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大宋包三黑 > 第四十八章 刺杀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十八章 刺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丁明启和庞昱同时向包拯派出了杀手,不知自己命在旦夕的包拯还在客店中认真读书准备考试。

    庞昱手下的家将项福的江湖经验也很丰富,他当然不敢大白天在人来人往的旅店之中杀人。他将自己装扮成一个客商的模样,带着应用的物品出了庞府。

    高升旅店内人来人往还是那么热闹,项福在旅店的大堂点了些吃食,边吃边观察着旅店的情况,没用多大工夫项福就从小二口中套出了那些合肥来的举子住的地方。乘人不备项福溜入了旅店的后院,将包拯他们居住的小院的地形观察了个仔细。当看到包拯独自居住在一间客房时,项福开心的笑了:“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还挺会享受,他一个人住倒省去了很多麻烦。如果悄无声息的将包拯干掉就可以从容脱身了。”之前项福还怕包拯与他人同住,动起手来会很麻烦,这下彻底放下心来。

    项福干脆在旅店要了间客房,来到屋内倒头便睡,他把行动的时间定在了后半夜。

    到了午夜时分项福换好了夜行衣,将自己浑身上下收拾利落,出了房间,他抬头看了看挂在天边的一弯月牙,对今天的环境还算满意,虽然不是月黑杀人夜,在月光照耀下影影绰绰的可以看到不远处斑驳的树影,这对项福应没有太大的影响,包拯一个书生,应没有那么高的警觉性,即便是看到点什么也不会想到有人会专门来杀他。

    项福来到包拯等人居住的小院外边,只见他紧跑两步轻轻跳起,用脚一踩墙面,伸手一扒整个人轻松的翻挂在了墙头之下,项福手臂用力,慢慢从墙头上向院内探出头来。各各房间的窗子都是黑的,院子里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儿声响。项福放下心来,一个翻身骑到了墙头之上,然后顺着墙根溜了下去,来到院子之内,蹑手蹑脚的向着包拯住的房间的窗前走去。

    项福自认为一切做的很小心,不会被人发现,可他没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的一举一动都被一个人看的一清二楚。这个人就是丁明启派来的杀手丁合,丁合当然不是来保护包拯的,他同项福一样也是来要包拯的命的,丁合比项福还要早来一步,只不过他没有走围墙,而是运用轻功,跳上旅店的屋顶,蹿房越脊滚脊爬坡,来到了包拯房间对面的房顶上观察情况,他刚想下到院子之内,项福先一步跳了进来。丁合开始以为是个小贼来偷东西,还在想要不要将这小贼吓走,后来仔细一看来人的装扮,觉得又不像个贼,特别是看到项福背后背着的钢刀时丁合确定来的也是一个杀手。

    这下丁合不着急了,心说:“这个包拯也真有一套,到了开封没几天的时间,不知都得罪了谁,丁公子派人要杀他不算,看样子还有要杀他的人。”丁合决定在房顶上看戏了,等杀手杀了包拯就回去,自己不用动手却可以白拿赏钱,这次的差事还真轻松。

    这时项福已来到了包拯的窗户外边,他将耳朵靠近窗子听了听屋内的动静,一听还是那样静悄悄,他不放心用手扣破窗户纸用眼向屋内观瞧。屋子里黑乎乎的,看来包拯已经睡了。

    项福顺着墙根来到屋子的门外,拿出随身携带的装着菜油的瓷瓶,小心的将菜油倒在门轴之上,然后抽出背后的钢刀顺着门缝插了进去,用刀尖慢慢拨动里边的门栓。项福做这事做的很沉稳,很熟练,一看就不是第一次做这种勾当。

    门栓被拨开了,项福用手掌推住门板轻轻用力,房门无声的打开。项福小心的走进屋内,抬眼适应了屋子内的黑暗,借着窗外透进来的月光看清了床的位置,床上的一个人形清晰可见。包拯盖着被子在床上睡的正香。

    项福向前紧走了几步,举起手中的钢刀,向着包拯脖子的位置恶狠狠的砍了下去,项福心说:“包拯你我远日无冤近日无仇,要怪也只能怪你得罪了庞少爷,你做鬼之后想报仇找庞少爷好了。”

    当的一声响,项福没有见到希望的血光四溅,这声音也不是钢刀砍中包拯脖子的声音,而是项福倒飞出去摔在地上的声音,项福举刀上前之时一只脚从包拯的被子里伸了出来,重重的踹在了项福的肚子上,将项福整个人踹的飞了起来,砸在屋子中央的桌子上,桌子立时四分五裂,变成了一堆劈柴。

    项福真的有点儿蒙了,他自己都没有明白是怎么飞出去的,不过他还没有忘记自己是干什么来的,从地上爬起来,提刀继续向包拯砍来,这时的包拯已经一个翻身从床上跳了起来,在地上站稳了脚跟,这时才心中大定。

    这次包拯大难不死,还多亏了静静,本来睡的死死的包拯在睡梦中被静静叫醒,向他发出了警报,他本能的伸出一脚踹飞了项福化解了危机。

    包拯刚在地上站稳项福就又冲了过来,包拯面对钢刀下手一点也不留情。侧身躲过刀锋,一个直拳打在了项福的鼻子上,打的项福鼻血四溅,眼前金星直冒。

    项福这下更蒙了,根据他的调查包拯就是一个赶考的举子,一个读书人,刚才被踹飞可以算是不小心,可这次又被打中就没法解释了,什么时候读书人的武功这么厉害了。

    没容项福多想,包拯的拳头雨点般一拳接一拳的打了过来,项福拼命的挥动着手中的刀想要砍中包拯都被轻易的避开了,反而是包拯的拳头一拳拳的都打在了项福的要害之上。项福被打的浑身疼痛酸软,想要逃跑都没有了力气。

    包拯在那里也是十分郁闷,他靠着静静传给他的娴熟的拳法占了上风,可要用拳头将一个人打死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而像项福这样手中拿着刀的亡命之徒,你不要了他的命,随时都有被伤着的可能。

    包拯没办法只能一拳拳不停的打下去,好不容易项福被打的手脚缓慢了下来,包拯瞧准机会从地上捡起一条折断的桌脚,狠狠的打在项福拿刀的手臂上,项福的手臂骨折,弯成了一个奇怪的形状,包拯还不放心,又一桌脚打在了项福的左腿迎面骨上,随着骨头的断裂声,项福跪在了地上,包拯用手中的桌脚腿指着项福,口中喘着粗气。

    丁合见到项福拨开门提刀摸进了包拯的房间,更加确定项福是来刺杀包拯的,他安心的在屋顶上等项福刺杀成功。屋内的打斗声响起,丁合心想:“这来的是个笨蛋,对付一个书生还这么费劲。”

    丁合从屋顶跳到院内,摸到门边想看看里边的情况。这一看还真出乎他的意料。

    那穿夜行衣的刺客跪在地上,包拯穿着内衣手持木棍背对门口站在那里。

    “真是个废物。”丁合心中暗骂,他是第一次看到搞暗杀被抓住的。不过这也给丁合提供了一个绝好的机会,包拯正背对着门口,全力防范着面前的刺客,绝对不会想到还有人会对他下手。

    丁合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抽出暗藏的利刀,悄悄从背后接近包拯,举刀便砍。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