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恐怖悬疑 > 鬼告状 > 第385章:宁古塔城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85章:宁古塔城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只看到那城墙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一群酷刑流犯被几个兵差推推搡搡押送到了城墙的边缘处。

    没一个不是骨瘦如柴,表情却都是一致的茫然,看得出这群人被酷刑折磨地早都生不如死了。

    押送到了城墙边上,那为首的兵差手持一杆长枪,用力朝前面这么一推!

    “噗!”

    那流犯就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便跌落下了城外,砸在地上血肉模糊!胳膊手颤抖了几下就再也没动静了。

    紧跟着那群流犯被其余的兵差挨个推下了城墙,摔死在地上,死不瞑目。

    在看地上,何止只有这么几人惨死,围绕着城墙一周,早已是白骨成堆烂肉狗啃。

    “娘的,粮食不够了还偷懒,死了也省事!”

    那为首的兵差骂骂咧咧,把所有的流犯都处决完,这就带着其余人回身下了城墙。

    枯草无言寒风无助,地面上除了几行鲜血所说着悲凉,这里发生的一切,没人在意。

    生死不过一儿戏,何况这宁古塔乃是流放之徒的重点,所以对他们而言,生与死真的是说不清哪一个才是好事。

    这里就是宁古塔城,之前的吉林将军府改换了编制而来,归掌于朝廷直隶。

    这里是清军入关发迹的源头,让这些苦行犯在这边陲之地劳作,一是为了消罪,二是为了震慑边疆。

    时常克扣的官银,被当地的府衙中饱私囊,本来就是一群犯人待的地方,哪还顾得上他们的生死?

    所以这样简单粗暴的处决,经常会在城墙上上演。

    非但如此,割头作酒碗,剜肝解酒馋,哪一种折磨人的方式说出来,在这宁古塔的地界,都算不上稀奇。

    白长生没有来过这里,但看到眼前一幕,真是无法接受。

    一旁的子终看到了,却是叹息,他早都习惯了腥风血雨,所以对这些惨不忍睹的行径也习以为常了。

    “宁古塔里无苟活,断头不过一道疤。”

    子终说出了那些被发配到宁古塔的犯人们的心声,这人间地狱般的存在,还真是生死不过一句话。

    柳如刀眼神眯起来,有些恨意,本就是巾帼不让须眉天生造反的性格,看到这么多同道中人被杀生害命,真是有些气不过了:

    “呔,老娘这就进去,杀个天翻地覆,解救这群弟兄!”

    就这火爆脾气,要是没有人在旁牵扯,柳如刀不当个山匪还真是可惜。

    子终知道她的心性,这就给拦了下来,示意她不要冲动,先找人要紧。

    可这铁头到底在不在这里,在的话,按着这个局势来看,他能不能熬下来呢?

    白长生也不清楚,因为对铁头没有任何的概念,所以推演也不会太准确,只能听子终的主意了。

    “我们假扮犯人,进去打听铁头的下落,到时候找到了,一鼓作气再杀出来,如此可好?”

    子终说着,白长生却有些迟疑,要说着被发配宁古塔的犯人,个个都有些本事,怎堪忍受如此酷刑而不造反呢?

    这里面绝对有名堂,贸然进去恐遭人算计。

    说出了自己的疑问,白长生这番话让子终也踌躇起来,那该如何是好呢?

    正是说话的功夫,却见那城门外还算远的地方,来了一架马车,那马车上驮着水桶和麸料,应该押运草料的人马。

    白长生计上心头,跟俩人商量一番,不如劫了这马车,佯装成马夫混进去,如此甚好!

    一拍即合,三人这就悄悄遮掩了身形跟过去了,来到了马车边上,那马夫还哼着东北小调,好不悠哉。

    “大姑娘那个大姑娘美呀,小媳妇没那个小寡妇俏哟!”

    还哼哼着,马夫刚要琢磨出什么不堪的言辞,却被人从身后一把拉扯下来。

    照着脑袋就是一掌,柳如刀放倒了马夫,三个人坐在马上,也没客气这就朝着城中方向去了。

    驾着马车,三个人装出了苦力的模样,来到了城门处,白长生招呼大喊:

    “送水喽!”

    “吱呀呀咣当!”

    城门开,兵丁来,那几个开门的小兵看到是送水的马车,也没怀疑什么,但还是有些纳闷:

    “怎么换人了?”

