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六百五十章 万三之怒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五十章 万三之怒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沈万三抬头看向众人,眼神之中有些许的迷惘之色,楼乙等人则向着他靠近了一些,因为他们都看到了,这些人中,有几个人似乎不怀好意。

    楼乙等人虽为炼虚后期境界,可是炼虚与合体之间,虽然只隔了一个境界,但是所蕴含的能量却是截然不同的,炼虚期能够感受到完整的天地法则,可是却并不能使用,只能借助于这种天地之力,来模拟天地法则之力。

    然而合体期却不同,每一位合体期的修士,都拥有完整的大道法则,而楼乙他们只不过是境界上提升上去了,可是感悟天地法则却仍处于起步阶段。

    而这些合体期的修士,每一个都是活了上千年的老怪物,他们将自身的道法相合,肉身与灵魄结合为一,不仅使得自身法力大增,更能施展天地法相,借助其沟通天地,将术法之中融入些许法则之力。

    不过合体期虽然境界更高,但并不是不可战胜,拼法力自然是以卵击石,可是出其不意的话,围而攻之兴许能够达到目的,只不过这里的合体期足有十数位,更远处也有修士赶来的动向。

    一时间他们被团团围住,想要逃走已是不能了。

    其中一个老者,豹眼环睛,双目隐隐有金光若隐若现,仔细看的话,似乎他的双眼中各蕴含着一柄小金剑,他的气息也是这些人中最强的,他指着楼乙等人开口道,“刚才此地宝光冲天,必是有异宝出世,我瞳老也不与你们这些晚辈计较,只需你们交出那出世之宝,我就放你们离去!”

    楼乙眉头微微一皱,这瞳老话中有话,言语中布满了陷阱,如果他将聚金珠交出,此人也许不会为难与他们,那么另外几个就不好说了。”

    楼乙隐晦的观察着那几个不怀好意之人,一个拄拐的中年汉子,瞎了一只眼,身着一身粗布麻衣,看上去就像是一市井小民。

    然而这人却散发着仅次于那瞳老的强悍气息,只怕瞳老一走,此人必出手击杀他们。

    而对他们有恶意的却不止他一个,另外一边有两个带着头罩之人,看模样分不清是男是女,他们虽然隐藏的很好,可是那若有若无的神识,却死死的锁定着他们几个。

    另外一边一名魁梧大汉,身高比铁山还要夸张,他也是最明目张胆的一个,此人目露凶光,双眼含煞,嘴角带着残忍的笑容,肩上扛着一柄比他身高还要长上尺许的大刀。

    刀身血光湛湛,散发着浓郁的血气,楼乙虽然不知道他们都是什么人,可是只怕沈财神之死,这些人必定也是罪魁祸首,只是楼乙实在想不明白,沈财神带了那么多修士前来,别说是同境界的修士了,就算是大乘期想要对付他,也得掂量掂量才是。

    那么沈财神究竟是怎么死的呢……

    然而现在并不是深究这个问题的时候,他现在面临着严峻的形势问题,交出聚金珠,那瞳老或许真的不会对付他们,但是他一走,那几人必定痛下杀手,不交的话……

    楼乙内心无比的郁闷,似乎交与不交结局都会是一个样子,难道真的没有办法解围了吗?

    正想着突然看到沈万三抬起头来,眼神通红一片,浑身散发着几乎要控制不住的气息,他沙哑着嗓子问道,“我爹究竟是怎么死的?”

    有人抬头瞥了他一眼,也许同境界之中,沈万三身上的气息,足以令同阶修士惧怕,可是他所面对的却是高他一个境界的合体期修士,他的威压似乎显得如此的微弱。

    “别冲动!”楼乙传音道。

    然而沈万三就像是听不到他的传音一般,仍狠狠的瞪向上方人群,这时那扛着大刀的汉子,嘿嘿笑着将刀举了起来,一瞬间楼乙等人心头猛的一震,一股足以威胁其生命的气息,毫不留情的落到了他们身上。

    而就在这时铁山踏前一步,看着那大汉,冷声道,“老子来会会你!”

