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七百三十二章 星宿老仙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三十二章 星宿老仙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小老头放下手中斧头,冲着楼乙招招手道,“进来坐吧……”

    可是楼乙却没有贸然过去,而是仔细的看了一眼周围,因为他的感知十分敏锐,这周围的一切,都存在着禁止,甚至是一花一草,一木一石,尽皆如此。

    小老头突然停下脚步,像是想起了什么,拍了拍额头道,“年纪太大了,就是记性差了些……”

    他手一抬,一股奇异的力量在四周蔓延,像是涟漪一般扫过四周,楼乙顿觉那股无声的压力不见了,他松了口气,这才带着典卫他们走了上来。

    小老头推开屋子的木门,而后消失在了他们眼前,楼乙看向四周,一座普通的小木屋,就算是放在凡人的世界里,也算是不起眼的存在,两三个木墩高低不同,看上去算是桌子跟椅子。

    一个用来晒东西的架子,上面架着一张渔网,渔网上挂着几颗铅坠子,在微风中晃动,木屋的墙壁上挂着蓑衣跟斗笠,一根麻杆制成的鱼竿,斜斜的靠在墙上。

    有一瞬间楼乙感觉回到了自己居住的山村村,突然有了一种返璞归真之感……

    他慢慢的走上土阶梯,然后走进了木屋之中,一股奇特的感觉瞬间笼罩全身,他的眼睛猛地瞪了起来,因为他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

    这哪里还是木屋该有的样子,眼前的一切分明就是一片星空嘛!

    巨大的银河横挂在上方,无数的星辰闪烁,小老头笑眯眯的坐在一片由星星组成的蒲团之上,它们还在慢慢的转动,楼乙看向自己的脚下,星光大道闪耀夺目光芒。

    典卫随后走了进来,看到楼乙失魂落魄的样子,问道,“你咋了?”

    楼乙张大嘴巴看着典卫,指着周围以及屋顶上的银河问道,“你就不觉得吃惊吗?”

    在典卫的眼里,一切实在是太普通不过了,木头地板,一根大梁横在上方,楼乙指着的位置,悬挂着几条有点味道的臭咸鱼,老头坐在一个破破烂烂的蒲团上,这地方简直一贫如洗,实在不知道他为何这么吃惊。

    “我应该吃惊吗……”典卫挠着头想到,最终他还是选择了沉默,因为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来理解这件事。

    楼乙看到典卫的反应,知道他不善言辞,但是也不会惺惺作态,那么自己看到的这一切,就很可能是这小老儿搞的鬼,想通了这一点,他开始仔细打量起四周来。

    而就在这时小老头却笑着说道,“世人往往被眼前事物所束缚,缺乏了对于事物的想象,却不知世事无常,眼见未必为真这个道理……”

    话音刚落四周的一切开始慢慢消退,事物还原了其本来的样子,一件普普通通的木屋,确实不值得他那么的在意,然而这一次楼乙的神情却并没有放松下来。

    因为他的精神力妄图笼罩此地,可是无论精神力如何延伸,却始终无法将周围的一切囊括其中,再结合之前老者所言,楼乙心有所悟。

    他不再执着于用眼去看待事物,而开始用心去感受四周的一切,本来褪去的色彩,再一次浮现于眼前,他狠狠的吸了一口气,显然这里就是星空,而老者将其伪装成了普普通通的木屋。

    这究竟是什么术法?竟然拥有如此神奇的能力,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一瞬间楼乙的情绪有些失控,他激动的不能自已,抬头凝视着悬挂于头顶的银河,久久无法平息自己的情绪,小老头始终都在观察他的反应,似乎是在考验其定力一般。

    许久之后楼乙总算是平抚了心情,这时小老头说道,“不错,很不错!”

    楼乙苦笑道,“您真是跟晚辈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这还不错吗?晚辈差点吓死了!”

    “的确不错,至少比我那不肖徒儿强上许多,他当初来到这里,可是傻站在这一个时辰,你只不到半个时辰就恢复过来,算是不错的了……”

    小老头又看向典卫,意味深长的说道,“体格健硕,臂力惊人,可惜头脑不太灵光,看不透表象,注定与此道无缘,且先出去候着吧……”

    一股轻柔之力,像风儿一般,轻飘飘的吹过,就将典卫连同丧虺送出了木屋,其实小老头也看了丧虺,却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微微摇了摇头。

    屋内只剩下楼乙跟小老头两个人,楼乙问道,“不知前辈所说的徒儿是谁?能拜前辈为师,应当是绝顶聪明的人吧?”

