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六百二十四章 祖龙黄獟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六百二十四章 祖龙黄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过了大约三天时间,楼乙身上的土石壳消耗殆尽,他从入定中醒来,只是令他感到匪夷所思的是,他的确是土灵脉圆满了,可是却是后天圆满,且没有得到任何的天赋之赐。

    而且他醒来的时候,怀里抱着一个石蛋,这蛋着实大了一些,足有木盆大小,而且分量极重,上面布满了玄奥的花纹,他环顾四周,发现沈万三等人都还没有醒过来,他顿时沮丧起来。

    “我的悟性竟然这么差的吗?!!”楼乙简直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而且这怀里的石蛋,又到底是怎么一个情况……

    他发现了一个问题,这石蛋是紧贴着他的,而且还在汲取他身体内的能量,活脱脱的像是一个寄生虫,楼乙感觉到体内的真元,在不断的被抽取着,而且消耗的速度还很快。

    他觉得这件事实在是太过蹊跷了些,他想要搞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尝试着站起来,却发现怀中的蛋突然变得无比沉重,压的他根本无法站起身来。

    楼乙迫不得已动用了血气之力,岂料这龙之力刚刚释放出来,竟然引起了石蛋的共鸣,只见那石蛋上的玄奥花纹,竟然在一瞬间仿佛活了过来,一头穹天巨龙仰天长啸。

    这一幕可是把楼乙吓得够呛,他通过那穹天巨影,一下子就认出来了,那是龙族五族里,已经不知消失了多少岁月的祖龙之相。

    楼乙看向怀里抱着的巨大石蛋,小声嘀咕道,“这难道是壳祖龙蛋?”

    可是不对啊,他入定之时,身边明明什么都没有,怎么入定之后,就突然无缘无故的多了这么一颗石蛋,这太匪夷所思了吧……

    这个情况令他百思不得其解,他也并未将这石蛋同当初在中州购买的那颗蛋联想到一起,因为两者差距实在是太大了,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就在楼乙诧异跟不解之时,他身上的龙血之气,被石蛋给吞食了不少,而这一幕楼乙并不知晓,他还沉浸在思索当中,就这样楼乙无比郁闷的被这石蛋压了整整十天时间。

    在第十一天的时候,谢家三兄弟同时醒了过来,只见他们身体外层,覆盖上了一层厚厚的石甲,闪耀着奇异的色泽,只凭肉眼就可以判断出,这石甲的不凡。

    三兄弟喜不自禁,开始交流心得,完全没有顾及到一旁被石蛋死死压住的楼乙,在他们看来那巨大的石蛋,才是楼乙本人,而被压在下面的楼乙,被他们想当然的忽略掉了。

    直到又过了大约十天时间,沈万三也破壳而出,周身奇光异彩,一身肥肉竟然散发着难以言喻的光泽,看似软塌塌的肥肉,在这一刻竟然感觉刀枪不入起来。

    更令人感到惊奇的是,沈万三一呼一吸之间,周围的土壤竟然会跟着微微震颤,要知道这只是自然反应,并不受沈万三的控制。

    他伸了一个懒腰,可能是用力过猛的缘故,身体竟然轰的一声,把地面砸出来一个窟窿,巴掌大的裂纹,快速的向着四周蔓延,这一幕把他吓了一跳。

    不仅是他,就连谢家三兄弟也跟着吓了一大跳,他们还以为有敌人前来袭击了,岂料这么大动静,竟然是沈万三搞出来的。

    沈万三心有余悸的看着自己伸懒腰所弄出来的壮丽景象,连忙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这时他的视线恰巧看到了被压在石蛋下面的楼乙,此刻后者正用一种十分奇特的眼神看着自己。

    沈万三连忙赶了过去,指着楼乙问道,“你这是怎么了?我愿意为只有母鸡会下蛋,没想到你也有这能耐啊!”

