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大宋包三黑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心服口服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一十四章 心服口服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段刚招认了指使他们抢劫包拯车队的人就是吴克群。这让包拯对吴克群的死更加疑惑,为什么偏偏在段刚抢劫后马上就死掉了。如果吴克群是被杀的,那么杀他的人是否与这起抢劫案有关。

    抓获了段刚等人后包拯将精力都放在了吴克群死亡一案上。他最想弄明白的是吴克群为什么要冒这么大的风险搞出这么一个抢劫案来。

    天长县的衙役们在县城内到处走访着,他们不想放过任何一个有用的线索。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有一条有用的信息被收集了上来。据一家茶馆的伙计讲,在吴克群死亡前的那天下午他曾与梁府的大管家陈忠在茶馆见过面,两人没说几句话就分手了,陈忠走后吴克群还好好的,衙役们本来觉得两人见面并没什么稀奇,只是大人催的紧有用没用先报上来再说。

    包拯对这件事却十分重视。根据段刚的交代吴克群至少拿了二百贯银钱去收买贼人,吴克群家包拯去看过,根据他的家庭条件是没办法一下子拿出几百贯铜钱的。所以这件事必然有一个有钱人在后边支持着,这样看来梁家就有很大的嫌疑。这其中具体办事的很有可能就是这个陈忠。

    想到这些包拯决定将这陈忠做为重点进行考查。包拯将武柏叫来对他说了自己的分析,武柏倒是干脆立即要包拯下令,他这就想将陈忠抓来,严刑拷打,逼问出事情的真相来。

    “我们掌握的证据很少,很多都是靠的推断。还不能直接抓人,不过我有办法查出这陈忠是不是凶手。”包拯新练成的指纹勘查技术这时要派上用场了。武柏按照包拯的吩咐下去安排了。

    梁府的大管家陈忠接到了县衙衙役的通知,说知县大人要与他商议一下今年梁家上交赋税的问题。

    陈忠虽然不愿意去,可知县大人的意思是不好违背的。只好硬着头皮来到了县衙之中。负责接待的衙役倒也客气,将陈忠让到了客房之中,还为他端上来了茶水,请他稍等说是包大人马上就到。

    可这个马上就到的包大人迟迟也没有露面,陈忠只好在那里一碗接一碗的喝茶水,一壶水喝光了也没见包拯出现,连衙役都等的不耐烦了将茶具都撤走了。

    陈忠等的心中烦躁正不知是走掉还是继续等,只听门外衙役高喊:“包大人到。”

    包拯带着一群衙役走了进来。

    “来人啊,将杀人凶手陈忠抓起来。”包拯身后的衙役如狼似虎的冲了过去。

    “包大人,我犯了什么事,你不能这样冤枉好人啊。”陈忠极力为自己辩解着。

    “带到大堂审问。”包拯根本不听陈忠的申辩,转身向大堂走去。衙役们连拉带拽的将陈忠押到了大堂。早有衙役手持水火棍在大堂两旁站立。包拯穿着全套的官服高坐在大堂之上,整个人不怒自威。

    “跪下。”还没缓过神来的陈忠被衙役在腿弯处一踹跪倒在大堂之下。

    “陈忠,说,你是如何毒杀吴克群的?”包拯将惊堂木一拍大声质问道。

    “大人,我冤枉啊,我冤枉啊。”杀人这种事肯定不能轻易承认的。

    “你与吴克群是否相识?”包拯见陈忠不肯招认只能从头问起。

    “我与吴主簿有过交往。”在些事是否认不了的,并且包拯也不能因为两个人相识就定陈忠的罪,所以他大大方方承认两人认识。

    “你最后见到吴克群是什么时候?”包拯继续问道。

    “是几天前的一个下午,我碰巧在一个茶馆中遇到了吴克群,两人说了几句话就分开了。没想到第二天就听说吴主簿去世了。真是让人痛心疾首啊。”陈忠知道自己与吴克群曾在茶馆见面的事很有可能被人看到,所以主动说了出来。这说假话的最高境界就是要在真话之中加上几句假话,而不能一句真话也没有。

    “你可曾去过吴克群死亡的那个房间?”包拯并不着急继续问道。

    “我就在茶馆与吴克群见过一面,这之后就再也没有见到他,我根本不知道他死在了什么地方,更别说进什么房间了。”陈忠对自己很有信心,那天晚上他干事很小心,应该没有人看见他。

    “我倒有东西可以证明你曾经进过吴克群死亡的那个房间。来人拿上来。”包拯对后面的衙役下令道。

    一个衙役用托盘小心的端上了一个酒壶和一些工具。

    “这就是吴克群死亡时房间内装有毒酒的酒壶,你有没有摸过这个酒壶?”包拯示意衙役将托盘放在他面前的书案之上然后说道。

    “我真的没有摸过这个酒壶,也没下过什么毒。”陈忠这时反倒不紧张了。在他看来这个包拯也没什么新鲜的。酒壶上面光滑干净,包拯再有本事也不可能看出都有谁摸过这只酒壶。

    “押上来,我让你心服口服。”包拯命令衙役将陈忠押到书案近前,然后包拯拿起托盘内的一个柔软的毛刷,小心的粘着旁边研磨的十分细碎的石墨粉末,轻轻的在酒壶上刷了起来。

    立即酒壶上就显现出来一个个黑色的指印。

    这边衙役将陈忠的手在印泥上粘过,然后按在白纸上。陈忠一个个的指纹清晰的显现在上边了。

    包拯指着酒壶上的指印说道:“这几个是吴克群的指印,而这几个就是你的,你自己看看一样不一样?”

    陈忠怎么也没想到包拯能用这么简单的方法就将酒壶上隐藏的指纹都显现了出来。宋人已知道人的指纹都是独一无二的,没有指纹完全相同的两个人。因此才在签订契约时用按手印代替签名。如果酒壶上的指纹与陈忠的指纹完全一样,就说明陈忠肯定摸过这个酒壶,而这酒壶里装着毒酒,陈忠又否认去过吴克群死亡的房间,这说明陈忠就是杀人凶手无疑。

    “大人你故意冤枉我,你在没让酒壶上的指纹显现出来之前确定上面有我的指纹,这一定是您故意弄上去的。”陈忠做着最后的挣扎,极力否认着。

    “你以为你只摸过酒壶吗?还有更多的东西可以证明你到过那个房间。抬上来。”包拯决定让陈忠心服口服。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