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大宋包三黑 > 第七十八章 逃走的前任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十八章 逃走的前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包拯和公主赵志冲四目相对一时不知说些什么好,最后还是包拯打破了沉默,他说道:“在春节放烟花的那个夜晚我想到了一首词,我大概也可以算个文人了,就将这首词做为临别的礼物送给你吧。”

    侍女们拿来纸笔,包拯也凝神提笔写道: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包拯写完告辞离去了,公主还在那里发呆:“那人就在灯火阑珊处。那人是我吗?”这时公主真希望包拯不是什么文人,不是大宋的官员,只是一个小道士,能陪在自己身边,天天在一起炼丹。

    离开的日子终于到了,包拯怀着些许不舍的心情与包勉等人告别,分手时特意叮嘱做官要公正廉洁,以包拯的本事包家不会缺了钱财。

    包拯见其他人都走上了路途,这才带着刚从包家村赶来的包兴动身前往安徽天长县赴任。

    包拯生情恬淡,不好张扬,虽然以他现在的财力多雇些人大张旗鼓的赶路也能做到。但包拯却觉得那没什么意思,所以主仆二人仍旧穿着日常的衣服,买了一辆驴车由包兴赶着直奔天长县而去。

    这一路上包兴倒很兴奋,知县在朝庭中只能算最底层的官员,可一离了京师也是一个地方的最高长官,掌握着全县的财税、刑名。可以说是掌握了一县之人的生死。有句老话讲:“破家的县令。”可能就是从这里来的。在自己的辖区每个人见到知县都会恭恭敬敬。作为知县大老爷的亲随仆人自然而然是高人一等受人尊敬。所以包兴坐在车辕之上一边赶着车一边哼着小曲,样子很是惬意。

    包拯却没有包兴那样的好心情。独自一个人坐在车厢内不出声,事实上他真有些担心。他两世为人却从来没有管人的经验,更何况像天长县这样一个有着二千户人口的地方。自己稍有不慎还真会关系到人的生死。

    包拯和包兴主仆二人晓行夜宿,接连走了多日,这一天终于到了天长县的县城,两人已是风尘仆仆,疲惫不堪。

    包拯和包兴满怀好奇的打量着这个自己将要工作生活的地方。大宋时期将全国分成了许多县,县的规模从人口上来讲都很少,天长县算是一个中等县,却也只有二千多户人口。如果同后世相比的话也就是一个乡镇的规模。不过由于当时全国人口也并不多,天长县所辖的区域倒是很大,大宋自开国有了近百年的和平,不论是农业还是商贸都发展了起来,社会正逐渐走向繁荣,一个个大小城市开始兴起,天长县这种地方也有许多人聚集在一起开始了城市生活。出于长久流传的习惯和安全考虑,天长县也如其他城市一样建有四面城墙,将城市包裹了起来并划出了城市的范围。城门口的百姓进进出出,连个守城的也看不到。

    大宋各地的城池都有着标准的模式,都不用怎么打听包拯他们二人就在城中心的主街道上找到了县衙的所在。停下脚步仔细打量着县衙,包拯怎么都觉得这里有一股破败之气。

    真是应了“官不修衙,僧不修庙。”那句古话,看来包拯的前任对于官府的形象并不十分在乎。

    “站住,不要在衙门口乱转悠,那驴要是拉了屎怎么办。”包拯和包兴正在衙门口观望,一个年纪五十多岁的衙役打扮的男子汉出声对他们训道,那男子正在衙门的墙根向阳处打瞌睡,无端的又是车又是驴的将他吵醒,他心中很是不爽。

    “你身为县衙的衙役,大白天的在衙门口睡觉,不怕知县老爷开革了你?”包兴本来对这破败的衙门不满,又看到衙役无精打采的样子,心中很不满,包兴不自觉的已经有了主人意识,说起话来很是硬气。

    “知县大老爷这时都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到别处玩去吧,我没有时间搭理你。”那衙役见包兴只是个小孩子,也不和他争辩,又坐回墙根准备睡接下来的那半截觉。

    “这位大哥好,我是新上任的天长县知县包拯,麻烦您给带下路。”包拯不想多起争端,客气的对那衙役说道。

    “包大人好,小人李成,就在这县衙里当差,早就听出您要来,没想到这么快就到了。”那衙役听了包拯的号一激灵,立时打起了精神,小心的回话,同时也在打量着包拯,见包拯只有十六七岁的年纪,一副文弱书生的体态,心想:“这肯定是新得中的举子,第一次为官,不知道这对天长县来说是福是祸。”

    “县衙的其他人呢?”包拯看着冷冷清清的县衙问道。

    “您的前任李大老爷在这里六年了,终于接到升官的调令,他已经收拾东西去新的任所报到去了,县衙里其他的兄弟们全部放假回家了。只有主簿大人和我还在县衙之中。”李成想起老知县走了,以后自己将要在这个新知县的领导之下,语气上客气了很多。

    包拯也一阵无语,自己的前任倒是腿脚利落,他本应在这里等包拯来清点县内财物做好交接,却早早逃掉,到新的岗位赴任去了,看来他是一天也不想在这里多呆了,而且衙门中的差役都放了假,看来这衙门是要关门了。

    “带我们进去。”包兴一点儿也不客气,将驴车的缰绳交到了李成手中说道。

    李成连连称:“是”,带着包拯和包兴进了衙门的大门。包拯边往里走边打量着这个天长县的最高领导机构,县衙的院子里比外边也好不了多少,眼见的是有很长时间没有人认真打扫过了,院子中竟然长出了荒草,四周的房屋倒还立着,不过也是墙壁上一片斑驳,是不是危房要等看过了才知道。

    包拯让李成带着包兴将驴车送到后院,自己一个人向衙门的大堂走去。

    “本县主簿吴克群见过先生。”一个三十多岁的穿着长衫的男子正在大堂之上翻看文书,见包拯进来边施礼边说道。吴克群还是有些见识的,见包拯一身文人打扮,神情自若的走进县衙大堂,看样子也不是本地士绅,他已将包拯的身份猜的**不离十了。只是见包拯太过年青还不敢太确定。

    “我是新任知县包拯,到这里来赴任。”包拯边说边拿出随身携带的官凭文书交到了吴克群手中。

    吴克群仔细的查看之后说道:“包大人到了真是太好了。您的前任李大人听说自己升了官拔腿就跑了,县里事务已多日没人管,现在这一切都归您了。这是本县大印您收好了。”吴克群从桌案上拿过来了个印盒交到了包拯手中。

    “这就完了?”包拯感到很是诧异。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