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未来之大神驾到 > 第385话 惩罚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85话 惩罚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或者,我也让你们体验一番慕家主母,我母亲因你们所承受的痛苦?”

    慕云倾话落,一众女人齐齐从人群里爬了出来,痛哭流涕道“大xiǎo jiě饶命,大xiǎo jiě饶命啊!”

    看了不少人的处罚,众贵妇人并不觉得大xiǎo jiě是在说笑。她们没有想到掩藏了十六年的秘密会被大xiǎo jiě查出来。

    十六年前,当时的墨琉璃集全部美好的东西于一身。美丽的容貌,墨家唯一嫡女的高贵身份,世家第二大族墨家xiǎo jiě的地位,卡兰帝国第一美人的风光,慕家次子慕青柏炽热的爱情当时的墨琉璃所拥有的一切,都令她们羡慕又嫉妒,当时的她们被嫉妒蒙蔽了双眼,做出了无法原谅的事,给怀孕的墨琉璃下了严重的毒,并且不是一种。

    她们只是太嫉妒了,凭什么墨琉璃拥有了女人所羡慕的所有,凭什么墨琉璃拥有了那么多的幸福?太过嫉恨让她们的内心扭曲,不由的做出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事,当她们清醒过来的时候,墨琉璃已经中毒了,并且差点死去。

    可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嫉妒她的人太多,给墨琉璃下毒的人不止她们几个,全部dú sù混合在一起,那毒居然反应出来的现象是正常的,就是再精密的仪器也查不出来。

    而这事也成了她们心里的秘密,不再提起,封尘在内心深处。

    她们的心仿佛被毒液侵黑了一般,在暗地里不停的祈祷着墨琉璃失去这个孩子,失去慕青柏的宠爱,被慕青柏厌弃之后失去慕家女主人的地位。

    看着墨琉璃日渐憔悴,很有可能会一尸两命,她们害怕的同时,内心深处是颤栗的快感。

    看吧!墨琉璃,连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你所得到的一切了,她会中毒都是老天爷的惩罚。

    她们期待着墨琉璃的殒命,可是最终的结果却让她们失望了,墨琉璃没死,孩子也出生了,并且还是两个孩子,没有出现任何的病变,健康的长大了。

    其中一个,经过了十六年,成就的比他们的母亲更加的高贵,更加的强大耀眼,现在就坐在她们的头顶上,以女王的姿态审判着她们的罪责。

    慕秋秋在一边听着已经傻楞住,听到慕云倾对一脉的宣判已经傻眼,当听到主母墨琉璃下毒的人里有她的母亲以及对她很好的亲人后,血色从她脸上消失。

    谋害主母,这个罪名想想都不轻,更别说动的还是慕云倾这个疯子的母亲。以慕云倾的个性,会怎么对待这些作俑者,慕秋秋光是想想就觉得全身发冷。

    “大xiǎo jiě饶命,都是嫉妒让我们蒙蔽了双眼,我们也后悔了。”桑亚哭泣道。

    茉莉也惶恐的不停求饶“大xiǎo jiě饶命,我们不是故意的。”

    十几个贵妇人跪在慕云倾脚下痛哭流涕,说着追回莫急的话,可慕云倾却没有一丝的动容,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杯子,眸子将这些女人的丑态受尽眼底。

    其他人大气都不敢出一下。之前不过是有人敢对小少爷慕云璃出手,虽然只是有惊无险,可也引了大xiǎo jiě震怒。

    瞧瞧旁系这些只是沾了小少爷点事的人都被拔了一层皮,事不关己都倒霉成这样了,而现在这些女人可是毒害大xiǎo jiě的母亲墨琉璃夫人啊!当时的大xiǎo jiě和小少爷可是在墨琉璃夫人的肚子里,冲大xiǎo jiě和小少爷下这种毒手,还被大xiǎo jiě查出来了,这不仅仅是受罚那么简单了。

    想清楚的一脉二脉的人脸色瞬间铁青,看着漫不经心的大xiǎo jiě,那心是提的高高的。

    大xiǎo jiě要是不迁怒还好,要是迁怒了,说不定一脉二脉的全部人都要因为这些蠢女人给陪葬。

    “是金雅西,是金雅西让我们这么做的,毒药也是她tí gòng的。”看着不为所动的大xiǎo jiě,其中一个女人想到什么,猛地尖锐喊出声。

    其他的女人听到她的话仿若找到救命稻草,急声道“是的,是金雅西那个恶毒的女人给我们的毒药,是她,是她故意引诱我们对夫人下手,大xiǎo jiě饶命,我们都不是有意的。”

