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六百九十八章 始料未及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九十八章 始料未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楼乙痛苦的躺倒在地,周围的战斗却始终没有停歇下来,在他不远处的地方季礼的身体动了一下,受了如此重的伤,他竟然没死,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不知为何楼乙总感觉这是天意如此,他费劲的动了动手指,一缕翡翠之光从他指尖发出,慢慢的飘向季礼,后者的身体猛的一震,随后被这光芒笼罩。

    伤口缓慢的愈合着,楼乙此刻心有余而力不足,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暂时帮他止血,至于他之后究竟是生是死,那都要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其实季礼此刻已是油尽灯枯之境,他修为再高也无法在如此重伤之下恢复,但是他的精神仍然清醒着,只不过那股狂热之态,已经消失殆尽。

    楼乙帮他止血的行为,他看在了眼里,此刻季礼的眼神之中,明显有了一抹复杂,他不是一个怕死之人,否则也不会疯狂到借助这种办法寻求突破。

    同时他也不是一个不想死的人,因为他有追求,他想要一窥更高层次的力量……

    胸口艰难的起伏着,他努力降低呼吸的频率,这样可以让他暂时进入假死状态,欺骗身体为他赢得更多的生机。

    楼乙的木灵气与他人有别,能够更好的释放这种生机之力,这是来自万物的馈赠,不过显然这并不能够让季礼恢复过来,但是却给了他希望。

    在这一点一滴的过程当中,季礼似乎有所顿悟,他的眼神变得清澈起来,身体开始发挥奇妙的变化,自愈的能力似乎提高了,他的肉身开始轻微的震颤,并散发出一丝丝奇异的清香。

    季礼抬头看着天空,沙哑的低语道,“终...终于,终于...成了......”

    他喜极而泣,很难想象像他这样的人会哭,眼神顺着他的脸颊滑落,滚烫而炙热,楼乙注意到对方的身体,正在快速的自愈着,相信用不了多久,他就能够自由活动了。

    再看看自己,他此刻觉得异常的疲惫,眼皮也越来越重,这其实也是身体的一种自我保护,人在昏迷之时,虽然十分脆弱,极易受到攻击,但是对于身体的伤势恢复,却有着事半功倍的效果,有时候睡上一觉,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但是楼乙此刻却真的不敢闭眼,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做了一件愚蠢的事情,因为他的举动,似乎让对方顿悟了,也就是说他间接的帮助自己的敌人突破了桎梏,这是不是有些蠢呢……

    楼乙在心中叹了口气,也许这就是命运,你永远不会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如果这一切都是其咎由自取,那么他也认了。

    过了不一会,季礼果然能够动了,他慢慢的站起身来,走到楼乙的身边,低首看着他问道,“后悔吗?”

    楼乙艰难的做出一个苦笑的表情,他没有回答对方,似乎一切的决定权都落到了对方的身上,生死有命吧,他这么想着。

    然而季礼只是仔细的端详了他一番,就再也没有说话,捡起之前被他丢掉的拐杖,蹒跚着转身离去了,临走时他说道,“谢谢......”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令楼乙内心一股暖流涌过,他下意识的举动,也许收到了意料之外的惊喜……

    很显然季礼放弃眼前如此巨大的诱惑,只怕是终于寻到了突破的契机,如果有缘再见的话,此人只怕已是大乘之境,他临走时的这两个字无比的贵重,日后也许会有意想不到的回报。

    楼乙终于还是坚持不下去了,他头一歪昏死了过去,不过嘴角却带着微笑,身体立刻进入保护状态,不一会有人赶了过来,还好是沈财神的人,他们最终赶走了吴亦一伙人,双方各有死伤。

    看来沈财神对于吴亦等人的背叛,是非常的愤怒,更加之之前算计他,导致他的弟兄死伤不少,所以这一次的战斗,十分的激烈。

    沈财神将死去兄弟的遗体,好生的保管好,同时派人寻找楼乙的下落,好的是对方是从另外一边逃走的,临走之时并没有太记挂他这个炼虚期的小家伙。

    等楼乙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身在宝宫之中了,但是令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这里面竟然空空如也……

    原本他以为东西都被沈财神收走了,可是看对方的样子,似乎情况有些不太对劲,因为他看到沈财神不断的来回走动,嘴里不停的嘀咕着,“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显然这里发生的一切对方也是始料未及的,他尝试着活动身体,身体却极为诚实的反馈其身体的现况,全身各处传来针扎似的疼痛感,甚至一些关节令他频频蹙眉,额头都有细密的汗水渗出。

    可想而知他这次究竟有多么凄惨了,不过好在小命还在,体内的暗伤,也不是不可修复的损伤,精神虽然受创,但是却也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这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

