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军事科幻 > 未来之大神驾到 > 第300话 维护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00话 维护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墨言玺不解“怎么想到雕刻这个?”而且全部还是一个模型的巨兽,有什么特别的吗?

    慕云倾笑眯眯的将刻刀放到檀木盒子里,对着他回道“这可是魔兽里最厉害的魔兽,戴着一定程度上能让妖魔鬼道退避呢!”主要是她看雷州城近期估计会有些不太平,所以才准备的。

    这上面她都附上了黑雾的气息,一般的妖魔还真不敢触碰。就是很厉害的某些东西,在黑雾的气息面前,都会选择避让。

    墨言潍看着玉牌上憨厚可爱的小兽忍不住勾唇“刻的很好,很喜欢。”表妹说的他没怎么在意,不过这怎么说都是表妹送的东西,对他来说这个意义还是很珍贵的。

    “潍表哥喜欢就好。”慕云倾笑眯眯的。

    华灼听着嘴角抽搐,若是她没猜错,上面的魔兽,雕刻的是上古最强悍的魔兽,雾大人。

    雾大人是修仙者出现之前就存在的景物,有人传闻它比天道存在的还要久远,有些麒麟首,龙身蛇尾,张开的十二道羽翼遮天蔽地,而光是雾大人的本体,就有一个神界大。

    它高贵而又凶残,是众神魔又敬又畏的一个存在,任何神魔都忽视不得,又崇拜不得的存在。

    而现在,上古最厉害最凶悍强大的雾大人居然被一个人类称为可爱?这尊大神,可是连天道都忌惮的啊!可慕云倾怎么会知道雾大人的模样,并且能雕刻那么多?

    要知道无论是魔族还是神族,对于雾大人都有种无条件的崇拜,不是没人去雕刻过雾大人,可一雕刻成功,那东西都震不住雾大人的气势化作烟尘。

    难道是因为这是异世界的原因?还是因为慕云倾这个异数?

    “明天还要比赛,不要忙太多,好好休息。”她还在纠结,墨言玺和表妹说了几句就牵着她的手出了慕云倾的房间。

    墨言潍看着时间也差不多了,和表妹说了声也退出了她的房间。

    一出慕云倾的房间,墨言玺就担忧的摸了摸华灼的额头“你脸色很不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华灼依恋的依偎进他的话里,安抚道“我没事,只是被吓了一跳而已。”

    墨言玺眸光闪闪“不要想太多,倾倾是我们的家人,不管做什么,都不需要担心她会伤害我们。”

    华灼扯唇一笑“我知道。”

    以慕云倾的实力,想要毁灭一件东西非常的简单,若不是因为对墨言玺的在意,她这个异数也不可能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让她震惊的是,拥有着这等实力的慕云倾会如此的珍爱家人,要知道修仙一途,修为越高感情越淡漠,可慕云倾却是个异数。她对慕家墨家,那几个在意的人都是无条件的付出的,只要是她认可的人,她都不会去拒绝他们的要求。

    这份珍视与在意,深深的震撼了她。不过,她觉得幸运的是,她不会是慕云倾的敌人,因为深入的去了解,所以她明白了她的底线在哪儿,只要她对墨言玺好,对墨家几位老人好,想必慕云倾不会轻易动她。

    不过今天估计是个不眠夜,酒店的另一处,坐在沙发上品着红酒的莎娜高兴到什么,抬眸看向左手腕处的火焰花纹“怎么了?”

    噗一声,赤色光芒从火焰花纹里冒出,一只挥舞着一双巨大赤色流光羽翼,不过拳头大小的小兽出现在火焰中。

    它一出现就跳到半空中,落在少女面前“我方才感觉到了一股可怕的气势。”

    莎娜懒洋洋的抬眸“小白?”

    火凤摇头“不是小白大人。”小白大人虽然也会有神兽的气势,可也不会如此的可怕。刚才它感觉到的气息不过是一丝,分秒内流没了,可它还是被震慑到了。

    这股气势,似乎在哪里感应过。可它一时的记不起来了。

    莎娜端起酒杯送到唇边喝了一小口“该来的还是会来,不管是什么东西,如果是针对这次比赛来的,不管发生什么事该出现的还是会出现。”既然如此,就不需要躲避,迎面直上就是了。

    火凤想了想,确实如此,如果是针对这次比赛的,那股势力不管是什么原因而隐藏着,该出现的还是会与他们正面撞上,看来是它想左了。

    “这次比赛你有信心吗?”

