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七百二十九章 桑家嫡孙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二十九章 桑家嫡孙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书库」,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位桑家公子的不满,引起了其身后一人的注意,他上前说道,“槐少爷息怒,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东州还不是咱们的。”

    被称作槐少爷的桑槐,正是桑家嫡系子弟,而且是嫡系之中比较受宠的,只不过这槐少爷眼高于顶,修为不行却看不起所有人。

    对于手下的解释,他嗤之以鼻道,“听说齐衡那个老不死的受了重伤,端木家又自家人打起来了,现在正是我们亏炸过的好时候,真不知道老祖宗究竟怎么想的。”

    “唉,罢了,不提这茬了,人怎么还没带出来,耽误了我的大事,我非得好好收拾这帮混蛋不可!”恶心的气味,似乎令这位桑家的公子哥极为不满,连带着脾气也不好起来。

    楼乙紧盯着这些人,想要看看那入口究竟在什么地方,没过一会地面似乎微微有些震动,楼乙发现地面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漩涡。

    “单向结界?”楼乙皱眉疑惑道。

    所谓的单向结界,其实就是一种指向性的结界禁止,说白了跟当初楼乙搞出来的小挪移阵差不多,但是制作起来要简便的多,毕竟它的作用只是为了隐藏入口。

    桑槐看着那黝黑的窟窿,皱着眉头问道,“非得进去吗?这乌漆麻黑的看着有点瘆人。”

    “槐少爷,外面眼杂,您就委屈一下吧。”有人劝解道。

    桑槐皱着眉头万般不愿的跳进了漩涡之中,楼乙身子一缩,在掩风术的遮盖下,悄悄的潜入了过去,此刻桑槐等人已经跳进了结界之中,周围空无一人。

    楼乙来到结界面前,看着不断缩小的结界,深吸一口气,默默的想到,“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他纵身跳了下去,转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过程十分短,几乎在他跳进去的同时,人已经来到了地面,一股糜烂腐败的气味,弥漫在他出现的地方。

    这似乎是一座地下的牢房,周围都是巨大的石块垒成的墙壁,宽约五丈,高约一丈两尺,四周灯火通明,有看守来回踱步巡逻,一副戒备森严的模样。

    这里的侍卫全都面无表情,身着一袭黑衣,双眼充血看上去很是奇怪,在他们的右半边脖子上,有一个三寸大小的突起,随着心跳有力的跳动着。

    隐约能够看到那突起处,有什么东西隐藏在内,这令楼乙想起了丧虺的遭遇,当初那个自称是百骨冥翁的家伙,似乎就曾经擅长注入此类的手段。

    南疆人!这是他首先想到的,而且这些人将自己包裹的如此严实,这也有别于东州人的风格,默默的绕过这些人,却被面前的一道铁门挡了下来。

    铁门之上画着的不是狮虎猛兽,画的却是一只长相奇特的异虫,即便是他将驭兽宫的骨书烂熟于心,却也没有讲过如此奇怪的物种,如果不是灵虫的话,那么它究竟会是什么?

    因为暂时进入不了,随意他干脆仔细研究起这图案来,这虫子一样的图案,实在是太奇怪,它生有七条腿,表面看上去像是蝎子,可是却拥有蜈蚣一样扭曲的身体,前端无螯,背部左右却各有一只尾钩。

    仔细辨认的话,能够看到它的头部上端有六对眼睛,内侧的眼睛明显小上粗多,外侧的大约五倍于内侧的眼睛,它的口器也十分奇特,有点像春蚕,却偏偏又有三根触角一般的东西,从口器内探出来。

    这种如此奇特造型的图案,让楼乙觉得,也许这根本就不是一种灵虫,或许是某种图腾或者标记,他暗暗将这个图案印在脑海之中,待日后询问一下齐锐,看看他是否认得这个东西。

    就在这时铁门内部突然发出锁链抽动的声响,门被一点点的提了起来,楼乙看到许多人就站在门后,其中一人的气息十分浑厚,这令楼乙想到了捉走典卫的那名合体期的修士。

    他不动声色的隐藏在角落中,合体期修士的神觉不容小觑,如果没有吞灵诀掩盖自身气息,只怕此刻对方早已将他发现了。

    这时楼乙听到铁门后方桑槐不耐烦的声音,“我说墨先生,你能不能不要啰嗦了,你找的那些人,根本排不上用场,这个人不错,我要定了!”

