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六百六十四章 绝世剑胎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六十四章 绝世剑胎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就在楼乙愣神体悟那玄妙感觉之时,突然噗的一声轻响,将他的思绪又拉了回来,原来经过赤炎宝炉的疯狂努力,那冰层终于还是被溶解开了。

    一股沁人心脾的气息,随即扑面而来,这里面蕴含着惊人的水之力,温柔包裹着他们所有人,楼乙浑身为之一振,因为这里面只有他是水灵脉圆满之境,也只有他最能感受其中所蕴含的水之力。

    楼乙浑身都激动起来了,那蓝色的光芒,宛若丝带一般不断从对面散播而来,很难想象为何这里没有那凛冽的寒风,反而处处透着温润之感。

    赤炎宝炉将冰川融化出一个可供一人钻过去的窟窿,它就再也无以为继了,光芒暗淡的同时,不断的缩小后,回到了山符吊坠之上。

    楼乙不得已,只能以自身的火之力,帮它将这粗糙的洞壁尽可能的完善一下,当他亲自动手溶解这冰川之时,才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这冰川的可怕之处。

    天火焚烧竟然只是令它稍稍有所变化,那如果是一般的凡火尘炎,岂非对其无能为力……

    勉强将这冰洞巩固了下来,他让铁山先进去试试,因为他们四个人里,属他的块头最大,只要他能顺利通过,其他人自然不在话下。

    铁山钻进去探头探脑一番,就收脚走了进去,不一会从对面传来他的声音,“过来吧,没有问题!”

    随后他们几个,一个接着一个钻了进去,楼乙是最后一个进去的,他留了一个心眼,在这边外围弄了一个禁止,以防止这冰洞再收缩回原来的模样。

    等他顺利通过冰洞之时,楼乙的眼前豁然开朗,他们竟然不知不觉中来到了东岸,这可是他没有想到的,东岸看上去已经完全毁坏了,洞府内的一切都是残破的。

    虽然满眼看上去都是一片狼籍,但是有一样东西,却吸引了他们所有人的目光,一个被毁去了大半的炼器室,而那仙灵之气就是从它里面飘出来的。

    他们一同赶了过去,用来炼器的炉火早已熄灭,可是躺在里面的一块深蓝色的金属疙瘩,却仍在散发着柔和的光芒,而这东西就是他们之前感到的刺眼之物。

    几个人围在一起,楼乙对身边的齐锐问道,“你怎么看?”

    齐锐盯着那金属疙瘩瞅了半天,这才开口答道,“应该是件器胚,而且是个半成品。”

    楼乙点了点头,又问道,“能判断是件什么器胚吗?”

    齐锐摇了摇头,说道,“这个不好说,除非能激活其内部所构筑的铭文,只是如此一来,我们会非常的危险……”

    楼乙想了一下,觉得这确实有些冒险,因为这玩意如今仍散发着仙灵之气,就足以证明此物并非凡品,在这里过去了那么久的岁月,仍旧灵性不失,这本身就足以说明其材料的珍贵了。

    楼乙想了一下,对他们说道,“你们先退回到冰洞内,我想试上一试。”

    “那你可要千万小心,这可不是闹着玩的!”齐锐提醒道。

    “嗯,放心吧,我心中有数!”楼乙回答道。

    齐锐跟其他人退回了冰洞,楼乙深吸了一口气,在身前构筑起了一道道防御,厚度足有一丈,然而他似乎还觉得不妥,于是刀痕空间的印记,在这一刻也缓缓的被激活了。

    不怕一万,就怕这万一,等他彻底准备好之后,时间都已经过去了小半个时辰,此刻他小心翼翼的以自身的水灵元,去摸索这器胚的构造,就如同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它一般。

    楼乙的脑海中开始构筑其形态,并开始快速推衍其所蕴含的铭文构造,此刻他在想的是,如果霍炎在这里就好了,以这家伙的执着与天分,只怕这些东西难不住他的吧……

    楼乙默默的在心里叹了口气,这种事情其实他是真的不擅长的,不过求同存异,一通则百通,他修有阵法之术,天下万法莫不从无中生有,而铭文之术也是得自对于伏羲八卦的推演。

    虽然方式方法大相径庭,但是原理构造方面,却脱离不了其本质,在楼乙的时候其中,亮起了无数的光点,这每一个光点都既美丽又危险。

    灿若繁星,却透着足以毁灭所有的力量,这其实就是铭文的本质,而每一个光点之间,都有一条若隐若现的光丝,那就是铭文的内部构造,要解析这些,说白了就是将它们一个一个的摘出来。

    漫天星光闪烁,要将它们完整的拆解出来,岂是一件随随便便就能成功的事,这需要耗费大量的精神力,所以这也是楼乙感到压力巨大的原因。

    毕竟铭文之术传自炼器,而他擅长的却是炼丹,两者虽同有一个炼字,可是方法却是天差地别……

    他的眼神游离于那些微弱的光丝之间,寻觅着它们可能存在的规律,这个过程十分的枯燥,可是他却看的极为认真,他想着如果自己能够完整的将它解析出来,也许就能够再送霍炎一份大礼了。

    然而这一坐竟然就是十天十夜,被困在冰洞里的齐锐等人,此刻一个个冻的嘴唇都青了,齐锐实在是有些受不了了,哆哆嗦嗦的问道,“哈..没后...吗?”