    “当然。”莎娜扬起下巴淡淡一笑。

    火凤叹道“其实只要不遇到慕云倾,不管对手是谁都没有什么关系。”这场比赛,也仅有一个慕云倾值得忌惮。

    莎娜闻言微微眯起美眸“还有一个人是必须避开的。”见火凤不解,她继续道“艾利斯。”

    火凤纳闷“那小子很强?”它没怎么见过艾利斯出手,对它来说,这场四国比赛说是什么四国争霸,可与它们神魔间毁天灭地的战斗相比,简直就是过家家,嗯,这还是小白大人教导它去星际网上学到的新词。

    异世界很多东西它因为刚接触,好多都是一知半解的,还好有白大人这个厉害的教导在,它认识新世纪的知识还是挺简单的。

    莎娜举起酒杯,透过灯光看着杯子里轻微摇晃起伏的液体“很强。”

    艾利斯一向很少出手,因为他一出手总是非死即伤。因为princess缺一个统筹的指挥,他才放弃当矛当盾的可能选择当军师去的,不然以艾利斯的实力,哪里有菲利和流星出风头的机会。

    火凤跃到她的肩膀上,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我觉得只要不要遇上小白大人的主人就好。”那慕云倾看着就不是什么好相处的,要是伤了她在意的那小子,估计会发疯。

    火凤是只魔兽,驱祸避害的危机感非常的敏锐。在天之境被慕云倾修理的那一场它可是记忆深刻,对慕云璃也是非常的忌惮。

    莎娜淡笑的勾唇“慕云璃确实是个不能招惹的对手。不过放心吧!他那边有人处理他。还用不着我们出手。”某个人想必已经差不多要忍不住了吧!

    有时候,嫉妒就是最好的机器,嫉妒能撕裂一切,不管是感情,还是信任。

    莎娜对着火凤笑道“等着吧!明天有的好戏看了。”

    另外几处,艾利斯坐在椅子上静静的翻看着手中的纸质书籍,北流星的房间里,她正不停的擦拭着长长的唐刀。

    菲利房间里,他正不停的拳击着沙袋,汗如雨下。

    次日,奢华的房间内,罗德站在镜子前,桌子上摆满了大大小小的武器暗器匕首等能装配到身上的物品,她抬手拂过一处,那处的东西就消失在她手中,被她给装备到了身上,不过几分钟,长桌上摆的满满的物品全没了踪迹,那满桌的东西在她身上没有看到一丝的痕迹,可只要她心念一动,就能利用任一的武器将她的对手给灭了。

    她套上黑色蕾丝手套,黑色的装饰帽子戴在头上,拿起放在一边的洋伞静静的看着镜子里恍若古代宫殿走出的公主。

    今天的比赛对她来说非常的重要,她想要以这样的方式向princess证明,她比慕云璃更适合呆在她的身边。

    在罗德战意霍霍的时候,她的对手,慕云璃正顶着一头鸟窝出现在慕云倾的客厅里。

    当然,客厅内也不仅仅是他一人,慕云城几人也早早的就到了,准备等着慕云倾一起去参加比赛。

    而墨言玺墨言潍等人则早早的先去比赛场地了,他们今天照样是去给他们加油的。坐席的他们要是不早点去,以四国比赛的热闹程度,就算有贵宾席也挤不进去,原因是因为观众们太热情了。

    房门打开,踩着高跟鞋一身银黑色劲装的慕云倾走了出来,那简单束起来扎在脑后的马尾随着她走动间一晃一晃的,她一出现,众人都觉得眼前一亮。

    白奕捧着脸“要闪瞎眼了。”每天都看到这么漂亮的倾倾,他感觉这辈子娶不到老婆了。如果不是倾倾的男票是奥兰特那个恐怖的家伙,估计他早展开追求了。

    他不怕墨言籁和慕云城这两个妹控,可就是怕奥兰特,唉,世人又哪有一个人有那个胆子去和奥兰特抢人,就是有那个胆子,可也要有命啊!敢打倾倾的主意,他绝对会无声息的把对方给灭了。

