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未来之大神驾到 > 第384话 算账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84话 算账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刚出现在寝殿内的北宸看着脸色阴沉的溯月眼中幽光闪过。

    北宸挥手示意暗卫退下,对着溯月淡淡的道“殿下的脾气是该改改了。”这般轻易动怒的人,一般都走不远。虽然没有看不起他的意思,但若是他实在太过愚蠢,就不好了。

    他选择和溯月这个人类合作,要的就是他有野心并且沉的住气,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够走的远,并且清楚的明白自己所想要的。

    溯月气乐了“北宸先生,这种情况了,你让我怎么忍得住。”

    明明已经快要拿捏住慕云倾了,没想到半路跑出来个少爷,居然还是传说中高不可攀的上界第一世家贵族继承人,可恶,慕云倾的运气怎么那么好。

    这种失之交臂的落差,让他彻底的不淡定起来。

    “就是因为是这种情况,殿下才越需要淡定。”北宸冷声道“慕云倾有句话我非常赞同。”他看着溯月冷然道“在绝对实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是枉然。”

    溯月一愣“北宸先生的意思是?”他准备出手了?溯月眼中光芒闪过。他不清楚北宸的全部实力,可按照他的话,他比慕云倾高?可是北宸迟迟不出手的目的是什么?

    北宸冷笑“看来殿下是急过头你,不需要我们做什么,慕云倾的软肋就会自动送到我们手里。”

    溯月一愣,想到什么不由失声吐出一个名字“慕云璃!”

    ……

    正被惦记上的慕云璃正一脸傻笑的任罗德给他包扎伤口,旁边的白奕慕云城看着牙疼,明明一瓶药剂下去就能恢复的伤口,居然还矫情的让罗德帮忙包扎?在单身狗面前塞狗粮,阿璃泥垢了!

    “审出来什么了吗?”看到暗卫走过来,慕云城白奕两人看了过去,最后是慕云城开口。

    暗卫对几人拱了拱手,沉声道“活口都服用神经毒素自杀了。”

    白奕听着咯噔了下,神经毒素,那在异世界来说可是非常毒辣的毒,服用不到一毫升液体状态就能让一位成年人瞬间毒发,那么可怕的毒都用上了,他们到底怕的什么?

    “看来这不仅仅是慕家旁系的人干的。”白奕怀疑道。旁系派出来的人他们也见识过,不是星盗就是雇佣兵,根本没有这批这样的任务没完成就自杀,这种类型的杀手,完全就是死士。

    从很久前,世家之间就停止了培养死士的行为,并且被联盟所忌讳,死士的身份太过残忍,因为不完成任务等原因而被残忍抹去生命的这种做法完全的违背了人人平等的宗旨。

    慕云城想到那些人等待着他接下来动作的模样不由冷笑“呵,既然他们在看着,那我们就给他们玩一把大的就是。”说到这里他看向慕家的暗卫领队“天时,留下两队人马保护阿璃,其他的,全部派出去追捕星盗,我要你们做到卡兰帝国星空港再不存一星盗。”就是存着,听到他慕云城慕云璃的名头都要自发的躲起来。

    天时听着慕云城的吩咐,应了声“是。”就退出去准备去了。

    慕云城不管他的这一吩咐对星盗们是怎样的一种毁灭性打击,反正星盗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他就免费出力帮星空港和帝国处理干净好了。

    慕家的暗卫尊着慕云城的吩咐,将星空港给搅和了个天翻地覆,以至于后期只要听到慕家,慕云城,慕云璃这三个中的任一个称号,都令这些逃过一劫的星盗们闻风丧胆。

    慕家

    看着屏幕里的数据,显示在列表中的人立马双膝跪地,没有狡辩的立马求饶“大小姐!”单单三个字,就包含了无尽的恳求。

    在场的人,嫡系七脉,旁系七脉,每一脉都有无数的嫡系庶子,到场的人多不胜数,每一脉人数有百人百多人以上,然而除却嫡系的几脉外,旁系七脉全部的人都跪了一地。

    “大小姐,冤枉啊!”为首跪着的赫然就是旁系的二长老。随着他话落,周边一群人也纷纷喊起冤来。

    空旷的会客厅里一下子充斥着吵杂的喊冤声。

    而作为审判的慕云倾坐在椅子上,面色清冷的看着跪在地上的一群人,看着他们的墨色眸子没有丝毫波澜。

    慕秋秋被拉着跪下的时候,脑袋还有些懵,听到二长老的喊冤声的第一时间猛地抬头看向慕云倾的方向,当看清慕云倾表情的第一时间瞳孔一缩。

    这瞬间的慕云倾给慕秋秋一种可怕的气势,好像她是王者,而她们是蝼蚁般的存在一般。

    明明她不在的时候,她慕秋秋才是慕家最尊贵的大小姐。为什么慕云倾要出现?

