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六百六十六章 冯玉返府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六十六章 冯玉返府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所有的梦貘兽,几乎同时转身看向那沟壑的外面,并且眼中都散发着奇异之光,它们似乎感受到了某种威胁正在来临,然而就在这时,那梦貘始祖却突然化作一道黑云,冲向了沟壑所在的方向。

    一路之上地动山摇,将那些小一号的梦貘兽撞的是东倒西歪,纷纷掉落回了沟壑之中,因为它的缘故,连带着那些悬挂在上方的人类修士,都坠落了下来。

    有一些头着地砸落在地面上,虽然他们个个都是骨瘦如柴,可是毕竟修为仍在,这种肉体的碰撞,是无法伤害到他们的,只是他们仍然还处在梦魇之中,丝毫没有因为这个变动而醒转过来。

    梦貘始祖疯了一般冲向了洞府外,冲向了那个让它即害怕又陌生的声音,因为它从这声音之中,感受到了往日熟悉的感觉,这种感觉曾令它度过了温馨舒适的一段时日。

    它并不是打小就生活在这里,而是被人收服后养在此地,而那个收服它的人就是箫升,可是他明明已经死了,死在了它的眼前,被人活活的打成了肉泥,而它也未能幸免于难,只是侥幸不死,苟延残喘至今。

    然而这声音却带着不容置疑的威严,虽然它听上去不温不火,可是却令它灵魂都为之颤栗起来。

    终于它来到了洞府门前,一座悬浮在半空中的楼阁,如果楼乙还在的话,一定能够认得出来,它就是被钱芳华寻到,并安置在庆宁镇的一醉芳华里,作为主楼建筑的那个仙之弃府。

    而它其实就是外面楼乙他们经过时,所发觉的那处少了一栋建筑的楼阁,它原本就矗立在那里,只是被人给带走了而已,而带走它的人,其实就是钱芳华转世之前的仆人。

    确切来说这洞府本来就是钱芳华生前的居住之所,她生前就是箫升的女侍,在箫升死后,她很可能随他而去,只是仙之死,必定会留下意念,而也许就是这缕残念,让它感应到了钱芳华的这一世,所以仙楼才会飞出无妄海,主动去寻其下落,这算是完成了一个轮回之后的重逢吧……

    钱芳华之所以会一直迷恋美男子,其实就是受到了前世的记忆影响,也同样受到它所残留的意念所影响,所以在见到冯玉之前,她就一直呆在这仙楼之内。

    而冯玉的到来,为其揭示了这一切的前因后果,只是冯玉不希望其再牵扯到前一世的因果当中,所以离开时并没有带着她一起走。

    然而钱芳华心心念念的始终都是箫升,因为她爱慕自己的主人,只是仙人之间,爱恋多属于禁忌,而箫升虽游戏人间,过着无拘无束的生活,可是他却与曹宝不同,他修的乃是大道,修的乃是无情之道。

    一段注定没有结果的姻缘,可是钱芳华却依旧无怨无悔,她爱着这个人,只要能陪着他,看着他,此生足矣,哪怕海枯石烂,天崩地裂,她也无怨无悔,直到生命的终结。

    就是这份执着的爱,使得此后这一世的钱芳华,无论如何也忘不了冯玉的音容笑貌,她关闭了一醉芳华,专心致志开始突破,终于赶在北州大会之前,顺利突破了结丹期,成为了北域为数不多的元婴期修士。

    突破之后她参与了北州大会,只是为自己找个寻找冯玉下落的理由,而她终于找到了对方,冯玉途经北州,路过登仙城之时,感受到了楼乙的气息,一念之间他选择去看看,因此被钱芳华感应到。

    她甚至放弃了北州大会的资格,义无反顾的追着冯玉离去了,这也是为何钱芳华明明应有夺冠的实力,却突然莫名其妙失踪的原因。

    而此时她就站在冯玉的身后,温柔似水的望着冯玉,此刻的她修为竟已入了合体期,如果不是这么多年浑浑噩噩的话,只怕以她这种天分,兴许问鼎大乘期,也不是不无可能的。

    至于冯玉,此刻却早已是返璞归真,从外表看根本看不出其修为,可是他只是站在那里,就给人一种泰山压顶的强烈威压之感。

    而在他的左手边,还站着一人,正是楼乙苦寻了一天也未找到的沈万三,此刻他看上去十分的茫然,对于周遭发生的一切,感到疑惑又不解。

    因为冯玉告诉他,他曾是仙,他曾是二仙岭的曹宝散仙,因为封神之战的缘故,意外被卷入其中,后因为某些原因,而最终双双陨落。

    冯玉没有告诉他具体的原因,因为天机不可泄露,他希望沈万三自己能够回忆其自己的前世,而不是由他来讲述他们的故事。

    可是即便如此,此刻的沈万三也是一脸的茫然,他感觉无法接受这一切,越是胡思乱想,脑袋越是一团浆糊,他无法想起自己的前生,其实是因为之前在他洞府内发生的那一幕。

    天威浩荡,岂容他人诋毁,神之一念,足以抹杀亿万性命,然而多亏了他洞府前的那禁止的保护,才没有死掉,不过对于前生的一切记忆,也莫名其妙的消失了,不知需要何种契机,才能再次开启了。

