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六百九十五章 力之无穷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九十五章 力之无穷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独眼独脚,手持一根铁拐,拥有巨大的力量,甚至能够轻易击飞施展了上古莽牛之力的黄翰,此人的力量之强,十分的可怕,楼乙顿时提高了警惕。

    铁拐敲在地面之上,引发了激烈的震动,但是令人唏嘘的是,这地面竟然没有出现丝毫痕迹,楼乙没来由的想到,那通道墙壁上的痕迹,究竟是何人所留,难道他的力量,竟比此人更强吗……

    对方见楼乙避过他的攻击,嘴角微微上翘,露出满嘴的黄牙,这人穿着实在是太过邋遢可一些,破烂的衣衫,凄惨的模样,怎么看怎么觉得是个卑贱的乞丐。

    但是他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却着实太过惊人了一些,那拐杖也不知道是何金属所铸,舞动起来竟有风雷之声相伴,挥动间狂风大作,那风异常狂暴,刮的楼乙脸颊生疼。

    就在这时一人出现在了楼乙身边,他看着那拄拐之人吼道,“季礼你这个王八蛋!”

    看来这也是认识之人,楼乙想到之前的吴亦,再看向那拄拐之人,此时突然想起了当初沈三爷的嘱托,看来一切都不是空穴来风,只怕汇通天下内部,已经出了问题。

    毕竟如此庞大的组织,为首之人却不是巅峰实力,难免会引起其他人的觊觎,而且沈财神支撑整个汇通天下,靠的是情谊却不是高压威吓。

    然而总有一些人不领情,表面一套背后一套,毕竟每个人的欲望不同,想要得到的东西也不同,所以汇通天下虽大,却并不是铁板一块,今日之事只怕早有预兆,否则沈三爷也不会说出那么一番话。

    平静的背后实则暗潮汹涌,只要沈财神这杆大旗一倒,只怕汇通天下会瞬间瓦解,成为诸强争相抢食的一块肥肉,楼乙默默的叹了口气,如此顶级的势力,却也是充斥着阴谋与隐患,自己小小的问仙楼,日后的出路又在何方呢……

    季礼似乎永远都是一张死人脸,就算是他笑也总让人感觉怪怪的,一个不修边幅之人,却也参与推翻沈财神的组织之中,他到底图的是什么,着实令楼乙摸不到头脑。

    季礼没有回答对方,而是直接出手,铁拐砸向对方的脑袋,他没有一丝顾念昔日之情,出手既准又狠,那狂暴的力量形成的风压,压得与之对战之人节节后退。

    很显然出来阻挡他的这人,并不是季礼的对手,楼乙逼不得已决定出手相帮,也许对付其他人他没有把握,但是似乎对付眼前此人,他却有一些把握。

    因为他看得出对方,似乎是一个跟齐锐相似的家伙,不修法只修身,一切以力量为主,所以他的力量才会如此之强,楼乙想要将之前的想法实践一下,似乎此人正是最为合适的对象。

    二话没说楼乙将血气外放,一瞬间龙血沸腾让其力量猛增,同时双瞳闪耀赤红之色,一瞬间妖神祭加诸于身,力量再次疯狂提高,饕餮之吻维系着两者间的平衡,龙魂宝玉则紧守着他的心神。

    原本将对战之人压得毫无还手之力的季礼,突然看向楼乙所在的方向,他的眼神第一次有了光彩,就好像三岁的顽童,突然发现了一个好玩的玩具一般。

    那铁拐呼啸着砸落下来,楼乙施展龙形搏击,变掌为爪猛然扣住下落的铁拐,龙形虚影咆哮着冲向季礼,龙牙闪耀着翡翠之光,咬向对方的头颅。

    季礼张口一声暴喝,宛若一道惊雷划过天际,那音波极具破坏力,将龙影瞬间撕成碎片,同时音波以极快的速度冲向楼乙,想要连他一起撕成碎片。

    楼乙变爪为拳,同时用上苍龙亢战之法,一拳抵向音波袭来的方向,两者猛烈撞击在了一起,楼乙猛的向后狂退数十步,而对方仅仅是身体微微摇晃了一下而已。

    要知道这已经是八十倍的力量加成,却连对方一步都逼退不了,看来两者间的力量对比,差距远比想象中的更大一些。

    不过楼乙却是一脸的兴奋,似乎并没有因此而感到沮丧,他反而隐隐有些小兴奋,他扭头看向一旁,对身边不远处的那名修士说道,“前辈,这人交给我吧!”

    “你确定?”那人惊讶的问道。

    楼乙点了点头,那人说道,“好吧,那你千万小心,你别看他邋里邋遢的,他是个十足的杀人狂!”

