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大宋包三黑 > 第二十四章 谁的拳头大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十四章 谁的拳头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包勉看着郭少普被打的可怜就想过去与打人的李成忠理论。而这时包拯却说这事李成忠却有可能有理。

    这种恶人还会有理,包勉说什么也不信。

    “那这李成忠做错了什么?”包拯问道。

    “这李成忠放高利贷,还强逼人还债。”包勉气愤的说道。

    “这高利贷可不是李成忠逼着郭少普家借的,李成忠手中有借据,债务到期了来要帐也没什么不对。并且李成忠出来混就没有打算讲理过。”包拯说道。

    “那也不应该在郭家刚死了人就来要帐,而且还当街打伤了人。我们到衙门告他们故意伤人,让官府收拾他们。”包勉就不相信这世界是没有王法了。

    “可我们看到了,是郭少普持刀要伤人,李成忠他们才将他打伤的,好像这也不是李成忠的错。”包拯显得很平静。

    “宁先生与知县大人关系应该不错,让他找知县说情,知县大人应该不会不管的。”包勉十分沮丧的说道,看来通过正途是解决不了这事了。

    “你的意思是让黄知县不依法办案了。即便是这次黄知县处罚了这群混混,也不能将他们怎么样,难免过后混混们还会找这家人的麻烦。”

    “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难道这事我们就不管了。”

    “管当然要管。”

    “讲理行不通,找官府都没办法,怎么管?”

    “其实好办,把那个叫李成忠的打一顿不就什么事都解决了吗,复杂的办法行不通就来个简单的。”包拯攥攥拳头说道。

    包勉听了包拯一大堆说辞以为他要不管了,没想到包拯比他还要直接,上去就要打人。

    “既然想要打人了,还说那么多干什么?”包勉嘟囔道。

    “那不一样,道理是道理打人是打人。讲道理有用就不用打人了。”

    “可是他们有五个人,就咱们俩个能行吗。”包勉想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这包拯打他们几个小孩很厉害,这几个可都是经常在街头打架的成年人。

    “要不你先跑?”包拯笑着问道。

    “不,挨打也要和三叔在一起。”包勉表现的很意气。

    “对三叔要有信心,不过机灵点儿,万一三叔失手你就快点儿往县衙跑,去搬救兵,这不算临阵脱逃。”包拯对自己的咏春拳很有信心,也要防止万一不灵了怎么办。毕竟这是第一次与成年人动手。

    包勉点点头,表示听明白了,同时攥紧了拳头,准备和包拯一起拼一下。

    “这位定是李大官人了,小的这厢有礼了。”包拯走过去对李成忠拱手说道。

    “你算什么东西,跳出来捣什么乱?”李成忠见一个十几岁的书生过来,心中没有好气,当即便恶语相加。

    “李大官人,我是这郭家书坊的亲戚,日前我接到郭家求援的信件,说是借了李大官人的钱,让我带钱过来替他家还账。”包拯并不气恼,仍然心平气和的说道。

    “钱在哪里。”李成忠听说有钱拿当即眼中放出了光。

    “钱在那边的胡同里,我见这里的人太多没敢将拉钱的车推过来,还请大官人派人和我一起去取。”包拯指了指自己刚才看好了的比较偏僻的一个胡同说道。

    “走去看看,今天算你们走运,有人替你们还钱,老老实实在这里等着,跑了和尚跑不了庙。”李成忠恶狠狠的对郭少普母子说道,他见包拯只是个十四五岁的书生,不能确定他能不能一下子拿出那么多的钱,但他还是决定先去看看。

    郭少普母子用迷茫的眼光看着包拯,怎么也想不起还有这么一个亲戚,而且还会替他们还钱。

    包拯没有管他们怎么想,和包勉带头向着远处的胡同走去。

    李成忠带人在后边紧跟着。

    一直走到胡同深处也没有发现钱车在哪里,而且眼见这是个死胡同,已经走到底了。

    “胆子不小啊,敢骗你李大爷。”李成忠感觉到自己被骗了,过来要打包拯算账。

    “在道上混就要讲道上的规矩。”包拯站在那里淡淡的说道。

    “你个读书的小屁孩懂什么道上的规矩。”李成忠心说这事都奇怪了,这穷酸书生愣来讲道上的规矩。

    “道上的规矩就是谁的拳头大谁说了算,今天你要赢了我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胜不过我的拳头,这合肥城内就要我说了算了。”包拯摆了个咏春拳的起手架势说道。

    李成忠心说:“今天这事还要大了,这个小屁孩神经了怎么地?这是来抢码头的,不但要管郭家的事,还要在合肥城称王称霸,在合肥城说了算,我李成忠都不敢想,他哪来这么大的口气。”

    李成忠不想跟包拯费话,心说:“把你打趴下了你就明白谁的拳头大了。”

    李成忠街头打架的经验丰富,而且下手狠辣,所以街头混的这些小混混都怕他。他对付包拯这样一个书生下手也毫不留情,抬手挥拳就奔包拯的眼睛打来。这也是李成忠多年打架的经验总结,不常打架的人看到拳头奔眼打来就会忙乱躲闪,一下子就会乱了阵脚,落到了下风,更有人会习惯性的闭眼,那就更只有挨打的份了,人一旦被打中眼睛,目不能视物,两眼一摸黑,接下来想怎么打就怎么打。李成忠虽不会什么武功套路,却凭借着下手快,下手狠在打架中频频获胜。

    可今天他遇到了拜阴阳枕所赐,对咏春拳套路运用纯熟的包拯,再强的民间高手也不是这专业武师的对手。

    李成忠感觉自己的出拳已经很快了,没想到包拯的拳头更快,包拯只稍稍偏了一下头,李成忠的拳头就打空了,包拯没有后退反而欺身上前,出拳如电一拳打在李成忠的心窝,李成忠吃痛一弯腰,包拯的拳头同时赶到重重的打在李成忠的下巴上,李成忠倒着就飞了出去,又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跟着李成忠的那几个小混混见李成忠与包拯动手,站在那里想看热闹,包拯这么文弱的书生怎么禁得住李成忠打。

    可结果大出他们的意料,一个照面李成忠就飞了回来,他们都没看清包拯是怎么动的手。

    包拯没有急于再进攻,而是好整以暇的站在那里看着这帮小混混。

    小混混们一看今天遇到了硬茬子了,一时也不敢上前。

    李成忠被摔在地上半天才缓过这口气来。

    双眼血红的望着包拯,这么多的小弟面前不能丢脸,他的光棍气爆发,从腰间拔出一把暗藏的匕首,对那几个小混混们喊道:“兄弟们抄家伙,一起上,废了这黑脸的小崽子。”盛怒之下李成忠的头脑还是很清楚的,他一个人上去肯定还是被打,不如叫兄弟们一起上,这书生再大的本事也架不住人多。

    小混混们听李成忠一喊有了主心骨,纷纷拿出藏在身上的匕首或铁尺,进入打死架的拼命模式,眼露凶光的向包拯走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