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大宋包三黑 > 第四十九章 审问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十九章 审问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包拯刚揍完了项福,站在那里喘气,对将要到来的危险没有一点儿防备。

    丁合本就是个心狠手辣之人,既然出手就绝不会留下活口,利刀在手直奔包拯的脑袋,眼看包拯就要身首异处,一只短箭及时的飞了过来,一下子穿透了丁合拿刀的手,他手中的刀一下子掉在了地上,丁合久在江湖混,知道遇到了硬茬,头也不回顺势就要往窗子那里跳,他想要破窗逃跑,可他感觉蹬地的腿一软,没跳出多远就摔在了地上,一支短箭深深的插入了他的大腿之中。

    一个黑影瞬息而至,丁合感觉脖子上一凉,他知道被人用钢刀架在了脖子上,虽然手和腿上传来阵阵巨痛丁合一点儿也不敢动。

    “包拯你没事吧?”来人急忙的问道。

    “我没事,多谢展兄援手。”包拯已看出来人正是展昭,一边回话一边撕下一条桌布将项福绑了个结结实实,而且还顺手将自已的裹脚布塞到了项福嘴中。

    丁合恐怖的看着包拯走近,同样被捆了个结实,嘴里被塞了包拯的另一只裹脚布。

    包拯这才点起了蜡烛,对着面前的展昭露出了苦笑,不就是来京师考个试吗,用得着一晚上就出现两个杀手吗。

    “幸亏展兄及时赶到,不然我今天就交待在这了。”包拯再次向展昭道谢。

    “我是得知你来京师参加科举考试,特意来看你,来到旅店时天色已经晚了,就没有打扰你先住在了店里,没想到晚上听到动静过来看,正发现这人要对你下毒手,我就给了他两袖箭。”说完展昭俯身从丁合的大腿上将袖箭拔了出来。丁合被堵住了嘴,只能用鼻子哼哼。

    “也不知这是什么人,杀我还要派两个人来。”包拯搬起项福的脸观看着。旁边的丁合心中在抗议:“这个笨蛋和我不是一路的。”

    包拯让展昭先将丁合押到了包勉的房间,他要单独的审问一下项福,包勉这时才知道有事情发生,急忙跑过来帮忙。

    在被打断了另一只手臂后项福终于将所知道的一切说了出来,不但说出了庞昱派他来谋杀包拯,连他以前参与干的许多坏事也都说了出来,他可不想变成一个四肢都折断的残疾人。

    包拯耐心的将所有的事情让包勉都记录了下来,然后像模像样的让项福在上面签字画押,按上了手印。

    包拯让包勉看好项福,又过来审讯丁合。

    丁合以为自己在江湖上混了这么多年,什么样的阵仗都见过。面对一个文弱书生即便自己受了伤也能坚持住。

    包拯看着丁合的神情就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也不跟丁合费话,将他提起来趴着捆在了桌子上并用一只椅子将丁合的脚高高垫起。丁合脸朝下也不知道包拯在做什么,只感觉右脚腕一痛,然后听到了血滴落到铜盆的声音,包拯竟然割开丁合的脚腕在往铜盆里放血。

    腿腕上的疼痛算不了什么,流一些血也没有问题,可那血滴落在铜盆的声音却十分的讨厌,它时刻提醒着丁合有血正从他的身体里流出。

    更可恶的是丁合刚感觉滴血的声音有点儿放慢,希望身体的自愈功能可以止住血向外流,包拯就过去用刀尖扩大伤口,滴血的声音又急促了起来。

    丁合完全不知道包拯要做什么,不会要为了报复他刺杀的行为,就这样将他的血放干吧,丁合想到了自己血液流干成为一具干尸的样子。

    丁合努力的用鼻子发出声音,以引起包拯的注意,几次努力后他终于成功了,包拯走过来拿走了塞在丁合口中的裹脚布。

    “你有话要说?”包拯问道。

    “是,你问什么我都回答你。”丁合只求包拯停止这种变态的行动。

    “那好吧。”包拯拿来纸笔,开始给丁合的话做记录,每当丁合犹豫时包拯就扑向丁合那仍在滴血的右腿。丁合自然是将知道的一切全盘托出。

    看问的差不多了,才将丁合从桌子上放了下来,用一块破布将他的伤口简单的包扎了一下。

    展昭在旁边一声不吭的看着包拯做这一切,他第一次看到了一个人面对必死却不能速死的恐惧。

    丁合被送到包拯的房间和项福关在了一起,那块裹脚布被重新塞到了他的口中,不过这时丁合已没有心情去想它的味道。

    包拯和展昭坐在包勉的房间面面相觑,他们都没有想到事情有这么严重。

    包拯竟然同时得罪了两个官二代,而且还都心狠手辣的派出杀手来刺杀包拯,这里边又有丁明启这样后台超级强大的对手。

    包拯自己都感觉没有活路了,自己跟丁明启这样的公子哥儿根本就不是一个重量级的。虽然这次刺杀没有成功,谁又可以保证丁明启不会再下杀手呢。

    依展昭的意思江湖人讲究恩怨分明,既然丁明启他们已经派杀手来杀包拯,包拯完全可以想办法杀回去。

    可是包拯觉得这样做太血腥了,而且实际上包拯也没有这个能力,包拯来到这个处于和平时期的大宋,他可不想像展昭一样浪迹江湖过刀头添血的日子。

    不过现状确实也让包拯头痛,人家都打上门来了,想过安稳的日子太难了。

    展昭看着包拯一时也想不出好办法。必竟不是谁都能放弃安逸的生活的。

    一愁莫展的包拯决定先解决眼前的问题再说,旁边屋子内还关着两个被打的半死的大活人呢。

    依展昭的办法解决起来很简单,一刀杀了,尸体扔到河中,一了百了。这种事包拯却做不来,多年来他始终是个奉公守法的良好市民,杀人的事还是下不了手。

    将这二人送官更不是办法,以丁明启和庞昱的权势,没多久就能将二人弄出衙门,没准还会说包拯伤人,反咬包拯一口,这官府是指望不上了。

    与展昭一番商议之后,包拯还是决定放了这二人。

    丁合与项福被带到了包拯的面前,两人不安的望着这个黑脸的书生,这书生完全颠覆了他们对读书人的看法,身体柔弱却十分能打,说话斯文下手却一点儿也不留情。

    这时包拯说话了:“你们二人坏了主家的事,事没办成,却又供出了主家干的许多坏事。”包拯扬了扬手中的一叠纸继续说道:“我不杀你们,你们要是愿意回去被主家杀我也不拦着,我与你们主家的仇怨我暂时还不想了结,你们要想逃走还有时间。”

    说完包拯松开了他们身上的绳索。

    丁合、项福二人拖着满身的伤急忙向屋外跑了出去。不管将来怎么办先离这个包拯远一点为好。

    “这一段时间我就留在这里,暗中观察丁明启和庞昱有什么动静没有。”展昭见包拯执意要放走二人也没办法,只要先留下来保护包拯看看情况再说。

    展昭出门暗中跟踪去打探情况,包拯和包勉收拾屋内打斗的痕迹又是一阵忙碌,不知不觉间天已经亮了。

    包拯在自己的屋内刚喘了口气,店里的伙计过来对他说:“门外有一位姑娘想要见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