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七百三十章 南疆巫苗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三十章 南疆巫苗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拖延时间?只怕对方没有那个耐性,跟他谈判呢?桑槐再次摇了摇头,似乎也没有任何意义,万一激怒对方,也是个同归于尽的下场,然而他死了一切也就都完了,他的野心,他的抱负,就伴着黄土长埋地下了。

    “他中毒尚浅,你将他体内的虫卵逼出即可,不过记得一定要浸泡与冰水之中,否则虫卵一旦感受到威胁,会立刻与宿主同归于尽!”桑槐很痛快的将一切和盘托出。

    楼乙不由得看向对方,他原本以为对方不会这么痛快的交代,同时他也在考虑干掉对方的可能性,但是他注意到了一个细节,这桑槐的手始终都是攥着的,而且他的掌心处,似乎有什么东西,正散发着隐晦的光芒。

    也许他有某种手段能够对付自己,这让他想到了在无妄海之时,那葵家的女子,曾经使用过什么东西,将葵家老祖的力量使了出来,当初差点将他们干掉。

    也许是不同的力量,但是楼乙总感觉有些相同的气息在里面,自从小白传了他吞灵诀后,楼乙对于灵魂力量的感知明显强了数个档次,这也是他所忌惮的原因。

    杀掉眼前这人并不是什么难事,可是万一对方留有后手,自己这边人生地不熟的,而且这姓桑的公子哥,明显的家族势力很强,不然也不可能让这么多炼虚期的修士给他保驾护航。

    至少他们家族也是跟铁王两家一个量级的家族,他选择暂时相信对方,以神识凝聚成丝,探查典卫的情况,他发现典卫似乎是被下了"mi yao",导致暂时精神失常。

    他没有立刻唤醒对方,而是将意念扩散开,寻找那被植入体内的蛊虫之卵,很快他就在典卫的右心房内,探查到了其存在,这东西大小如同米粒一般,紧紧的粘在心房之上。

    此时站在原地的桑槐,内心却正在经历天人交战,他想过趁机干掉楼乙,可是转念一想,对方万一使诈的话,自己岂不是死的很冤枉。

    他又想着逃走,但是对方明显修为远高于他,恐怕没跑多久就被对方追上,恐怕还是死路一条……

    但是如果留在原地的话,万一此人过河拆桥的话,岂不是还是要没了小命?

    桑槐额头冷汗直冒,看着手里已经激活大半的印记,狠狠的咽了咽口水,而后将印记的光芒给抹去了,这时有一个声音,在其脑海中响起,“你做了正确的选择,很好......”

    桑槐惊出一身冷汗,连忙拿眼睛看向四周,却并没有看到任何人,就在这时突然听到有人剧烈的咳嗽声,他循声看去就看到被栓在最后的那位战奴,低着头猛的咳嗽着。

    之后就看到威胁他生命之人,用两根手指夹住了战奴吐出来的东西,手上突然七彩光芒一闪,就听到一阵凄厉的声响发出,桑槐浑身猛的一颤。

    要知道这蛊虫之卵,可不是寻常之物,乃是南疆巫族圣巫虫的子代,没有孵化之前,它们的虫卵非常的坚硬,可是对方似乎轻描淡写的就将它干掉了。

    楼乙将典卫扛在肩上,看了桑槐一眼道,“你可以走了,我说话一向算话,但是如果他日重逢,记得多带些人保护你吧……”

    楼乙说完这些,化作一道残影消失不见,桑槐呆呆的站在原地,好半晌才恢复过来,他看着满地的尸体,突然蹲下来吐了起来。

    楼乙给丧虺发了指令,他们很快在密林汇合,他没有立刻唤醒典卫,而是将他交给了丧虺,那蛊虫之卵实在是有够霸道,还没有孵化,就已经开始摄取典卫体内的能量,如果它一旦孵化出来,后果实在不堪设想。

    此地断不能再做停留,必须尽快离开此地,可是就在这时一股诡异的力量,突然从天而降,楼乙立刻闪身躲避,就看到他刚才所站立的位置,被一片黑色的物质包裹,几乎瞬间就被啃噬一空。

    这些黑色的东西看上去就如同一大群黑蚁,但是身体却披着厚壳,样子有点像西瓜虫,周身散发着诡异的黑色气息,他们一出现,就令楼乙感觉十分的危险。

    楼乙看向袭击自己之人,他看上去十分的苍老,头上坠着不明的兽骨坠,数量足有数百之多,他的皮肤就如同老树的树皮一样,看着就令人不寒而栗。

    这老人眼袋极大,眼袋垂落上面以黑色的不明物质涂抹,他的鼻子、脸颊、下巴、皆涂有这种黑色物质,此人手中握有一个漆黑的圆环,直径大约尺许,外圈乃是锋利的刀刃,内圈篆刻着奇怪的文字,厚度大概有两三厘米。

