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七百零七章 力所不及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七百零七章 力所不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楼乙处在涡流的最中心位置,他感受到自己的体内如江河湖海一般奔腾的灵气,它来自于仙灵冰晶,不属于此界的力量,此刻正被止水仙剑不断的导向四周。

    气吞山河乃是瀑流剑诀的总式,当初就是薛忘情给他的启示,以总式为起式,可以令瀑流剑诀的威力无限增加,但是楼乙此刻所做的,几乎是一种将自己置身于死地的危机之中。

    他以气吞山河之时,将自己化作了术法的媒介,所以他的身体此刻看起来才像是透明了一般,因为他正在经历的事情,就像是将自身置身于最恐怖的瀑布之中,不断的被难以形容的水流冲刷。

    偏偏他自己还无法摆脱这一切,本来他有一定的心理准备,毕竟当初这仙灵冰晶,曾经差点要了其性命,但是承载它是一回事,要将它释放出来,则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恐怖的寒流袭卷四方,原本激荡的海水,在一瞬间被冻结成冰,然而涡流逆转使用的是源自仙晶的力量,所以它们在冻结的一瞬间,又再次旋转起来,只是这一次它们宛若巨龙张开大嘴,那些尖锐且不规则的冰晶,就成为了这条恐怖冰龙的龙齿,等待着撕碎即将到来的敌人。

    那些大乘期的修士们,屏着呼吸看着下方的剧烈变化,那难以言喻的恐怖寒气,即便是他们距离如此之远,都隐隐觉得寒彻心扉。

    “那究竟是什么?!!”有人开口问道。

    众人下意识的摇着头,谁也无法给出准确的答案,因为这一切已经超出了他们的理解,身为此界最顶端的存在,却无法解释楼乙目前所做的事情,这对于他们这些高傲的人而言,无疑是一次不小的打击。

    所以他们选择了离开,因为按照约定,他们要去另外一边,携手干掉骸魂,只有这样他们才有胜算来对付骨颅,否则两者合二为一的时候,就是他们殒命之时。

    海水因为这寒冷的温度,不断的在被冻结,它们不断的向下蔓延,并迅速向着四周扩散,楼乙有意让它们在距离骸魂一侧的方向,构筑起一道巨大无比的冰之壁垒,以试图阻止骨颅,不让其有机会逃走。

    那之前延伸出去的冰之锁链,如今已经变成了难以想象般的庞大,它死死的锁在骨颅之上,洞穿其眼窝,刺穿其下方的颅骨,并试图将它彻底冰封起来。

    但是骨颅又怎会坐以待毙,它开始疯狂的反击,最初因为大乘期修士的同时攻击,它受了点小伤,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而如今那些恼人的苍蝇不见了,只留下那个令它有些意外的小鬼。

    它觉得自己被这群苍蝇轻视了,愤怒化作了恐怖的力量,紫黑色的魂念如蛆附骨,快速沿着锁链呼啸而来,它们不断的变换着样子,有时候化作无数人的面孔,发出凄厉的哀嚎,有时候则化作恐怖的鬼爪,拼命的撕扯冰晶锁链,更甚者化作一颗恐怖的兽头,张开漆黑的大嘴,狠狠的啃噬着冰晶锁链。

    但是这锁链乃是由仙晶所化,力量不属于此界,而这骨颅虽然也不属于此界,可是它所汲取的力量却是此界所有,即便它再汲取成千上万载,力量的层次也不会得到改变。

    元力与仙力差着十万八千里呢,即便楼乙修为再不济,无法发挥出仙晶的万分之一,可是其本身所蕴含的力量,就不是骨颅能够反抗的。

    然而仙晶虽强,施术者却太弱,明白了这点的骨颅放弃了自己的寄居之所,开始疯狂追杀起了楼乙,恐怖的黑云遮天蔽日,笼罩了整片天空,那妖异的紫黑色魂火,仿佛要将楼乙的灵魂化为灰烬。

    魂息之爪如同夏日里的蝗灾一般,铺天盖地的落下,并不断的追着他,想要将他开肠破肚,想要将他撕成碎片。

    楼乙疲于奔命,不断以洛河九形,施展着柔风细雨诀,在这寒冰涡流之中同它捉迷藏。

    多亏有涡流的恐怖拉扯之力,让骨颅的行动力成百上千倍的被压制,再加上周围温度的急剧下降,更限制了其疯狂。

    然而楼乙毕竟只是一个炼虚期的修士,那骨颅虽然追不上他,可是却用更加危险的方式攻击他,它的吼声带着摧毁灵魂的尖啸之声。

    这是让楼乙感到绝望的攻击,声音不会因为四周的涡流而受到丝毫的衰减,所以每当这家伙咧开大嘴的时候,楼乙的心都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儿里。

