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七百一十一章 砧板之肉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一十一章 砧板之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然而当冰壁破碎的一瞬间,它所看到的却是另外一番景象,骸魂巨大的身躯已经支离破碎,四周到处残存着魂念的气息,然而它却已经感知不到骸魂的气息。

    “吼!!!”骨颅发出震耳欲聋的吼声,猛地发力撞向了冰壁,可是当它就要通过之时,一道璀璨到极致的刀光,以惊人的速度劈中其面部。

    骨颅猝不及防被劈回了冰壁对面,此刻一道道身影从冰壁的后方来到了对面,他们身上涌动着强悍的波动,将重伤之下的骨颅包围起来。

    对面的战斗也非常的惨烈,云舒三圣中的天行跟舒儿,因为最后时刻阻止骸魂与大家同归于尽,于是冒险攻击其核心,结果被骸魂拼死一搏中被打成了重伤。

    一同受伤的还有蛮千钧跟齐衡两人,骸魂死时引爆了黑曜的骸骨,他们俩距离其太近,结果被碎裂的骨渣射成了刺猬,如果不是修为足够高,只怕此刻命也没了。

    大乘期尚且如此,那些合体期甚至是炼虚期的修士,更是死伤不计其数,此刻对面正在做着清理工作,而他们这些大乘期修士,在看到冰壁破碎后,都决定殊死一搏,阻止骨颅通过冰壁。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穿过冰壁后发现的却是奄奄一息的骨颅,这等机会怎能错过,于是这些个大乘期的修士,以痛打落水狗的勇猛之资,对骨颅进行了致命的攻击。

    云殇四处寻找楼乙的身影,最终他在下方的海面上,发现了无数碎裂的奇特岩石,在其中一块椭圆形的巨石下方,找到了楼乙的踪迹。

    不过此刻的楼乙早已是昏迷不醒,云殇上前探了探他的鼻息,发现他还有气息存在,只是太过虚弱罢了。

    云殇将他从乱石中救出,带离了下方的海面,恰在此时骨颅发出不甘心的咆哮,随后天空传来恐怖的能量震荡,一道紫黑色的能量光柱向着四周快速扩散开来。

    这骨颅终于被逼的狗急跳墙,打算同他们同归于尽了,恐怖的能量风暴席卷整个天地,云殇带着楼乙冲进了冰壁上的裂缝,其他人也全部退了回来。

    云殇用手中的造化玉碟封住了缺口,同时让其他人祝其一臂之力,能量风暴狠狠的撞到了冰壁之上,令其不堪的发出阵阵碎裂之声,但是却也因此挡住了这毁天灭地的一击。

    能量耗尽之后,众人心有余悸的看着冰壁,此刻它开始不断的垮塌下来,大家再次推后,撤到了足够安全的地方,骨颅跟骸魂已死,这无妄海的空间失去了支撑。

    两方天地开始快速融合,上方的天空突然有巨大的声响传来,众人抬头看向天空,真正的无妄海海水,开始倒灌进了这片天地之中。

    滔天的水气呼啸而下,化作有史以来最为恐怖的瀑布从天而降,那些大乘期的修士,各自去往自己的族人身旁,将他们护在了自己的羽翼之下。

    天海一线恐怖的轰鸣声不绝于耳,足足持续了数分钟的时间,随后各色亮光与涡流漩涡中漂浮而出,一个接着一个的光罩,从海平面上升起。

    众人脸上大都有劫后余生的感觉,他们纷纷向着岸上疾驰而去,再也不想靠近这海半步,最终所有人回到了岸边,夕阳照射在海面上,那一抹火红之色,似乎是在提醒所有人,之前的惨烈经历。

    不多时所有的大乘期修士凑到一起,他们将云殇团团围住,以姬冲为首的御皇殿,以花老怪为首的花家,还有一些散修大能们,齐齐的看向云殇身边一人,处于昏迷当中的楼乙。

    有的人眼中是好奇之色,有的人眼中是贪婪之色,还有的人却是眼含杀意,云殇手持造化玉碟,看向众人开口问道,“诸位这是何意?”

