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六百五十三章 云兽梦貘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五十三章 云兽梦貘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楼乙小心翼翼的前进,时刻保持着警惕,此刻他多么想黑甲它们就在身边,这样的话,他就不用这么辛苦了,真元缓缓的注入白色画卷之中,它缓慢的在这云雾之中穿行。

    这里根本没有道路可言,感觉四周都是怪石嶙峋的场景,速度快的话真元必然消耗的多,而他需要保持高度的警惕,因为他这画卷之上,还躺着六个昏迷不醒的病号呢……

    这里远比他想象中的更为广阔,没有风湿度极大,让他感觉非常的不舒服,呼吸也多有不畅,再加上这云雾绵密厚重,行动起来极为的不方便,更重要的是,这里除了怪异的石头,以及层出不穷的阻碍外,竟然没有任何植被的存在。

    很难想象这么巨大的两座山峰,竟然光秃秃的空无一物,看来这云雾有些邪门,他再次打起了十二分的警惕心,向着前方走去。

    突然黄獟碰了他一下,楼乙低头望向它,黄獟冲着他比了比口型,楼乙眉头一皱,随后不动声色的看向前方,云雾还是那云雾,只是似乎有什么东西混进来了。

    黄獟乃是祖龙,天生对大地有着异乎寻常的感知力,就在刚才它感知到了大地的脉动,有东西正在跟着他们,只是云雾太厚,又无法使用神识去感知,所以一路上楼乙竟然都没有发现这件事。

    黄獟偷偷的告诉了他这件事,可是楼乙却仍然一筹莫展,因为他并没有发现对方,而且这地方竟然还会有生物存活,那肯定不是一般的生物了。

    他提起精神来往前走,甚至不惜使用真元加快速度,只是云雾之中,速度真的不能太快,因为你根本无法想象,前一秒前方还什么都没有,后一秒就见一块巨石迎面扑来,那感觉实在是太刺激了些。

    就这样摸索着前进了足有一个时辰,却仍然没有走出这云海,楼乙感觉有些不对劲了,他悄悄的传音黄獟,却发现对方竟然没有丝毫的反应,楼乙低头看去,竟然发现这小家伙缩进蛋壳里睡着了。

    嘴里不知道在嘀咕些什么,似乎陷入到了梦魇之中,这似乎有些不太寻常,而这时楼乙还发现了更不寻常的情况,那几个重伤病号们,竟然都同黄獟一样,嘴里不知道在念叨些什么,手脚还不时的微微颤抖。

    楼乙眉头皱的更深了,他不敢停下来,一直驾驭着画卷前行,不过他多了一个心眼,自此留意着四周的环境,将这里碰到的所有一切,都牢牢的记在心里,他倒要看看就这么大点的一个地方,究竟隐藏着何方神圣。

    又过了大约半个时辰,楼乙心里已经明白的七七八八了,虽然路一直是往前走,可是途径中遇到的一些巨石,却极为的相似,也就是说有东西干扰了他的神识,让他一直围绕着云海在兜圈子。

    就在他准备做些什么的时候,突然一股浓浓的困意袭来,他险些一头栽倒在地,楼乙猛的一咬舌尖,让自己强行打起精神,就在这时云雾之中一双巨大的光瞳,猛的看向他。

    楼乙只感觉眼皮变的无比沉重,即便是他强撑着精神,仍然抵抗不了这倦意,这云雾中似乎夹杂了别的什么东西,那雾气不断的喷向楼乙的脸颊,柔柔的,缓缓的,要知道这里可是没有风的。

    如果不是他的精神异于常人,只怕此刻早已经昏睡过去了,他猛地瞪大眼睛,强行运转自身真元,一股狂风席卷四周,将拂过脸颊的云雾吹散,楼乙惊出一身冷汗。

    这种攻击无声无息,却能让你不知不觉中着了对方的道,楼乙操纵着风席卷四周,向着当初那气息吹来的方向吹去,风儿狂暴,云卷云舒,只是这云并非普通的云,楼乙感觉到了一层层的阻隔,在限制其风的作用。

    要知道这可是含有泯魂之气的风,寻常物质根本经受不住其侵蚀,然而这云不但抵抗住了,甚至还极大的牵制了其运行的轨迹。

    他知道这么下去肯定不行,得想个别的办法,猛的他想起了之前极困之时,隐藏在云中的那双巨大的光瞳,显然它才是罪魁祸首,只是他要怎么引对方过来呢……

    欲擒故纵?看来可以试试,不过自己画卷上还有这么多的伤号,安全问题也是个不小的问题。

    思前想后,楼乙还是决定先引对方过来,看看它到底是人是鬼是兽还是灵!

