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六百六十二章 击杀冯宽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六十二章 击杀冯宽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冯宽此刻睚眦欲裂,他有些恼羞成怒,怒自己本能的退缩,恼对方坏其好事,此刻手中见血封喉发出极不耐烦的嗡鸣声,也令他感到烦躁,冯宽冲着它吼道,“想饮血就给本宗主卖力些!!!”

    见血封喉妖光四起,化作一张血盆大口,竟然转身咬向冯宽,似要将其吞入嘴中,铁山等人面面相觑,这冯宽这般凶了,没想到这柄劳神子妖刀比他还凶,竟然要反噬其主……

    然而他们全都想错了,冯宽修的乃是血杀之道,可以说一身道果皆系于此刀之内,见血封喉这么做,其实就是另外一种意义上的凭依之法,是为了给冯宽更强有力的支撑。

    冯宽眨眼间就被这血口吞噬,甚至还能看到这血口吞下冯宽后,似乎还用力的咀嚼了几下,可是随后三人几乎同时浑身一震,因为冯宽的气息非但没有就此泯灭,反而变得更加恐怖了。

    血光冲天而起,刺鼻的血腥味道,充斥着整个洞府,上方的洞壁,四周的洞壁,以及脚下的地面,全被染成了血色,一团诡异的血雾此刻正在蠕动着,其内有两道血芒猛然射出,直直的扫向齐锐等人。

    一瞬间三人就仿若被施了定身咒一样,竟然丝毫无法动弹,他们惊骇的发现,身体四周不知何时覆盖上了一层粘稠的血雾,这些雾气凝结成血丝,将他们牢牢的黏在了原地。

    齐锐奋力反抗,却被这血丝越收越紧,他被勒的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了,其余两人跟他情况一击一样,不过李斗看上去好好一些,天罡斗气非同凡响,竟能将这血气隔绝在身体之外。

    不过即便如此,两者间的修为差距并为减小,所以他还是处在对方的掌控之中……

    铁山要想以星痕之力脱身,然而他发现无论他怎么努力,星痕之力都丝毫没有反应,看来这血丝还拥有束缚其天赋之赐的能力。

    三个人就这么焦急的看着冯宽,看着他一点点的蜕变,看着他气息越发的恐怖起来。

    而此时后方,楼乙的眼皮微微的颤动了一下,也许是因为那血腥之气太过刺鼻的缘故,他终于有了苏醒的迹象,黄獟在一旁守着他,一会偏头瞧他两眼,一会又转头看向齐锐他们战斗的方向,眼神之中似乎有些焦急。

    最终冯宽如愿以偿的完成了其蜕变,齐锐等人惊愕的发现,这家伙变得有些可怕了,他的身上出现了一件极为怪异的血色铠甲,一般的铠甲都是死物,而这东西竟然是活的。

    它死死的贴在冯宽的身上,不断的蠕动着,铠甲之上布满了血色的瞳孔,每一个都散发着可怕的血光,冯宽手中的刀也变得更加巨大了,而且上面布满了诡异的尖刺,看上去就好像刀变成了狼牙棒一般。

    冯宽嘴角带着择人而噬的狞笑,眼中涌动着疯狂亢奋之光,猛的长大嘴巴,发出如同野兽一般的咆哮之声,“嗷嗷嗷嗷嗷啊!”

    而此时齐锐等人仍没有摆脱那些血丝的束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冯宽,一步一步的走向他们,三人彼此苦笑一声,不是他们想要认命了,而是这冯宽实在是太强了。

    冯宽举起手中已经变换形态的加血封喉,对着他们横扫而来,他似乎已经预见到了鲜血淋淋的场面,以及他们惊恐万状的表情。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橙黄之壁突兀的拔地而起,硬生生的挡在了他与齐锐之间,见血封喉轰的一声劈在了这橙黄之壁上,冯宽脸色变了。

    因为他发现自己的攻击,竟然没有伤到这橙黄之壁半分,它依旧光彩琉璃,上面甚至没有留下半分的印记。

    齐锐等人死里逃生,都有了劫后余生的感觉,一个人影站在了他们面前,身高超过一丈,周身缠绕着橙黄色的鳞片,一支独角笔直冲着天空,周身涌动着足以毁天灭地的狂暴之力。

    别人不清楚,可是齐锐却很清楚,这是龙之力,而且是与他施展的龙之力不可同日而语的力量,他看着楼乙,神情说不出的复杂,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楼乙没有回头,反手冲着他们一挥,橙黄之壁化作一道圆弧,将他们所有人保护了起来,这壁垒同时隔绝了那血腥之气,也让齐锐等人得以摆脱掉了束缚。

    外面的世界里,楼乙双瞳闪耀着橙黄之光,龙族特有的瞳孔,正死死的瞪着冯宽,他的鼻孔不断喷着热气,脚不由自主的踩踏着地面。

    轰隆,轰隆隆……

    伴着他的脚步,整个洞府都在颤抖,这种压迫之感,冯宽无疑是体会最深的一个,他实在不明白,眼前这人,究竟是人是龙,如果是人的话,那龙角,龙目,龙爪,龙鳞又是怎么一回事?

