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大宋包三黑 > 第八十二章 招供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十二章 招供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天长县的衙役们天生是劳碌命,刚陪着知县大老爷从小庙的杀人现场返回,包大老爷又发话了,命令他们立即去抓人,而且还指名道姓的要抓那城东的木匠吴良。

    “大人,没有理由抓人不好吧?”武柏实在是忍不住了,向包拯提醒道。这包大人刚说的做事要讲规矩,虽然知县大人的权力确实不小,想抓谁就抓谁,可要是没理由这抓完了还得放人,衙役们不就白跑路了。

    “怎么没有理由?吴良涉嫌杀害小庙中和尚。”包拯一本正经的说道。看那样子绝不是说笑。

    “大人以前认识吴良?”武柏心想莫不是包大人此前对这个案子进行过调查。

    “不认识。”包拯倒也干脆。

    “有人向您举报的吴良杀人?”

    “没有。”

    “这就不太好了吧?您以前也讲过不能不教而诛,这个案子罪犯沈清已抓获,并且招供,你的前任李大人已将案件审理完毕,我们只需将文书上报就没事了。”武柏见包大人虽然脸黑可为人还是挺好说话的,并且还给大家垫了半月的工钱,他不想包大人惹上什么麻烦。

    “这事你放心,先把人抓住再说,回来我给你们解释。”包拯知道现在是大宋,百姓还没那么多程序意识,只要最后能把案件审清,知县大老爷想抓谁来问话都没问题。

    武柏带着衙役们走了,边走边叮嘱手下抓人时注意点儿,不要动作太大了,这吴良抓来没准还要放。要是给弄出点儿伤来就不好办了。

    吴良正在家中做着娶媳妇的梦,突然祸从天降,一群凶神恶煞的衙役将他堵在了家中,而且还是武柏亲自带的队。吴良是认识武柏的,知道武柏的功夫了得,想要从他的手中逃掉是不可能的。吴良只好乖乖的跟着衙役来到了县衙之中。

    吴良刚一进县衙大堂的门两条腿就软了。

    县衙大堂内的气氛与往日大为不同,县里的衙役分成两排在大堂两侧挺身站立。一个个怒目圆睁,见吴良进门一起用手中的水火棍戳向地面,嘴里同时高喊:“威武!”

    吴良本来就心虚,听这一喊更是惊惧,“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浑身发抖怕得不行。

    吴良哪里知道为了这阵势包拯已带着衙役排练了好几回了。

    衙役们对于这位年纪青青却有戏瘾的大人很无奈,只能跟着大人在大堂上胡闹,本来想敷衍一下也就算了,当包拯将衙役的表现与扣工钱联系起来时,衙役们就变得精神抖擞了,动作也整齐划一起来。

    包拯明白这时的百姓对官府从内心中还是十分惧怕的。在这里造一些声势出来,罪犯的心本来就虚,很容易心理就崩溃了。

    吴良趴在地上,听到周围没有了动静,这才小心的抬起头来向大堂之上观望。这一望他又吓了一跳。只见在大堂的书案后边做着一位身穿官服,头戴乌纱的官老爷,这官老爷年岁不大却十分凶恶,正怒目横眉的瞪着他。大老爷肯定是真的发火了,连整个脸都气黑了。

    “吴良,如实招来,你是如何杀害小庙中和尚的?”吴良刚与包拯的眼光一对,就听到包拯大声的问道。

    “我没有啊,小人冤枉啊。”吴良条件反射的否认道。

    “你还否认,你看你的手上还粘着杀人时留下的鲜血。”包拯指着吴良怒斥道。

    听到这话,吴良赶紧将自己的双手举到眼前观看,心想,不可能啊,这事都过去几个月了,这大老爷怎么还能看到手上的血迹。

    吴良一伸手堂上的衙役都看出来了,吴良的手与众不同,他的左手有六个手指,也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六指。

    “来人,拿神仙后边血手印的图样与吴良的手比对。”包拯命令将在小庙里照着神仙后血手印勾画下来的图样拿了过来,衙役手持图样一对比果然与吴良的左手形状一模一样。

    “小人冤枉啊,这世上六指的人很多。”吴良还在极力否认着。

    “吴良,你看这是何物?”包拯将在小庙现场捡来了物证拿了出来。

    “这是个墨斗。”吴良心凉了半截,可作为木匠对于画线用的墨斗怎么也不能说不认识。

    “这可是你的墨斗。”包拯追问着。

    “这不是我的,我的在我的家中。”吴良辩白道。

    “是不是这个。”这时武柏将吴良干活用的工具箱拿了过来,从中拿出了一个崭新的墨斗。

    “吴良,你也是老木匠了,你的墨斗为什么这么新。还有你的斧子也很新啊。”包拯从书案后走了出来,向吴良逼近说道。

    “小人的墨斗和斧子最近丢了才换了新的。”吴良浑身颤抖的说道。

    “你的墨斗和斧子是丢了,不过它们都丢在了杀人现场。”包拯厉声说道。

    吴良听到这话立时瘫坐在了地上。

    “还有你最近找媒婆提亲,下聘礼的钱是哪里来的。还不招认,难道等着本官大刑伺候吗?”包拯已逼近到了吴良的身边,冲着吴良大声的问道。

    “大人饶命,小人愿意招供。”吴良看着衙役们扔过来的各种刑具,他彻底被吓住了。一五一十的招认了自己的罪行。

    原来吴良与小庙中的和尚是老相识,经常一起吃酒鬼混,几个月前的一天他们一起吃酒,和尚喝多了对吴良说,这几年和尚坑蒙拐骗积攒下了一些银两,藏在神像之中,过些日子他准备拿着银子还俗回家,娶个婆娘过日子了。吴良听了心中大为不平,自己已经四十多岁了,还没有娶亲,这和尚倒要成家了。乘着酒劲吴良从随身携带的工具箱中拿出斧子对着和尚一阵乱砍,和尚当时就一命归西了。吴良将和尚的尸体藏在了神像之后,又砍开神像拿走了神像里边的银钱,那个血手印应该就是取钱是留下的。

    刚杀了人吴良也很害怕,不过衙役很快抓了沈清,沈清竟然招认了,几个月过去了,他的心安定了下来,就用抢来的银钱托媒人提亲、下聘礼,吴良准备过自己的幸福生活了。没想到却被包拯识破了。

    主簿吴克群将记录好的口供让吴良签字画押,大家觉得吴良是杀人凶手毋庸置疑,可心中还是有许多疑问。

    最后还是武柏开口问道:“包大人怎么就知道不是沈清杀的人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