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六百五十二章 云深无尽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五十二章 云深无尽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楼乙当然知道它所说的宝贝是什么,想来也是,聚金珠这等宝贝,怎么可能被随意丢弃在那洞府之中,想来是这黄獟趁对方不注意偷来的。

    这三足金蟾发现宝贝丢了后,这才去而复返,凭借着紫金聚宝盆以及三足金蟾盏上残留的气息,找到了他们的行踪,也算是间接的解了他们之围。

    只不过这三足金蟾虽然修为通天,可是看他的样子,似乎并不打算大开杀戒,即便是脚下的冯宽以及嘴里的牙通,也仅仅只是让他们失去抵抗力而已,并没有伤他们性命。

    此刻它的存在,彻底的震慑了所有人,楼乙也赶紧将聚金珠取出,一时间霞光万道,只是这光也仅仅只是出现了一瞬间,就被金蟾吞掉了。

    三足金蟾传音道,“小子,你险些就酿成大祸了,还好我发现的及时,这东西绝非你所能持有之物,如果被某些人知道了,这小小的芥子世界,将瞬间化为尘埃。”

    楼乙惊出一身冷汗,他传音道,“金蟾前辈可否帮忙,将这些人全部送离此地,他们皆因聚金珠而来,也算是与其沾染了因果,还请金蟾前辈帮忙。”

    三足金蟾鼻中喷出两道金色的雾气,猛的张开大嘴一吸,那些尚在天上的修士,猝不及防之下,全部被其吞入腹中,随后三足金蟾也带走了冯宽跟牙通二人。

    它告诉楼乙,它将会将这些人困在一地,只是时间上不能保证,所以让他们几个尽快离开此地,寻一处安全之地疗伤,楼乙点头答应下来,那三足金蟾化作一道金光,消失在了他的面前。

    危机虽然暂时解除了,可是这地上却躺着五个重伤的,身边还站着一个重伤的,本来沈万三还完好无损的站着,岂料因为金蟾的出现,他一口气卸了,就此昏了过去。

    那干瘪的身体裸露在外,竟然气若游丝,即将死掉,这可吓了楼乙一大跳,他将自己身上的丹药,一口气的都塞进了这家伙的嘴里,总算是暂时吊住了这一口气,他很想知道这个家伙到底在造化玉碟里面学了什么邪门的功法,竟然能把自己搞到如此地步。

    齐锐这个样子,只怕待会也得昏倒,于是楼乙将菩提如意珠取出,幻化为白色画卷,将这几个家伙弄到画卷之上,又没好气的对着齐锐说道,“还有你,赶紧自己躺上去!”

    齐锐咧嘴露出一口的血牙,说不出的膈应,他嘿嘿笑着说道,“老弟你都这么说了,那老哥就不矫情了!”

    楼乙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这个时候他也不想跟对方争论,谁年龄大,谁年龄小的问题了,他让黄獟也站了上去,操纵着白色画卷,急速离开了此地。

    大约过去了大半个时辰后,瞳老等人折返而回,他此刻看上去有些气急败坏,因为他知道聚金珠没有了,被那恐怖的生物给带走了。

    这口气他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所以害他错失机遇的楼乙等人,成为了他报复的对象,此时血刀宗的宗主冯宽,正被他们的人一并带着,只是那牙通却不知所踪了。

    想必已经被这些人给秘密解决了,虽然牙通只是蚱蜢化形,但是能够修炼到合体期,自然也是浑身上下都是宝,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已经成为了根深蒂固的偏见。

    “把他治好,他还有用呢……”瞳老吩咐他人道。

    几个人给冯宽治疗伤势,说起来他也是够倒霉的,被三足金蟾一脚就踩昏过去了,身上的骨头也算是折断的七七八八了,如果不是三足金蟾有协议在身,只怕它这一脚,就要了冯宽的性命了。

    大家听从了瞳老的话,他告诉众人,这几个人都不是寻常之辈,无论是功法还是法宝,都非同一般,更何况他们已经得罪了齐家跟沈家,另外几个人身份未定,却看起来也不是省油的灯。

