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大宋包三黑 > 第一百一十五章 过堂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一十五章 过堂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为了让陈忠心服口服,在包拯的命令下衙役们抬上了一把椅子和一套放在茶盘内的茶具。

    “陈忠你可认得这些东西?”包拯问道。

    “这椅子和茶具哪里都有。”陈忠确实没感觉这些东西有什么稀奇。

    “这椅子就是吴克群死亡的那间屋子内的陈设,这茶具你更应熟悉,这是你刚才喝茶用过的。你看看你触摸之后在上面留下了什么?”包拯命人将陈忠带近了观看。

    这时陈忠才看清那椅子和茶具上都是斑斑点点的黑色,显然是用石墨粉末仔细的刷过。上央显现出一个个黑色的指印,指印的纹理清晰可见。

    “陈忠只要你动过的东西就会留下痕迹。你为了不让人知道你与吴克群见过面,故意伪造现场。临走时将屋内的桌椅重新摆放整齐,没想到将自己的指纹留在了椅背之上。椅子上的指纹和你刚在茶具上留下的指纹我已比对过了,二者完全相同,你还有什么狡辩的吗?”包拯的话不但让陈忠服罪,也让在场的其他人信服。

    “哎。”陈忠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软了下来。整个人不住的颤抖,汗如雨下。包拯仅凭一点点痕迹就将他的所作所为推断的准确无误,这让他没有任何办法辩驳。

    “你为什么要杀害吴克群。”包拯和其他的人一样都很关心陈忠杀人的动机。

    “因为我二人有仇。”陈忠他不想为自己增加罪名,也不想供出幕后的主使,他还希望梁大官人在外边想办法救他。

    “你二人有何仇怨?”包拯却不放过他,紧跟着追问道。

    “这。”编谎话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被包拯一追问吴克群后边就不知怎么说了。

    “你与吴克群有仇还送给他几百贯钱?”包拯继续向陈忠施压。

    “钱的事你怎么会知道?”陈忠有些慌了,他自认这些做的很隐蔽不会有人知道。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包拯心说还真蒙对了。他一直在思考吴克群给贼人的那笔钱的来源,觉得梁府很可疑。今天还真从陈忠口中套出了实情。

    “招供!”旁边的衙役们适时的齐声大喊道。

    “我招,我招。”衙役们的气势完全将陈忠给压制住了。他开始断断续续的招认。据他所讲是主簿吴克群找到他说包拯要亲自押送钱粮到天长县,吴克群为了得到知县的位置想将车队抢了,联系吴克群是为了让他出钱收买那些动手的贼人。后来包拯安然回到了天长县,吴克群当天下午就找到陈忠告诉他抢劫失败了,而且还有一个贼人被抓还没有醒过来。陈忠知道所有联系贼人的事都是吴克群干的。如果贼人供出吴克群,吴克群肯定会将实情招出来,那么自己也跑不了。所以他在约吴克群晚上一起商量对策之时下了黑手。在吴克群的酒中下了毒,毒死了吴克群。

    众人一听这才恍然大悟,明白了这一系列事情发生的缘由,这案子终于破了。

    可包拯却觉得这里边肯定另有隐情。“吴克群让你出钱你就出,你能从中得到什么好处?”包拯决定一定要问清楚。

    陈忠被问的哑口无言,跪在那里不说话。

    “几百贯钱不是少数,以你的身家能一下子拿出来吗?”包拯步步紧逼。

    “钱是我向梁大官人借的。”陈忠无奈的说道。

    “梁大官人还真大方,他知道你借钱要干什么吗?”包拯盯着陈忠问道。

    “他不知道,不知道我要干什么。”陈忠已后悔提梁国了。

    “你认为我将梁国抓来审问,以他软骨头的性格会和你一样说假话。我们这就去查抄梁家的账簿,账簿上会记载你借钱吗。陈忠你杀人已是死罪,谁也救不了你,如果还想在死前吃点儿苦头的话,你就继续说假话。来人上夹棍。”包拯不跟陈忠多说命令衙役上刑。

    几根硬木棍扔到了陈忠的面前,这却给陈忠造成了巨大的压力。夹棍结构简单却充分利用了杠杆原理,行刑都不用费太大的力气就会给犯人造成巨大的伤害。这也是这种刑具流传了上百年的原因。

    陈忠的双腿被放入了木棍之中,衙役们抬头望向包拯等着大人最后的命令。

    “说你是受了什么人指使?”包拯决定给陈忠最后一次机会。

    “没有人指使,完全是我自己要干的。”陈忠还在那里坚持。

    “行刑!”包拯下了命令。衙役们稍稍用力,一阵刺痛顺着陈忠的双腿传了过来。他不由自主的发出了惨叫。

    这时衙役却将力道松了下来。陈忠松了一口气,突然衙役们猛的加大了力度。完全没防备的陈忠在巨痛的冲击下差一点儿昏过去。

    “我招,我招,我现在就招。”陈忠现在不再想以后的事情,先逃过眼前再说,如果不招看来自己的两条腿保不住了。

    陈忠用颤抖的声音将事情的经过全都说了出来,梁国因为被包拯打而怀恨在心,命他找吴克群想办法整治包拯,吴克群打了抢劫运钱粮车队的主意。抢劫失败后吴克群找他们商量对策,梁国怕事情败露命令陈忠下毒杀死了吴克群。

    “签字画押。”包拯仔细检查了陈忠的供状,见没有什么疏漏命令他在上面画押。现在证据确凿就看梁国的骨头有多硬了。

    陈忠供出了全部事实,整个人像被抽了筋一样瘫软在地上,除了鼻子中还有出入的气,没有了任何生机。他明白这一桩桩罪行足够让他掉脑袋了。

    天长县的衙役们冲入了梁国的庄院。由于有了上次的事情没有人敢阻挡凶神恶煞般的衙役。衙役们扣押了梁府的账簿,随便将梁国戴上了枷锁押到了天长县的县衙之中。

    梁国见到坐在大堂上的包拯感到自己的屁股阵阵发痛。等到各种刑具摆到他面前时他完全被吓傻了,梁国的骨头还没有陈忠硬,还没等用刑,包拯问什么就招认什么了。

    连包拯都没想到审问会如此顺利,梁国少受了皮肉之苦,衙役们也省了不少的麻烦。将一切全都记录在案,梁国又一次被投入了大牢。

    包拯命令衙役们整理文书,固定证据。然后他写好公文将情况上报到上级,像这么大的案件他一个知县是没有处理权限的,梁国他们将受到怎样的处罚要由上级衙门来定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