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大宋包三黑 > 第一百一十章 指纹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一百一十章 指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天长县主簿吴克群死在了客栈之内,包拯带着武柏在现场勘查,武柏初步认定这吴主簿有可能是自杀的。

    “那依据呢?”包拯想听听武柏的意见,开拓一下自己的思路。

    “吴主簿明显是中毒身亡,这屋子里的东西很整齐,除了那个摔在地上的酒杯,什么都没有损坏,没有打斗的痕迹,酒菜都是客栈提供的,客栈的人与吴主簿没有什么恩怨,不至于在自己的地盘上下毒杀人,自己引火烧身。”武柏试着按包拯平常所说办案要动脑子对案情进行着分析。

    “哦,你去找一下负责这间房的伙计,看能不能问出点儿什么。我在这里再看看。”包拯虽然不太同意武柏的看法也没当场说破,命令他再去调查。

    “包大人您不是看脚印就能知道有没有人来过吗,您看一下这屋子里还有其他人来过吗。”武柏临出门想起了包大人还有看足迹的本事。

    “这屋子太干净了,所有的人都没留下足迹。”包拯无奈的说道。刚一进门包拯就仔细观察过,这客房中和院子里都是用青砖铺设的地面,打扫的一尘不染,在地面上什么痕迹也没留下。

    武柏领命出去了,屋子里只剩下包拯一个活人。包拯感叹自己到天长县城才几个月就遇到两起命案了,自己可不好象死亡小学生柯南一样,走到哪里哪里有人死。况且这次死的还是县衙的主簿,如果为了推脱责任,只说吴克群是自杀的,这之后就没自己什么事了。

    可真这样干包拯自己的良心就过不去,这吴克群对包拯虽然不是十分热情,二人毕竟也共事过一段时间,吴克群算是个尽职的人,按时完成着县衙内的工作,平日里也没听说过有什么仇人。吴克群为人处事很严肃,与人少有说笑,可怎么看也不像是会一个人到客栈自杀的那种人。

    “静静,这怎么办啊?我一点儿头绪也没有。”没办法的包拯只好向静静求助。

    “你真够笨的,想想电视剧中是怎么办案的,自己照着做不就行了。”静静的办法倒简单,让包拯照猫画虎。

    “这样也行?他们一般是这样干的,接到报案一路狂奔跑到现场,然后封锁现场,到现场东看看西看看,这些我都做了,后边还会有人拿个小刷子到处刷,他们是找指纹,我也可以在现场找找指纹。可这指纹的事我也不懂啊。”包拯回忆着以前看电视剧中破案的场景,忽然想到破案还有利用指纹这个重要的手段。

    “这个找我呀,在我这里兑换个指纹检验技术还费事吗?”静静很是骄傲。

    “可是上次善恶值只剩下100点了。”包拯很不好意思。这么多日子他好像也没有做有利于增加善恶值的事。

    “前两天你亲手将拖欠了衙役好几个月的工钱交到了他们手中,他们都对你心存感激,默念你的好,你又获得了1000点的善恶值,所以现在你还有1100点善恶值可用。”静静这次倒是很耐心的向包拯解释着。

    “这样也行,欠了人家的,再还上,还可以被别人说好。”“花费善恶值500点获得指纹勘验技能,剩余善恶值600点。”包拯的头脑中又有了新的技能。

    包拯看了看屋内的陈设,如果有人留下指纹的话那么那只青花瓷的酒壶最有可能。现在包拯有了指纹提取技术却还是要自己制造一些必要的工具,准备一些材料,要不然空有技术也干不了什么。只能将物证带回去再说。

    包拯命令衙役进来将还有半壶酒的酒壶小心的带回去。不但要勘验上面的指纹,也要对壶中酒进行检查,看看酒是不是有毒。临了包拯又看了看桌子旁边摆的整整齐齐的几把椅子,命衙役也编好号带回衙门。

    衙役们还在想:“大人这是缺家俱了,怎么不将桌子一起带走。”

    一会儿功夫武柏回来了,他的神情有些沮丧,他询问了客栈内的伙计,可是昨天来的客人很多,吴主簿一般又不喜欢有人打扰,伙计们根本就没注意过这个房间。更可恨的是那个负责给吴主簿上酒菜的伙计连端上去多少个杯盏、碗筷都不记得了。

    “要不将那个伙计带回去审问。”武柏气哼哼的说道。

    “不必了,咱们再想别的办法。”包拯知道有些事当时没有在意,过后是怎么想也记不起来的。他对古代这种动不动就打一顿的办案方式还不是很适应。

    命人过来仔细验看了吴克群的尸体,确定他是中毒而亡,身上没有发现其他的伤痕。通知家属将尸体领回。包拯怕看到那悲痛哭喊的场面,带着武柏先回衙门了。

    回到县衙包拯还有许多事情要办,他命人去找柔软的小刷子和石墨,并让人将石墨不断的研磨,制成的粉末越细越好。

    “大人被抓的那个贼人醒过来了。”武柏跑到包拯的房间兴奋的汇报,他也是听到消息立即就来找包拯了。

    包拯早就盼着这一刻呢,立即带着武柏到大牢之中提审贼人。

    那贼人在鬼门关上走了一圈终于又活了回来,当看到走到自己身边的包拯时又吓得差一点儿死过去。

    “大人饶命啊,不要再用雷霹我了。”贼人用虚弱的声音说道。他看着包拯伸过来的黑脸,想起那从天而降的火炮和巨响,真不知道这知县大人还会对他施展出什么手段。

    “想要活命就老实招认,如果你不是主谋还有活命的机会。”包拯一看那贼人的样子乘机诱导着说。

    “这都是段刚收了钱,想要抢劫大人的钱粮。”贼人这时活命要紧已经顾不得什么江湖意气,一股脑的将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按贼人的说法,有人给了天长县的贼人段刚许多钱,让他们打劫包拯押运的钱粮,他们都是段刚的手下,只是分钱办事,那个出钱的人只有段钢见过。

    “抢东西还先给钱,而且知道钱粮的事,这个出钱的人究竟是谁呢。”包拯和武柏都在思考着同样的问题。

    他们二人目光一对同时有了一个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想法:“这个人会不会是吴克群,吴克群知道事情败露这才在客栈之中服毒自杀了。”这才符合近日所发生事情的逻辑。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