    “可是槐少爷,此人刚刚种下噬心蛊,蛊虫需三日时间孵化,之后才能产生蛊毒,你这么盲目带他离去,只怕会横生枝节啊!”一个苍老的声音告诫道。

    “哼,就这么一个化神期的废物,他还能翻出天吗?人物我先带回去,大不了等上几日,你这地方我实在是不想再来了!”桑槐不耐烦的说道。

    “既如此的话,那老朽就不再啰嗦了,槐少爷您慢走,老朽还有其他的事要做。”那老者见桑槐不愿妥协,也就不再劝说,而是转身离去了,楼乙稍稍松了口气。

    说实话如果这老家伙跟着的话,只怕会给他的营救带来极大的不便,因为楼乙已经看到,在这一行人中,典卫就被栓在最后面,只不过他此刻看上去精神恍惚双眼无神。

    不仅是他,就是其他人也是如此,而且这些人给他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他的吞灵诀赋予的能力,让他感受到这些人自身的灵魂气息已经非常弱了,而在他们的体内,却有一股非常强的灵魂气息,正在不断的吞噬着这些人一切。

    他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但是却让他感觉无比的危险,悄悄的跟着这些人出了此地,默默的跟在其背后,以他如今的修为,要想神不知鬼不觉的干掉同阶的修士,其实是很容易的。

    甚至不需要动用上苍一指,可是天人一的告诫,他仍记忆犹新,他不能展露属于楼乙的一切本事,至少是别人都知道的,那么他还剩下什么呢?

    答案如今就在他的手中,此时的楼乙的左右手中,握着两柄截然不同的短刃,当初的龙牙与龙刃两把短刃,早已在裂隙秘境之时就毁掉了,再之后他也一直没有机会找霍炎去打造两把新的。

    这次因为回到问仙楼,止水神剑需要温养,新的青魇铠甲仍然没有制作完毕,楼乙没办法就将当初北囚五当初给他的陨铜以及云殇给他的云铁之母交给了霍炎,让他务必在临行前帮他搞定。

    这两柄短刃长的一尺三寸,宽约两寸,短的长约一尺,宽约一寸二分,长的自然是云铁之母所锻造,按照楼乙的要求,加入了五种珍贵的灵石,刀刃锋利无比削铁如泥。

    短的则是陨铜所造,也镶嵌有五种灵石,它的构造却略有不同,可以当作飞刀使用,类似于锋矢卫手里的金色飞矛,可以使用意念操控,算是比较出其不意的兵刃。

    只是这霍炎似乎是跟他开了一个玩笑,两把短刃分别取了个跟的名字,楼乙自然是不满意的,于是他改了改,将陨铜所铸短刃称为,将云铁之母铸造的短刃称为。

    如此一来自然顺耳多了,不然自家一亮兵器,别人还以为自己收破烂的呢……

    这次东州之行,他将自己定义为杀手,既然是杀手,自然就要有一个杀手的样子,霍炎甩给他一套漆黑的甲胄,这玩意原本是为典卫打造的,楼乙也随即要了一套,而这套还是原本要交给秦海的。

    一身漆黑的甲胄,流淌着如墨水一般的光泽,看起来就如同液态后的黑曜石,神秘而庄重,头部的盔甲,紧贴在面部之上,即便是眼睛位置,也有一层夜月蚕丝编织而成的眼罩,不仅不会影响视线,还能够起到防护跟遮蔽对方视线的奇效。

    此刻他就悄悄的靠近了对方的人群,慢慢的摸向最后面的两个人,铁胆寒光一闪,将一人懒腰劈成两段,而这仅仅只是开始,因为空冥杀术一旦启用,速度将不可想象。

    从第一人被干掉,再到第二个、第三个,短不过一眨眼的千分之一时间,就像是光在空中跳跃,在空中起舞,之后这些人才反应过来,但是已经为时已晚。

    几位炼虚期的修士,毫无招架之力的情况下被抹杀,楼乙径直的站在了桑槐的面前,一袭黑胄闪耀着黑光,短刃之上残留着他手下的血,一滴一滴的落到地上。

    此刻桑槐感觉空气似乎都凝固起来,一种极为恐怖的压迫感笼罩其全身,他看着楼乙,看着这个如同魔鬼一般的家伙,他确信从未见过此人,也与此人无冤无仇。

    可是世上有太多太多这样的事情了,也许是他的仇家请的杀手,也许是他的兄弟姐妹雇凶想要铲除自己,桑槐看着自己无意识展开的护体罩,它是那么的脆弱,仿佛轻轻一碰就会破碎掉。

    “你你是谁?!!”桑槐颤抖的吼着。

    “怎么才能解掉他们身上的毒,说出来便放过你!”楼乙的声音晦涩而森然。

    桑槐一怔,身体的颤抖在一瞬间停止下来,他很快就意识到了,对方的目的不是要杀自己,那么

    他的脸转向战奴中的最后一个,那个黑黝黝的家伙,对方是为他而来……

    不是东州人!这帮该死的混蛋,捉战奴的时候,为什么不把屁股擦干净?这不是要害死我吗……

    一瞬间桑槐想到了很多,冷汗浸湿了后背脊梁,他手里有一样东西,是祖爷爷赐下来保佑他的,但是这玩意只能用来标记对方,需要一定的时间来激活。

    可是眼前这个男人太可怕了,他杀自己的这些个手下,只是眨眼的功夫,甚至自己这边的人,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就全部死在了自己面前。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