主意是包大人出的,如果赔钱的话包大人就要赔大头,只有这样他们才放心。接下来公司的管理层也顺利的选了出来,包拯派出了包武,其他的商人也派出了自己信得过的手下,由于包拯出资最多包武在公司内自然成了最高领导,包拯本来最发愁的是没有有经验的人手,这个困难一下子就全解决了。天长公司成立之初所有的人都信心满满,立即派人到泉州寻找合适的建厂地点,准备大干一场。

    有人替自己干活的感觉真好,包拯拿钱投入到了新的船厂之中,然后派出了包武这之后就没他什么事了。

    包拯逍遥自在的在衙门之中品着今年的新茶,茶是包拯用今年新生茶树的嫩叶找人用制作绿茶的方法制成的。虽然不是什么名贵品种却也不用像喝粥一样吃茶了。

    轻松的日子没过多久,就有衙门上的麻烦事找上了门。衙门口有人告状来了,这次的事情还很不好解决,前边负责接受案件的衙役解决不了只好送到了包拯这里。

    百姓的问题是一定要解决的,谁让咱是包大人呢,包拯一边自嘲,一边到大堂升堂问案。

    “小民匡必正见过包大人。”大堂之下跪着两人,其中一个二十多岁的年青人先开口说话。

    “小民吕佩给大人磕头。”旁边的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也不甘示弱。那人施礼过后跪在那里望着包拯,不由引得包拯多看了他几眼。吕佩的年岁虽已四十开外却还做年青人打扮,浑身上下收拾的十分干净利落,头发梳的光亮整齐,面皮白净看得出连胡须都经过精心修剪。

    “你们到大堂之上所为何事?”包拯打量了一下二人看他们都不像大奸大恶之人,不知道因为什么起了纠纷。

    “启禀大人,我是来告这个吕佩霸占我的珊瑚扇坠不还,他的扇坠是我的。”匡必正显然是怒气未消,抢先说话,让自己占牢这原告的位置。

    “他血口喷人,这扇坠本来就是我的,我走在大街上却被他上来抢,这世上还有王法吗?”吕佩也显得理直气壮,出声反驳着。

    这时衙役呈上一个红色的珊瑚扇坠,这正是二人争执的原由,扇坠本来佩带在吕佩的腰间衙役们已将他取了下来。

    二人口舌之上互不相让,包拯这才听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原来这匡必正走在大街之上看到对面走来的吕佩腰间悬挂的珊瑚扇坠认为是自家之物,便上前索要。吕佩自是不给,二人争执不下这才到了衙门求包拯给个公断。

    包拯拿着扇坠,见这扇坠泛着淡红色泽,光润无比,果然是真正的珊瑚制作而成,看样子价格不菲。而且做工精细原料精良上面没有任何瑕疵、裂缝。这也让人很难利用上面的特征确定归属。

    “匡必正你说这扇坠是你的有何证据。”包拯见从扇坠上看不出什么,向匡必正询问看能不能有什么发现。

    “大人这扇坠乃我叔父匡天佑心爱之物,从前他每天都拿出来把玩。因此我们都认得此物,而且知道这个扇坠重一两八钱,只是这扇坠在三年前遗失了,今日在街上见了上前索要,这吕佩却不肯返还。”匡必正倒是将这扇坠的来历说的很清楚。

    “吕佩你说这扇坠是你的,你可知道这扇坠有多重。”包拯想这重量也算是扇坠的一个特征吧,能知道重量肯定与这扇坠有关。

    “大人我这扇坠是友人所赠,我怎么会知道它的重量。”吕佩有些着急了,生怕包拯因为他不知道扇坠的重量就将扇坠判给别人。

    正在这时衙役带了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者进来了。

    “匡天佑拜见大人。”那老者进来后自报姓名,原来匡天佑听到匡必正因扇坠与人起了纠纷,他跑来给侄子做证来了。包拯一听这倒好扇坠涉及到这个匡天佑还没等传唤他倒自己来了。

    “匡天佑你可曾遗失过一个扇坠。”包拯问道。

    “大人,我曾遗失过一个珊瑚扇坠,是红色的重一两八钱。”匡天佑这一说还都对上了。

    “来人称一下扇坠。”包拯对衙役下达了命令。

    衙役听了包拯的吩咐立即拿来了称,在大堂之上当堂称量那扇坠。扇坠果然重一两八钱。看来匡天佑叔侄二人说的没错。

    “吕佩你有何话讲?”虽然扇坠的重量对了,可这也不能完全证明扇坠就是匡天佑叔侄的,包拯向吕佩问有没有什么对他有利的证据。

    “大人不要信他们的,这珊瑚扇坠确实是我的友人所赠,不是他们的。”吕佩却提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来。

    “你说这扇坠是友人所赠,那友人是谁?”包拯只好向上查扇坠的来历。

    “这......。”吕佩张张嘴没有往下说。

    “说不出吗?”包拯开始怀疑这个友人是不是吕佩编造的。

    “是天长县马贩头目皮熊。”吕佩咬咬牙说道。

    “派人传皮熊到堂。”包拯立即派人去传皮熊。

    没用多大功夫皮熊在衙役的带领下走了进来。

    皮熊没到之前包拯想他既然是马贩的头目,而且还用熊做名字,应该是一副粗犷的样子,没想到见到的真人却也是一付斯文的样子,倒有几分商人的风采。

    “皮熊,你可认得此人?”包拯问道。

    “认得,此人名叫吕佩。”皮熊还真认得这吕佩。

    “皮熊,你可曾将一个珊瑚扇坠赠与吕佩。”

    “我是有一个珊瑚扇坠,那扇坠在我老婆柳氏那里,我并没有将扇坠赠与他人。”说到这里皮熊转头对吕佩问道:“我老婆的扇坠怎么会在你手中。”

    包拯一听,这事开始有意思起来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