    “金雅西故意利用我们给琉璃夫人下毒,为的就是筹谋慕家女主人的身份。”桑亚怕大xiǎo jiě以为她们在推脱,急忙挑拨道。

    这时候她们突然想起来了这下毒的事还是金雅西挑拨下去做的,毒药也是那女人给的,纷纷将矛头指向金雅西。

    越想越觉得金雅西就是故意的,故意利用她们的嫉妒之心对墨琉璃动手,只要墨琉璃死了,她就能得到慕家女主人的位置。

    金雅西,那个贱人居然敢坑她们。这时候她们都一致忽视了当初金雅西只是提议,真正动手的确是她们。

    善妒的人总是喜欢将过错都推到别人身上,以所有的恶意去揣测他人的动机,当然,金雅西也不是什么好人就是了。

    慕云倾听着也仅仅是讪然一笑,她怎么会不知道金雅西的事,她都能查到她们,金雅西还查不到?这些女人把责任推到金雅西身上,而在慕云倾看来,她们都是一路的货色。

    “既然你们想不出来怎么受罚,那么就由我替你们选择吧!”慕云倾淡淡的开口,她话一出,哭喊的一群女人的哭声仿若被掐住脖子一般的戛然而止。

    明一抬手啪了一下,宋姨及十几位菲佣端着盘子走了进来,对着慕云倾恭敬的行礼道“大xiǎo jiě。”

    慕云倾抬了下下巴,宋姨得令,带着众菲佣将端着的东西放在跪在地上的一群狼狈的女rén miàn前。

    看着这群女人不复之前的高傲娇蛮,宋姨眼中闪过讽刺之色。

    琉璃xiǎo jiě之前所受的苦,终于有人能付出代价了。这些女人,果然真是狼子野心,居然在琉璃xiǎo jiě怀孕的时候就冲琉璃xiǎo jiě下毒了,要不是琉璃xiǎo jiě命大,现在哪里还有大xiǎo jiě和小少爷的存在?果然是世家培养出来的贵女,这心计这狠毒的程度都非一般人能比。

    众贵妇人看着放在地上的十几杯液体瞬间向后退了好几步,一脸的惊恐。

    “我给你们一个选择的机会。”慕云倾淡淡的道“这里面有有五杯是平常的毒药,毒性轻微,另外的十二杯,有五杯是中度的毒性,喝了就算有治愈机器,也需要一个多月能恢复,声音的七杯,是神经dú sù,喝下瞬间毙命。”

    将众贵妇人的脸色全收尽眼底,慕云倾淡笑道“对我母亲下毒的账,我只需要七个人付出代价就行了。”

    一众十七个贵妇人听着慕云倾轻松的仿若讨论今天天气好坏的语气,脸色惨白一片,看着那十七杯液体的视线好似在看洪水猛兽一般。

    被这可怕的气氛所影响,一开始就被当yǐn xíng人一般的蓉夫人看着大xiǎo jiě的手段,心中的后悔源源不断升起。

    虽然大xiǎo jiě的怒火不是对着她发出的,可这可怕的气势及凶残的话语,真真吓坏了蓉夫人。

    虽然她善妒并且心计不可还真没有动过要对慕家嫡系的几位下阴招,她不是不嫉妒嫉恨墨琉璃,可她也非常明白她现在的地位得之不易,对墨琉璃几个人动手,要是一个不好可是尸骨无存的下场,看看,这些女人就是很好的例子。

    因为胆所以蓉夫人很多时候都是有贼心没贼胆,而慕云倾不对她动手,仅仅是给她一个威慑,也是这个原因。

    蓉夫人现在非常后悔明明没有她的事,她干嘛自动送shàng mén来给大xiǎo jiě虐?

    现在走又怕引起大xiǎo jiě的主意,要是大xiǎo jiě一个不痛快发落她就不好了。所以蓉夫人整个人不停的将自己给缩到一边,当墙纸般的存在去了。

    一脉二脉的众人听着大xiǎo jiě只需要七个人付出代价,纷纷送了口气,付出七个女人保住他们两脉,这条件怎么算怎么都算他们有益,不过是七个外姓女人而已,哪里能与他们的利益相比,老婆没了再找一个就是了,以他们慕家人的身份,还怕没女人肯嫁。

    对这十几个女人,这两脉的人都有些迁怒,想着若不是因为她们的毒计,估计大xiǎo jiě根本不会发落他们,这次旁系七脉里就他们一脉二脉受到的影响最大,说没有这十几个女人的关系在里面他们都不相信。

    他们就不明白了,墨琉璃是慕家女主人,人家好赖根本和她们这群旁系的女人搭不上关系吧?

