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五百六十六章 连环阵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六十六章 连环阵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楼乙带着丧虺逃进了问仙楼的中央区域,可是他却发现丧虺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了,而且玄冥骨铠似乎也出现了问题,一些血液渗入到了它的连接之处,此刻竟然像是枷锁一般,将丧虺给禁锢了。

    更令楼乙感到错愕的是,这些血似乎还散发着某种气味,像是在告诉这血的主人,他们如今的位置一样。

    楼乙面色凝重起来,开始观察这些血液的流动,他确信自己没有看错,这些血液似乎像是有生命一般,而且正在不断的破坏丧虺的身体以及身上所穿戴的玄冥骨甲。

    这件事必须尽快解决,否则丧虺很可能会因此死掉,他可还记得当初丧虺被那个冥翁,以尸毒控制的模样,这个王定邦所施展的秘术,似乎与这个东西颇为相似,虽然形态不同,可是歹毒的程度,却不分伯仲。

    他决定冒险一试,手伸进了胸口处,将一块宝玉给取了出来,正是当初齐锐作为报酬交给他的龙魂宝玉,楼乙如今还不能完全抵消掉嗜神血树对于他的影响,或者说他无法完全驾驭煞坤如此霸道的天赋之赐。

    一旦全力施为,极有可能会将丧虺抽干,到时候非但没有救到丧虺,还会因此害死对方,更甚者就是自己陷入疯狂的嗜血状态之中,最终成为一具到处掠夺血液的怪物。

    龙魂宝玉可以令他保持清醒,至少保持不被血瘾所控制,他的肌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膨胀起来,血管在皮肤下如同蛮龙一般蜿蜒曲折。

    一股极强的血气从他的毛孔中渗透出来,楼乙开始发出诡异的喘息声,他的上下颌连同牙齿发出阵阵碰撞之声,眼瞳也开始慢慢发生转变。

    道道诡异的纹路开始在全身蔓延开来,看起来像是一根根诡异扭曲的触手,一股极强的血气伴着这扭曲的纹路,开始疯狂向外伸展。

    楼乙看上去有些痛苦,喉咙不断发出奇怪的声响,手中攥着的龙魂宝玉,爆发出璀璨的碧绿之光,丝丝缕缕的光丝,不断向着他的身体蔓延。

    楼乙勉强能够控制住自己的意识,不过这也多亏了龙魂宝玉的帮助,他本不需要这么去做,可是在面对王安邦所施展的诡异术法,他需要拿出百分之百的实力出来。

    饕餮之吻,赐予了楼乙无与伦比的力量,只是越强大的力量,越容易遭受反噬,天底下任何生物的血液,都可以被无差别的转化为自己的血液,正因为这种能力太过逆天,所以嗜神血树才被众族剿灭。

    就算是嗜神血树的祖根煞坤,最终也屈辱的被埋葬在了裂隙秘境的荒原之中,更妄图占据楼乙的躯体以谋取重生的希望。

    然而最终却赔上了自己的一切,而它的天赋之赐也顺理成章的被楼乙所继承。

    丝丝缕缕的血气,开始被从丧虺的身体上抽取出来,只是这血液似乎异常顽固,甚至想要与楼乙抗衡,要知道这可是饕餮之吻,天下万血无血不吞的血神异能。

    结果却在此刻展现出了焦灼的状态,楼乙将其归咎在了自己修为不行的原因之上,然而其实他并不知道,这血之赞歌秘术,还有一个隐藏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只有王家嫡系子弟才能知道。

    其实当初王绩之所以能够如此的疯狂,以至于最终成就霸业,考的就是这血之赞歌,而它拥有一个只有他才知道的秘密,那就是血之赞歌通过献祭自身的血液,可以侵染对方的血液。

    只是这并不是它最可怕的地方,它的可怕在于,献祭后的血之力,可以剥夺对方的修为之力,只要沾染到了血之力,修为低下者不出一个时辰就会化为血水而亡,修为高深者也最多只能撑上三天而已。

    而这也只是表象,更为重要的是这隐藏在表象之下的恐怖,那就是所有被祭祀之血,或者说血之赞歌杀掉的修士,一身修为会化作血之力反哺给献祭之人。

    当初的王绩正是凭借这一点,所以才能够无往不利,屡次从死亡的边缘捡回一条命,而且每次危机之后,人们都会发觉,他的实力更恐怖了。

    许多人只是将这个现象归咎于王绩的疯狂,以战养战,以血换血,才成就了如今的王家。

    而并不是所有的王家人都能够使用此法,因此王家人会严格把控对于此术人选的选择,王定国跟王安邦虽然是亲兄弟,可是哥哥却并没有他这般xìng yùn,虽然他的修为更强一些。

    而如今在追寻着血迹散发出的气味而来的王安邦,突然身体不受控制的抽搐起来,铁啸坤十分的惊骇,以为这里有什么连他都没有感知到的禁止结界。

    不过很快王安邦的抽搐停止下来,可是脸色却变得异常苍白起来,甚至感觉他的修为都降低了,铁啸坤疑惑的问道,“你到底怎么了?修为为何退步了?”