    “多谢前辈提醒,我一定会小心行事的!”楼乙回答道。

    那人嗯了一声,随后迎向了其他人,他看得出来楼乙的力量,似乎与对方有些差距,但是他能够感受得到,楼乙的力量还有成长的空间,而且他能感觉得到,似乎是因为他的存在,让这个年轻人没有办法全力以赴,所以他才没有再留在这里。

    季礼看向楼乙,眼神之中带着一抹莫名的渴望,楼乙问道,“在这之前,你能否告诉我你图的是什么?”

    季礼没有回答,只是笑了笑,满嘴的黄牙看上去是那么的刺眼,楼乙叹了口气,知道再问也没有意义,有些时候想要得到答案,并不一定要靠询问。

    他抢先出手,龙形搏击释放开来,龙游八方,亢战无双,龙影呼啸而出,充斥着四面八方,血气翻涌,化作滔天之气,在饕餮之吻以及妖神祭的加持下,这血气之力使的他如同换了一个人。

    季礼挥舞着铁拐而来,狂暴的力量,强悍的风压,龙影与乌光不断交汇,两者的战斗,产生的冲击波,竟然不逊于那些拼命施展术法的合体期修士。

    要知道这是肉身之力的较量,楼乙的手不断变幻着印诀,正面对抗他没有必胜的把握,但是龙形搏击的好处就是,以力降力,以巧卸力,以力制力,以力破力。

    当对方的力量超越自己之时,楼乙便以着缚龙锁手之法将力卸掉,同时以束缚之力纠缠对方,让他无法完全展开手脚,始终处于束手束脚的战斗状态。

    然而即便如此季礼的战斗力,也让楼乙感到了巨大的压力,不过好在这洛河九形为他提供了极好的反应力,力量的平衡得到了极大的调整,他的出招收势极为的圆融,这让他的压力减小了许多。

    不过似乎季礼随着战斗的进行,他的狂态更加的凸显出来,楼乙能够明显的感受到,对方的力量在激增,挥动铁拐的速度在增加,让他应对之时更加的谨慎。

    可是楼乙所没有预料到的是,他在不知不觉中正守着妖神祭与饕餮之吻的双重影响,此刻他的眼瞳红的可怕,并有红色的光丝向外延伸至眼眶之外。

    此刻他的身体外侧,血气的形状正在发生着改变,而这却是楼乙没有注意到的,此刻的他血气的形状就如同一团火焰,不断的熊熊燃烧,他感觉身体燥热,情绪渐渐就要控制不住了。

    可是这种状态下的他,力量却在成倍的增加,楼乙沉浸于对力量的索取中,渐渐的迷失了自我,龙魂宝玉在一瞬间被血气包裹起来,楼乙仰天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

    他的眼瞳闪耀着凶光,手臂诡异的变得粗壮起来,他的身体也在膨胀,肌肉仿佛要撑爆他的身体一般,同样的招式,此刻他施展出来,威力竟然提高了三倍不止。

    而且他在不知不觉间,竟然不再去卸力,而是与对方展开了硬碰硬的强悍对攻,拳头之上包裹着一层血气凝聚的护甲,不断同砸落下来的铁拐撞击在一起。

    两者相碰所爆发出来的风压,将周围修士吹得不断后退,他们不得不离开两人的交战区域,为他们腾出更多的空间来,一些受到此地禁止影响的修士,在卷入两人产生的风暴后,就被风压撕成了碎片。

    而那些血肉之力,却幻化为楼乙进化的能量,饕餮之吻变得更加可怕,血气凝聚成一只可怕的怪兽,张开血盆大口吞向对面的季礼,而此刻的季礼似乎也变的完全不一样了。

    那一身的衣衫尽碎,露出结实的肌肉,虽然断肢看上去让他显得不那么完美,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季礼此人的肉身之力,只怕已远非同样修肉身之力的齐锐所能相比的了。

    这是一种直觉,只是楼乙心中的疑问始终没有得到解答,究竟是什么让季礼选择背叛沈财神,他看上去也不是那种贪财之人,会不会是.....

    他想到了一个可能,在他看到对方那渴求的眼神之后,楼乙摇了摇头,如果真的是这个理由的话,那么这季礼还真的是个疯子。

    楼乙的喉结在耸动,他觉得十分的渴,而眼前的季礼,就如同是最美味的甘露一般,尤其是他看向对方那凸起的血管之时,这种感觉就更加的明显。

    他虽然极力想要控制自己这种变态的想法,可是妖神祭与饕餮之吻,却在不断的影响着他,那血气凝聚的怪兽,正在不断的变得巨大起来,楼乙觉得如果再这样下去,只怕他会失去理智,成为一个追逐血气的怪物。

    不行,一定不能被欲望跟力量所吞噬……

    这是他首先想到的,可是究竟要如何阻止这一切,此刻似乎没有什么能够阻止这一切的发生,他的力量就快要脱僵了,龙魂宝玉?也许只有它才能够令自己冷静下来吧……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