    梦貘始祖自黑云中幻化而出,那仅有的独眼死死的盯着冯玉,同时也看了一眼沈万三跟钱芳华,眼前的这三人,虽然看上去有些许的不同,可是却给它一熟悉之感。

    “主...主人?”梦貘兽始祖尝试着呼唤道。

    冯玉无悲无喜,轻轻的扫了它一眼,梦貘兽始祖立刻落到地上,头部紧紧的埋在冰面上,再也不敢把头抬起来了。

    冯玉叹了口气,从怀中取出一个白玉瓷瓶,手一点那瓷瓶滴溜溜的飞向了梦貘兽始祖,瓷瓶散发着柔和的白光,在到达梦貘兽身体上方之时,瓶口自动开启,一种银白色的液体,从此瓶内倾泻而出。

    如果楼乙在的话,一定会非常的吃惊,因为这里倒出来的可都是天一生水,梦貘兽始祖在接触到这神水的一瞬间,整个身体就开始往外冒着黑气,并不时有哀嚎声发出。

    它看上去异常的痛苦,可是却咬牙坚持着,不敢把头抬起来,而冯玉自始至终都是面无表情,梦貘兽始祖的身体在天一生水的包裹之下,快速的变小了。

    而它的气息也随之衰弱下来,从它原有的境界,一路下跌,从大乘期跌至合体期,再跌至炼虚期,再跌向化神期,可是即便如此,它也一直埋着头忍受着。

    直到最终它的身体不再产生黑气,而是隐隐有着淡淡的乳白色光泽散发出来,冯玉才将那瓷瓶招了回来,此时的梦貘兽始祖,已经变得比之前小了百倍不止,大小也只相当于黄獟那般了。

    “汝之孽障已除,但恶业仍需偿还,现随我去一处,偿还你之罪赎吧……”冯玉话音刚落,手一招那梦貘兽始祖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小了,而后落入其手掌之中。

    冯玉抬头看向这早已破烂的洞府,迈步向前走去,令人惊奇的是,他的脚落与何处,那里的冰川随即融化,大地复苏露出其本来面貌。

    沈万三失魂落魄的跟在其身后,而钱芳华则小心翼翼的守着冯玉,大气都不敢喘一口,这一世好不容易再相逢,她不想再与其分开了……

    她虽有心,冯玉却无意,因为这一世他走的仍是无情之道,大道至简,摒弃七情六欲,则能达到无欲无求,天分是一回事,心性又是另外一回事。

    只不过他的无情也是相对的,至少他在看到沈万三有危险,看到楼乙有危险,他还是出手了,这足以证明他只是清心寡欲,却并非无情无义。

    性子冷清不代表他没有感情,钱芳华也许正是看准了这一点,才心甘情愿的追随其一生的吧……

    一路前行冰雪尽消融,凛冽的寒风似乎也识趣的退却了,冯玉踱步上行,来到了洞府门前,看着倒塌的两扇府门,他第一次叹了口气,这声音仿佛蕴含着某种法则,竟压的四周空气震荡不已。

    他向上抬了抬手,两扇厚重的洞门,竟然自己飞起来,落到了它们本该呆着的地方,这让沈万三有些瞠目结舌,他此时也顾不得迷茫了,一双眼珠子滴溜溜的乱转,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冯玉似乎感受到了沈万三的意念,他开口道,“你心中执念太深,若放下心中执念,道自在眼前……”

    沈万三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然后用极其细微的声音小声嘀咕道,“不是我执念深,而是你境界高好不好……”

    这话冯玉自然听得到,不过他没有在意,沿着洞府一路前行,手掌向着甬道一抹,之前还寒霜刺骨,冰川林立之地,瞬间冰雪消融,重现这里往昔的景象。

    一团团柔和的光团,从上方洒落下来,将整个洞府照亮,四周的裂痕,在冯玉的力量下,不断的被抚平,直到他来到了那处巨大的裂谷旁,此时数百只梦貘兽,正警惕的看着他。

    它们似乎在疑惑着,自己的老祖宗怎么不见了。

    冯玉看着它们,大袖一挥,一股强劲的吸力出现,拉扯着它们的身体,这些梦貘兽不由自主的飞向其袖中,转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冯玉站在裂谷口,手掌对着裂谷一招,整个裂隙都在颤动,寒风竟然转瞬间消失不见,一物从裂谷底部飞出,竟是一口蓝荧荧的宝剑,悬浮在冯玉的身前,闪耀着点点寒光。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