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七百二十八章 东樵桑家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二十八章 东樵桑家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典卫人高马大,体魄强壮,任谁看上一眼,都会觉得心生畏惧,再加上长期领兵,身上自然有一种令人望而生畏的威严感,可是即便如此,却还是有人悄悄打上了他的主意。

    这东樵城以前并不叫这个名字,而是叫做桑樵,原本也不是一个城,而是一个村落,所以也叫桑樵村,原本只是一个普通的渔村。

    只不过后来为了修建连接东州与北州的航道,选址的时候,看中了这片区域,东樵之角极好的阻挡了来自海上的飓风,使其成为天然的避风港。

    之后桑樵村就此消失,而桑樵村原本生活的渔民,却留了下来,成为了东樵城的第一批开拓者,之后陆陆续续有村里人得到各宗门的赏识,成为了修士。

    再之后东樵桑家的名头也在这数千年里慢慢的崛起了,可以说桑家是靠着东樵城发家致富,也成为了东樵城内说一不二的存在。

    不仅拥有大乘期修士坐镇,更是拥有数位合体期修士,只不过如今的桑家早已不甘寄居于此,毕竟此地贫瘠,并无灵脉供其修行。

    所以如今桑家都会指派修士来此坐镇,拥有丰厚收益的桑家,家族日渐成熟,涉猎的范围也是越来越广,甚至有了一争天下的念头。

    只不过东州的实际霸主乃是齐家,这个历史悠久的家族,就是一座巨大的山峰,挡在他们想要称霸的野心面前,只有跨过去,才能够真正拥有一争天下的本事。

    而如今跟着典卫的其实就是桑家之人,典卫的穿着很明显就不是东州人,而在东州有一个行当非常的受欢迎,那就是人奴。

    所谓人奴,其实就是被贩卖的人类,只不过有资格被贩卖的大都是修士,而且身手都十分的了得。

    他们一部分人被用来劳作,耕种灵田、采掘矿石、砍伐灵木,而在这之上还有一个更为暴利的行当,那就是斗奴。

    所谓斗奴,实际上就是一种被迫用来互相厮杀的奴隶,胜了就能活命,输了就只有死路一条,而这种残忍的方式,最早是由西州之地传入,而且颇为盛行。

    东州虽不比中州富饶,却也与世无争,人闲下来无事的时候,自然就希望有些刺激的事情发生,比如看着别人斗个你死我活,看着血肉横飞,看着别人凄惨的死去。

    这会让他们感到亢奋,感到血液在疯狂的沸腾,这种亢奋感令他们感到无比的愉悦,心灵都跟着"gao chao"迭起。

    寻常来东州历练的修士比比皆是,有结伴而行的,自然也有独行的,而独行之人一般都身怀绝技,而这类人正是桑家眼中的摇钱树。

    有大乘期坐镇的桑家,渐渐被**驱使,他们也是东州最大的奴隶贩子,但是这种黑色产业却见不得光,所以桑家一般都是秘密进行,被捕捉之人都会被迫服下一种蛊毒。

    这种蛊毒会控制人的情绪,如果当奴隶想要说出真相,或是有这种意愿之时,蛊毒就会发作,体内的蛊就会惩罚宿主,以达到警告的目的,如果人奴仍然执意想要说出真相,蛊会瞬间要其性命。

    而桑家经营人奴这么久了,却一直没有被人发觉,就是靠着这种蛊毒的帮助,而至于此物从何而来,那就不得而知了,只是听闻桑家与南州巫族交往甚密。

    典卫走在路上,虽然看上去是在欣赏风景,可是他已经留意到了,有人正若有若无的跟在背后,他不确定对方想要做些什么,再加上人生地不熟,不想跟楼乙惹上大麻烦,所以他没有立刻发难。

    但是他很清楚,对方已经知道自己发现他们了,人手似乎正在增多,看样子是准备对他下手了,典卫屡次想要甩掉对方,却发现似乎整个东樵城里,都是这些人的眼线。

    他知道自己碰到地头蛇了,散修出身的典卫,比那些世家子弟更有危机意识,悄悄给楼乙传了个信,人已经向着城外行去,既然甩不掉,所幸一并宰了。

    他不善言辞,可不代表他就是软柿子,正相反典卫性如烈火一点就着,尤其是战斗起来的时候,简直就是个疯子,在楼乙收回五彩晶石柱之后,霍炎给了他一对双月短戟。

    此戟名曰【恶来】,舞动之时如鬼哭魔啸,开始的时候他使得并不习惯,可是随着一次次战斗的洗礼,如今的他对于这对双月戟简直爱不释手,黝黑的戟身配上锋利的戟刃,面对敌人之时,简直就像是在砍瓜切菜。

