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六百九十三章 心之宝宫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九十三章 心之宝宫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就在他们离开没一会的功夫,通道的入口处,就传来了刺耳的咆哮声,显然敌人的增援到了,然而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沈财神他们最终脱困而出,楼乙走在这逃生通道内,不由得狠狠松了口气。

    蜱虱们并不是一味的前行,说到底它们的行为,并不是为他服务,而是啃食这肉壁内的一些肉屑,楼乙曾不止一次看到这种东西,他也留心收集了一些。

    毕竟他收了不少这种异虫,如果仅靠血晶来饲养的话,似乎仍旧奢侈了些,而且他手头并不只有这一种异虫,骨书虽然被蛮千钧给收走了,但是他仍旧记得书中所写,要为后世做一些贡献。

    他创造了吞虚冥虫,如今进化为虚冥虫卫,这种成就感令他觉得有必要将这一切都牢牢记录下来,所以连带着其他的异虫也被他记在了心里。

    除了这净梵天蛛外,那从嗜神血树中得到的不知名异虫,以及之前在血晶湖外遭遇的这种蜱虱异虫,他手头上已经有了三种有待了解的异虫,所以任何细节他都不能错过,因为他犹记得虚冥虫卫之前的所作所为。

    异虫跟灵虫并没有灵兽那般富有智慧,它们只会服从强者,当它们觉得你不再适合的时候,就会毫不犹豫的离你而去,还有一个很重要的情况就是,你得想办法把它们喂饱......

    楼乙在通道内收集着它们吃剩下的肉屑,同时悄悄的打量着这厚厚的肉壁,他已经知道了这是那黑曜的尸体,此等神兽可以说浑身上下都是宝,也许能有什么意外的惊喜也说不定。

    但是走在他后面的沈财神,却不适时宜的泼了他一头冷水,他告诉楼乙再强大的妖兽,经过岁月的腐蚀,体内的灵性也会散的七七八八。

    而剩余的精华,大部分会隐藏在某处,沈财神告诉他,这里之所以如此的危险,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这里生活的所有生物,都是依靠蚕食其尸体内剩余的精华为生。

    楼乙想到了煞坤体内的那些异虫,想到了那些干瘪的通道,以及当时残存在虫母手里的血晶,不知为何他竟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悄悄的捏起一块蜱虱们吃剩下的肉屑,暗暗的动用了掠夺自煞坤的饕餮之吻。

    他的身体猛的一震,能够明显的看到他的身体在一瞬间有所膨胀,沈财神下意识的停住脚步,疑惑的看向楼乙,但是这种疑惑也只是一瞬间,因为他感受到了威胁,而这威胁稍纵即逝。

    “看来这小子,身上的秘密还有不少啊……”沈财神在心里暗叹道。

    楼乙身体微微颤抖着,他在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害怕自己吼出声来,就在刚才的一瞬间,他做了一次大胆的尝试,而这次尝试的结果,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仅仅只是一瞬间,他体内流动的血气,就足足提高了数倍,而且他感觉自己此刻浑身充满了力量,这种感觉令他想要仰天长啸,这种血气上涌的感觉,令他想要破坏一切,毁灭一切。

    楼乙知道这是饕餮之吻在作祟,只是没有想到的是,他以龙魂之玉加以遏制,都几乎快要控制不住,但是这种掌控一切的力量,却让他有种飘飘然之感。

    他所拥有的一切,都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然而有的时候即便付出了,也未必能有回报,他迫切需要一种能够改变这一切的力量方式。

    原本在得到妖神祭的时候,他以为自己拥有了这种力量,可是当他以化神期修为,遭遇到炼虚期修士的时候,才发觉一切都是他过于天真了。

    再后来他明白自己似乎进入了一个误区,力量的确可以无所不能,但是对于力量得到使用方式,说实话他还是个门外汉,而这一路走来,他更多的却是仰仗自身的灵脉,所以对于力量之道的理解,他似乎有些背道而驰了。

    原本在遇到齐锐之时,他就想将此法告诉对方,毕竟齐锐走的才是以力证道这条路,只是他究竟能够走多远,楼乙也不知道。

    一条原本楼乙已经打算放弃的道路,在此刻却突然有了转变,他的双眼在这有些昏暗的通道内闪闪发光,他为什么要不辞辛苦的锤炼肉身之力,他完全可以依靠掠夺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楼乙在不经意间,开启了另外一条道的大门,就这样堂而皇之的走上了力量之道,只不过他所走的却与齐锐等人不同,他所依靠的并不是千锤百炼之法,而是依靠饕餮之吻的力量,来催化自身的力量层次。