    尤其是他觉得楼乙此人看不透,身边那灵兽更是非凡,加之聚金珠是放在他身上的,所以瞳老觉得他大有来头,危言耸听的告诉那些人,如果不找到他们灭口,那么就等着被灭族吧。

    一时间所有人纷纷放出印信,召唤各自带领的人集合,过了不到一个时辰,这里已经密密麻麻的站满了修士,大部分都是炼虚期的修为,也有几个合体初期的存在。

    他们无一例外都是被召唤而来,因为瞳老的一句话,这座岛上注定要掀起一番腥风血雨……

    只是此刻楼乙他们却还不知道自己的处境,楼乙漫无目的往前赶路,多寻一些山峰险峻之地行进,以期寻找到能够藏身之所。

    然而事与愿违,到处都有修士光顾的痕迹,甚至一些遗迹都已经遭到了破坏,但凡有些价值的灵物,无一例外都被洗劫一空。

    这与第一座仙岛截然不同,第一座岛即便修士有心,也因为修为的限制,只能乖乖的慢慢探索,可是合体期不同,他们的神识覆盖范围实在是太广阔了。

    能够感受到完整的天地法则,并能使用一部分法则之力,这从根本上改变了游戏规则,致使这座岛上裸露在外的灵物以及遗迹,无一例外的受到了洗劫。

    修为越是高深,人就越是贪婪,这似乎就是人类的劣根性,既能打压对手,又能造福自己的子孙后代,这等一箭双雕的美事,他们当然乐于去做。

    一路上楼乙看到的都是一个个被翻得天翻地覆的遗址,以及像是被剃了光头一般的山峦与峡谷,入眼之处尽是一片狼籍之相。

    楼乙无奈的叹了口气,不知不觉来到了一处奇地,此地云层低垂,缠绕在两座大山之间,云垂之深几乎包裹住了那两座大山,楼乙想要以神识窥探此地,却发现神识一触碰此地的云团,就被吸收的干干净净。

    他为之动容,仔细的查看眼前之地,这两座大山不知凡几,不知高深,东西连绵数百里之广,云垂低斜,无风自鼓,看起来既神秘又危险。

    楼乙站在山前踌躇不前,他在思考进入此地的危险程度,然而突然他的神识感受到了后方有什么正在窥探此地,而且人数还不少。

    “真是阴魂不散呐……”他喃喃自语道。

    看了一眼画卷上横七竖八如同死尸一般的众人,他似乎真的没有选择,深吸一口气,咬牙切齿的说道,“拼了!”

    画卷一冲而起,没入到了云层之中,消失的无影无踪,不一会大群人马感到此地,有人看了看此地的面貌,朝天发出了印信,不一会更多的人来到了这里,为首之人正是瞳老。

    他面露凝重之色的看着眼前的云海,对身边人说道,“竟然自己找死,进了这云深无尽之地!”

    他身旁一位修士问道,“瞳老,那咱们还追吗?”

    瞳老瞪了对方一眼,骂道,“你是猪吗?进入到这里还有命出来吗?”

    那人低头哈腰,献媚的问道,“那您的意思是......?”

    瞳老眼神闪过一丝残忍,对着身后之人说道,“来啊,有请冯宽宗主大驾!”

    身边人先是一愣,随后立刻明白了其用意,举着大拇指恭维道,“高,实在是高!”

    瞳老展露笑颜,毫不掩饰的说道,“少一个竞争对手,咱们就多一分收获,这岂不美哉?更何况我们这是在帮冯宽宗主啊,他醒过来之后,只怕还要感谢我们咧!”

    “哈哈哈哈哈......”身边人发出一声声的坏笑,不愧是一丘之貉,全都是见利忘义,过河拆桥之辈,只不过楼乙还不知道,一个巨大的威胁,已经被瞳老给送了进来。

    他们没有多做丝毫停留,这里的云十分的邪乎,有时候会突然暴起将人吞噬,只要进入这里的修士,就绝对没有再离开的先例。

    久而久之大家都有了默契,有些什么见不得光的勾当,怕被人揭穿之时,又怕此人身上有什么印记,就会让人给丢进这里,所以这里几乎没有修士敢前来。

    楼乙之所以来到这里,是因为他寻着木灵散发的气息而来,这里的木气最重,而且地上时不时能够看到一些灵花灵草,虽然并不怎么珍贵。

    另外就是这里人迹罕见,几乎没有修士活动的迹象,他一个第一次来这里的新人,自然懂不得那些老奸巨猾之辈的花花肠子,结果自投罗网,走进了这处有进无出的绝地。

    楼乙进来之后的一瞬间,其实他就已经后悔了,但是他没得选择,出去就是死路一条,也许往前走下去,还有一线生机。

    这里伸手不见五指,到处都是浓密的雾气,这些武器就如同棉絮一般,极难向前行进,而且更为重要的是,这里无法调动天地灵气,这倒是让楼乙想起了曾经在裂隙秘境中走过的那处虚无之地。

    既然有了前车之鉴,楼乙反而安心了许多,毕竟他当时没有死,现在也一样不会死,再者如今的他已不是当初的元婴小修士,体内蕴含真元之力浩瀚如海。

    只要他不自己作死,就不会有耗干之时,但是他不怕,那几个重伤的家伙却不行,所以他还是要尽快走出这片迷雾。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