    王安邦自然不能告诉他实情,他只是看向血迹慢慢消失的前方,怨毒的说道,“究竟是谁在与我作对,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的!”

    他所谓的不可能,其实指的就是血之赞歌失效的问题,对于王家而言这血之赞歌就是shā shǒu锏,施展的献祭之血就是神血,任何沾染了神之血的人都会成为养料,还从未有人从这血之赞歌里逃脱的先例。

    而如今残酷的现实摆在了其面前,他自然不相信是楼乙办到的这一切,他更愿意相信这问仙楼里,另外隐藏着不知名的高手。

    此刻的王安邦双眼散发着近乎疯狂的光芒,他一定要抢在铁啸坤之前干掉那个神秘人,否则一旦让铁家得到对付血之赞歌的办法,那么王家将失去与铁家制衡甚至是获胜的筹码。

    论财富,王家不及铁家十分之一,论装备铁家所有修士身上穿的,都是武装到牙齿的宝器,甚至还有精良的法宝,而王家有的只是血之赞歌以及七绝剑法。

    铁家忌惮的是王家的实力,所以两家人频繁联姻,也只是为了能够捆绑住彼此,同时平衡双方的实力,不过就如同这血之赞歌一般,铁家也应有自己的绝活,比如说天外有天的法宝护具。

    实力不济可以用法宝来平衡,天分不够可以用财富弥补,所以其实铁家的实力要强于王家,但是王家的shā shǒu锏,却让铁家意识到,只有彼此团结,才是共赢的局面,合则双利,分则两败俱伤。

    然而现在,区区北域之地,竟然出现到了威胁王家地位的情况,王安邦怎么可能坐视不管,他要干掉对方,将隐患埋葬在萌芽状态之中。

    王安邦消失在了铁啸坤的眼前,后者看向前方,眼神不断闪烁,显然是在分析这其中所蕴含的点滴讯息,王安邦必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然是不可能修为跌落的。

    猛然他抬起头来,嘴角带着莫名的笑容,喃喃自语道,“原来如此,难怪如此急不可耐啊……”

    而此时此刻楼乙重重的呼出一口气,心有余悸的看着手中的龙魂宝玉,对付这诡异的血,远比他想象中的更加危险,此刻他的面前出现了一块指甲盖大小的奇怪血晶。

    说它奇怪是因为它所散发出来澎湃气息,仿佛只要吞下它,就能够拥有无与伦比的力量一般,楼乙本能的觉得此物十分的危险,所以他没敢贸然吞下此物,而是十分戒备的看着它。

    此血晶处处透着诡异之处,令他不得不严加防范,然而现在还是有难题难住了楼乙,那就是丧虺的状态仍旧很糟糕,他甚至已经失去了自主意识。

    这是被那诡异的血给消耗所致,他十分的虚弱,让楼乙感到有些不安,丧虺对他十分的重要,他也是问仙楼如今最大的依仗。

    楼乙看向悬浮在面前的血晶,最终做出了决定,他将血晶攥在手中,然后掰开丧虺的嘴巴,将血晶丢了进去。

    他不确定这么做的后果是什么,只是本能的感觉,这东西会令丧虺恢复过来,血晶丢进去之后不一会,丧虺的身体就开始浮现出赤红之色,慢慢又变成血红色,最后一切归于平静。

    楼乙始终都在观察着丧虺的反应,知道异状彻底消失之后,他才惊讶的发现,丧虺的修为似乎精进了,突破了原有的境界,进入到了炼虚后期境界,这令楼乙感动措手不及。

    而就在这时一个身影,突然木然的走进了他的视线之中,楼乙看着对方,眼中满是惊讶之色,因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道破云垂大阵的乾有道。

    只见他嘴里念叨着,“乾三通,坤六道,震为行,亘化基,离归土,泽登天,阴阳逆转,生死无门……”

    而几乎同一时间,李敢等人出现在了问仙楼的广场之上,李闯抢先一步,一把将乾有道给提溜起来,手中的金色流月,当头就砍了下去,却在这时听到楼乙说道,“别杀他,留着有用!”

    李闯将他丢到了楼乙脚边,后者看到他痴迷推衍的模样,默默的叹了口气,他在其脖颈上开了一个细微的小口,取了三滴血出来,滴在了一块未被激活的玉符上面,随后帮他止了血。

    李敢走上前来说道,“楼主他们来了!”

    “你们先走,我殿后!”楼乙看向密密麻麻的敌人冲了过来,对着身边的人说道。

    同一时间铁啸坤与王安邦一前一后冲了出来,只是有所不同的是铁啸坤谨慎的停在了外围,而王安邦却直奔他们而来。

    李敢等人眼见于此,立刻捏碎玉符离开,而楼乙带着乾有道跑进了问仙楼的主楼之中,大军很快包围了这主楼之地,却在这时与楼内听到一个声音惊呼道,“大难临头啊,乾坤逆转,两仪颠倒,这是要引爆此地所有的一切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