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未来之大神驾到 > 第390话 开始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90话 开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慕云倾就算落在北宸手上,脸色都没有变一下,刚抬手,呲一声,锁链束缚住的手腕住发出一声可怕的腐蚀声,肉眼所见的速度中就看到慕云倾白皙如玉的手腕处一个可怕的黑色勒痕出现,带着被烧灼的痕迹。

    要知道慕云倾的躯体修炼至今,就是刀剑都伤不得分毫,这锁链居然能做到腐蚀她的的皮肤,可想而知其中的可怕程度。

    北宸冷冷一笑“这是我特地为师妹你准备的,能将修仙者束缚住的锁灵链,被束缚住的修仙者只要一动就会腐蚀住与锁灵链交触的地方,任是修仙者的锻炼至极的躯体也能轻而易举腐蚀溶解。”

    慕云倾眉梢都没有动了下“师兄的恩情,师妹铭记在心。”锁灵链。不止是能束缚修仙者并让修仙者受腐蚀躯体之苦,还能封印住修仙者的灵力。

    看来北宸为了对付她可是费尽了心思呐!视线一扫,她扫到周边的东西时不由微微挑眉。

    北宸也注意到了她的视线看到了放置在一边的东西,他放在这里也不怕被她猜到他的目的,轻笑道“师妹你只要乖乖配合师兄完成仪式,师兄说不准能给你一个痛快的死法。”

    仪式?说的好听,不是想借着她撕裂结界造成空间错乱而已。引起空间错乱,不说空间乱流会不会将她拖进漩涡,就是天道的惩戒之雷也容不下她。北宸真当她慕云倾是傻子不成?

    “以你的实力,根本不能撕裂空间。”慕云倾淡淡的开口。

    北宸看着她笑了“我当然知道。可这不是有师妹你嘛!”北宸靠近她面前,眼中的光芒蕴含冰暴“有了师妹作为祭品,师兄当然能离开。”他探出手,在触及慕云倾几厘米处的地方滞住,淡笑道“差点忘记了,师妹的本事。”他可是吃过慕云倾药剂的亏,要是不小心碰了她触发什么毒粉,那就不好了。

    慕云倾扫到他畏惧的动作,眼中讽刺之色略过,北宸见状眼中闪过恼怒之色,冷哼道“师妹,你放心吧!只要你好好配合,我一定会放了你的家人。”

    “那么我就祝师兄心想事成了。”慕云倾淡淡的撇了他一眼就收回视线,一副拒绝交谈的模样。

    北宸哼了声“你也就这时候能嘴硬了。”他站直身体,抚了抚没有褶皱的衣摆,面无表情的走出了宫殿。

    北宸离开之后不久,殿内黑色流光一闪,一袭黑色华服的冥王赫然出现在慕云倾不远处,看着难得狼狈的慕云倾,不由发出啧啧声“能看到慕上仙这番狼狈模样,还真是不容易。”

    见慕云倾不应声,他漂浮到慕云倾面前,咧牙道“这番模样挺适合你的,甚好甚好。北宸真是响应本王之心,不枉本王将锁灵链送允他。”

    慕云倾漫不经心的抬手撑起下巴,那呲呲的腐蚀声仿若腐蚀的不是她的身体一般,眸色淡然的看着冥王,道“果然是你。”语气没有丝毫波动。

    当北宸用这东西困住她的时候,她就知道了这东西的来历。

    冥王呲了声“你这女人果然是疯子。”明明已经是阶下囚了,还能这般镇定,天诛到底是哪里找来的怪物。

    慕云倾抬起手轻轻一晃,呲呲的腐蚀声更加明显了,那手腕都被腐蚀的能见到白骨了,可她脸上淡笑都没有变化一丝“你觉得,锁灵链能与天雷相比吗?”

    冥王这才记起这个变态之前是把渡劫之雷当做进阶修练每天必练的,能承受天雷的人当然不会惧怕这点皮肉之苦,相比起天雷,这锁灵链就是小儿科。

    “要是你没点反抗的余力,本王才是要失望了。”冥王也并不稀奇,这个女人的变态之处他很久之前就领教过了。

    冥王看了眼周边的东西,扬眉道“北宸这是要利用你当筏子离开这个世界呢!”