    说来说去还是她们自己本性不好,见不得别人好。一脉二脉几乎是将这十七个女人都记恨上了。

    虽然慕云倾只要七个人付出生命的代价,可剩下的十人,就算慕云倾不计较,她们的亲人们也恨上了他们。

    慕云倾怎么会那么好心的放过她们呢?她这么做的原因不过是想让这些女人付出代价的同时还自相残杀,没有什么,比让她们自己的亲人动手将她们解决而来的愉快了。

    这时候,明一走了进来,站在她面前轻声道“大xiǎo jiě,云城少爷和阿璃少爷回来了。”

    慕云倾轻嗯了声,对着一脉二脉的众人道“接下来怎么做你们自己决定,一个钟头后给我结果,然后滚出主宅。”阿璃回来了,慕云倾也懒得再和这些人废话下去,接下来也没有她的事了,站起身就准备出去迎接阿璃。

    自从她回慕家之后,这还是阿璃第一次离她那么久的时候,也不知道这段时间有没有人他委屈受。

    要是旁系众人听到她的心声,一定是崩溃反应,不过是派个shā shǒu,都没伤到阿璃少爷大xiǎo jiě就杀意四射了,要真给阿璃少爷委屈受,大xiǎo jiě估计都要亲自动手将人灭了。

    “是是是,大xiǎo jiě。”一脉二脉的主事急忙附和的应声,卑微鞠躬的看着慕云倾走出第二会客室这才送了口气,抹了把额头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的冷汗。

    视线回头看着那十七个女人的眼神非常冷漠“大xiǎo jiě的话你们都听到了。不想逼我们动手,你们就自己解决吧!”

    说着示意那十七个女人动手,那十七人心中恨及,以她们以往在旁系的地位,这些人那个见了她们不是点头呵腰的,心中虽然愤怒,可又不敢在慕家一众暗卫面前耍小动作,大xiǎo jiě惩罚已经下了,要是她们做多余的事惹火大xiǎo jiě,大xiǎo jiě全灭了她们就不好了。

    回头看着十七杯液体,这些女人都游移不定,怎么看都觉得这个不好这个有问题,下不去手。

    一脉二脉的众人看着心中急切,大xiǎo jiě就给一个钟头,这些女人要是拖延下去,惹火了大xiǎo jiě,让一脉二脉全部人陪葬那就不好了。

    迎着这些所谓同族凶恶的时候,十七人不由露出一个苦笑,端起了看中的杯子,看着里面的色彩斑斓的液体,她们只觉得全身发冷。

    看着她们端着杯子的动作抖了抖,宋姨淡淡的开口“几位最好还是握紧些比较好,大xiǎo jiě的脾气各位也是知道的,摔了的人,大xiǎo jiě会怎么处罚我就不知道了。”

    这十七人看着宋姨带笑的得意脸庞恨的差点咬碎一口银牙,可到底也不敢做小动作,拖拖拉拉的等着时间流逝,一脉二脉的众人看着快速流逝的时间对着这十七人各种威胁逼迫,等时间差不多了,这十七人咬咬牙一口将杯子中的液体灌了下去,不过几秒,就倒下了七个人。

    留下的明二挥挥手,就有人将那七人拖了出去。

    剩下的十人纷纷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其中旁系一脉的桑亚夫人和二脉的茉莉夫人也在列,活下来的喜悦脸上怎么也掩盖不住。

    慕秋秋看着桑亚夫人的眼神非常的古怪,其他一脉二脉的人也是如此,看着活下来的十人眼神非常的古怪。

    宋姨看着十人脸上掩饰不住的喜悦心中讽刺一笑,她们以为事情那么简单就结束吗?大xiǎo jiě虽然饶她们一死,可让一个人生不如死的手段多的是,有时候死了比活着还幸福,可是这些女人并不明白。

    用不了多久这十人就会发现,什么叫生不如死。现在的她们被活着的喜悦所充斥,感觉到毒发的痛苦,她们扭曲着一张脸吩咐同脉系的人送她们去医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