    墨言籁一脸的与以荣焉“我们家基因就是好。”

    慕云城喷了他一句“滚,明明是我们慕家的基因好。”

    两人视线对上,噼里啪啦的一阵火花四溅,隐隐的一股火药味在两人对视间冒出,

    宋桁无语的白了几人一眼,对着慕云倾道“我准备好了。”说完对着慕云倾伸出手。

    慕云倾扬眉一笑,伸出手叠了上去,慕云璃回神也凑上来,准备打架的那几个也凑上来,几只手放在一起,喊了声加油就将手压甩了起来。

    几人刚出房间,就看到站在门口刚转过身来的溯言,他看着他们灿烂一笑“今天差不多就是最后一站了呢!该使的劲可别漏了。”

    白奕跑上前搭住他的肩膀“可惜你不能参加。”语气一点可惜的意思也没有。

    溯言不客气的拍下他的爪子“要我也参加,就一定把你打的满地找牙。”溯言是炎黄学院的学生,若他参加代表的就是炎黄学院了。

    炎黄学院收学生的要求非常高,皇室内也就溯言一个人进了炎黄学院。

    白奕作怪般的‘嘎嘎’笑了声“才不怕你。”

    溯言看向慕云倾“比赛结束了,我需要倾倾你的支援。”话没有说完,可他相信倾倾一定能明白。

    慕云倾看了他一眼“只要你开口。”对自家队员,慕云倾总是很大方的。

    溯言听着她肯定的答案,心中高兴的同时也觉得一阵窝心,那么多年,也只有他们能不问条件事由的帮助他了,他溯言这辈子都认定了他们当队友。

    慕云城挑眉“那么见怪干啥?有事招呼一声就是了。”

    “我们那么大一群人,还怕办不成你的事。”墨言籁也嚣张的放了话。

    宋桁抱着剑冷声道“我出力。”比起权势他不行,可是力气还是有的,到时候他指哪儿他揍哪个就是了。

    白奕慕云璃也不忘被忽视的变了心意,溯言看着忍不住失笑“放心吧!要真有事,哪里能少的了你们。我的事不急,你们好好比赛,争取为我们紫罗派争光。”

    白奕慕云璃大气的一挥手,道“放心吧!这前十榜我们是抢定了。”

    溯言几个看着两人逗趣的话都忍不住笑了,几人之间气氛一阵的轻松。

    “几位的大话说的可真响。”一道声音插入,打破几人之间的温馨。

    慕云城几个不快的循声看去,就见溯雪几人正迎面走来,方才那话就是溯雪说的。

    “这得要有底气才敢这么说的不是,就是不知道公主殿下有没有那个底气。哈哈。”慕云城非常不客气的顶了回去。

    “是啊!没那底气还是躲一边玩儿,总是跳出来惹人厌多不好。”白奕也不客气的说了句。

    溯雪看着慕云城白奕两人的眸光一冷,不需要溯月警告,她也知道现在不是和这些人计较的时候,她方才不过是听到这几个人大言不惭的话忍不住出声讽刺而已,还没有要和他们杠上的意思。

    这次比赛她可是代表着卡兰帝国的,要是丢了份,影响了卡兰帝国的形象。回去父王估计有的教训。等比赛结束,她想将这些人捏圆搓扁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想到这里,她眸光一转视线落在溯言身上“三哥可真清闲,还能随意的聊天玩乐,而我们还得为卡兰争光,每分每秒的都在强化自己。”这话聪明人都听的出来是在讽刺溯言被架空的意思,卡兰帝国派他们出来参加比赛就是看重他们,而溯言,就算得到了慕家墨家的支持又怎样?还不是被父王给架空了。

    一个没有了势力的王子,不过是其他王子嘴边的肥肉。到时候想怎么咬还不是看他们?

    慕云城几个听着眼中闪过怒色,他们的人可是她一个破公主能随意讽刺的吗?他们刚准备开口,慕云倾就先他们一步出声了

    “既然知道是脸面,可要护着点,这么不管不顾的伸长脸让人打好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