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历史穿越 > 大宋包三黑 > 第二章 抢奶吃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章 抢奶吃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包拯在学校被罚站,回家的路上又被三个男孩给拦住了。

    左边个子不高瘦小枯干的叫李正,是包村的一个富户家的孩子。中间正冲包拯喊话的是包勉。右边那个叫包武,虽然魁梧高大,脑子却不十分灵光。

    包正和包武只不过是包勉的跟班,包勉才是找包拯麻烦的正主,像这种事他经常干。

    “有什么事吗?大侄子。”包拯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有些疑惑的问。这倒不是包拯占包勉的便宜,包拯还真是包勉的叔叔,而且是亲叔叔。

    “在学堂你丢尽了我们包家的脸,还有脸叫我大侄子。打!给我狠狠的打!”包勉听到这话立时大怒,边喊边冲过来,举拳向包拯的头上打来。

    包拯一看大事不好,转身就跑,可为时已晚,旁边包武几步就追上了包拯,一把抓住脖领子将包拯纠了回来,接着抓住包拯的双手固定在背后,让他面向包勉,包武做这一切已十分熟练。

    包勉冲过来,冲着包拯的脸上就是两拳,包拯立时变成了熊猫。

    “你也配管我叫大侄子,做叔叔的怎么吃我娘奶?”包勉边打,嘴里边骂道,包拯的话勾起了包勉对包拯多年的积怨。

    被包拯抢了奶是包勉多年来挥之不去的怨念,越想越生气,包勉冲着包拯脸上接连又打了好几拳,包拯不但有了黑眼圈,鼻子也被打破,鼻血都流了一脸。

    气喘吁吁的包勉不解恨,又抬腿一脚踹在包拯的肚子上,包拯痛的弯下了腰,包武一松手一推,包拯整个人瘫倒在了地上。

    “呸!我娘的奶也是你吃的,我要把你吃进去的奶都打的吐出来。走,今天先打到这,明天再接着打。”包勉挥挥手,带着李正和包武走了。

    倒在地上的包拯脸上和肚子传来一阵阵的疼痛。伸手摸摸火烧火燎的脸颊,鼻血粘粘的弄了一手一脸,大黑脸成了枣红色,有点儿关公的样子。

    包拯蜷缩着身体躺在地上喘了几口气,让腹部的疼痛缓解一下,调动头脑中的记忆回想大侄子包勉为什么生气,为什么要对自己下这么狠的手。

    仔细一想包拯明白了,他被打还真不冤枉。包拯确实吃了包勉他娘的奶,而且连吃了好几年,使包勉自小没吃到亲娘的奶,而且还缺乏母爱。

    当年包山从后山将包拯捡回来的时候,包勉也刚刚出生,家里多了个孩子不好解释,包山就将包勉送到了朋友家寄养,由包山的妻子喂养包拯,直到包拯和包勉都七岁了才找机会向包怀说明情况,让包怀认下了包拯这个儿子,包勉才被接回家来。

    在地上躺了一会儿,包拯感觉身上的疼痛消散了一些,强打精神爬了起来,心道:“能再活一次挺好的。”虽然看样子这次的境遇也不怎么样,已两世为人的包拯可不想轻易死掉。

    包拯忍着浑身的疼痛,一步步的挪回了家中。

    包怀是包家村的头号财主,有着包家村最豪华的宅院,包拯想从旁边的角门溜进院子。

    “站住,你这个逆子又干了什么坏事,弄成这副德行。”包拯刚进家门就被院子里的包怀发现了。包怀向来看包拯不顺眼。今天包拯的形象更让他气不打一处来。

    包拯身上的麻衣皱皱巴巴,还撕破了几个洞,更加破破烂烂了,浑身脏兮兮粘满了泥土,黑脸上横一道坚一道的满是血迹。

    “我没干什么。”包拯小声的说道。

    “没干什么弄成这个样子。干了坏事还撒谎,看来是找打了。”包怀举着拐杖大声的怒斥道。

    听到包怀的喊声,包山、包海和几个家仆都跑了过来。

    “包拯你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呢,说跟谁打架了?”包海大声的对包拯训斥道。

    “包勉。”包拯的声音变得更小了。

    “你一个做叔叔的竟然打自己的侄,你还有点儿廉耻吗?滚,你给我滚,我们包家没有你这号人。”包怀边说,边抡起拐杖向包拯打来。紫檀的拐杖落在包拯的头上,包拯的头上立时起了个大包。

    “父亲息怒,包拯还小,小孩子淘气,打个架也没什么。”包山急忙过来劝包怀。

    “十五岁,已经不小,别人家的子弟这么大早就成家立业,现在他敢向侄子下手,再大点儿还不殴打父兄。”包海这时过来趁机火上浇油。

    “滚,让他滚,从今后我没有这个儿子。”包怀听到包海说到父兄,心中不由一擅,他认定包拯是恶鬼转世向他讨债来的,这包拯一年大过一年,再让他住在家中肯定对自己不利,所以他下了决心一定要将包拯赶走。

    “这天就要黑了,包拯也没有容身之处。再说就这样将他推出家门外人听说也不好看。要不有什么事咱们明天再说。”包山极力的缓和着气氛。

    “我倒有个主意。既然包拯总惹父亲生气,不如就此让他分家另过,不算我们将他赶出家门,他离父亲远点儿,也不会气着父亲。正好咱们家在村东山脚下有一处宅子,还有二十亩地,都分给包拯,让他自己生活好了。”包海灵机一动,终于想到了不让包拯抢自己家产的好办法。

    “那里只不过是一个看园子的破屋子,哪有什么宅子,那二十亩地根本浇不上水,每年没有什么收成,是养活不了人的。况且包拯这么小一个人怎么生活。”包山急忙为包拯申辩道。

    “那里有房有地,明天我再挑两个家仆给他,他一样有人伺候,过阔少爷的生活,比一般人的日子要强的多。”包海为了尽快将包拯赶走,不惜又加了两个家仆给包拯。

    “就这样定了,来人把包拯给我轰走。”包怀觉得包海的主意不错。既赶跑了包拯,又不会让外人说闲话,于是大声呼喊家仆,让他们将包拯赶走。

    家仆们过来围住了包拯,虽然不敢真的轰包拯,可老爷发话了也不得不做做样子。

    “这是我的亲爹,亲哥哥。”包拯心中痛苦万分,转身走出了家门。

    “包拯……”包海想去追包拯,却被包怀用拐杖拦住了。

    包家的大门在包拯的身后砰的一声关上了。包拯站在街头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伫立良久包拯决定先给自己找个安身的地方再说。这春天的夜晚还是十分寒冷的,如果露宿在外边,不丢了小命也会生病。

    去别人家也不是办法,既然包海说将村头的屋子分给自己,那里也算个安身之地吧。

    包拯乘着天还没有完全黑向村东头的破茅草房走去。

    村东头田地旁的屋子虽然包海称为宅子,实际上是包家为看管田地建的一个茅草屋,本来就十分简陋。后来由于这块田地没什么产出,屋子也就荒废了,现在更是破败不堪,平日里根本没有人来。

    包拯走过去发现屋子连门都没有锁,不管怎么说也比露宿在野地里强,先对付一宿再说。他进屋找到床的位置,倒头便躺了下去。

    “哎呦!“包拯大叫一声,一下子从床上弹了起来。

    拯抱着头,对大宋的一切充满了怨念。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