    血液的力量也是力量的一种,而且楼乙体内有龙族之力,可以使得其力量十倍百倍与人族,再加上妖神祭这种特殊的功法配合,他似乎看到了一条特殊的力量之道。

    正在幻想着如何来实现这种设想,前方突然没有路了,楼乙抬起头来看向四周,发现走着走着,已经来到了通道的尽头。

    不知为何出口看上去十分的狭窄,而且楼乙还发现了几只死掉的蜱虱异虫,这令他眉头皱了起来,但是很快他就听到了外间有交谈的声音,只是他的眉头锁的更加厉害了。

    外面似乎是御皇殿的修士,而说话之人似乎是姬无奇,因为只有他才总是用那种冷冰冰,且没有商量余地的话语跟他人讲话。

    不过楼乙并不知道这些,因为他在当初干掉瞳老的时候,就已经昏过去了……

    楼乙将蜷缩在周围的蜱虱异虫收了回来,他深吸一口气慢慢的走了出去,此刻双方人马正在对峙,不过很明显双方目前的情况都很糟糕。

    楼乙注意到姬无奇背上背着一人,正是之前差点被他干掉的姬无情,而对方也看到了他,因为这么多的合体期修士大会面,竟然有一个炼虚期的年轻人掺合其中,这自然会引起他人的怀疑。

    “是你!!!”姬无奇神情猛的一变,一股凛冽的杀意透体而出,以前总听别人说起,眼神可以杀人的事情,那么如今姬无奇所做的,就是在使用此法。

    只见两道金芒呼啸着斩来,却在此时楼乙听到一声咳嗽,随后几片金钱鳞片出现在了楼乙身前,那金芒斩在其上,发出巨大的声响,随后一道正在逐渐放大的身躯,恰在此时将他护在了身后。

    “沈茂?你竟然没死?!!”显然姬无奇是认得沈财神的,此刻直呼其名,显得颇为意外。

    沈财神此刻的身体,已经恢复到了最初的模样,他面带笑容说道,“差点死掉,差点死掉啊……”

    姬无奇冷哼一声,显然是不信他这套说辞的,沈财神之名,在这昆吾界可谓是颇具传奇色彩,从一个籍籍无名之辈,一跃成为富甲天下的财神,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此人机缘之强世所罕见,都道说杀大乘期容易,杀他沈茂却难,这句话可不是空穴来风,坊间有着无数的传言,都从侧面证实了这一点,毕竟他的财富,足以让很多人蠢蠢欲动,而他到现在都还活着,就足以证明他比想象中的更难对付。

    “把他交给我!”姬无奇冷声说道。

    “齐皇殿下所言,我沈某人自然是要听的,只不过此事却着实难为沈某人了。”沈财神打着哈哈说道。

    “怎么?”姬无奇问道。

    “我们哥几个的命,都是这小家伙救的,哥几个能活着出来,也全是这小家伙的功劳,更何况他还是我犬子的朋友,所以......”沈财神说到这里,身上的气势已经开始发生变化。

    姬无奇虽然不惧任何人,但是他此刻背上背着姬无情,比起眼前这些人的性命,姬无情的命更为重要一些,姬无奇看向楼乙,又看向沈财神,冷冷说道,“沈茂我劝你莫要自误,他是谁你应该心知肚明!”

    姬无奇的意思很明确,就是要逼沈财神就范,因为楼乙乃是被大乘期修士共同通缉之人,他如此袒护楼乙,自然会引火烧身,他这么说就是要沈财神认清现实,将这烫手的山芋丢掉。

    沈财神嘿嘿一笑,浑身肥肉都在颤抖,意味深长的说道,“沈某人从不做赔本的买卖,至于我自己有几斤几两,沈某人也是知道的,就不劳齐皇惦记了。”

    话说到这个份上,其实已经没有再谈下去的必要了,姬无奇冷冷的看了他一眼,竟然干脆的离开了,沈财神松了口气,小声嘀咕道,“妈的,吓死老子了,还好这家伙没有看出我现在外强中干......”

    楼乙在其身后说道,“多谢沈前辈仗义相救!”

    沈财神一屁股坐到地上,摆了摆手道,“举手之劳而已,更何况你还救了我跟我这一帮子弟兄。”

    其他人见姬无奇等人离开了,也一个个瘫坐在地,说实话他们也是害怕再打起来,毕竟之前的消耗,已经让他们拼了老命了,再加上一个个背上背着的伤号,打起来难免束手束脚的。

    此刻最重要的就是赶紧恢复真元,只有这样腰杆子才硬朗,说话才能有底气,楼乙故技重施,利用五行灵脉之力,帮助他们快速恢复真元,这一坐就是两三个时辰,不过效果却是非常明显的。

    丹药配合他的五行环,极大的提高了恢复的效率,沈财神在恢复之后,长长的出了口气,而后对着周围的人说道,“走吧,是时候去该去的地方了……”

    沈财神所说之地,自然是心之宝宫,其实楼乙早有猜测,这里的空间如此巨大,而且他们一直都在坚持,想来应该这里就是黑曜的心房所在,只不过宝宫有三座,不知道沈财神会选择哪一座入手。

    他抬头看向姬无奇离去的方向,心里突然想到,也许姬无奇选择离开,是不是他也找到了宝宫所在,虽然无法证实这一想法,但是这个念头却始终挥之不去。

    就在这时沈财神突然开口对他说道,“小子,待会到了地方,你就把之前的那酒盏握在手里,记住千万别松手,无论待会发生什么事情,一定记住,千万别松手!”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