    慕秋秋蕴含恶意的视线慕云倾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原本不放在眼里,可是被这种恶意满满的视线盯久了,慕云倾就有些不乐意了,转头对向慕秋秋的眸子淡笑道“秋秋,你的这双眼睛看的我不舒服,送我可好?”

    慕秋秋脊椎一凉,脸色瞬间惨白,急忙道“是秋秋无礼,大小姐恕罪。”

    “请大小姐饶恕秋秋。”桑亚夫人,慕秋秋的母亲也急急的开口。

    “呵!”慕云倾低笑一声,看了眼白着脸的慕秋秋就移开了视线,对着旁系众人轻轻一笑“很多时候,我听到的都是大小姐愿望,大小姐饶命,大小姐恕罪,大小姐责罚,可你们知道吗?我其实从不为你们做决定,什么罪名什么责罚,都是你们自己提出来的。”

    慕云倾的话落下,在场全部喊冤的声音一下子戛然而止,看着大小姐淡笑的绝美容颜呐呐的张着嘴不知道说什么。

    大小姐这是什么意思?众人惊疑不定。

    慕云倾撑着下巴懒洋洋的看着众人道“你们喊冤,那么你们冤的是什么?一个个来,仔细的说说,我时间空着呢!”

    跪在地上的众人瞬间懵了,大小姐这是要清账的意思?

    倒是旁系的一位与慕秋秋相差不大的少女跪着爬到慕云倾十米外,咬牙伏身跪在地上沉声道“大小姐,我们有罪,我们不该对大小姐的命令存有忽视之心,不该对大小姐你的地位有轻视之心,慕思思愿代旁系三脉领罚五十棍杖。”

    慕思思,旁系三长老的嫡孙女,最为宠爱的一位,当然,也是非常识时务的一位。可以说旁系三长老一脉能撑到现在,她的功劳不少。

    当然,损害慕家的名单里她所在的旁系三长老一脉也在列,她跳出来就是顶罪的。

    五十棍杖打在一个细皮嫩肉的女孩身上可不仅仅是痛苦那么简单,她最先站起来,承担的是第一个出头的风险,还有丢了的脸面。

    慕家的苗子还是不错的,这个女人敢这种时候站出来并自认代三脉领罚,慕云倾还是挺欣赏的。她微微勾起红唇“明六,明七,带下去行刑。”

    暗处传来两道低沉的应和声“是。”

    慕思思听到是带下去,并且大小姐听从了她的刑罚方法,不由松了口气,以大小姐的脾气,直接在众人面前行刑或者是拖下去也是有可能的,看来大小姐对她的自认错处很满意,不然也不会是这种态度了。

    三脉的人在听到慕思思开口的时候已经愣住了,一位贵妇人反应过来后瞬间爬了出来,泪眼朦胧的跪在慕云倾面前道“大小姐,思思只是个女孩子,有什么责罚我们这些大人承担就是了,求大小姐饶过思思,由我这个母亲代替她受罚。”

    不等慕云倾反应,三脉里又爬出来一个中年男子,沉声对慕云倾拱手道“大小姐,是内人失仪,有什么责罚,大小姐罚我就是了。思思只是个孩子,三脉的责罚应交由我这个做父亲的承担。”

    “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大小姐要责罚就责罚我就是了。”旁系三长老也站出来道。

    “是我们的错,请大小姐责罚。”三脉的人也纷纷站出来,难得的齐心,为的居然是领罚。

    要是之前他们估计不可能会这么做,思思小姐一个不足二十岁的女孩子都站出来了,他们哪里还坐的下去。

    错误是他们造成的,凭什么要让思思小姐为他们的错误受罚?要罚罚他们就是了。

    在场的人都愣住了,嫡系是,旁系的其他人也是。

    在旁系其他人眼里,慕思思自己傻的跑出来认罪,怎么旁系三脉的众人也傻了吧唧的冲出来认罪?

