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六百六十章 昏厥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六十章 昏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楼乙他们沿着两侧的建筑,一点点的向着洞府所在前行,一路走的极为艰苦,因为这洞府虽然是敞开的,可是那凛冽刺骨的风,却是一个巨大的麻烦。

    两旁的建筑早已被完全冻结,洞府外一片深蓝之色,不要说草木了,就算是座山此刻镇在这里,只怕也早已被风削成碎石块了,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造就了这一切。

    楼乙叹了口气,吃力的握紧凝水宝扇,他们所有人的安全,全系于他一身,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才能保证不会有纰漏发生。

    楼乙看到一根根巨大的冰锥,悬挂在被冻结的建筑之上,那感觉就如同一根根巨大的钟乳石,只不过它们也太过于密集了一些,乍一看就好像一只巨大的猛兽,正张开大嘴,露出满嘴的獠牙,等候着他们自投罗网。

    楼乙自嘲的笑了笑,一旁的齐锐问道,“老弟你笑啥?”

    楼乙白了他一眼道,“我是你哥!”

    “你到底笑啥?说来让老哥也乐呵乐呵。”齐锐不要脸的继续问道。

    楼乙显得特别的无奈,他叹了口气没去理他,拧着眉毛看向正前方,洞府已经近在咫尺了,能够看到被冰封住的台阶,一级一级的隐藏在厚厚的冰层下方。

    “这倒有些麻烦了……”楼乙喃喃自语道。

    此刻的洞府门前,就像是铺了一条又宽又陡的滑梯,之前他们走过来的时候,本就已经比较吃力了,而现在抬头看向上方的路,楼乙甚至有一些打退堂鼓的意思了。

    “看我的!”齐锐自告奋勇的请缨道。

    晃了晃膀子,肌肉在瞬间膨胀起开来,齐锐暴喝一声,碧绿色的拳套,在一瞬间变得璀璨夺目,只听轰的一声巨响,整个阶梯所在的区域,都开始剧烈的震颤起来。

    即便是楼乙他们所站立的位置,此刻也开始晃动起来,楼乙脸色猛的一变,抬头看向天空,只见那些巨大无比的冰乳石,也跟着微微晃动起来。

    “快走!!!”楼乙大喝一声,瞬间展开三层护罩,将他们所以人笼罩在内,天空呼的一下黑了下来,那些玄冰所造就的冰乳石,随着清脆的断裂声,开始疯狂的砸落下来。

    齐锐知道自己闯了祸,开始疯狂的为他们造路,其他人也在此刻加入到了开路大队之中,黄獟帮着楼乙构筑防御,只听到外面传来震耳欲聋的轰鸣声。

    他们遭受到的攻击,可不仅仅只是这些冰乳石,那些碎裂的玄冰,比起兵刃来也是毫不逊色,尤其是如此凛冽的风,更加剧了它们的威胁。

    楼乙的真元在一瞬间下去了一大截,他赶忙取出丹**,一口气吞下去三粒醒灵丹,看起来他是准备拼了。

    狂暴的灵气在腹腔内疯狂的肆虐,一部分被楼乙抽取,化作灵元用作防御,一部分用来补充自身消耗,剩余的被他严防死守拘禁在腹腔之中,他可不想再体验一番灵力bào dòng的情景了。

    有了醒灵丹的支撑,青花万花镜在一瞬间厚了足有三成之多,总算勉强将这些给阻挡了下来,齐锐他们也还算给力,与这巨大的冰滑梯上,开出来一条能够容纳两人并行的道路出来。

    起初齐锐还担心力量太大,会破坏掉玄冰下的石基,可是他当他发现他自己的力量,竟然无法撼动地基分毫之时,他又有一些的不甘心。

    这种心情既矛盾又复杂,让他腹诽不已……

    楼乙庆幸自己拥有五脉圆满之境,这样他就可以在体内组成一个聚灵阵法,这吹来的风虽然疯狂凛冽,却蕴含着风灵气与水灵气,他没有金灵脉,却可以通过汲取这两种力量,来形成五行环。

    否则单靠丹药他恐怕不足以支撑如此可怕的灾难,更何况他不是一个人,而是要保护连同他在内的一共六人一龙七条性命。

    楼乙除了自身补充之外,还要兼顾着黄獟,它毕竟还小,即便是拥有矾梦石跟息壤两大天赋之赐,毕竟修为尚浅,力有穷尽之时,这个时候就得靠楼乙通过两者的契约,将力量过继给它。

    如此一来楼乙的消耗可想而知,众人狼狈的往前冲,终于脱离了那些冰乳石的狂轰乱炸,大家心有余悸的看向后方的地面,一根根十丈,甚至有些超过百丈的巨大冰乳石,胡乱的斜插在地面之上。

    四周到处都是碎冰渣,这些冰渣在狂风的席卷之下,撞击在冰乳石之上,发出刺耳的声响,就如同暴雨倾泻下来,雨滴砸落在树叶上的声音,密集不说,还极为可怕。

    齐锐脸色都变了,讪讪的笑着对楼乙说道,“这次多亏老弟呃,多亏老哥你牛啊,不然我们非得变马蜂窝不成!”