    楼乙从未见过这种兵器,不过他注意到了一个不寻常的地方,那就是对方在发动一次攻击之后,并没有继续追击,而是诧异的看着丧虺,确切来说是盯着他身上穿的玄冥骨铠。

    “你是谁?为何会有骨族圣物?”那老者显然是之前想用传音之法询问,可是丧虺神智被那个冥翁所祸,自然是不会给他答复了,没有办法的情况下,他只能开口询问。

    而他这一问,楼乙自然也确定了他的身份,那就是巫族之人,来自南域苗疆,如果说南宫世家唯一没有拿下之地,恐怕就是这南疆巫苗之地了。

    巫族历来神秘,可以利用极为诡异的方式致人于死地,往往你还没有察觉到发生了什么,小命就已经莫名其妙的没了。

    南宫世家跟巫苗斗了不知多少岁月,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不得不与对方达成了默契,南宫家承认巫苗的地位,而巫族也绝不踏入南宫世家的势力范围内。

    所以在南州之地,反而不容易看到巫苗,而在其他州域,倒是偶尔能够看到,人的欲望致使巫苗总有生存下午的空间,因为他们实在是好用,无声无息的致人于死地,这么搞笑的杀人之法,自然是各大势力争相拉拢的对象。

    同样的修士们也在忌惮他们的能力,所以巫族一直活在十分矛盾且复杂的环境当中,修士们需要他们,同时又可以的排挤对方,这实在是一件十分可笑的事情。

    想用他们去对付自己的仇家,却又害怕这是对方派来对付自己的,这种矛盾且复杂的关系,让巫族很难融入到各个州域之中,所以他们是能行走于黑暗之中,也许只有苗疆圣地,才是他们能够安心喘口气的地方。

    没有人真正的了解过这些巫苗,他们一直非常的神秘,也尽量避免过多的跟修士接触,他们只是默默无闻的做着杀人之事,而后收取报酬,购买他们赖以生存的物资。

    丧虺很明显不是巫族之人,却身着巫族的圣物玄冥骨铠,这也就意味着,巫族中失去了一位很有权威的人物,楼乙始终留意着对方的情绪,此刻他发现对方的眼神开始变了。

    一股从未触及过的力量,从对方的身体内弥漫出来,那老者手中的圆环,内圈的文字,此刻开始闪耀其光芒,这时楼乙才惊讶的发现,这圆环上竟然印有骨纹,这意味着这圆环其实也是某种生物的骨骼所化。

    一阵奇异的嗡鸣声开始在四周响起,楼乙感到头脑隐隐作痛,他连忙施展精神力凝聚防御壁垒,同时来到丧虺的身边,将他连同典卫一并保护了起来。

    地上的那些不知名的虫子,在听到这些声音之时,竟然像风儿一样飞起,并快速的舞动起来,楼乙可是看到了它们的威力。

    这些东西绝对碰不得,而且他还感受到了一股奇怪的力量,正在让这些虫子变得更加可怕,这一点甚至透过肉眼都能够看得十分清楚。

    虫子身上散发着乌光,就如同一个个闪着黑曜石光芒的萤火虫,楼乙想也不想,直接将赤炎宝炉祭了出来,对付虫子最好的办法自然是用火烧了。

    七彩流炎起,净莲之炎猛的占据四周,虫子瞬间被火焰所吞噬,可是楼乙却注意到,这些虫子身上竟然闪耀着乌光,它们竟然能够抵抗住火焰的焚烧。

    要知道这可是净莲之火,天火的一种,可是这些古怪的小虫子,却能够在火海的焚烧下往回撤,那老者也是吓了一跳,本能的开始后退,同时口中念念有词,一团黑雾升起。

    他将楼乙看成了南宫世家的人,毕竟只比玩火的话,南宫家自认第二,绝没人敢认第一,所以老者心理上不愿意与之为敌。

    怪虫与火海中飞出,飞入了黑雾内,老者在消失前,深深的看了楼乙一眼,似乎是想将他们印在心里,尤其是丧虺,他甚至在离开之时都在盯着他看。

    老者悄无声息的出现,又诡异的这般离开,让楼乙始终觉得如鲠在喉,这件事必须想办法解决一下,他很确定自己被盯上了,不然对方怎么可能找得到自己。

    他施展吞灵诀,而后观察他们三个人,目光突然锁定在了典卫身上,一位他隐约看到一丝不属于他的魂息,正慢慢的向外飘散着。

    这魂息来自于典卫的体内,楼乙眉头皱了起来,看来那个桑槐并没有道出全部实情,或者说连他也不知道这件事,楼乙冷眼扫过四周,带着丧虺快速的钻进了密林,此地真的不能再留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