    “把人交出来吧……”姬冲开口道,话语中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

    “办不到!”云殇用三个字表达了他的意思,此时受了重伤的天行以及舒儿,向着他身边靠了靠,手中惊云枪以及七彩纺锥闪耀着各自的光华,这足以表达三个人的意思,他们要保下这娃娃。

    姬无奇向前一步,却在这时看到浑身伤口的蛮千钧走了上来,两人四目相接,气势都在一瞬间攀升起来,但是他们毕竟不是大乘期,所以两人各自都还收敛着。

    “我不要这娃娃,但是他手腕上戴着的乃是我佛家秘宝,必须交还给!”之前险些丧命,此刻醒转过来的吠陀,恬不知耻的开口说道。

    而他身边站着的拄着龙头拐杖的龙婆,此刻也指着楼乙说道,“这小子身上也有老身所要之物,交出来老身可以不为难与他!”

    看来龙婆还惦记着之前召唤图腾圣蛇之时,那圣蛇死死盯着楼乙的情况,只不过当初她并没有探明真相,此刻她那只独眼,正死死的盯着楼乙的左手手掌,仿佛这手掌拥有什么了不得的能力一样。

    齐锐看向自家老祖,此刻齐衡气色十分的不好,加之之前拼命的缘故,他现在可谓是伤上加伤,而对面这一个个逼过来的修士,除了吠陀之外,其他人看上去都还生龙活虎的,只不过各自看上去狼狈不堪而已。

    可是同云殇他们相比,就可以知道这些家伙究竟之前出了多少力了,面对着众人的咄咄逼人,齐家老祖也是爱莫能助,大乘期之间本就错综复杂,他只能对着齐锐摇了摇头。

    自家老祖不能冒险,是出于对家族的安全着想,毕竟这里的大乘期实在太多了,而楼乙是当初所有大乘期联名通缉之人,就算是齐衡在当时也是同意了的。

    云殇此刻可谓是双拳难敌四手,想要楼乙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他气的胡子都抖了起来,冲着这些人吼道,“没有这娃娃,你们真的以为现在还有命吗?”

    花老怪走上前来,冷冷说道,“人交出来,你护不住他,别令大家难堪!”

    而就在云殇准备拿命保护楼乙的时候,老刀翁却站了出来,他选择站在楼乙这边,这令所有人心头一凛,同时另外一边又有一人走了出来,站到了云殇这边。

    “花老怪,这小子与我有缘,今天舍下这张老脸,还请诸位高抬贵手!”老刀翁此刻脸上依旧笑容满面,可是所有人却觉得脑袋上悬着一把刀。

    另外一人却不是大乘期修士,却没有人敢轻视其能量,此人就是沈财神,但是即便如此,双方的力量对比仍旧太过悬殊,这时有一人开了口。

    “不若将他们两个交给我们南宫世家如何?”一个满头赤发的老者开口说道。

    “两个?”云殇疑惑的问道。

    却见此刻那老者用手指了指楼乙,又指了指在人群中的高大力,后者从人群中走出,对着那老者说道,“我愿意跟您走,还望啖老祖放过我的好兄弟!”

    那红发老者只是扫了他一眼,慢慢的说道,“你没有资格跟我谈条件!”

    此时高大力看向南宫琉璃,显然是南宫琉璃在打他身上红莲业火的主意,显然这位南宫家此次前来的老祖,并不知道他身上火焰的秘密,只是被南宫琉璃怂恿而已。

    一个未来的接班人,出手想要一个人,那还不是简单的事情,南宫啖虽为大乘期修士,可是在南宫琉璃面前,那也是不值一提的存在,毕竟南宫琉璃是要同时接管南宫世家以及冥煌宫的人。

    高大力看向南宫琉璃,眼神之中已有祈求之色,但是南宫琉璃似乎并不打算妥协,他不能允许高大力离开,甚至于他而言,楼乙的价值还不如高大力重要。

    他之所以提出想要两个人,目的是为了掩饰其真正的意图,高大力陷入了两难的抉择之中,他知道自己不能把秘密说出去,否则不仅他要死,楼乙也很可能没命。

    他一个小人物,在面对如此多的大乘期,这一瞬间的感觉,就像是一只小蚂蚁,四周围着一片连绵起伏的群山,它们都想压垮自己,而他自己却又无力改变这一切。

    铁山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