    在最前面的铁山摇了摇头,回头说道,“么...没哟...反...反应!”

    齐锐哆嗦着叹了口气,心里是一阵默哀啊,早知如此就不该答应让他去试的,这不是自找苦吃吗?真是的……

    可是就在这时,铁山突然全身一震,一股极强的剑气,突然从冰洞外传来,引得他周身气息为之颤抖,他虽然修的乃是斩天之道,可是同时也修了剑道。

    剑之道讲究与气共鸣,与剑气共鸣,与神共鸣,与神宫共鸣,而神宫其实就是识海,因人的脑髓形似泥土,所以古人也称其为泥丸宫。

    修剑其实就是修神,以力御剑为下成,以心御剑为上乘,但是只有以神来御剑,才能做到万法皆破,邪火不侵之境界!

    所以当那器胎释放出剑气之时,其他人还未感应到,铁山就已经有了反应,他本能的就想拔剑,可是这冰洞太过狭窄,根本不可能让他取出巨阙古剑。

    齐锐见他神情有异,寻问道,“你怎么了?”

    “有剑气!”铁山只说了这三个字。

    齐锐登时明白过来,他喃喃自语道,“看来那器胚应该是未成形的剑胎了......”

    话音未落,只见冰洞外突然剑气纵横,道道深蓝之光,胡乱的向着四周发散开来,那感觉就如同一朵妖异的兰花,正在不断的绽放开来。

    整个炼器室都开始疯狂的颤抖起来,楼乙身前的护壁,在如此恐怖的剑气肆虐之下,就如同是纸糊的一般,几乎瞬间就被消灭的干干净净。

    他也在此刻,进入到了刀痕空间之中,在广场之上,他心有余悸的看着自己的左袖口,他受伤了,而且仅仅只是被那恐怖的剑气擦了一下而已。

    他挽起袖口看去,吃惊的发现,他的左小臂被削去了差不多一寸长短的肉,此刻鲜血淋淋,触目惊心。

    他开始用木灵元混合着水灵元来为自己疗伤,同时在脑海中重新构筑之前解析出来的铭文,他深感铭文之术博大精深,十天十夜的时间,他也仅仅只是解析出了很小的一部分,不过他最终还是凭着自己过人的精神力,将它们全部烙印在了识海之中。

    他很清楚凭借他对于炼器的那点知识,是不可能解析的了这些铭文的,所以他想将这些记下来带回去交给霍炎来解开,一旦他成功了,那么问仙楼的装备,将从此与众不同。

    等伤势控制妥当时候,他计算了一下时间,又在身上构筑起了防御,这才再次离开了这方世界,回到了现实世界之中。

    此时他惊讶的发现,这里的一切几乎都被毁掉了,寒风顺着剑气刺穿的位置灌了进来,而那厚厚的冰层,却已是千疮百孔,楼乙担心的看向他们来时的冰洞。

    还好,那冰洞只是被削去了一大截,还留有不小的空间,楼乙感应到了铁山他们的气息,这证明他们还安然无恙,他的出现也让齐锐等人暗暗松了口气,因为刚才的一瞬间,他们都以为他死了……

    铁山他们依次从洞中走出,齐锐冲过来上下打量着楼乙,问道,“老弟你刚才吓死哥哥了!”

    楼乙怔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去接口,这家伙老毛病又犯了,他叹了口气决定不予其计较,只是回答道,“我没事,让你们担心了。”

    铁山此刻想要靠近那器胚,可是突然那器胚开始再次闪耀光芒,楼乙赶紧阻止道,“别过去!它已经被再次激活了!!!”

    原来这剑胚之所以会如此狂暴,是因为楼乙处于好奇的关系,悄悄的激活了其中的某一两个铭文,因为他实在是解析不出来它们的构造,索性就用这种最直接的办法,来将它们运行的轨迹完美的记录下来。

    所以他虽然成功了,可是却也激活了对方,只要此刻有人再靠近它,它就会处于自保而发动剑气攻击,楼乙虽然得到了他想要的东西,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宝贝从手中溜走了。

    虽然很可惜,但他是个知足常乐之人,有些东西不能强求,不然当初三足金蟾讨要聚金珠的时候,他也不会那么痛快的就交给对方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