    于是他故意疯狂的消耗着体内的真元,差不多消耗掉了一个正常修士所有的真元量后,他开始装作真元无以为继的模样,瘫坐在白色画卷之上大口喘着粗气。

    那画卷也慢慢的落到了地面之上,楼乙装作紧张且惊恐的看向四周,浑身莫名的哆嗦着,一切只为吸引对方前来,然而一切似乎都没有向着他预想的那般进行。

    四周陷入了诡异的寂静当中,楼乙内心一阵苦笑,看来这还得是一番斗智斗勇才行啊……

    他也没有办法了,毕竟这欲擒故纵之法是他决定好的,那么既然戏开场了,自然是要演到底的,于是他开始拼命拉扯白色画卷,并作出勉强施展真元的样子,强行拖着白色画卷前行。

    一边走还一边紧张的注视着四周,这一走就是半个时辰,楼乙在心底咒骂这隐藏在云雾中的家伙,它究竟是有多么的谨慎,这都折腾了半个时辰了,难道还不足以证明他的确是无计可施了吗?

    又过了一会,楼乙干脆不走了,躺倒在了白色画卷上大口的喘着粗气,装作精疲力竭的样子,突然他想到了一个细节,那就是之前他并没有感受到丝毫气息,而沈万三以及黄獟他们,究竟是怎么睡过去的。

    难道说......

    楼乙在心底暗暗的打定了主意,他大张着嘴巴,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同时保持足够的警惕性,感知用不了,他就只能依靠听力跟嗅觉,之前那雾气之中他曾嗅到一股淡淡的气味,就是这味道让他昏昏欲睡。

    而听觉也是因为这里本就没有风,所以只有有些许的气息靠近,他就能够听到,甚至他会在想,如果紫黎在身边的话,那她一定能够帮助自己找到对方,因为紫黎的嗅觉可是比猎人还敏锐百倍千倍。

    然而他所想的这一切的一切都没有,仿佛上天跟他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一样,渐渐的楼乙真的感觉到了疲惫,他觉得眼皮变的异常沉重起来,仿佛就真的要这么睡死过去了。

    可是他所想的那些都没有出现,对方又是如何令其昏昏欲睡的呢……

    就在他快要彻底睡着的一瞬间,脖子上的赤炎宝炉,突然爆发出七彩流炎,一瞬间净莲之火焚烧四周,将一切吞噬殆尽,火焰中有什么发出凄厉的哀嚎之声,楼乙在这声音中被惊醒了。

    他此刻满身都是冷汗,因为他已经想到了如果没有赤炎宝炉的话,此刻他的下场必定极为凄惨。

    抬头环顾天空,有一个大约几十丈大小的生物,正在火焰包裹中翻腾不休,它显得极为痛苦,想要甩掉身上的火焰,然而他却根本做不到。

    慢慢的火焰将四周云团蚕食殆尽,一个生物从空中跌落下来,它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了。

    只是令他没有想到的是,这生物的个头异常的小,大约跟黄獟差不多大,看上去像是一只幼兽,楼乙顿时觉得事情只怕没那么简单了,它必须赶紧离开这里才行。

    他将那已经被烤的外焦里内的小兽收了起来,加速离开了此地,虽然四周仍然是云雾缭绕一片,可是他已经差不多找到一些规律了,只消在给他个把时辰,他就能够离开这里了。

    走了大约有小半个时辰,楼乙觉得有些累了,这里无法使用神识,所有的一切,都需要他亲自去记忆与防范,所以使他精神力消耗严重,更重要的是,他竟然感觉到饿了……

    从他元婴期之后,这种事情似乎从未再发生过,这让他觉得有些蹊跷,回头看看这一个个横七竖八的身影,楼乙觉得暂时休整一下也不错。

    他尝试着叫醒黄獟,却发现根本做不到,因为它一直都在梦魇,嘴里不知道在嘀咕些什么,除此之外表情的变化也是极为的丰富,楼乙还是第一次看到它如此的蠢萌模样。

    再看向另外六人,大抵都跟黄獟差不多,他虽然觉得有问题,却又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既然想不通,索性他也不想了,将那几乎烤焦的小兽取了出来,摆在眼前研究起来。

    这东西鼻子很长,看上去像是头象,可是鼻子却是长在脑袋顶上的,而且四肢也不似象蹄,反倒有点像豺的爪子,背上似乎长了什么,却被净莲之炎给烧焦掉了,已经辨识不得。

    楼乙思前想后半天,突然想起了什么,他一拍脑袋说道,“这厮不会是云兽吧……”

    所谓云兽其实就是梦貘,一种专门食梦的妖兽,不过这东西只在传闻中曾被提及,从未有谁真的见过此兽,根据骨书上的记载,楼乙通过对其的描述,一一比照之后,才做出了这个结论。

    他显得极为兴奋,因为此兽虽无法驯化,却是难得一见的药兽,食其肉可避梦魇,双眼可破禁障,是非常罕有的宝兽,此时他面前正摆着这么一口,被烤的外焦里嫩的宝兽,他怎么可能不兴奋呢……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