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七百二十六章 匆匆百年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二十六章 匆匆百年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苦修、苦修、实在是枯燥的,可是有的时候,当修为境界上升太快之时,就需要一定时间的沉淀,而楼乙无妄海之行至今,修为提升速度实在是太快,欲速则不达,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的天才,卡在炼虚期无法成就合体。

    如果说筑基是区别凡人与修者的门槛,那么合体就是丈量修士与修仙的独木桥,桥下乃是万丈深渊,天空密布着恐怖的天劫,稍有不慎就会万劫不复。

    死在炼虚期的修士,虽不如死在结丹期的多,可是结丹期困死的都只是碌碌无为之辈,而合体期的独木桥,困死的却都是天纵之才,两者不可同日而语。

    合虚、合体、合道、元神归一方可成仙,但仙这个词也是后来人所创,世上本无仙,这不过也只是一个境界罢了,三花聚顶,五气朝元乃道家至高境界,修成可为金仙,永不入轮回之道。

    而佛家的修为,却讲究寻找本心,本我,进而达到忘我,无我的至高境界,但是这些都只是先贤大能摸索出来的道理,所以大道三千各取一边。

    一万个人就有一万种悟我的方式,道也各不相同,所以才有学无先后,达者为先之说。

    但是大道殊途,尽头既是终点、归途,所谓殊途同归就是这个意思了,神话有云,圣者可开天劈地,可创造天道法则,九为天之极,当九圣合力一处,可使天地重开。

    古有钧开辟混沌虚空之说,道家奉为鸿钧真祖,可是意外的是,妖族却称其为古,奉为古妖皇,而神族则称其为盘古神尊,但无一例外的就是,他们都信奉其为开天辟地的第一人。

    后世陆陆续续无数个纪元,时代更迭,圣人辈出,却从未有人改变过这一看法,足可见人们对于钧的尊敬,这是对开天辟地第一生灵的缅怀。

    灵族有些不同,古有传闻说灵族乃是钧死后所化做的分身,山川河流,青草树木,这些都是钧的身体所化,所以灵族奉钧为灵祖,开天辟地第一真灵。

    建木为木之灵,不周山为山之灵,九穗禾为草之灵,黄苍为兽之灵,四大灵神之中,建木遭到砍伐,不周被撞倒,九穗禾没了踪迹,黄苍与九天鲲鹏一战后生死不明。

    仿佛灵族一下子成为了最为弱势的族群,但是灵族天生亲近自然,并不主张杀戮,虽有异类尚存,比如煞坤这等血树存在,但灵族天性使然,非到灭顶之时,不会轻易卷入战争之中。

    这一切的一切造就了如今灵族的式微,楼乙与五木灵谷之中潜修,他得自云桑古树的赠予,此刻正在一点点的为他开拓见闻,告诉他灵族的点点滴滴。

    告诉他自钧开天辟地以来,灵族的兴衰成败,楼乙沉浸在对此的感悟之中,增添对于木之道的体悟,五行之道最为简单纯粹,但同时又博大精深。

    许多修士寻求五行之道作为道之根基,就是因为五行与自身息息相关,就如同呼吸一般无法割舍,也是人类亲近自然,了解自然的一个窗口,透过它们更更为直接的感受这方世界的一切。

    但是同样的,五行之道也是辽阔的,它的成长与开拓,离不开修士的努力,甚至为了了解其真实的一切,修士往往会在一处体悟百年,甚至是数百年的时间。

    岁月对于凡人而言是有数的,可是对于踏入道途的修士而言,它不过就是一个数字而已,匆匆百年岁月,不过弹指一瞬罢了。

    道的理解越深,就越发的消耗时间,想要更进一步就更加的困难,但是即便如此,人们也是乐此不疲的研究者,这是驱使人们进步的动力,因为只有强者才有话语权,只有站在顶端才能傲视群雄。

    但是木之道讲究亲近自然,与自然和谐相处,甚至是最终达到与自然融为一体,也是五行之中,最为耗时之道,因为树木成长需要极为久远的时间,而四大灵族几乎都是如此。

    但是木之道也是根基最为稳健的道途,根繁则叶茂,根疏则叶枯,用树叶来比喻道果,用树根来比喻对木之道的感悟,似乎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此刻的楼乙一动不动的盘膝坐着,身边充斥着木灵气,他天生与五木灵谷相合,更得乌木灵树的天赋之赐,所以他在这里要比别人更容易汲取灵气,也更容易吸收灵气。

    一个碧绿色的光团笼罩在他的周围,四周到处都是草木灵花,这些可不是他有意种在此处的,而是他的木灵气催化而来,要知道这些本为凡品,可是经过他的灵气滋养,竟然因此产生了灵性。

