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五百七十三章 在商言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七十三章 在商言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楼乙将当初用过一次的,沈万三给他的令牌交给了对方,开口说道,“帮我转告你家少主,就说约定一起去无妄海的朋友,在这里等他。”

    那人看到令牌的一瞬间,明显的愣了一下,因为这东西其实就是沈家的私令,说白了只有沈家人才配拥有,所以当初在中州的汇通天下,那掌柜的才会如此失态。

    而如今这个守卫,明显要更为冷静,他抬头看了楼乙一眼,平静的说道,“诸位暂且稍等一下,容我回去禀告!”

    楼乙点了点头,几人就这么站在桥上等待,那人携令离去,楼乙看着奔腾的江水,穿过一道又一道的汉白玉拱桥,一队队的侍卫来来回回走过,他突然意识到,其实在这平静之下,也许正如这江水一般暗流涌动。

    不然真的很难解释炼虚期的的修士,怎么可能被派来守桥头,就算是铁王两家联手,也没有奢侈到如此地步,看来这南域的平静之下,也有着不为人知的变化。

    戚华站在他不远处,双手环抱与胸前,头微微扬起,感受着风的流动,他似乎慢慢进入到了某种状态之中,楼乙知道也许用不了多久,他的风灵脉就能够达到圆满之境了。

    铁山一直都在巩固着自身的修为,他与戚华不同,戚华走的是绝脉之路,摒弃其他灵脉,一心只闻风之道。

    而铁山本身拥有土天脉,他比戚华更有机会接触到至高层面,所以他需要夯实基础,令五行之力尽可能的圆满起来,两者走的路是不同的。

    紫黎百无聊赖的看着天空,时不时还会侧脸看向楼乙,只是不知道她心里都在想些什么,只是偶尔会看到她抿嘴蹙眉的样子,以及时不时会攥紧的拳头。

    过了大约半柱香时间,楼乙突然面露微笑,对着其他三人说道,“咱们走吧……”

    戚华低下了头,同时斜眼扫了一下正前方上方的天空,不过也仅仅是瞥了一眼,就立刻收回了目光。

    铁山则是发出一声冷哼,手不由自主的攥了起来,紫黎双瞳有紫光闪耀,耳朵与鼻子微微抖动着,只有楼乙转身就走,丝毫没有拖泥带水的意思。

    结果步子刚迈开,就见一片人影出现在了寒江上空,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四个,其中一个胖子,高声喊道,“别急着走啊,你这一走数年,听说如今可是炙手可热的人物啊……”

    楼乙仍然头也不回的往前走,丝毫没有要搭理说话之人的意思,这胖子一脸的肥肉在空中颤抖着,身影一晃直接堵在了楼乙面前,随行的修士吓了一跳,想要阻止根本就来不及。

    沈万三拿眼瞪着楼乙,指着他鼻子骂道,“你这个混蛋还知道来啊,一去这么多年了无音讯,还得罪了那么多大人物,你知不知道我们沈家这些年面临多大的压力,你这个混蛋!”

    楼乙看了他一眼开口道,“你好像又胖了吧?如果真的压力大的话,你该日渐憔悴才对吧?”

    沈万三浑身的肥肉夸张的晃动着,笑着说道,“我果然没有看错你,走走走,先去我家再说!”

    楼乙一抬手说道,“慢着,先别急着走,你晾我们在这半天,是不是得有个说法?”

    沈万山摸了摸下巴,疑惑的问道,“有吗?”

    “咱们走!”楼乙一甩手就准备离开,沈万山立马换了一副嘴脸,满脸堆笑的拦住了其退路。

    “我错了还不行吗?走,里面说,里面说!”

    楼乙白了他一眼,转身向着沈家走去,沈万三跟在他身边,楼乙开口问道,“为何没见到郑旬?”

    “他啊,现在正在闭关,这两天就能出关了吧。”沈万三回答道。

    “算你有点良心!”楼乙白了他一眼说道。

    “怎么说话呢?我怎么就没良心了!”沈万三有些不满的抱怨道。

    楼乙懒得理他,加快几步往前走,当初是他先看上郑旬的,结果这个混蛋半路截胡,为这事他可是郁闷了很久,也正因如此,在擂台上才会说出,我忍你很久的话。

    不过看来郑旬跟着沈万三的确挺好的,至少资源有保障,也不用生活在无休止的战斗之中,如果真要跟了自己的话,一想到这里他也只能叹了口气。

    而在这时沈万三的肥脸伸了过来,神秘兮兮的问道,“跟我说说,你到底怎么一回事?为什么那帮老怪物都在找你?”

    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楼乙原本已经平静下来的心情,顿时又起了波澜,没好气的说道,“咸吃萝卜淡操心,关你屁事!”