    楼乙大口的喘着粗气,他消耗的着实有些厉害,虽然冰乳石是躲过去了,可是这风反而更强了……

    楼乙抬头看向前方,巨大的洞府敞开着,里头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清楚,两扇巨大的门扉,就倒在他们身前不远处,原本楼乙以为这洞府是开启后忘了关闭,现在看来似乎是因为某种外力的缘故,导致这里被人强行打开了。楼乙的眼神有些凝重,未知的事物总是令人感到紧张,更何况眼前的这一幕,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安全的环境,只是来都来到这里了,现在想要退缩,是不是太没出息了些。

    楼乙硬着头皮说道,“走,进去看看!”

    他撑起凝水宝扇,展开一层冰罩,带着所有人步履蹒跚的一点点的挪向洞府之中,慢慢的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而当他们离开大约五六分钟的时间,一个人影脚踏着他们辛苦开辟出来的道路,将挡在面前的碎冰劈碎,撑着护体光罩,一步步的追向了他们,他的嘴角带着狞笑,喃喃自语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嘿嘿嘿嘿嘿……”

    而此时楼乙他们正小心翼翼的走在洞府一侧的过道上,周围漆黑一片,寒风中夹杂着恐怖的寒霜,楼乙身前不时被寒霜笼罩,如果没有凝水宝扇的话,很难想象后果会是怎样的。

    即便如此他此刻也不得不将赤炎宝炉取出,丹炉此刻就如同一盏引路的油灯,两条七彩火绫成为了照亮他们前行的灯芯,并为他们带来温暖。

    地面被冻结在一起,道路极为的崎岖不平,岁月的洗礼在这里随处可见,巨大的冰川衡隔在他们面前,风儿如同刀子一般掠过他们身旁,整个青花万花镜形成的护罩,在寒风中瑟瑟发抖,隐隐有要崩溃的迹象。

    楼乙此刻已经很疲倦了,可是这条长长的甬道,却似乎没有一点到达尽头的感觉,不过唯一令他们感到庆幸的是,在这里他们的神识恢复了。

    至少这让他们有了些许的安全之感,穿过了凹凸不平的冰面之后,前方出现了一处凹陷的区域,一片凸起的冰川,将风分割开来,楼乙指着那里说道,“休息一下吧,我累了……”

    他将众人带到那冰川的正下方,耳边传来呜呜之声,宛若夜晚之中谁人的啼哭之声。

    楼乙环顾周围,确定这里还算安全之后,将凝水宝扇与赤炎宝炉悬浮在身前,做完这些之后,他就躺倒在地,昏死了过去。

    他实在是太累了,巨大的消耗几乎榨干了他所有的灵元,即便是有五行灵脉循环不息,也不足以抵消这一路一来的艰辛,他甚至没来得及服用丹药,人就昏死过去了。

    齐锐有些动容的看向脸朝下趴倒在地的楼乙,眼神中似乎有着一些感动,他取出丹**,将醒灵丹取出一粒,塞进了楼乙的嘴里,并取出一件衣裳,将他翻了个身,垫在了他的身下。

    齐锐叹了口气道,“这家伙的确累坏了……”

    铁山看了楼乙一眼,面无表情的说道,“如果咱们没有找到这个临时的避难所,只怕这家伙还会硬撑下去的!”

    李斗也看着昏迷不醒的楼乙,不过他没有说什么,眼神之中却有着微弱的光在跳动,不知道他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也许想起了他被追杀时遇到楼乙的情形,也许是北州大会上,两人第一次的交手。

    总之他很沉默,眼神却似乎在思索着,黄獟一脸紧张兮兮的呆在楼乙身边,它曾试图爬到楼乙身上,可以那身上的蛋壳,成为了阻碍它这么去做的罪魁祸首。

    沈万三,金屠,黄翰不知所踪,此刻这里就只剩下他们四个加上一条连壳都没有褪干净的小龙。

    楼乙昏迷不醒,防御的重担,自然落到了齐锐身上,铁山跟李斗很有默契的守在两侧,而此时他们没有注意到,危险正在一点点的向着他们靠近。

    黑暗之中一团血光在凛冽的寒风中忽明忽暗,冯宽狞笑着,眼瞳闪耀着刺目的血色,他手中的见血封喉此刻正绽放着择人而噬的可怕血芒,一点点,一点点的靠近了他们。

    冯宽就像是老辣的猎人,在看到猎物无法逃脱之时,终于展露出了他的杀意,因为修为上的压制,他甚至不屑于去隐藏自己的气息,他就这么将自己凛冽的杀意,展现的淋漓尽致起来。

    几乎就在此时,三人同时感受到了冯宽的杀意,齐锐浑身血气瞬间绽放开来,狂暴的血气,甚至瞬间切断了四周的风,让那冰川都为之颤抖。

    铁山跟李斗也是如临大敌,周身真元疯狂释放出来,而此时此刻楼乙却仍旧陷入昏厥当中,并没有丝毫的意识到,危机悄然而至……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