    慕云倾听着眉梢都没有动了下,淡淡的回了一句“要看戏就闭嘴安静的在一旁看就是了。”

    冥王撇嘴,最好慕云倾和北宸自相残杀。想到这里,他突然道“你不会是故意落到北宸手里的吧?目的是为了彻底击溃他?”见慕云倾不应声,冥王当下认定了这个可能。

    他就说慕云倾这个女人手段那么多,怎么会突然被北宸抓住,想到这里不由呲了声“可惜了北宸,傻傻的被你算计了还乐的团团转。慕云倾,你说我现在去告诉北宸你在耍他,他会不会气的直接杀了你。”

    “你可以滚了!”慕云倾眼神也没分他一下,冥王瞬间噎到了,这个女人,真是太冷血无情了。哼,不告诉他就算了,他看戏就是了!最好她和北宸斗的你死我活,他坐收渔利。

    又一次把讨厌的人给气走之后,慕云倾才阖上眼休息,接下来还有一场硬仗要打,她得好好休息了才能出力。

    ……

    冥王刚离开皇室的范围,就有一群人将溯月的宫殿给团团包围住,他看着挑挑眉,道“看来用不了多久卡兰帝国就有场混乱发生。”说到这里,他冲着虚空一方道“就这么放任着不管?”

    “哼!”一声冷哼,一只兽型的巨大魔兽凭空出现在不远处,不过那巨兽是由黑色雾气虚构而成的,根本没有实体,可就算是如此,那属于兽族的神威还是没有丁点减少。

    看着被护卫包围的七王子殿宇冷哼道“那女人又自作主张,也该让她吃吃苦头,不然她都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冥王轻笑“你不心疼?”锁灵链可不是凡物就是慕云倾也有的一番苦头吃。

    巨兽怒道“我才不会为她心疼。”那个女人造成现在的结果根本就是活该,让她总欺负它。昨天离家出走的账还没有和她算呢!

    提到昨天,黑雾不由想起它附身慕云璃的事,不由略心虚。还好它留手了,要真伤到奥兰特,估计慕云倾这个女人会立马爬起来灭了她。

    这女人对慕云璃奥兰特简直就是偏心过了头。明明它才是她最亲近的拍档,可在她心底最重要的却不是它。黑雾心中又是嫉妒又是愤愤不平。

    “你这个本命魔兽都不心疼了,那我就不多管闲事了。”冥王带笑的看了它一眼,黑雾哼了哼,没接话。再怎么说慕云倾都是它的主人,哪里轮到别人批评她去。

    “真是让人忍不住雀跃。”冥王身影一闪就消失在原地,远远的听到他传来的声音“这场由慕云倾主导的好戏,我可是期待着她带来的惊喜呢!”

    黑雾听着他阴阳怪气的话不由皱紧眉头,看着明显受制于人的慕云倾心中升起一股怄气,这女人真是让人不省心,什么时候她才能不做这种让人心脏病爆发的事。

    不过不是这样的事,还真体现不出来这个女人的个性。

    ……

    林莲儿上次在慕家门口被慕秋秋带走之后就是好一顿教训,慕秋秋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尽往她娇嫩的脸上招呼,这几天她伤到脸都没有出门。

    当看到帝国频道上播放的卡兰帝国新王即将上任,慕家大小姐慕云倾为新后的消息之后,瞬间气白了一张脸。

    慕云倾为新帝后?怎么可能?为什么所有好事都给慕云倾那个女人占尽了?可恶!

    气愤中的林莲儿砸碎了一室的装饰。同时被这个消息气到的还有慕秋秋,楚天琴几个女人。

    帝国里,无论是将溯月当成理想夫婿人选的贵女还是嫉恨着慕云倾的女人都将房间的装饰品都砸成了破烂,心中的郁气怎么也出不了。

    无疑的,慕云倾成了全卡兰帝国女性羡慕嫉妒恨的对象。

    当然,同样被气到的还有奥兰特。他这刚把来找茬的大舅子小舅子处理好呢!就传出他老婆被抢了的消息,呵!好,很好,溯月是吧?敢和本少爷抢人,简直就是活腻歪了。

    当奥克斯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第一时间就知道不好,还没有靠近少爷的房间呢,就感觉到了少爷房间周边浓郁的森寒之气。

    奥克斯不由心中感叹,那什么王子也是作死,居然敢和少爷抢人,这不是嫌命太长了嘛?

