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七百三十三章 十二黄道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三十三章 十二黄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小老头手一招,楼乙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一张奇特的兽皮卷子,落入到了他的手中,星宿老仙看着它对楼乙说道,“这上面记载的乃是周天星斗图,是我毕生的心血,本来是想传给你大师兄的,可惜啊……”

    星宿老仙摇了摇头,转过身去看向后方,这时楼乙注意到他面对的地方有两个木头雕刻的墩子,上面刻画着一些玄奥的符文,而在这些符文的正中央位置,分别出现了两个名字,一个名曰无涯,一个名曰根生。

    这木墩看起来普普通通,却各自散发着不同的气息,他以肉眼看过去并不能看出什么,就在他准备开启吞灵诀来一窥究竟之时,却听到星宿老仙说道,“你过来。”

    楼乙只得停止施展术法,迈步走了上去,来到星宿老仙的身边,这才看清楚了两个木墩的本来面目,他的眉头却在这时皱了起来。

    因为他看到左手边写着无涯的木墩,中间的木心已经发黑,并散发着淡淡的腐败味道,而右手边写有根生的木墩,则充斥着裂痕。

    “师尊,这是......?”楼乙不解的问道。

    “这是为师以紫薇占卜术,将两人生辰八字,混着他们的心头血,以秘术刻与这两个木墩之上,待会你也将拥有一块一样的木墩。”星宿老仙解释道。

    楼乙其实想问的是,为何木墩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他可不相信星宿老仙会故意使用这么瑕疵的木墩来制造徒儿的命牌,而且这两个木墩的样子,也着实奇怪了些。

    星宿老仙走进了旁边的屋子,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同前两个大小相仿的木墩,楼乙在看到的第一瞬间,就在心里暗道,“果然如此!”

    师尊手中的木墩,明显是崭新的,而且与前面两个木墩似乎是同一种木质,他将木墩摆在案子上,对楼乙说道,“一滴心头血。”

    楼乙乖乖照做,将血取出滴在木桩之上,这时星宿老仙又道,“生辰八字!”

    楼乙将生辰八字说出,星宿老仙手指点在那滴血上,以指代笔在木桩之上快速拂过,一道道奇异的符文密密麻麻的写满了整个木桩,楼乙感觉这木桩之上,竟然开始拥有与自己息息相关的气息。

    星宿老仙将木桩举起,嘴里念念有词,周围的环境再次发生变化,周天星斗出,银河横挂头顶,脚下一个巨大无比的星璇,缓缓的转动着。

    每次看到这一切,他都激动的不能自已,这感觉实在是太过震撼了。

    一缕光从木桩之上上升起,楼乙顿时觉得四周气息开始神秘起来,一圈独特的光晕从木桩之上升起,楼乙顿时有一种错觉,仿佛此刻位于中心位置的乃是他自己,而且这种感觉十分真实。

    星宿老仙松开双手,木桩竟然不接住任何力量,漂浮在远处,老仙拜服在地上,同时嘴里继续念诵着晦涩的咒语,楼乙注意到自己这位新的师尊,似乎有些不太对劲,他苍老的额头上,满是细密的汗水。

    难道自己的命数有何不对劲吗?他想不通这一点,这时光晕之外,依次有星座浮现而出,正是黄道十二星,它们以那圈光晕为环,不规则的排列在外圈,星辰闪耀着淡淡的光芒。

    而就在这时,楼乙感受到了地面在震动,整个木屋在震动,甚至是整座山谷在震动。

    此时外面守着的典卫与丧虺,正震惊的看着天空,白日星现,天空之中布满了星辰,闪耀着璀璨夺目的星光,十二黄道星辰,围绕着太阳缓缓转动,这一刻太阳竟然是静止不动的。

    四面八方的力量同时汇聚而来,汇集于木屋之上,一道粗大的光柱直冲云霄,不多时一个庞大的光罩,慢慢的显现出来,它覆盖的面积十分的广袤。

    这一幕发生的十分偶然,以至于看到它的人,都显得惊恐万分,而真正感受到他力量的修士,此刻却都开始向着这片区域汇聚而来。

    作为这桑樵城的霸主,怎么可能会少了桑家的参与,加之之前楼乙不知所踪,桑家老祖与那墨先生,正一筹莫展,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自然是引起了他们的注意。

    尤其是桑家老祖桑兆仁,这么巨大的能量波动,如此可怕的结界禁止,竟然一直都隐藏在这广袤的密林之中,以前就有传闻说,这片密林会让人迷失踪迹,看来就与这结界阵法有关系了。

    他抬头看着天空,见星光隐隐在太阳的光辉中若隐若现,喃喃自语道,“斗转星移,白日星现,此人究竟是谁?”