    小老头叹了口气,抬头看向上方天空道,“的确是个不错的苗子,只可惜他想要的实在太多了……”

    “难道他欺师灭祖?是个卑鄙小人?”楼乙诧异道。

    小老头摇了摇头说道,“欺师灭祖不至于,卑鄙小人算不上,只是他的心太大了,阵法之道并非是用来杀戮,一旦心不静,就容易走火入魔,而他...唉!”

    “紫薇古长存,七杀狂血饮,贪狼星邪劲,破星烈无双,可叹世人涂,孤蛙井中鸣,黄道洗星辰,星宿满苍穹,星斗藏乾坤,夺之可为仙......”小老头默默的念着这首诗,表情似乎有些落寞。

    楼乙仔细的品味着其中的意思,他想到了什么,那十方杀铁卷,似乎还有一个名字叫做杀破狼,杀破狼……?

    楼乙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十二黄道星斗图也被称为紫薇星盘,其真正的用途其实是占星术,杀破狼阵法铁卷乃是无数阵法的聚合物,它源自周天大阵,其实也是先天八卦的缩影。

    最后则是河洛天书,只是这天书据说被葬于天女洛河的坟冢内,如果这诗里所记载的不错的话,也就是说阵法师想要以阵成仙,几乎成为了不可能的事情。

    “执念真是一种可怕的东西。”楼乙喃喃自语道。

    “一念之差,改变的东西有很多,可叹我星宿老仙,一生收两人为徒,却都看不破这眼前的虚妄,一人执迷于阵道不能自拔,一人则想要摆脱阵道的束缚,可笑,可悲……”小老头说道。

    “星宿老仙?”楼乙奇怪的看着对方。

    小老头点了点头,楼乙突然想起了乾有道曾经提到过这么一个人,是一位举世无双的阵法宗师,可以说是昆吾界神一般的存在,当初乾回宗的廖无涯就是拜他为师。

    只是此人来无影去无踪,许多人也想拜他,却总不得其法,没想到今日竟然在这里遇见了他,楼乙上下仔仔细细的打量着这位神秘的人物,想象总是跟现实有所差距。

    他实在是太过普通了,就算是丢进人群,也是个不起眼的存在,这人竟然是廖无涯的师傅,自己手里的八卦盘,还是从廖无涯徒弟宋子豪那里得来的,虽然是她母亲的错。

    这么说起来,自己跟这小老头,呃不,应该是星宿老仙,还真是有缘分了,看来这也是命运的安排……

    “小子,你可愿拜我为师?”楼乙正在想着一堆乱七八糟的事情,却听到星宿老仙突然问了他这么一句。

    楼乙不明所以,反问道,“为何要收我为徒?”

    “因为我们有缘!”星宿老仙回答道。

    “是因为廖无涯廖宗师吗?”楼乙问道。

    “算是吧,你还跟我二徒弟有缘。”星宿老仙指了指楼乙脖子上的山符说道。

    楼乙将山符取下来,问道,“您是说这位前辈,也会您的徒儿?”

    星宿老仙眼中闪过一抹难掩的哀伤,像是自言自语说道,“我这两个徒儿,大徒儿廖无涯天资聪颖,是难得一见的阵法天才。”

    “二徒弟石根生性愚钝,却有一股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倔强劲,当初闯这十二黄道星斗图,无涯仅用了半天时间,而这石根却愣是在里面待足了整整三年。”

    想到这里星宿老仙叹了口气,仿佛在为自己当初的选择懊恼,星宿老仙说这二徒弟,最强的并不是阵法天赋,他的根基很好,明明可以走以武证道之路,却因为无涯的关系,选择了以阵证道。

    这两人最终谁也没有超脱出来,被困在了这小小的芥子世界当中,星宿老仙叹了口气,转而望向楼乙,开口说道,“我在你的身上,看到了两个人的特质,也许你来到我的面前,这就是命运的安排……”

    楼乙此刻还觉得有些不可思议,要说这不是命运的安排,他自己都觉得说服不了自己,因为从廖无涯的八卦盘落入他的手里,再到薛忘情赐予他十方杀铁卷,似乎命运之手一直都在推动着这一切。

    他与北州大会,破了廖无涯的玲珑塔,破解了千字狱,算是间接的传承了廖无涯的一些知识,另外一边在黄芪镇上,他破解了黄芪镇的大阵禁止,得到了山符,有一个声音曾在耳边说,有缘再见。

    而这两个他从未亲眼见过之人,却同时让他在阵法之道上得到了启蒙,现在他又阴差阳错的与两人的师尊相见,对方还要收他为徒,楼乙深感命运之手无所不能……

    他深吸一口气道,“师尊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星宿老仙满意的点点头道,“好,孺子可教,孺子可教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