    虽然品阶不见得有多高,可是如果这放在以往,那绝对是轰动整个宗门的大事情,只可惜浩雪宗已不复存在,剩余的宗门修士,此刻也在这峡谷之中。

    大家无时无刻不在努力着,努力着有朝一日可以返回宗门,重振昔日荣光,楼乙也肩负着自己的承诺,只是这份承诺直到今天也没能够实现。

    在楼乙闭关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许多的事情,李斗与闭关后的七十年出关,比他早出关了三十年,随后混迹于赫连山脉之中,一来一回就是十年之久,他身上的伤疤也是与日俱增,但是气息却比之前更为强大。

    霍炎用楼乙带回来的材料,为他量身定做了两柄锤,这锤用陨铁制成重欲万斤,霍炎将它命名为【辟地】,倒是与霍炎给铁山打造的【开天】相得益彰。

    只不过铁山外出至今未归,开天也就被丢在了冶剑池中,后来每过数年时间,霍炎就会将新改良的剑丢进冶剑池,渐渐的它们堆满了整个池子,形成了一座小剑冢。

    霍炎也在这每日枯燥的锻造中,顺利的寻找到了突破的契机,成为了比肩其师傅一般的炼器大师,他的修为也因此突飞猛进,可谓是双喜临门,可喜可贺。

    只不过他对此全然没有什么感觉,只是闲暇之时,会坐在后殿的衙廊内,抬头看着月亮愣神,没有人敢在这个时候打搅他,因为这位爷的脾气,跟修为一样逐渐暴涨。

    杨子荣为了追踪蝴蝶迷,一路追去了西域,直到现在也没有音讯,王宝峰得桑葚果与宝肉相助,顺利突破到了化神期圆满,距离炼虚也只有一步之遥。

    他没有选择留下来苦修,而是同李斗一样,深入赫连山脉历练,修为巩固之后,据说去了西域,去寻找杨子荣的下落,不愧是患难之交,时刻惦记着对方的安危。

    花舞月最终跟了李敢,只可惜楼乙不在,没能喝上这杯喜酒,不过这似乎也不是什么坏事,不然他这句岳父,只怕是不太好叫出口的。

    小恋楼出落得亭亭玉立,颇有花如眉的灵动之态,按耐不住寂寞的她,随着花舞月跟李敢一道,时常外出采办,沈家在平定了内乱之后,元气虽然大伤,但是根基仍在。

    再加上当初楼乙所说的话,让这一批的大乘期,不敢插手汇通天下的乱子,再加上老刀翁的或多或少帮助,汇通天下与逆境中涅槃,慢慢的开始复苏。

    沈财神感念楼乙的帮助,让人专门在问仙楼与沈家之间,建立了一条绝对安全的商道,李敢也因此有机会走出,去看看除了北域之外的世界。

    百年时光匆匆而逝,楼乙潜修的这些时间里,有好的消息,自然也有不好的消息,就在楼乙出关的第一时间,他收到了来自沈万三的印信。

    信里的内容是齐锐托人从东州捎来的,内容只有一个,端木家出事了……

    这五个字如同一柄重锤,狠狠的锤在了他的胸口,自己还没有去拜访端木家,没有去寻找恩师端木青,他们的家族竟然出事了?那他的兄弟端木司命是否还安全。

    他快速的拂去一身的垢尘,跟阚冬交代了一番后,就匆匆的踏上了前往东州的旅途,只可惜这一次李斗外出未归,楼乙无法与他同行。

    这一次他算是孤身一人上路,不过这百年时光的沉淀,让他的气息变得浑厚内敛,即便他什么也不做,却也能给人一种压迫感。

    因为在钻研木之道,所以木心受惠甚大,它的状态也恢复过来,只不过楼乙并不知情罢了,对于前往东州,不知为何它也是有些雀跃的,也许这是那条青龙临死前的一缕执念吧……

    他仍记得天人一前辈告诫他的话,但是端木家族出事,他实在是太记挂端木青跟端木司命,如果没有端木青的帮助,也许就没有今日的他,前者对他的启蒙实在是太重要了,而且是各个层面而言。

    如今他已是炼虚期修士,炼丹术也已经是大师级,六品灵丹不在话下,只不过因为忙着修炼,炼丹术许久没有再动过了,此次去到东州,正好可以一睹端木家的风采,瞻仰一下何为炼丹世家。

    再者他也想去拜访一下齐家,对于齐锐的不告而别,楼乙并不怪他,毕竟当初那种情况,他们老祖选择以家族为重,本就是没有错的。

    正当楼乙跨过了北域准备进入到寒谷国旧址之时,后方却有一道影子追了上来,楼乙定睛一看,竟然是丧虺,同他一柄前来的是典卫,看上去这家伙累的不轻,想必是丧虺的速度太快的缘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