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六百九十六章 血魔附体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九十六章 血魔附体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楼乙求助似的看向四周,却无奈的发现,两人刚才的战斗,已经让修士们自觉的远离了他们,而他沟通挂于身前的龙魂宝玉,却绝望的发现,它没有丝毫的反应。

    “怎么办?怎么办呢……”楼乙内心不断的重复着这几个字。

    他感到自己的意识快要被嗜血的渴望所吞噬,这不只是饕餮之吻给他的压力,还有妖神祭所带着来的残暴杀念,如果失去了意识会如何呢,楼乙不禁扪心自问。

    然而下一秒他的眼瞳彻底被血色笼罩,他的身体被一层粘稠的物质包裹,季礼眼神变得更为痴狂,就好像终于等到了他想要的东西一样。

    他的身体竟然也开始发生变化,他的体格逐渐变得高大起来,手中的铁拐被他扔向一旁,他那条残缺不全的腿,此刻被土灵元笼罩,自动生成义肢。

    一连串骨骼的爆鸣声响起,季礼仰天发出长啸,周身血气瞬间完全释放出来,轰的一声巨响,他狠狠的踩在地面之上,这一次地面清晰的出现了一个脚印。

    楼乙双手撑在地上,十指扫过地面,一道道清晰的爪痕,出现在他扫过的位置,看来两者之间的力量近乎相同,但是对方是清醒的,而他现在却已经被嗜血的杀念给占据了意识。

    楼乙的本识此刻正位于识海之中,他担忧的看向天空,一片血云正在不断的聚集,并向着识海而来,那血云中有一张脸正在慢慢凝聚,那是一张可怕的脸,有着一张令人不寒而栗的面孔。

    血云在识海中翻滚,令下方的金色海水翻腾不休,平静的识海此刻波浪滔天,他坐在金色莲座之上,周围金色的梵文不断从海面上升起,同时那滴西方净水,也出现在了他的额首。

    只是这一次与以往不同,以往都是外面的邪祟残魂想要夺舍他的身体,而这一次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这不是什么邪祟,而是他自己的意识正在发生巨变。

    如果在这个时候识海内爆发冲突,楼乙很可能因此变成白痴,因为两股力量都属于他,无论谁胜谁负,最终的结果都需要他自己来埋单。

    季礼的脸上第一次有了表情,那是期待的眼神,他那只独目闪耀着可怕的光芒,突然消失在了原地,下一瞬间蒜臼那么大的拳头,迎面砸向楼乙的脸,而这时后方才响起他离开时发出的声响。

    几乎声音同时发出,在这通道内尤为刺耳,楼乙被捶飞了出去,而对方紧随其后,那条义肢闪耀着橙黄之光,劈向其天灵盖。

    楼乙一双血瞳紧盯着对方,他此刻满脸是血,五官都有些移位了,但是在这血色粘稠物质的包裹下,慢慢的凝聚成了一张面具,一张跟其识海内,一样可怕的面具。

    面对着对方的追击,他发出一声厉啸,音波极速扩散将那致命的劈腿给阻挡下来,然而一片密集的拳影接踵而至,疯狂的轰向楼乙的身体。

    能够清晰的看到空气被爆裂,隐隐有丝丝黑色的细丝自他挥拳的位置向着四周扩散,肉身之力竟然隐隐影响着周围的空间,这难道也可以做到吗?

    楼乙所能做的就是以拳对拳,同时挥爪撕向对方,两者间的冲击波极为强烈,期间沈财神曾摆脱吴亦想要来帮助楼乙,可是对方并不是省油的灯,而且沈财神惊讶的发现,两人的战斗,他竟然完全参与不了。

