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未来之大神驾到 > 第331话 诱饵?猎物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31话 诱饵?猎物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黑衣男子闻言脸色也没有变一下“好的,殿下。”应声之后,黑衣男子对着远处的人打了个手势,不过几分钟,几个黑衣人就从侧门推出一个被黑布遮掩的巨大物体。

    宴会中的男女看着这突然的一出诧异了下,纷纷好奇道“这是什么?”

    黑衣男子得到指示之后道“这是殿下给众位尊贵的客人准备的点心。”

    一个高瘦的男子微微抽动鼻子,赞叹道“果然是殿下,这点心看起来不错。”旁边几个人也与他一般抽动了下鼻子,似乎非常满意巨大物体里的东西的味道,不由露出满意的笑颜附和男子的话,有些是真实如此,有些不过是为的奉承这次宴会的主办人,他们的殿下。

    在将那巨大的物体推到台中央之后,其中一个黑衣男子上前,伸出手在万众的瞩目之前猛地拉开黑布。

    只听哗一声,黑布下的物体一下子暴露在众人眼前,黑布下的物体,那是一个巨大的铁笼,那铁笼高五米,宽七米,在这巨大的空间里,一对穿着华服的少男少女赫然出现在众人视线之中。

    随着黑布的掀开,他们喜欢的香甜的血液味道也传出,一时间,受到血液蛊惑的几位男女不由的走上前,眼眸中的眸色瞬时变成血红色。

    突然的光亮让笼子里的男女似乎有些不习惯,两人微微抬手遮挡了下光线,碍于周边视线太过灼热,他们没有一会就反应过来。视线所及是穿着华服戴着假面的男女,那各色眸子中的光芒太过诡异而让他们有些不舒服。

    因为他们在里面看到了贪婪与嗜血。那视线犹如野兽一般!

    这笼子里的两人赫然就是慕云璃和罗德,当他们醒过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身处的环境变了,身上也被换上了略显诡异的宫廷服饰,当然,这是相对慕云璃而言,至于罗德,这服饰与她平常的服饰差不了多少,她还真没有什么感觉。

    在暴露在光线下的第一时间罗德就警觉的发现她的武器-洋伞不见了,某些暗器也没有了,至于某些隐蔽的利器,倒是没有被这些人给搜走,双手似乎被做了什么手脚,一动就是撕裂般的疼。

    心下虽然松了口气,可她脸色却丝毫不显,这也是面瘫的好处吧!别想从他们脸上探听到什么消息,人家面瘫,根本不会有反应。

    至于身上的毒,虽然没有解,可因为伤口的疼痛刺激着,她一时半会还倒不下。

    慕云璃一醒来就看到这么一群人双眼放光的盯着他看,不由骇的毛都炸起来了,直觉告诉他这些人不对劲,手按了下肩膀,不由有些苦恼,小白这是又去哪儿了?关键时刻,怎么总找不到它?

    ……

    小白醒来的时候没有看到慕云璃,不由吓的毛都炸起来了,阿璃哪儿去了?它最后的记忆是它被几个古怪的家伙给药倒了,惨了!要是被慕云倾那个大魔头知道它把阿璃给弄丢了,一定会把它的毛都给拔了的。

    最重要的是,它他居然把阿璃给弄丢了,阿璃,你去哪儿了?小白弹起身体直接往外冲去,跑到一半就嗅到了让它讨厌的味道,奇怪,这个地方怎么那么多黑暗的味道?阿璃难道也在这里?一定是的!

    那么多黑暗的味道,一定都是坏蛋,不好,那些人一定是盯上了阿璃,怎么办?阿璃要被坏蛋吃掉了。

    要是阿璃出了什么事,女魔头绝对会把它给抽筋扒皮的。

    想到这个可能,小白急的速度越快了,几乎是光芒一闪就消失在原地,而它在查找几分钟之后,终于嗅到了阿璃的味道,阿璃一定在附近,小白眼中光芒一闪就向着那个地方飞射而去,因为急切根本没有注意到走廊拐角走出来的人,就这么的给撞了上去。

    “啊!”一身华服的少女被突然的撞击吓了一跳,旁边的使者听到她的惊叫不由吓的脸色发白,急忙跪在地上擦拭着少女没有沾染到丝毫尘埃的裙摆,边惊慌的恳求道“安丽娜大人饶命。”

    少女脸色有些不好,看了眼不远处的东西,才知道方才是个毛球状的东西撞到了她,心下不由有些恼怒道“把这只畜生给我抽筋扒皮了。”

    差点就毁了兰斯哥哥为她准备的礼服,简直就是找死!