    陆陆续续的修士出现在了这片区域,并且还有更多的修士前来,他们很快就看到了天空中站立的桑兆仁以及他身边打扮古怪的老者。

    没有人见过墨先生,而见过他的人,除了桑家的之外,剩下的都被他给喂了蛊虫。

    此刻天空中突然暗了下来,有密集的声响发出,一粒粒黑色的雪花从空中飘落下来,起初这些个修士,并没有太在意,他们的注意力始终集中在那结界大阵之上。

    可是很快事情就变的不对起来,那些黑色的雪花在飘落到修士身上之后,立刻对身边人发动了攻击,它们轻而易举的刺破这些修士的护体罩,钻入到了他们体内。

    仅仅不过片刻,此地就多了数百具全身漆黑的尸体,墨先生也在此时对桑兆仁说道,“人多眼杂,我先回去了……”桑兆仁点了点头,那被蛊虫杀掉的人,身体很快就融化成了血水,而后慢慢的消融掉了,一切好似不曾发生过一般,无声无息,无迹可寻。

    墨先生离开之后,桑兆仁隐去了身型,不过他始终都在看着那里,等待着一切的结束,此刻木屋之中,星宿老仙浑身颤抖,悬浮在其身前的木桩,发出剧烈的颤抖。

    噗!

    血从星宿老仙的嘴里喷出,他以难以置信的眼神看向楼乙,颤巍巍的问道,“你!你...你究竟是谁?!!?

    楼乙此刻也是一头雾水,他什么也没做,为何星宿老仙会吐血,而且看他的样子,分明是受到了精神反噬,难道他刚才想要强行窥视其命运?亦或者想用这木桩,同自己建立起某种联系。

    “您没事吧?”楼乙有些担忧的问道。

    星宿老仙看着楼乙,脸色惨白,嘴唇不自主的抖动着,豆大的汗珠子,不断从脸颊两侧滚落,他大口的喘着粗气,却仍极力的想要稳住这木墩。

    然而就在这时一声脆响传来,随后木墩就解体了,碎裂的木屑飞的到处都是,扎满了整个木屋子,星宿老仙再也控制不住那股力量,砰的一声撞在了木屋的墙壁之上。

    他笑了,笑的很是凄惨,颤巍巍的说道,“天道,天道...果然不是谁人都能窥视的,窥视命运之人,也必将受命运摆布,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星宿老仙像是突然苍老了许多,脸上的褶皱明显的多了,他的气息变得萎靡不振,这可吓坏了楼乙,他连忙回到刀痕空间之中,取了一瓣喋血花的花瓣,给对方喂了下去。

    等了许久之后,星宿老仙像是缓过劲儿来,他慢慢地爬起来,看向楼乙之时,眼神之中已经有了敬畏之色,无法窥测命运之人,都有大因果缠身,一旦沾染上了,后果无法估量。

    他看向散落于四处的木屑,惊讶的发现,那些木屑竟然抽出了绿色的枝条,竟然像是活过来了一般,变成了一颗颗幼苗,长在了木屋之上。

    星宿老仙叹了口气道,“罢了,我原本是想帮你一把,没想到自己有些自不量力了,你的未来无法推测,你以后事事都要慎重选择,因为他将会影响你以后的命运……”

    楼乙点了点头,星宿老仙突然看向某个方向,他叹了口气道,“躲在这里七百年,看来又要另寻它地了……”

    “师尊你为何这么说?”楼乙不解的问道。

    星宿老仙指着交给楼乙的那张兽皮图道,“此物务必收好,无论是谁也不要将其取出,如果他日遇到你大师兄,务必要小心一些,如果你有缘见到你二师兄,请务必帮他解开心结,他...太执着了。”

    星宿老仙一挥手,周围的一切开始改变,阵法结界开始快速收缩,楼乙惊讶的发现,十二根奇特无比的旗帜,从四面八方飞入木屋之中,静静的悬浮在星宿老仙的身边,围绕着他缓缓转动。

    “为师既然没能力帮到你,就将它们赠与你吧,虽然阵法一道无法满足成仙之愿,却也远非寻常术法可比,闲暇时可以用来磨练心性,对于悟道有不可多得的帮助。”星宿老仙边说,边将那十二杆星光闪闪的旗子推了过来。

    在它们被推过来的时候,星光就笼罩了这些旗帜,它们慢慢融合在了一起,形成一个长约一尺的秘纹棒,棒子上刻有四个古老的篆字【十二黄道】。

    这东西其实也是星宿老仙早年历练所得,他告诉楼乙,这应该是某个远古大阵的一角阵基,因为远古时期曾有诸天星辰大阵,囊括整个寰宇星辰,所以他希望如果有朝一日楼乙能够冲破这芥子世界的枷锁,可以尝试着将这套大阵收集完整。

    阵法消失的时候,星宿老仙就已经感知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息,而当他将东西交给楼乙的时候,不速之客就已经来到了这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