    那恐怖的力量气浪不断推搡着周围的一切,甚至说那些被蛊惑的修士,在接近两人战斗的位置时,就已经被这气浪给震伤甚至是震死在了当场。

    沈财神看向四周,发现周围空无一人,他不得已也只能退却,同时阻止吴亦暗中出手,楼乙此刻的样子,哪里还有半分人样,他看上去简直就是一个人形的妖魔。

    甚至说那粘稠的血色能量,还在他的尾部,幻化出了一条血尾,这条完全由血气凝聚成的尾巴,就如同一条鞭子,不断的抽向季礼。

    后者全身上下散发着血气,他的战斗方式极为狂野,招式却极为的简单,都是直来直去毫无技巧可言,但是却因为力量层次的不同,量变引发了质变。

    极为普通的一拳,此刻在别人眼中,也像是恐怖的术法,那拳出风雷震动,拳未至风暴先行,它们挤压着楼乙所在的位置,肆意摧毁着周围的一切。

    两人的战斗就好像战场上鼓舞士气的战鼓手,那种声声震撼人心的轰鸣声,让整个空间都为之震颤。

    狂暴的拳风,形成巨大的能量风潮,席卷着四周,这只是力量最简单的运用,一拳一掌甚至是简单的跺跺脚,都足以引发地震一般的效果。

    而楼乙的应对方式更为残暴,他不断的向前进攻,身体四周形成的粘稠血色能量,幻化为如同利齿一般的血色光锥,光锥如同獠牙一般,想要将季礼给撕成碎片。

    楼乙的手掌始终扣在地面上,腿部弯曲就如同一只野兽,但是他似乎凭借着那些血色尖锥以及那条由血气构成的尾巴,就已经令他能够与对方分庭抗礼了。

    识海之中血云已经完全覆盖了上方的天空,那令人惊惧的面容,清晰的出现在了楼乙面前,那是一张流淌着血色能量的兽脸,却拥有着人的面孔。

    一根根巨大的獠牙延伸在唇外,它在对着下方的楼乙狞笑,像是在嘲笑他的懦弱不堪,血色能量不断压迫下来,引起了识海的反抗。

    楼乙处在风暴的中心,犹如一页落入狂风暴雨中的飘零,那种无能为力甚至是无所事事之感,让他感到绝望,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应对才是,因为不管是上方的血云脸,还是下方的识海,都是他的一部分。

    血云脸乃是他周身血气所化,而识海之水则是他的精神力具象化体现,精气与神识两者依存与共生,怎么可能选择其一,这似乎是一道无解的题。

    就在楼乙感到无从下手之际,外面的楼乙,样子再次发生了变化,原本只是覆盖在脸上的面具,逐渐开始向着周围扩散,他的手臂,脖子,背部以及双脚,此刻全部都有这种粘稠的物质包裹,并形成一块块的血痂铠甲。

    刺鼻的血气充斥周围,季礼全身浴血,他的身上多了几处血洞,显然这是楼乙那身体产生的血色光锥所为,但是楼乙此刻也不是一点事都没有。

    他的身体多处出现诡异的扭曲,显然这也是季礼的杰作,不过此刻的楼乙并没有痛感,他那扭曲的肢体,被血痂死死的裹住,就如同是被固定住了一样。

    季礼的力量仍在提升,他发出高亢的吼声,显得激动莫名,他在等待着这一刻,等待着能够令他力量再次升华的契机,原本他的目标是蛮千钧,可是蛮千钧本身的实力就要高于他,更拥有魔猿可以施展妖灵融合。

    而且驭兽宫战斗,从来就不是单打独斗,即便是蛮千钧,在遭遇危险的时候,他也会选择召唤自己的伙伴,这是驭兽宫的优势,自然不会选择无视这优势的存在。

    他背叛沈财神,目的并不是为了钱财,他为的就是与之一战,虽然沈财神的天赋并不好,但是他却拥有改变血脉的秘方,五神汤使得沈家拥有了远超一般修士的特殊体质,而这是季礼所觊觎的东西。

    他想要亲自试试,沈财神所拥有的体质,是否能够让他的力量更进一步,所以他的叛变目的其实很单纯,那就是突破现有的桎梏,升华自己的力之道,借此达到更高层次的修为。

    而如今他选择了楼乙,虽然楼乙的修为远不如他,可是两者的力量却几乎相同,这让季礼看到了希望,他要楼乙这一身的精血,他要剥夺其获得的力量。

    这是他的执着,更是其执念,如果楼乙此刻是被迫化身妖兽的话,那么此刻的季礼,就是甘愿为了力量而堕入魔道深渊。

    因为季礼的疯狂行径,迫使被妖神祭以及饕餮之吻影响的楼乙,不断地改变着自身的形态,此刻他的身体外侧又多出了几条手臂,这手臂乃是由血气构成,前段竟然有着如同吸管一般的诡异构造。

    它们就像是水蛭一样,不断的试图吞噬季礼,而季礼的速度因为力量的不断攀升,而变得越来越快,他的影子遍布在楼乙的四周,根本分辨不出哪个才是真正的他。

    拳头如同密集的雨点,腿脚如同锋利的刀刃,每一下都足以致命,楼乙身上裹着的粘稠血色能量,不断的被攻击,形成密集的涟漪,如果不是那些遍布全身的血色光锥,以及那条无所不能的血尾,此刻也许楼乙已经交代在了此处。

    战斗越是激烈,楼乙所面临的危机就越重,他的力量是借来的,并不是其自身所拥有的,龙血沸腾也不是毫无节制的随意使用。

    一切都要依托他自身的造血能力,而此时此刻他已经有些超负荷了,身体不断发出预警,但是楼乙却被封在识海之中无能为力。

    他就像是被血魔附体一样,对方拼命的榨取着他的力量,逼迫他陷入疯狂,以达到它不可告人的秘密,如果楼乙坚持不住的话,那么就只有两个下场,要么身体承受不住而崩解,要么沦为血奴永生永世被奴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