    “是是,安吉娜大人。”几个男子跪在地上战战兢兢的应道。聪明的直接上前捡起晕乎乎的毛球就退了下去。

    那少女心思也不在这事上,微微提起裙摆就往二楼方向走去。身后是恭恭敬敬的跟着的男女仆从。

    小白早在撞飞出去的第一时间就聪明的选择装死,毕竟还没有找到阿璃,小白可不想再生事端,不是它畏惧这几个臭东西,而是不敢耽搁找阿璃的时间,要是不赶紧到阿璃大人身边,慕云倾那个大魔头知道了一定会捏死它。

    不过它听到了什么?居然叫伟大的小白大人畜生?居然还要扒小白大人的皮?要不是小白大人想着找阿璃所以忍着不动,估计早冲上去挠这个臭东西一爪子了。

    “兰斯哥哥。”少女提着裙摆上了二楼,看到坐在栏杆处品着红酒的华服男子后不由娇声唤道。

    旁边的男女在少女出现的第一时间都纷纷的退到一边。

    华服男子看到少女丝毫没有诧异之色,微笑道“衣服合身吧?”

    少女闻言脸色笑意更深“兰斯哥哥选的好。”边说边转了转身体,那傲然的身姿一下子落在华服男子眼底,可男子眼神都没有变一下。

    少女看着面色无波的妖孽男子,是既骄傲而又失落。

    骄傲是兰斯哥哥在任何美色年前都面色不变,失落是她已经努力的把自己最美好的绽放了,可兰斯哥哥还是看不到。

    少女听到楼下的喧哗声,不由低头看了下,视线扫到笼子里的少年时眼中闪过惊艳之色,好个精致的少年,就是他们血族也很难找到这种样貌的人,而视线在扫到罗德时,眼中闪过杀意,这个女人,不能留!

    那精致的容颜就是她们血族也很少人能拥有的,她绝对不容许任何女人比她美丽!所以这个少女,必须死。

    那视线所带的杀意过深,罗德一下子注意到了。看着楼上少女的视线难掩冷冽。

    “兰斯哥哥,我要那个女人!”安丽娜指着底下的罗德道。

    兰斯慢悠悠的看了底下冷然着脸的罗德一眼“这是我今天准备的点心,若你喜欢,宴会结束后给你就是。”自始至终,他的目的都只有一个。

    不管是罗德还是慕云璃,不过都是诱饵罢了,真正的猎物,差不多要出场了。

    “罗德,你没事吧!?”慕云璃跑到罗德身边担忧的问道,他可没有忘记他陷入昏迷时听到的罗德的闷哼声。

    他伸出手,想触摸罗德垂在一边的手,可想起之前她对他的排斥,又缩回了手臂。

    罗德收回扫向二楼的视线,就算是四肢都动弹不得,只要她还有一口气,就是牙齿也能成为利器,没有东西能阻挡她。

    只见她将纤白的手放在笼子的阻挡物上,轻轻一握,咔咔声不停的从她手心中传出。

    周边还带着看戏姿态的贵族们听到这声音都被骇的后退了几步,这是怎么回事?特别制造的笼子怎么会被捏的发出响声来,这种情况根本不可能发生。

    押着笼子上来的护卫将右手放在心口的位置微微对着众人弯腰道“烦请各位客人移步二楼坐席。”

    众人也知道这么靠近没有拔掉獠牙的猎物是最危险的,而最重要的是,这里是什么地方他们可没有忘记。

    一队黑衣人突然出现,有礼的指引着众人上二楼准备好的坐席。

    整个二楼如巨大的观众席,而妖孽男子兰斯所在就是唯一的贵宾席位。

    “兰斯哥哥准备怎么玩了吗?”安丽娜突然开口。

    兰斯淡笑的看了她一眼“安丽娜有什么好介绍的吗?”边说边优雅的喝了口手中端着的高脚杯里的红色液体。

    安丽娜对着他淡笑,转开看着罗德的视线则带上了阴狠之色“近期罗森哥哥得到了几只可爱的宠物,不如就让他们陪底下那两只宠物玩玩吧?”