    沈万三一张脸顿时僵住了,一身肥肉气的直哆嗦,指着他吼道,“你这家伙信不信我把你给供出去,到时候我看你怎么哭!”

    楼乙停下脚步,转身往回走,沈万三一愣又将他拦住,连忙开口道,“别激动,我乱说的……”

    楼乙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转身继续往沈家方向走去,沈万三无比郁闷的呆立当场,这时一位侍卫凑到近前,小声询问道,“少爷,要不要我们出手?”

    沈万三看了他一眼,说道,“那是我朋友,你给我滚!”

    “是,是是......”那侍卫赶紧转身离开,沈万三揉了揉有些僵硬的脸,三步并作两步追了过去,拉着楼乙有一句没一句的攀谈起来,显然他对于楼乙的中州之行,显得极为有兴趣,只是楼乙并不想多说什么。

    所以沈万三废了半天劲,也没套出什么来,不过在临进入沈家之前,沈万三悄悄跟他说了一句话,叫他千万不要暴露了身份,只说是被其招揽来的帮手。

    楼乙问他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沈万三也只是告诉他,如今沈家坐镇的乃是他三叔,他爹沈财神目前正在中州未归,而楼乙当初胜了的沈潼,其实就是他三叔的宝贝儿子。

    楼乙很快明白过来,如果沈万三的这个三叔,知道了他的身份,很可能会将消息散播出去,他当然不会在意那区区千万灵晶,他要的很可能是大乘期修士的承诺,而这将很有可能改变许多事情,包括他在沈家的地位。

    个中利害关系楼乙还是清楚的,所以他对沈万三这个人不由得高看了几分,以前觉得这家伙阴险狡诈,处处透着奸商的气质,此刻看起来,此人似乎值得一交。

    至少在刚开始的时候,楼乙还是颇为忐忑的,如果沈万三选择控制住他们的话,以他之前带来的人手,简直绰绰有余。

    而他没有这么去做,就足以证明他的人品没有问题,其次就是他的提醒,这是作为一个朋友的角度的善意提醒,证明他的确拿楼乙当自己人去对待。

    古人都云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说的就是商人要重诚信保信誉,在商言商是一个商人的品德。

    楼乙对于与沈家的合作,似乎又多了一些信心,当然他现在还得继续观察对方,毕竟有的时候,不能仅凭一两件事,就给这个人定性,毕竟人是有两面性的,而商人则更多。

    一片巨大无比的建筑群,很快出现在了他的眼前,挑梁画栋,风景宜人,成片的琉璃瓦晃得人眼睛都要张不开了,园林景石,小桥溪水,亭台楼阁,更是不断的浮现在眼前。

    沈家以人力将寒江与丽江分流出来,形成天然的护城河环绕着整个沈家的所在地,仅仅只是这无数的支流,恐怕就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更别说坐落于其上的这些亭台楼阁了。

    沈家主体乃是一座山,确切来说是一座被削平了的大山,而沈家的主体建筑,都堆砌在这大山之上,而环绕在山体之外的,都是一些亭台楼阁,以及连接着它们的云梯跟廊洞。

    巨大无比的门头,竖立着三十三道巨大无比的牌坊,每一座牌坊都是用稀有矿石镂金玉岩雕刻而成,在太阳的照射下,释放着金碧辉煌的光芒。

    地上铺着的则是黑曜钢岩,打磨得异常光洁,低头可见倒影在其上映现,反射着天空的影像。

    大量的侍卫驻守于此,隐隐约约的结界之力,笼罩在整片区域之上,楼乙仔细的观察了一番,这三十三道金玉牌坊,并不是简单的建造在这,也不是为了什么炫耀沈家的财富。

    它们的存在有着特殊的意义,只怕与沈家的结界有莫大的关系,不光是这牌坊,就连环绕着沈家的这护城江水,也有些不同凡响。

    推衍似乎是每个炼阵之人的通病,虽然他在走着,虽然他在跟沈万三说话,可是脑海中却在不点推衍着沈家的布置,不多时他的脑海之中出现了一副模糊的图案。

    他抬头看向沈家所在的位置,喃喃自语道,“原来如此,天圆地方,好强大的阵法!”

    他尝试着去与此阵法共鸣,想要一窥其全貌,可是却在这时发现了沈万三捏住了他的腕子,并传音道,“刚才跟你说的什么你都忘了?非得自己找死吗?”

    楼乙浑身抖一激灵,从那特殊状态中回过神来,这才发现自己似乎做了一件非常没有礼貌的事情,他连忙对沈万三说道,“抱歉啊,一时兴起就......”

    岂料话音未落,就看到沈万三在向他挤眉弄眼,这时楼乙才看到有个黑黑瘦瘦的年轻人,正站在前方冷冷的扫视着他们几人,楼乙顿时就将他认了出来,正是在北州大会上,被自己击败的沈潼。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