    “嘿嘿嘿,不知死活,你知道他是谁吗?”有一人不屑的讥笑道。

    “我管你是谁!!!”铁山手一抽,巨阙剑落于手中,自身真元全开,那剑扣更是化作剑穗,释放出一层金膜附着于剑身之上。

    “嘿嘿嘿,小家伙气势倒是不错,只可惜太骄狂了些,你临死前告诉你吧,你挑衅的可是血刀宗的【见血封喉】冯宽冯宗主!”那人又开口,言语中充满了恭维之意。

    “见血封喉?老子还一剑归西呢!少废话,滚过来受死!”铁山吼道。

    冯宽眉头一挑,嘴角的笑容更残忍了,他身影一晃竟然直接消失了,楼乙面色大变,想要提醒铁山小心,却听到一声巨响,随后就看到铁山飞上了高空。

    他努力调整自己的呼吸,将真元一口气完全释放出来,一剑开天,破天一击,剑光如长虹一般坠落,四周夹杂着数不清的金色剑弧,这些自然都是金弧所为。

    然而如此强悍的一击,却转瞬间被毁的干干净净,只见那冯宽血气凝结与刀身,那刀身延伸出的血光,一尊巨大的光影,携带这血光湛湛之刀,迎面劈了过去。

    半空中传来恐怖声响,暴风席卷苍穹,铁山噗的一口血喷洒而出,他只感觉那刀如同山一般压向自己,他感觉自己全身的骨头都快要被压碎了。

    同时那刀气透着诡异的气息,如同刮刀一般切割着他的身体,只一瞬间他就变成了一个血人,然而他却凭借着一口气顶住了这攻击。

    他的所作所为,让冯宽感觉十分没有面子,那血刀再次释放出妖异之光,却在这时听到半空传来铁山爽朗的笑声,他大声说道,“我向剑之心不死,尔等鼠辈岂能杀我!!!”

    一瞬间铁山周身的气息,突然成倍的暴涨起来,楼乙为之动容,这家伙动用了妖神祭,而且他还感觉铁山的气息不同了,他隐隐与巨阙有着共鸣,似要融为一体。

    “剑之极致,人剑合一?”有人喃喃自语道。

    “此子向剑之心如此决绝,着实可惜了......”又有一人叹息道。

    他们不认为即便是铁山能够人剑合一,也不可能是这冯宽的对手,两人的境界差距太大了,简直天壤之别,也许铁山的潜力更大一些,可惜他修炼的时日太短了。

    那冯宽对于此时铁山的表现,表现出不屑一顾的样子,他嘴角带着残忍的微笑,讥讽道,“向剑之心不死?是吗……”

    刀光骤起,仿若要吞噬虚空,天空瞬间被染成了血红色,所有人眼中都是血光一片,冯宽摆明了要找回面子,所以它打算杀鸡儆猴,做给其他人看。

    那血光冲天,伴着妖异的刀身,劈向铁山,后者无所畏惧,顶着对方恐怖的刀威,坚实的往前行,只是差距的确太大了,铁山身上的伤更重了。

    即便是他使用了星痕之力,仍不足以抵消两者之间的差距,只是铁山的眼神太过决绝,只怕他不砍上对方一剑,是到死也不会瞑目的。

    剑吟之声骤起,宛若在尘暴漫天的沙地里,刮起的一缕清风,剑鸣不止,巨阙激荡着滔滔剑气,一层又一层的叠加在剑身之上,这是铁山得自造化玉碟中的招式,名为【开天】。

    剑诀只有两个字,却透着无比的霸道与自信,巨阙之光越发灿盛,为铁山撑起一道屏障,他的气息疯狂的注入到巨阙之中,甚至他的生命力也在此刻一柄注入到了剑身之中。

    他的眼瞳闪耀着奇异之光,猛的怒吼一声,剑光随着巨阙斩下,一道破天剑气层层叠叠而出,宛若波涛拍岸,一浪叠过一浪,后浪推着前浪,最终化为滚滚巨浪,拍向岸边的礁石。

    剑气在叠加到无以复加之时,终于斩破了那刀气,来到了冯宽的近前,一道细微的血痕,在冯宽的脸上绽放开来,铁山带着满足的笑容,从高空坠落下来,而这时有人想要趁机夺去其手中之剑。

    却看到两道金光呼啸而出,一左一右攻向对方,金屠跟李斗几乎是同时出手,一出手就毫无保留,冯宽虽然只是被伤到了,而且这伤口还微乎其微,可是他的面子,却受到了极大的折辱。

    空气在他的愤怒中战栗,他的眼瞳看向下方,手中之刀猛劈而下,那刀光太灿盛,那刀气太恐怖,他要杀掉铁山,同时也一并解决掉金屠跟李斗。

    可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谁也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原本一直瞪着这些人的沈万三,不知何时突然出现在了半空中,他的样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身的肥肉不见了,却而代之的则是形如枯骸一般的瘦弱之资。

    然而他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即便是那些合体期修士感受到了,也不禁为之动容,因为这气息实在是太可怕了,沈万三抬头看着那刀光,猛的伸出一只手来,息壤之土迅速幻化为一只巨大的土掌,一下挡在了刀光之前。

    可是刀锋实在太过锐利无匹,将息壤之掌劈为两半,然而沈万三又伸出了另外一只手掌,双掌合并将这参天巨刃,给挡了下来。

    冯宽为之动容,失声道,“这不可能!!!”

    然而沈万三仿若没有听到他所说,一圈圈的息壤之力包裹着他瘦弱不堪的身躯,形成一道土铠保护着他的身躯,他抬头看着对方,冷冷问道,“告诉我,我爹是怎么死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