    他的精神不由自主的集中起来,费尽全力的躲避着对方的攻击,音波发出的啸音,甚至能够影响虚空,它如同实质一般摧枯拉朽,摧毁着好不容易搭建起来的寒冰屏障。

    仙晶之力他毕竟只是放出来,不被其吞噬掉已经是他所能做到的最大努力了,只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家伙竟然也是魂体,那么就能够解释为何这家伙要跟另外一边的骸魂凑到一块了。

    原本楼乙以为两者凑到一起,是为了让黑曜的骨骸合二为一,再借由魂息之力借尸还魂,可是现在他似乎明白了,骨骸合二为一不过只是它复活的条件,它真正想要做的是将两股魂力合二为一。

    他决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而且楼乙始终都在提心吊胆,因为他担心这家伙会放弃对他的追杀,转而去另外一边汇合,至少目前看来,它似乎并没有这个打算。

    但是如果骸魂被所有大乘期修士攻击的话……

    楼乙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之前骸魂受到群起攻击时,就曾召唤骨颅帮忙,而此时此刻骨颅放弃了黑曜的头骨,以灵魂之体对其追杀,如果这个时候骸魂呼救的话……

    他已经不敢再想下去了,楼乙猜测这骸魂与骨颅应该并不是同时产生的魂体,当初袭击云桑古树的是骨颅,不过它受重伤后逃了回来,它很可能因此创造了骸魂。

    因为两者之间的差距异常明显,老刀翁他们仅凭数人,就可以抵抗住骸魂的攻击,但是如此多的同阶修士,却拿这骨颅毫无办法。

    骨颅恐怕是想要吞噬掉骸魂,增强其魂力,借此再利用黑曜的遗骸完成借尸还魂,而届时这里所有的人类,将成为其还魂后的食粮。

    绝不能让它的计划得逞,那些大乘期的修士已经过去了,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楼乙抬头看向高空,仙晶之力已经彻底将黑曜的头骨冰封住了,他悄悄的松了口气,他不确定这仙灵冰晶冰封那头颅能够坚持多久的时间,他只期望时间越久越好。

    然而就在这时他突然注意到了一个细节,那就是那些最初凝聚成的冰霜锁链,竟然出现了凹痕,楼乙吃惊之余开口道,“这是......?”

    难以置信的一幕发生在了眼前,仙灵冰晶凝聚成的寒冰锁链,怎么会融化呢?为什么呢?为什么?!!

    他想不通,也难以理解这一切,但是当他看到四周逐渐增强的冰雾时,突然又明白了缘由,此乃昆吾界,一个小小的芥子世界,而仙灵冰晶属于上界的力量,它根本无法在此地存在太久时间。

    楼乙笑了,笑的异常苦涩,原本他所构想的一切,却在此刻轰然倒塌,他甚至觉得眼前一黑,差点就昏厥过去,但是敌人在侧,他不能就此放弃,可是他只是一个炼虚期的小小修士,此刻他又如何力挽狂澜呢……

    “灵魂...灵魂之力......”楼乙绞尽脑汁思考着,无意间他瞥了一眼生死令牌,发现其正在闪耀着乌光,他的眼中突然多了一丝光彩,一个新的计划浮现在了心头。

    “小白!小白你醒醒!!!”楼乙亲切的呼唤着对方,然而对方毫无反应,楼乙不得已只能换了一个口气呼唤。

    “白爷,白大爷您醒醒,有事跟您商量......”楼乙都觉得自己这话有些难以接受,可是没有办法,这白鲲并非像黑鲸一样,是自愿成为器灵的,它只是被迫栖居此令之中。

    楼乙这违心的呼唤,总算是令它有了反应,这混蛋慢慢的探出头来,睡眼朦胧的扫了他一眼,那眼神说不出的鄙夷,让楼乙几次想抽它一顿,但是有求于人就得低三下四,更何况这货就吃这一套。

    他委婉的表达了自己的想法,同时希望这家伙千万不要拒绝,没想到的是,这家伙竟然答应了,这令他想了老半天的赞美之词,一个都没有用上。

    但是它提了一个要求,要求楼乙将之前从鹏虚之中获得的落魂液全部交给它,楼乙此刻也顾不得那么许多,立刻就答应了他的要求,白鲲让他在这里设法拖住对方,给它争取足够的时间来准备。

    它飞离了生死令,以惊人的速度消失在了远方,楼乙看着不断追杀自己的骨颅魂影,叹了口气道,“还是太弱了啊……”

    他挥舞着止水仙剑,施展飞珠溅玉,不断阻隔着对方的靠近,同时他也感受到了,仙晶之力正在快速消解,至于是否赶得及白鲲的回援,他心里是一点底都没有的,他看着手里的生死令,喃喃自语道,“你可千万别坑我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