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七百三十四章 何为宗师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三十四章 何为宗师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一位老者静静的矗立在半空中,居高临下的看着木屋,以及木屋前的这几个人,他的目光在众人身上一一扫过,最终落在了星宿老仙身上,自嘲道,“看来我桑兆仁真的是老糊涂了,竟然一直没有发觉,这荒郊野外的,竟然还有这么一位朋友在侧!”

    星宿老仙抬头扫了他一眼道,“老朽躲在这里,不过苟延残喘罢了,打扰之处还望见谅。”

    “打扰说不上,不如今日桑某做东,邀请诸位去我桑家做客如何?”桑兆仁面无表情的说道。

    “虽说有些唐突,但老朽生性喜好安静,只能谢绝桑道友的好意了,桑道友请回吧……”此刻的星宿老仙,似乎已经察觉到了桑兆仁来者不善。

    而且他从最开始打量自己开始,就一直有意无意的盯着楼乙的一个手下,确切来说是盯着他身上穿的东西,很明显他来此地是有目的性的。

    “这位朋友在我桑家之地这么久,怎么也要让桑某以尽地主之谊,还是随我走吧!”话音刚落,桑兆仁竟然直接出手,而对象不是星宿老仙,却是站在一旁的丧虺。

    看来他的目的已经非常明显了,可是他这突如其来的一手,却扑了个空,真元凝聚成的手掌,一下子从丧虺的身体穿了过去,他冷眼看向星宿老仙,开口道,“当真不给桑某这个薄面?”

    “道友请回吧……”星宿老仙缓缓开口道。

    “既如此,那得罪了!”桑兆仁的声音顿时冷了下来,手掌一番一张奇特的丝网,出现在了手中,冲着这片区域兜头罩了下来。

    这丝网看上去有点像是捕鱼的渔网,只是却实实在在乃是一件了不得的宝贝,渔网的四周悬挂着冰蓝的坠子,这坠子散发着极寒之力,在它们落下的同时,森林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被冰爽所覆盖。

    此刻的星宿老仙,抬头默默看着天空,他对楼乙说道,“正好趁此机会,让你看看何为真正的阵法,何为阵法宗师之手段,让你以后面对无涯之时,也还有个心理准备!”

    一指点出,四周顿时陷入到了一片奇异波纹之中,楼乙只感觉天地都在延伸,日月星辰在不断发生变化,原本的森林在一瞬间消失不见,天空被星空所取代。

    那张渔网仍在,却似乎被星光束缚住了,桑兆仁冷哼一声,声音如同雷霆般响亮,手掌一甩一道寒光呼啸而下,只刺星宿老仙眉心而去,速度之快匪夷所思。

    星宿老仙微微一笑,不仅不躲避,反而迎着这道光而去,转瞬间光芒刺穿星宿老仙的眉心,并继续前行向着他所在的位置而来。

    但是他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感觉这东西虽然危险,却似乎对他眉头半分的伤害,这种古怪的感觉,让他选择站在原地不动,眼睁睁的看着那道光刺穿了其身体。

    楼乙通过观察后发现,这亮光乃是一柄鱼梭,这东西一般都是用来修补渔网所用,没想到这桑兆仁竟然将此物也炼成了法宝。

    再仔细看的话,他顿时明白过来,这并不是简单的鱼梭,因为连接着梭口位置,有一道极为细小的丝线,这丝线十分锋利,仅仅是轻微的扫过树木,就将那一人多粗的大树拦腰截断。

    鱼梭链接在桑兆仁的手指之上,他的五根手指都有丝线连接,此刻正在疯狂的编织着,星宿老仙手指在空中虚点,星光不断从天而降,抵御着光梭的攻击。

    与此同时周围的空间,正在因此发生着改变,楼乙能够明显的感觉到,他们所处的这方世界,已经变得大不相同了,桑兆仁看上去占尽了先机,可是他的攻击却没有一次奏效。

    光梭不断向着四周蔓延,想要将他们的真身给逼出来,可是他的动作虽然快,却始终不曾奏效,那张悬挂在半空中的网,也被星光牢牢的锁住。

    桑兆仁几次想要冲进阵中,可是他似乎有些投鼠忌器,本能的觉得面前这小老头不好对付,因为之前那天地异象令他印象深刻。

    能够做到白日星现,斗转星移的修士,对与自身道的领悟已入化境,这种人可以说已是返璞归真,再进一步就是天人合一。

    他之所以敢于出手,就是看到对方气息不稳,似乎之前发生了什么,令这个小老头受了伤,修士之间一点点的差距,将改变许多事情。

    但是一交手他就发现自己错了,因为对方并没有选择跟他硬碰硬,而是以阵法结界抗衡,他根本不懂这些东西,同境界的修士,很容易因为鲁莽而付出惨重的代价。

    可是他也清楚的知道,如果不进去的话,只怕根本留不下对方,而对方也会利用这段时间,轻松的离开此地,桑兆仁哼哼一声,手指一挑光梭回到手指之上,化作一枚奇特的戒指。

    一道蓝光闪过,桑兆仁径直冲进了星宿老仙布下的阵法结界之中,后者嘴角微微上扬,喃喃自语道,“到底还是按耐不住进来了……”