    就在他迟疑的瞬间,见血封喉向他发出了进攻的命令,它要此人身上的血,而且比之前面对齐锐之时更加的迫切,冯宽无法忤逆手中之刀。

    他反抗就等于否认了他的道,否认了他的血杀之道,自然道心就会不稳,道心不稳的后果自然是被心魔所吞噬,唯独这个是他无法容忍的。

    冯宽嗷的一声怒吼,挥刀杀了过来,见血封喉幻化出无数血色刀光,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然而楼乙站在原地纹丝不动,他只是稍稍抬了抬眼,就看到地面快速隆起,一道一摸一样的橙黄之壁,恰在此时挡下了所有攻击。

    冯宽不退反进,进攻才是最强的防御,对于自己的血杀之道,他有着超乎寻常的狂热自信,然而他似乎还未意识到,他所面对的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隐藏在橙黄之壁厚的楼乙,龙爪幻化而出,轻轻的向着前方一探,一只巨大无比的橙黄石爪顿时抓向冯宽的身体,恐怖的力量仿佛要直接将其捏爆开来。

    冯宽面色一变,挥刀斩出一道惊人的血色刀芒,刀芒斩在石爪之上,火花四溅,声音刺耳,然而似乎这刀光并没有太大的效果,那石爪仍旧快速冲他而来。

    冯宽刀尖点地,身体猛的向着侧面迂回前行,他此刻浑身颤抖,但并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愤怒,他又一次选择了退缩,他无法容忍自己的这种行为。

    为何这些个蝼蚁之辈,都能够令他退缩了,想到之前的种种,冯宽不由得怒火中烧,手中刀真元暴闪,一道巨大的血光挥出,斜着斩向壁后的楼乙。

    然而他的刀快,楼乙的反应却比他还快,一只巨大的橙黄石臂猛的幻化而出,一肘肘向冯宽所在的地方,两相再次猛烈撞击在了一起,然而结果仍未改变,冯宽被肘飞了出去,狠狠的砸在了洞府的冰壁之上。

    此刻的他才彻底清醒过来,眼前这个非人非龙的家伙,可不是他平常虐杀的蝼蚁之辈,而是真正能与他平起平坐,甚至还稳稳压过他一头的存在。

    可是究竟为什么呢?他到底是谁?为何会拥有如此可怕的力量,此刻的冯宽满脑子都是疑惑,然而楼乙却不想给他喘息的机会,石臂猛的展开,扫向冰壁处的冯宽,力量形成暴风,压的冯宽几乎都要喘不过气来。

    他实在是太憋屈了,这种感觉令他即恼火又无可奈何,他决定离开此地,虽然逃走看起来十分的丢人,但是没有什么比自己的命都重要,反正这云深无尽还从未听说过有谁能活着出去。

    再者说了,这人不可能突然变得这么强,只怕也是使用了某种禁术,只要拖过这段时间,他还是可以将他们尽数虐杀,以消他心头之恨。

    打定主意之后,冯宽便不再恋战,甚至不去管见血封喉的催促,他只告诉它已经会让其饱饮对方之血,所以现在让它闭嘴静候即可。

    然而他想的还是太过天真了,橙黄之壁退却,楼乙踏步上前,一股恐怖之力瞬间幻化而出明星成一道石壁阻挡了对方的去路,冯宽脸上满是惊骇之色,因为这东西凭他之力,可是奈何不得的。

    他猛的转过身来,就见一只脚随意的向他踢了过来,冯宽本能的举刀想要阻挡下来,然而这一脚看似简单,却蕴含着难以言语的恐怖力道。

    还记得在血晶之地,黄獟的那一脚踏天一击吗,而这就是那一脚的翻版……

    一道橙黄色的光芒,急速幻化为一只龙足,恐怖的力量,首先落到了见血封喉之上,只听咔嚓一声清脆之声,见血封喉竟然碎了。

    冯宽在错愕中一口老血喷溅而出,破碎的见血封喉,插得他满身都是,随后脚掌落到了他的身上,周身骨骼在一瞬间被这股力量压的粉碎,包括他的五脏六腑,随后才是一声震耳欲聋的恐怖声响。

    声音在甬道内疯狂传党,甚至将寒风肆虐的气流,给反向的压了回去,那橙黄之壁上,留下了一个巨大的脚印,脚印的中心位置上,有一个血肉模糊的影子。

    冯宽一代血刀宗的宗主,叱咤风云多年,竟然莫名其妙的死在了这里,还是被一脚踢死的,不知道这消息如果传了出去,外界会发生怎样的议论。

    楼乙在干掉冯宽中后,转身走向避风冰层,只是他的脚步摇摇晃晃,走的异常蹒跚,而且他眼中的光正在快速退却,他身上的气息也在急速退缩。

    当他最终走到齐锐他们身边的时候,楼乙脸朝下倒了下去,随后一道光从楼乙身上消失,而后没入进了腾蛇玉戒之中。

    很奇怪它为何选择了腾蛇玉戒,而不是饲育之环,当他消失的瞬间,倒下的楼乙突然动了动,而后艰难无比的翻了个身,缓缓地睁开了双眼,而睁开眼睛的第一时间,就看到齐锐等人像是看怪物一般的看着他。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