    柳如刀这就摸向了后腰,想要杀进去算了,幸亏被子终拦下来,示意她不可妄动。

    “他拉肚子了,我们来帮忙送一次,以后没准还要接他的班呢。”

    白长生这么一说,那小兵再也不多他想,就让三人进来了。

    原本还好奇为何要送水进城,可眼下一进来白长生就看出来了,这城池之中,怕是没有水井。

    兴许是干旱,兴许怕人投毒,总之城内的荒凉只能用眼睛去看,靠嘴可是无法形容的。

    城池里的房子也都不像寻常家宅,各个封锁了门窗,露天盖地,稻草作被。

    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白长生心下骇然,幸亏柳如刀没冲动,就这戒备森严的程度来看,三个人冲进来肯定要吃大亏。

    城中所有人都被锁了手脚,十几斤的铁链子枷锁盖覆在身上,真是没有半点作恶的可能。

    每隔几个人,身后便会有个兵丁持鞭推搡,稍微慢一点,那鞭子可不留情。

    “水···”

    有个骨瘦如柴的刑犯,也不知道犯了什么罪被发配到了这里,一瞧见马车进城,那眼睛都亮了几分。

    兴许是渴坏了,这人不顾一切冲了上来,扑倒在马车上面,一头扎进去咕噜噜豪饮起来。

    喝酒都没这么爽快的,白长生也是瞧出此人口渴得紧,没有阻挠。

    可那群兵差哪里肯饶,果断就把那鞭子挥舞起来:

    “啪!”

    一鞭子抽在身上,那个刑犯哀嚎了半声,却没有抬头的意思,继续在那喝着甘甜的井水。

    自始至终那子终都在压制着柳如刀,让她千万不能爆发。

    就在这时,一个兵差走到了那刑犯的背后,拔刀出来,照着脖子就砍了过去!

    “噗通!”

    官刀何其锋利,一刀砍过去,这刑犯的脑袋直接就掉了下来,栽进水桶里,那身子也跟着软倒在了地上,血流成河。

    这下他再也不会渴了。

    而那出手的官差,没有半点在意的神色,收回刀,戏虐道:

    “喝吧,喝个够。本就是给你们喝的水,可你这不打招呼就自己喝上了,不太厚道吧?”

    人命不过儿戏,在这人的眼中,这群案犯不过是蝼蚁,是生是死,全凭他们心情好坏。

    “得嘞,吃饭吧。”

    那官差说完,就跳上了马车,一脚把几个装满麸料的木桶踢翻在地,水桶也踢了下去。

    这街上所有的流犯这才算得了指令,可以吃饭了,“哄”地一下不顾一切全都冲了过来。

    原来他们不是不渴,是不敢!

    而这麸子,原来也不是给马匹准备的,这就是人吃的干粮呀!

    白长生很难平复心境,而此时那柳如刀整个人都呆滞了,她根本无法接受眼前的一幕。

    看一群人哄抢着散落一地的麸子,混合着断头血的井水也被人视为甘露,这场景实在是诡异得很。

    哄抢着,撕咬着,这些人都饿坏了,可麸子有限,抢不到的人只能在后面哭喊,可没人会留情。

    那些看管的兵差,全都在那嬉笑着,在他们眼中,这群流犯就是罪有应得的牲口,不配有任何尊严。

    “这水好像陈年老酒似的,还真便宜你们了,估计臭了吧,哈哈,你瞧这群人渴的!”

    “你也是心软,干脆渴死几个,省的一天天瞎折腾给咱们添麻烦。”

    两个官兵打趣说着,那语气里对生死早已没了敬畏。

    如果是这样的情况,那铁头还能活着吗?

    白长生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铁头的性命,这宁古塔非比寻常,寻常人肯定是活不下来的。

    正发呆,身旁却是蹿出来一个人,直勾勾盯着白长生,表情很是慎重。

    这人穿的衣服自然是囚犯无疑,可他的手脚没有束缚铁链,也没有枷锁,衣服都是干净的。

    这人的待遇怎么如此不同,白长生很是疑问,看着人披头散发,虽然凌乱可双眼还是有神,此时迟疑了一下,开口就道:

    “我不认识你!”

    废话,认识就坏了,白长生有些费解,这人说这话时什么意思?

    “我们三个来替班的,今天他身体不舒服。”

    那人盯着白长生,好像在审视,听白长生说完,又想了一下,这才开口道:

    “东西带了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