    奥兰特二话不说立马带人赶去慕家。慕家气氛也非常不好,特别是慕云城慕云璃,两人刚和准备把自家妹妹姐姐拐走的奥兰特打了一架回来,回到家居然听到卡兰国王那作死的把他们妹妹赐婚给溯月那鸟人的事,瞬间炸了,当下慕云城伙同白奕慕云璃罗德三人就要将皇宫给炸了。

    几乎在几人刚出现在皇宫门外的时候,就被帝国护卫队有礼的‘请’进了皇宫。

    当再听到声响时,慕云倾不由皱眉,这几个无聊的家伙,就算是阶下囚,可也没有把人当作树洞一样吐槽的,不知道她最不耐烦应付这种事了吗?

    慕云倾睁开眼的第一时间,就对上了凑到面前的一张脸,她还没怎么呢,那凑近的人就被吓的差点尖叫出声,也是突然想起来自己出现的理由,第一时间把自己的嘴给捂住了,见没引起外面人的注意,他这才没好气的瞪了慕云倾一眼“你吓死我了。”

    说完他走到慕云倾面前,刚准备帮她裂开锁链,可当看到慕云倾被腐蚀的骇人的手腕之后不由倒抽了口冷气“这到底怎么回事?”见那痕迹,他立马明白是锁链引起的,心中不由气愤不已,那么阴毒的东西居然用在一个女孩子身上?

    “你打不开的。”慕云倾打断正要动手开锁链的溯言,平淡的解释道“这是由冥界的冥石与冥气锻炼而成的,人类触碰到都会被腐蚀。”

    已经探出爪子的溯言闻言骇得立马将爪子缩回,不敢置信的道“居然还有这种东西。”溯言丝毫不怀疑慕云倾话里的真实性。

    他诧异的是,溯月哪里来的这种阴毒的东西?冥界的冥石与冥气?那不是冥王才有的东西吗?难道溯月与冥王勾结在一起了?

    “若是没有点底气,他们又怎么会把我就这么扔在这里。”慕云倾道。

    溯言叹了声“阿璃和云城很担心你。”直到现在他都不敢相信,那如高山般无法攀越的存在,居然都败在了北宸手里!那阴阳怪气的家伙有那么强呢!

    “我知道了。”慕云倾的回答仅有四个字,对着他继续道“你还是离开吧!你过来的事估计溯月都知道了,从现在开始,你做好你三王子的位置就行。”

    “慕家那边我会尽力周旋。”溯言接口道。

    “尽力而为就是了。”慕云倾知道溯月新帝上位,最需要做的就是杀鸡儆猴,而他们慕家,很容易的就成为了那把刀落下最快的地方。

    当溯言离开之后,没有多久,就有一群侍从侍女端着华服首饰走入。

    随在他们身后走出的,俨然就是已经成为储君的溯月。

    一袭豪华的金色服饰,看着慕云倾的视线别有意味“接下来,就是慕小姐的主场了。”

    慕云倾眉眼都没有抬一下,还是一脸的漫不经心,溯月见她丝毫没有丁点慌乱的意思,不由冷笑“没想到慕小姐手段不小,居然让我那个识时务的三哥这时候为慕小姐出头。”

    他家三哥溯言做事可是出了名的滑头,想抓住他的把柄简直就是痴人说梦。那么严谨行事的一个人,居然会鲁莽的做出跑到宫殿里要将她带走的行为,他不得不佩服慕云倾一句,好手段。

    “不会说话闭嘴就是。”慕云倾抬手阻止侍女靠近她的行为。侍女们为难的看了眼溯月,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溯月讽刺的看着慕云倾“慕小姐最好还是不要反抗比较好。毕竟这苦头吃多了对你来给说并没有丁点好处。”

    “我想我并不需要七殿下的告诫。”慕云倾漫不经心的开口,对于溯月威胁的话根本没放在心上。

    “今天可是我们大喜的日子。慕云倾,你最好还是不要反抗比较好。毕竟你别忘了,你的亲人可都是在我手上。”溯月撕破脸皮道。

    越接近那个位置,他越发的不能接受别人对他的无视与谬视,这让他出离的愤怒。

    话不投机半句多,溯月让人将东西放在一边后让他们退了出去,同时他也转身离开宫殿。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