    而且此戟可以用来投掷,效果远胜锋矢卫手中的金色飞矛,加之典卫武勇过人,战斗之时身先士卒,他所在的位置,十丈内无人能近其身,百丈内短戟例无虚发,百发百中。

    城外道路繁杂,通往各处城镇村落,典卫选择了一条比较偏僻的小道,远处有一片密林,似乎是绝佳的解决之地,他没有多想,脚步冲进了树林。

    而此刻楼乙也受到了典卫的传讯,他眉头皱了皱,按理说他们人刚来此地,人生地不熟的,不会有人认得他们,听典卫的口气,那帮人似乎想对他做些什么。

    带着丧虺离开了客栈,楼乙直奔城外而去,而在此时他突然感受到了一丝灵识的窥视,他身影一晃消失在了原地,下一秒一个躲藏在角落里的修士,被他轻而易举的捏住了脖子。

    他看了一眼此人的装扮,十分的寻常,看不出究竟属于哪个势力,于是他将对方打晕,悄悄的带回了客栈里,既然有人在盯着他们,也就是说他也被盯上了。

    既然如此的话,那么不妨先探探对方的底细,知己知彼才好做出判断,回到客栈之后,将这人带回了房间,令他感到奇怪的是,客栈里的人似乎对他扛回一个昏迷不醒的人,丝毫没有任何怀疑。

    这令他感觉到有些不太寻常,这东樵城里有古怪,这就是他此刻的感受……

    在房间内设置好了隔音禁止,然后将对方给弄醒过来,可是还没等他开口问话,对方竟然表现的极为痛苦起来,随后当着楼乙的面,化作了一滩血水。

    在这血水之中没有一条长约十几公分的暗红色怪虫,突然从血水中跃起,直扑楼乙面门而来,却被青花秘纹挡下,这虫子一击不中,随即爆裂开来,身体倾泻出的毒汁,竟然将青花秘纹都染成了黑紫色。

    这虫子有剧毒,下手如此歹毒,竟然连自己人也不放过,这究竟是个什么组织,楼乙突然面色一变,暗叫道,“不好,典卫可能有麻烦!”

    他翻身跃下客栈,极速向着城外赶去,凭借着典卫留下的气息,他顺利来到了那片密林,只不过此刻密林早已面目全非,看上去这里曾发生过大战,而且对方的人数非常之多。

    地上留有血迹,不过大部分都是对方的,猛的楼乙浑身一震,疑惑道,“合体期?!!”

    他从此地遗留下来的魂息,判断出了最终的结果,典卫应该是将跟着他的人全部干掉了,可是就在他想回来的时候,却遭到了合体期修士的攻击。

    从现场残留的痕迹来看,对方应该是将他制住了,楼乙环顾四周,查找能量遗留下来的痕迹,随后向着东南方向疾驰而去,对方显然并没有离开太久,加把劲追上应该不难。

    只是对方是合体期修为,一个合体期修为的修士,缘何会难为修为只有化神期修为典卫,更何况典卫的性格楼乙是最清楚的,平时不苟言笑,典型的闷葫芦一个。

    这样的人断不会主动挑衅激怒对方,那么这些人要捉他到底为了什么?又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呢?

    追了许久之后,楼乙突然停下了脚步,前方出现了许多的灵魂气息,显然目的地他已经找到了,他要如何才能混进去,就成为了他当下需要考虑的事情。

    没过多久楼乙一袭黑衣,就出现在了对方的地盘之上,这里看上去实在是太过普通了,感觉不像什么秘密据点,更像是一处乱葬岗。

    一些尸骨胡乱的堆砌在坡地上,蛇虫鼠蚁在骸骨中穿行,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腐烂的气味,闻之欲吐。

    那些人就隐藏在此地的周围,或装扮成拾荒者,或干脆潜藏起来,楼乙展开神识笼罩周围,奇怪的是典卫的气息,明明就出现在这里,可是为什么却找不到了呢……

    难道说......?

    他想到了一个可能,视线也看向地面,看来在这地下隐藏着一个入口,只是究竟藏在何处,他尚不清楚,为了搞清楚入口在哪,楼乙也隐藏了起来,静静的等待着有人将入口开启。

    这个地方给人的感觉实在不好,楼乙耐着性子等着,直到夕阳西斜的时候,远处有人向着这边赶来,看上去四五个人,为首之人乃是一青年,年纪轻轻看上去二十岁左右。

    他要上别着一个翡翠坠饰,上面雕着一个桑字,身边四个人皆是高手,都应有与他几乎相同的修为,看来这青年地位不低,只是化神期初期的修为,就带着四名炼虚期后期修士。

    楼乙紧盯着这几人,一直到他们降落到这里,青年似乎非常不喜这里的气味,挥手造出一道屏障,将气味隔绝在外,不满的抱怨道,“也不知道二叔怎么想的,选这么一个破地方,桑家家大业大,谁敢跟我们过不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