    慕云倾冷着一张脸,旁系三脉众人的求罚声她好似没听到一般。

    慕思思看着站出来的母亲父亲亲人族人们,眼眶一下子红了,看着慕云倾冷然的脸厉声对着父母的方向喝道“退回去,我自认代的领罚,我慕思思说到就能做到,你们要真是为我们三脉好,就不要阻止我。”她不是大公无私的人,她这么做,为的不过是保全三脉而已。牺牲她一个换三脉的安全,值了。

    慕家旁系三长老,也就是慕思思的爷爷已经老泪纵横,慕思思的母亲听着眼泪再也忍不住的滚落,慕思思的父亲急忙扶住妻子,看着固执的女儿,心痛不已。

    这种时候他当然知道不能向大小姐求助,说不准还会引得大小姐暴怒,大小姐的脾气一向阴晴不定,适得其反那不是白费了思思这孩子的心?

    看着挺直腰板跟着明六明七走出去的女儿,慕思思的母亲崩溃的大哭出声,旁系三脉的众人心中也非常的难受,他们都知道思思小姐是代他们承受的责罚,她不过是个不足二十的少女,却承担起了三脉的荣辱,三脉的众人纷纷低下头抹了把脸,再抬头时已经是一脸的冷肃。

    思思小姐是因为他们而承担的责罚,他们也不能给思思小姐和三脉丢脸。

    慕思思主动站出来,是因为旁系三脉危害到慕家的事不大。所以慕云倾对于她提出的责任也允以默认的态度。

    看着三脉间的坚韧情感,她没有一丝的触动。犯错了就得要接受惩罚,这是师尊告诉她的,不管是谁都必须承受。

    其他几脉的人,慕云倾先挑了七脉和六脉出手“六脉和七脉的主事着带出去打五十棍杖,并取消三年的慕家宗族分红。”

    六脉七脉的几位主事脸色发白,可想到慕思思一个女孩子都敢站出来了,他们几个大人怕什么,也跟着站起身跟在暗卫的身后退了出去。

    “四脉五脉,杖刑六十,其管事者废除掌管慕家宗族名下产业的责任。”慕云倾话落,四脉五脉的管事全身无力的瘫坐在地上,任由护卫拖了出去。

    慕云倾的视线落在一脉二脉的众人身上,这两脉的众人齐齐打了个寒蝉。

    “一脉二脉的管事长老及其掌权人,废除慕家给允的所有权利,并将名字从慕家族谱删除。”慕云倾话落,旁系一二脉的长老管事齐齐惨白了脸,全身无力的瘫坐在地上。

    完了,所有的一切都完了!被点名的长老及掌权者只觉得眼前发黑。

    没了慕家所给允的权利及地位,他们哪还能呆在这个上流社会?

    他们心中充斥着绝望,可却不敢对慕云倾表示不满,因为眼前的慕云倾,就是审判他们的王者,他们觉得只要不听令,下场估计会更凄惨。

    慕云倾看着众人的反应微微勾唇一笑“除却损害慕家的产业外,我还发现了些有趣的事。”

    明明是绝美的笑颜,可在一脉二脉众人眼里却恍若可怕的变异食人花张开满是锯齿的獠牙。

    明二将资料放到屏幕上,当看到屏幕上的资料之后,两脉中的十几个人看着瞬间脸色大变。

    “旁系一脉的桑亚夫人,绘理夫人,洁荼夫人,旁系二脉的茉莉夫人,二脉的莉莉丝夫人……”慕云倾一下子念了十几个女人的名字,这十几个女人都是两脉中地位高贵的夫人,听到被慕云倾念出的名字,她们纷纷脸色发白的瘫坐在地上。

    “利用毒素危害慕家主母,想取主母性命,残害慕氏嫡系子嗣,这两个罪责,你们打算怎么算呢?”慕云倾挑眉看着面无血色的贵妇人们,吐出的话语森冷而又冷血“或者,我也让你们体验一番慕家主母,我母亲因你们所承受的痛苦?”

    慕云倾话落,一众女人齐齐从人群里爬了出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