    “滚!”楼乙白了他一眼说道,就知道这家伙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他现在也是万般无奈,这家伙不仅压着自己,还在吸取他的力量,而且到现在竟然都没有一点孵化的迹象。

    这可哭了他自己了,他走又走不了,还要被这家伙压着,实在是有些太难看了……

    沈万三更是不遗余力的损着自己,什么压在石蛋下的猴子,产蛋的公鸡,如果楼乙现在恢复自由身,非得打死他不可,可是这一切似乎都成了奢望。

    起初沈万三还兴致勃勃的,可是一连过去了十几天后,他可就呆不住了,开口说道,“你这么样也不是个办法啊……”

    楼乙无计可施的说道,“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他们这些天,用尽了所有办法,也没办法把这石蛋从楼乙身上取下来,而且这石蛋对除了楼乙意外的这几个人,充满了敌意,只要沈万三等人稍微靠近一点,石蛋就会生成威压,无差别的攻击他们几个。

    几次之后,首先吃不消的不是他们几个而是楼乙,因为这石蛋使用的是他的真元,而且挥霍无度,根本不懂得什么叫做节制,楼乙真怕这石蛋疯起来,把自己榨成人干。

    沈万三无奈之下只好说道,“你不是驭兽宫的人吗?试试看能不能收它做契约灵兽啊!”

    一句话点醒梦中人,楼乙恍然大悟,之前他也隐隐约约觉得这石蛋似乎对自己很亲昵,那感觉似乎也是要想同他缔结契约的样子,现在想来是自己误会了。

    他赶紧凝神静气,将自己精神放空,然后默默念诵口诀,咬破自己的舌尖,以手指蘸着舌尖血,在空中划了一道印记出来,他小心翼翼的将印记落在石壳之上,并仔细的观察石蛋的反应。

    然而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楼乙顿时郁闷了,连同跟着郁闷的还有沈万三,这要是这家伙一直被压在这底下,那他这次就算是白来了,谁知道他这余生,还有没有机会再等到无妄海开启的日子。

    又等了五六天,沈万三有些按耐不住情绪了,楼乙也显得有些烦躁起来,沈万三是因为他无法脱身而情绪失控,他则是最直接的受害者,可想而知他现在的心情了。

    然而就在这时,突然一声清脆的声音出现,随后就看到外面包裹着的厚厚石壳,竟然一点点的碎裂开来,奇异的光层层叠叠,里面隐隐约约能够看到一颗闪耀着橙黄之光的蛋。

    楼乙愣了一下,然后冲口说道,“这...这不是我从中州买的那枚不知名的蛋吗?!!”

    这个时候楼乙才恍然大悟过来,他想起了当初自己在经过它的时候,腾蛇玉戒里的木心,曾希望自己买下它,而自己将它带回来之后,它却始终没有一丝反应。

    也正因为如此,它才会一直都躺在纳虚指环的小空间里,谁成想它此刻竟然会出现在这里,还化作石蛋压了他两个月之久……

    沈万三看着这枚蛋,眼中满是羡慕之色,楼乙当机立断再施展了一次契约之力,这一次他看到自己的血,毫无阻碍的进入到了蛋中,一颗心总算是落回了原处。

    沈万三酸溜溜的走到一旁,眼睛却死死的盯着那枚蛋,因为仅凭上面的玄奥纹路,以及其散发出来的浩瀚土力,就可以判断出,这一定是一枚非常难得的兽卵。

    只是不知道这里面会孵出什么来,所以安全起见他还是选择往后退一些,免得到时候伤及无辜。

    楼乙静静的看着它,后者发出亲呢的呼唤,褪去了石壳以后,楼乙总算不用被它压着了,而它的个头也明显小了许多,如今的它就只有椰子般大小,闪耀着奇异的光华。

    因为它一直没有孵化,楼乙又无法将它收进饲育环,所以他只能将其抱在怀里,起初沈万三还敢嘲笑他几句,可是在莫名其妙被这蛋收拾了几次后,他就学乖了。

    楼乙在看到这小家伙的攻击之后,才发现了他为何只是土灵脉后天圆满了,因为所有的土精之魄,都被这小东西给掠夺了,他只是得到了那么一丢丢的感悟,所以才导致了如今的这一结果。

    不过好在这小东西还算有良心,没有坏了他的大事,楼乙现在是四灵脉圆满,只差风灵脉圆满,他就能够去突破更高层次的修为了,等他晋级炼虚期之时,拥有了完整灵脉的完整法则,在面对同阶敌人之时,只怕会是无敌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