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七百三十七章 乱作一团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三十七章 乱作一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七日后的某一天,他们三人总算是来到了端木家所在的平州之地,这平州虽然也称作州,但是其实面积大小只相当于北州的一个域。

    究其原因则是因为,北州其实非常的广袤,但是它主要的区域乃是十万大山,也就是赫连山脉。

    赫连山脉比这北州四域之地加起来还要庞大无数倍,而且纵观东西北三域之地,实在是无比庞大的存在,所以北州将自己的地方以域来代替。

    而东州却并没有这种特殊的区域,东州共分十三州域,平时则以州代之,并不称作域,也许是为了与北州有所区别,再加上东州实际的霸主乃是苍龙一族。

    但是苍龙一族避世已久,从不参与州域战事,只要不涉及到诤山区域,它们多是不会插手人族事务的,但是据传闻当初齐家,很可能是为了挑战苍龙一族的统治地位,才秘密前往诤山深处。

    只是不知道后来的结果是什么,齐家也是唯一敢于挑战苍龙一族的人类,虽然他们成功的成为了东州名义上的霸主,可是这齐家自此之后,再无人敢涉足诤山,也的确有些耐人寻味。

    坊间传闻颇多,却无人能够予以证实,最终也落得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楼乙踏上这平州之地的一瞬间,就察觉到了不寻常的地方,这里的人未免太多了些,而且来自各个州的都有,大家彼此割据一处,却又相安无事。

    这些修士的人数颇多,每一个势力所在的区域,都足够上千人盘踞,而他们不过只有三人,顿时引来了许多修士的侧目,这其中不乏修为超过炼虚期的存在。

    一阵阵的神识肆无忌惮的扫过他们,让典卫颇为恼火,却因为楼乙的无动于衷,而一直压制着怒火,没有办法他还甚至还不是炼虚期的修为,在如此多强悍修士的群体中,他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丧虺一直都默默无声的跟在楼乙身边,对他而言周围的窥视毫无意义,但是只要有人露出些许对楼乙的敌意,他就会不顾一切的扑上去,哪怕明知不敌也是如此。

    那些修士在仔细辨认他们的修为后,渐渐的就失去了兴趣,但是楼乙注意到,每个势力之中都有一位精神力很强的存在,他们无独有偶都是须发皆白的老者,有男有女,身上散发着不寻常的气息。

    仿佛他们的呼吸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这种感觉给他一种奇异的共鸣感,而这些人也都注视着他,即便别人都失去了兴趣,他们却还是看着楼乙。

    “小家伙的精神力如此浑厚,看来又多了一个对手啊……”有人喃喃自语道。

    不过也有人不屑一顾的说道,“黄口小儿罢了,精神力的确不俗,不过以这般年龄,想来趟这浑水,只怕还太嫩了些。”

    “是鱼还是虾,是龙还是凤,都要比过才知。”又有人开口说道。

    越是往前走,楼乙发现聚集的人群越多,他们无一例外的都围绕着一片巨大的建筑群,前方早已是水泄不通,楼乙被迫开口说道,“请让一下,谢谢!”

    只是面前的修士,谁会给他面子,甚至有人回头恶狠狠的威胁道,“挤什么挤?活腻歪了吧?!!”

    典卫悄悄的摸出了恶来双戟,只等楼乙一声令下,他就宰了眼前这个混蛋,但是楼乙并没有这么去做,而是取出了一块牌子在这人面前晃了晃。顿时就有人在旁指着楼乙手里的牌子说道,“快看,是端木令!!”

    “真是端木令吗?”

    “在哪呢?快让我看看!”

    “闪开,闪开!谁有端木令?”

    人群顿时出现骚动,这时里面的人开始向外散开,一位老者从道路中间走出,来到了楼乙面前,楼乙看到此人一身翠绿长袍,周身弥漫着淡淡的药气。

    此人修为楼乙看不透,但绝不是大乘期修士,那么只怕应该是合体后期的修士,他笑容可掬的看着楼乙,指着其手中的腰牌问道,“此物来自何处?”

    “师尊赠予我的!”楼乙如实回答道。

    “那不知小友师尊是端木家何许人?”老者不温不火的问道。

    “恩师端木青!”楼乙回答道。

    老者点点头道,“随我来吧……”

    楼乙将令牌收起,跟在老者身后,典卫跟丧虺紧跟其后,这时有人扯着嗓子喊道,“道前辈,我们南枯家这次带着诚意而来,还望给我南枯家一个机会!”

    “还有我们柳生家,道前辈还望予以上报本家知道,这次我们柳生家的老祖宗都亲自前来了,足见诚意十足啊!”