    星宿老仙双掌和于一处,最终念念有词,楼乙看到一束光从他身体内释放出来,他双掌向着天空而去,光束直冲云霄,整片天空中星光大放异彩。

    这一瞬间楼乙感觉天上的星活了,它们开始从天而降,围绕在星宿老仙的身边,此时也正是桑兆仁进入阵法之时,那满天繁星勾勒出一道独特的墙壁,看似有形实则无形,将桑兆仁笼罩在内。

    后者手掌一扬,一柄奇特的武器出现在了手中,一柄闪耀着碧绿光芒的木桨,楼乙顿时感觉有些想笑,这桑兆仁手里的兵器跟法宝,未免也太有意思了,木桨、渔网、鱼梭、待会会不会还有鱼篓跟蓑衣。

    不过东西看上去可笑,威力却实在惊人,这木桨搅动四周空气,就如同实在搅动海水一样,空间发出阵阵轰鸣声,那星光勾勒出的墙壁,随着船桨的搅动,如同波浪一般来回晃动。

    可是很明显桑兆仁被困住了,因为星宿老仙仍在念诵咒文,天空上仍有星辰不断坠落,它们越聚越多,将桑兆仁团团围住。

    星辰之光闪耀,激发道道星光轨迹,这些星光就如同剑气一般,不断攻向桑兆仁,后者不得已又将光梭祭出,两人与阵中展开了拉锯战。

    然而就在这时,星宿老仙却突然停止了念诵咒文,他缓缓起身看向桑兆仁,对楼乙说道,“走吧,时间足够了......”

    楼乙点了点头,抬头看向狼狈不堪的桑兆仁,对方虽然有些恼羞成怒,却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离去,楼乙在想一件事情,如果自己这位师尊再继续下去的话,对方会不会死在阵中。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只是楼乙也明白星宿老仙为何会收手,大乘期修士不同于普通修士,他们对于道道感悟登峰造极,即便是你想要杀掉一位大乘期的修士,也必然会遭受到其临死的反扑。

    星宿老仙也许会受点伤,可是他跟典卫估计都会死在原地了,而且得罪一个拥有极大势力的家族,恐怕不是明智之举,就算他星宿老仙不怕,可是难保他新收的这个徒儿不会跟着遭殃。

    楼乙在心底里感激对方,同时也对阵法宗师有了一定的认知,原来阵法集大成者,可以偷天换日,斗转星移,他下意识的看向怀里揣着的那张兽皮卷,心里莫名的有些激动。

    不过他也想到了另外一个方面,那就是他的大师兄廖无涯,这位真正的阵法天才,自己的师尊让自己小心他,而且楼乙也对那木桩为何树心会腐烂,感到忧心忡忡。

    同时他又摸了摸脖子上挂着的山符,一切的一切,似乎早已命中注定,也许有一天,他们会因为某件事情而聚首,到时候凭他的实力,真的能够对付已经是阵法宗师的廖无涯吗……

    楼乙默默在心底打了个问号,同时抬头望向天空,晴空万里,看不到一丝云彩,想到之前的斗转星移,楼乙都感觉身上的压力又重了几分。

    他们与森林外分开,临行前星宿老仙嘱咐他,务必保管好那卷兽皮,同时叮嘱他在没有绝对把握前,一定不要轻易接触廖无涯。

    楼乙全都一一答应了下来,随后带着典卫跟丧虺离开了,他们的下一个目的地是木芝城,一座矗立于山脚下的城镇,算不得多繁华,却是前往端木家的必经之途。

    东州的空气十分清新,木灵气极为充沛,遍地可见郁郁葱葱的密林,以及漫山遍野的花草,一条蜿蜒曲折的道路,一直延伸向极远的地方。

    在那个地方有一个巍峨的身影,连接着南北两地,木芝城坐落于诤山山脉脚下,是过往的探险者落脚的好去处,而楼乙小心翼翼除去自己跟身边人的气息后,向着这座位于诤山下的小城而去。

    此时之前所在的地方,一阵惊天动地的声响传来,四周的树木遭受了毁灭性的冲击,一个直径超过千丈深坑,出现在了密林之中。

    桑兆仁悬浮在半空之中,面色潮红气息有些粗重,片刻后他狠狠的攥着双拳,重重的冷哼一声,人随即消失在了空中,看来这位大乘期的家族之主,被那阵法折腾的不轻,连狠话都没放,就灰溜溜的离开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