    最为重要的是,他的修为根基没有动摇,这令他着实送了口气,闭目以木灵气一遍遍的冲刷着身体,将一些显而易见的伤痕抚平,至少他得先恢复到能够站起来才行。

    沈财神的同伴仍在搜寻宝宫,但是在他们回来后,得到的却都是不太好的消息,这宝宫内空无一物,而且楼乙听到沈财神他们在讨论什么禁闭的后殿,似乎好像在说它不见了……

    楼乙从未来过这里,自然也不会知道那是什么,但是很明显这里发生了什么变故,导致这里的一切消失不见了,沈财神花了这么长久的时间来到这里,却是一无所获,可想而知他此刻的心情。

    楼乙内视自身经脉,过了好一会他长出一口气,慢慢的站了起来,身体依旧虚弱,不过却勉强可以走动了,他来到沈财神他们身边,抱拳说道,“多谢前辈们的救命之恩。”

    沈财神看着他,苦笑道,“你没事就好,只是这一趟只怕是白来了……”

    楼乙摇了摇头,对于他而言,这一次的无妄海之行,他已经收获颇多,人的机缘天注定,强求所得不见得就真的能够得到,他已经很满足了。

    沈财神看他的神情,苦笑道,“你倒是豁达,知足是一种好的性格,不像我啊……”

    “前辈何必妄自菲薄,您此行的目的,也并不是为了宝宫内的东西吧?”楼乙问道。

    沈财神摆了摆手,满脸凄凉的说道,“一时的贪念,造就了之后的种种,如果不是当初我被欲望驱使,也许就不会此刻连她们的面都见不到了,只是这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可是她们究竟在哪呢……?”

    楼乙没有再言语,显然此刻的沈财神十分的痛苦,楼乙注意到他的肩膀在颤抖,显然他此刻的情绪十分的激动,只是他拼命的抑制住了而已。

    身边的人都是他的生死之交,对于他们而言,此行最重要的目的,是了却至交好友的这份念想,然而结果却是他们没能预料到的。

    带着希望而来,却什么也没有发现,甚至连一点点的线索都没有留下,就这么凭空的消失不见了……

    此刻谁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沈财神,只能默默的站在其身旁,过了好一会,沈财神抬起头来,看向自己的弟兄们,自嘲的说道,“都说大家要有福同享,可是这次只怕是要空手而回了。”

    然而就在这班弟兄们准备调侃一番的时候,异常的情况却再次发生,只见宝宫突然震颤起来,强烈的晃动令他们始料未及,有人问道,“怎么了?”

    “先出去再说,你们照顾一下这小家伙,走!!!”沈财神对身边人说道,并提醒他们带上楼乙。

    一行人迅速离开了宝宫,可惜的是楼乙直到出了宝宫,也没有好好的看上一眼它的样子,就这么被人带着,仓促的逃了出去。

    沈财神面露凝重之色,因为整个心房似乎都在晃动,而且周围的通道,似乎有奇怪的气息弥漫着,他看到原本堆砌在外面的那些尸体都不见了,消失的无影无踪。

    虽然他曾来过一次这里,可是这种情况却从未发生过,到底这是怎么一回事?

    沈财神挥了挥手,他们开始迅速向外面赶,显然是想离开这里,楼乙被三个合体期的修士保护着,同他们一起往外走,可是他此刻的心却在狂跳不止,从离开宝宫的那一刻起,他就变得如此了。

    这种紧张感来的毫无预兆,似乎要有大事要发生了!

    很快原本分散在三个宝宫附近的修士,不自觉地全部聚集到了一起,只是这一次每个人脸上都带着迷惑与迷茫的神情,而那些曾经来过此地的修士,却都是一脸的凝重。

    显然这个情况他们也是始料未及的,四周剧烈的震颤着,发出巨大的声响,仿佛有什么可怕的东西正在复苏,姬无奇死死的护着姬无情,从他的样子看上去,似乎他们此行也是一无所获。

    就在这时另外一边有人赶了过来,楼乙欣喜地看到,沈万三,李斗,铁山,甚至是那位叫做马秀英的姑娘,都完好无损的跟在一个魁梧汉子的身旁。

    “师傅!”楼乙冲着走过来的这人喊道。

    “哼!你还好意思喊我师傅,我还以为你早就欺师灭祖了呢!”蛮千钧没好气的说道。

    就在这时另外一边又有人走了过来,南宫琉璃带着高大力,齐锐则跟在宋终的身边,楼乙十分意外的问道,“你们怎么也在这?”

    南宫琉璃看着他说道,“你能来?爷就不能来吗?”

    宋终抬头瞥了他一眼,似乎没有想要回答他的意思,倒是齐锐开口说道,“你这家伙确实福大命大啊,这么多人要你死,你到现在还活得好好的,老哥真是看好你啊……”

    另外一边沈万三冲了过来,一双眼睛瞪的跟牛眼一样,死死的盯着沈财神,眼神之中满是震惊与狂喜,然而沈财神对于父子重逢的喜悦,表现的方式却是,一巴掌拍在沈万三的脑门上,骂道,“你这什么表情?难道你真的相信你老子我会死在这鬼地方?!!”

    “没,我当然是不信的!”沈万三满脸的泪水,激动的回答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