    陆续有人自报家门,大都是央求这位老者帮着引荐,楼乙不明所以,又不好开口询问,一路默默的跟在对方身后,直到进了那片庞大的建筑群中。

    两旁都有侍卫把守,而且修为都不低于合体期,这足见端木家的能量有多强大,毕竟是五大炼丹世家,这等存在就算是顶级宗门家族,也不愿与之交恶。

    可是今天这种乱哄哄的局面,很明显太不寻常,这是否就是齐锐所要告诉他的,端木家出事的事情……

    北州李家极为神秘,避世与北州西域的赫连山脉之中,常与妖兽为伍,极少参与到各大宗门的争斗之中,而各大宗门却又极为仰仗李家。

    西州华家居无定所,常游走于西州各地,祖上也只一脉单传,却无人敢小瞧华家的能量,华家只需一声呼唤,整个西州的势力,都会为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南州扁家偏安一隅,如今居与神秘的南疆,出入同样神秘,见之不易。

    至于中州的孙家,却是一家独大,几乎掌控着中州所有的资源,门徒更是遍及各州,隐隐有将其他四家吞并之势,只是其余四家各有压箱底的秘术,彼此你来我往暗斗至今,却也从未有谁能够真的技压群雄。

    所以每过千年之久,各家族都会派遣一位传人,赴中州天药殿一决雌雄,到如今已经是第二十七次聚首了,但是这第二十八次的聚会,端木家却出了大问题。

    端木家的秘术从来都是一脉相承,只有嫡系子孙才能够继承,可是端木家这一脉的嫡系传人端木司命,却毫无药道天赋,竟走上了一条截然不同的武道之徒。

    其母为了这宝贝儿子不受到其他分家的觊觎,所以安排端木青带他偷偷离开,可是没想到事情败露,引发端木家的震动,所以端木青迫于压力只好带端木司命回了东州。

    端木青自回到家族中,就一直被羁押在家族的地牢之中,如今已过去了将近两百年,而端木司命也被罚踏入到了端木家禁地农神林,至今都了无音讯。

    楼乙的到来,说实话简直就是自投罗网,他自称是端木青的徒弟,又带有端木令在身,如果这件事属实,很可能会害死端木青,因为端木家的炼丹术,是不能够传与外人的,而这一点端木青当初并未告诉过他。

    楼乙就这么稀里糊涂的进了本家所在的住处,正一步步走进危险之中,他却茫然不知,直到他随着那老者踏入大殿的一瞬间,对方却突然出手,将他给制住了。

    楼乙对于突如其来的一幕显得有些错愕,他没有轻举妄动,任由对方控制着自己,然后询问道,“前辈这是何意?”

    老者并未回答他,这时大殿中传来脚步声,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面色不善的走了过来,他上下审视着楼乙,开口问道,“你说你是那叛徒的徒弟?!!”

    “叛徒?谁?...难道是师尊?”楼乙在心底疑惑道。

    他抬起头来看着对方,问道,“我不懂前辈您在说些什么?!!”

    “放肆!还想替那叛徒隐瞒吗?!!”老者一听此言,竟然勃然大怒,惊人的气息从身体内散发出来,压的楼乙几乎喘不过气来,大乘期!竟然是大乘期!!!

    楼乙为自己这次东州之行感到悲哀,这一路走来先是碰到星宿老仙,他收自己为徒,却为自己引来了不小的麻烦,而后碰到一个桑家的大乘期追杀。

    再之后诤山遇到两条苍龙,一条超过九阶,另外一条更是至少渡劫期的可怕存在,到现在惊魂未定之时,怎么又莫名其妙的惹到了一个大乘期的老怪物。

    他突然想起了天人一前辈的嘱咐,这个时候他真的后悔自己离开北州,离开北域。

    可是麻烦事已经发生了,至少也搞清楚,端木青怎么就成了端木家的叛徒了,楼乙抬起头来,看着对方,盯着对方仿若山峦般的巨大压力,问道,“前辈还望说清楚一些,否则晚辈真不知道您在说些什么!”

    面对如此巨大的压力,楼乙选择询问真相,说实话被那两条巨龙吓过之后,他对于这个层级的恐吓,似乎有了一定的免疫力,至少在他看来,眼前这位老者,远不如那两条巨龙可怕。

    老者冷哼一声道,“难道那叛徒没有告诉过你,我们端木家的炼丹术是从不外传的吗?!!”

    楼乙听到这话,才想起当初端木青传授其炼丹手法之时,神情颇为复杂,并与之后曾经告诫他,莫要在旁人面前施展这炼丹的手法,说是怕被端木家的人寻到蛛丝马迹。

    只是当初的他并没有想这么远,没想到这竟然是端木家的不传之谜,难怪对方会如此对待自己了,楼乙此刻心里乱作一团,有一种欲哭无泪之感,这可真是没事找事,自寻死路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