    兰斯淡淡一笑,轻轻摇晃着高脚杯中的红色液体,在迷茫的灯光下,泛着妖异的光泽。

    旁边的执事非常体贴的退下,让人准备去了。身为主人身边的执事,不需要主人开口他们就必须理解主人的意思,并完成主人想要做的事。

    二楼另一处,正藏在阴暗处的男子当看到一楼处的两个熟悉人影之后脸都白了。

    他伸出手一把抓住经过的人的衣领“这两个人是怎么一回事?”一想到某种可能,男子的脸非常的难看。

    被揪住衣领的男子原本不满的脸色在看到来人之后不由惊慌失措,恭敬的道“艾伦大人饶命。”

    艾伦加大了手下的力度“说。”

    那人这才想到艾伦大人方才所问的问题,急忙道“这两个人是兰斯殿下为宴会准备的一点小点心。似乎是从雷州城抓回来的。”他刚说完就感觉衣领一松,男子如逃过一劫般立马跑开。

    艾伦大人可是兰斯大人的心腹,得罪了他可没有什么好果子吃。

    因为跑的太快,男子没发现在他说出那句话后艾伦整张脸都白了。

    雷州城?那个他噩梦般的地方,如果是那个地方,那就绝对错不了了!居然把那个女人最重要的人给抓回来了!殿下到底是怎么想的?想到慕云倾的手段,艾伦不由抖了抖身体,急忙往殿下所在处跑去。

    不行,他得赶紧的让殿下把人给放了!只有亲身体会过的他才清楚的知道,慕云倾那个女人的可怕。

    刚走到楼梯处,就听到殿下那里传来恭敬的声音“殿下,尤莉大人把贵客带回来了。”

    艾伦脚步一滞,视线在扫到那张绝美的脸时,艾伦脑袋中传来轰的一声轰炸声,脑海里只剩下一个想法。

    完了……

    ……

    慕云倾跟着尤莉走到古堡面前,看着眼前鼎立的巨大门扉,那喧嚣的气息似拂面而来,她体内深处压抑着的邪恶因子似一下子被鼓动起来。

    撕裂,毁灭眼前所有的感觉一下子冲击了她的脑袋,慕云倾点了下额头,还是有些暴躁呢!她骨子里压制的本性近期貌似有些蠢蠢欲动,看来与实力提升的太快有关。心性似乎有些不稳起来。

    “请把!”尤莉抬手做恭迎状,慕云倾伸出手,触及巨大门扉时突然回头看了尤莉一眼,说出一句让尤莉有些错愕的话。

    “希望你不会后悔邀请我来这里的事,尤莉老师。”说完不给尤莉反应的机会,手上一用力就推开了巨大的门扉。

    咯吱一声,随着门扉的推开,宴会厅里的喧嚣传入耳中,酒香花香,还有食物等各种的香味一阵阵的传入鼻尖,而最让她熟悉的,是那血液的腥甜味……

    心底的那只野兽,貌似已经不受控制的想要挣脱捁制而出。

    慕云城几个醒来时,发现自己身处的环境变了,放眼望去是一片栅栏,或者应该说,是笼子的横档物,他们一群人被当成猎物一般关在一个巨大的笼子里,如果不是太过熟悉的物体,估计他们还以为是房间。

    实在是因为那个笼子太大了,里面放着的东西也非常的齐全,桌子椅子床还有精致的摆设。摆放着的差点还泛着热气,看起来放下没有多久。

    而被困住的人,还是熟人呢!四国比赛中出彩的选手都躺在这里了。

    白奕挠挠头“这是哪儿?”

    宋桁撑起身体,视线在看到不远处躺着的红色身影后一顿,想也没有想的上前将人扶起,旁边那个挡路的金发男直接一脚踹到一边去。

    墨言籁看着那是一个眉眼抽动,这家伙一定是在公报私仇。他仔细看了眼,别说,也不知道什么原因,他们认识的人都在这里了,应该说是在四国比赛上名列前茅的都在这里了,情况似乎有些不对啊?

    楚天黎楚陌是这些人里最先醒来的,两人脸色沉默的看了眼附近的环境,也没有多说什么的将旁边倒着的熟人给叫醒。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