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五百六十五章 血之赞歌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六十五章 血之赞歌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就在铁山缠住铁啸坤的同时,问仙楼各处也是发生了激烈的战斗,最为惨烈的当属楼乙所在的乾位,因为他所面临的是最先杀入阵中的王守邦。

    杀兄之仇,被辱之仇,新仇旧恨一并摆在了台面之上,比起铁啸坤一身的顶尖装备,王家所靠的却只是手中的剑,原本王家就是以剑入道。

    只是与同为以剑入道的北家相比,王家总是被押上一头,更是在当初的北域之争中,被当时的北仙翁击败,后来王家倾全族同铁家一起成为了北家的附庸。

    然而王家却从未有一刻懈怠过,他们心心念念想要得到的,就是北家的的斩天剑诀,然而随着北家的日渐衰弱,王家的计划一再改变,最终演变成了如今的模样。

    如果没有北仙翁的存在,只怕如今的北家早已是名存实亡,不过即便没有得到北家的斩天剑诀,王家自己的剑学谜诀与七绝剑法也有其独到之处。

    前者乃是激发剑气的密法,后者则是王家独创的地品剑诀之法。

    只是这么多年来,王家一直屈居于北家之下,以至于许多人都忘记了,王家是如何建立家族的了,王家祖上有一位狂剑客,名叫王绩,功绩的绩。

    王绩本是北域土生土长的散修,却靠着手里的一柄重剑,靠着为各大家族卖命,一步步提高着自己的修为,可以说七绝剑法,就是在不断的杀戮中所创造出来的。

    当王绩四十岁的时候,机缘巧合之下,获得了一本奇书,就是王家如今所掌握的剑学谜诀,没人知道这里面记载的究竟是什么,可是王绩却凭借着它,屡屡奇迹般地存活下来。

    那些比他修为高强的人,也不是其对手,不过很可惜最终王绩并没有踏上大道,饮恨而终。

    可是他所创造的一切,给了后来的王家极大的启发与动力,再之后他的后人开始疯狂拓展地盘,凡事不与配合的家族甚至是宗门,全部被屠戮一空。

    也是在那个血腥的时代,王家积累了难以想象的巨大财富,于是他们将目标放在了统一北州这件大事之上,这似乎是无可厚非的一件事,因为他们王家出了一位合体期的绝顶高手。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王家的傲气最终令他们做出了不理智的决定,他们选择了当时北州最强大的两个家族作为对手,然而还未来得及对后家动手,北家的北仙翁,就以绝对的实力,让他们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知耻而后勇这种事,想来都是用来骗人的,但是隐忍却始终都是最有效的方式,于是王家选择依附于北家,同时尽可能的套取他们想要的一切。

    而如今北家已经日薄西山,王家却如日中天,北域是他们称霸北州的第一步,绝不容许有任何的意外发生。

    王安邦看着对面站立的这人,冰冷的miàn jù,遮盖着脸,一袭普通的长袍遮身,除了个头看起来比较高大之外,似乎并没有特别出彩的地方。

    而就是这么一个人,一次次的击溃了他们两家的布置,甚至干掉了他们两位炼虚期的修士,其中还有他的亲大哥,这实在是匪夷所思。

    地面的战斗已经开始,然而王安邦并没有插手,因为他带了很多化神期的修士手下,这些人足够将所有负隅顽抗的杂碎们杀得片甲不留。

    云雾之中,激烈的碰撞与厮杀正在进行,云垂卫终于能够一展身手,只是缺也是最惨的一支队伍,修为的压制抵消了数量的优势,更何况敌人的数量,更是远超与他们。

    唯一能够依仗的,就只有这蔓延四周的大阵,风扬卫的轻灵诡异,游走于阵法之中,云垂卫的神出鬼没,潜伏在暗处伺机而动,黑甲带着虚螟虫卫,成为了阻挡修士大军的最有力防线。

    火光冲天而起,各种攻击在这个看似宽敞,实则人满为患的地界,肆意的咆哮着,云垂卫的责任就是迷惑对手,然而当他们遭遇到远高于其修为的对手时,却只能选择逃走,有一些来不及逃走的就只能无奈的死掉了。

    战斗是残酷的,就如同一个巨大的绞肉机,不断的收割者生命,鲜血与碎肢充斥着地面,血流成河也并不为过,战斗太过惨烈,以至于阵法衍生成的云雾,都被染成了血色。

    双方的修士杀红了眼,楼乙当初所做的布置,这些侍卫们,似乎都已经忘记了,许多人即便面临着生命威胁,仍然没有选择使用玉符,而是与自己身边的人同生共死。

    也是这种精神受到了传染,大量的问仙楼修士,无畏的牺牲了。

    然而这种牺牲实在显得有些没有意义,可是却又无人能够责备他们,因为他们牺牲了自己,令战斗看起来更加的真实,也使得敌人更加疯狂起来。

    第一层防线很快被攻破,有修士杀入到了问仙楼中,可是接踵而至的阵法,令他们突然如陷泥沼。

    而这些猝不及防的修士,在落向地面的同时,也激发了地面的隐藏的宝符,于是一片片的地矛刺冲天而起,将他们刺穿,血随即染红了大地。

    地截卫也在此刻加入了战斗,经过近一个月的训练,鬼岩城与魑魅魍魉战法,已经深深的烙印在了他们心中,行动鬼魅莫辨,十个人组成战阵,收割着不断坠落的修士。

    然而人实在是太多了,仅凭他们区区数百人,实在是杯水车薪,他们杀到手软,却也无法阻止越来越多的修士涌入,而且当化神期修士成片而来的那一刻,大势就已经结束了。

    王宝峰与典卫全身浴血,他们甚至杀的都已经麻木了,不过两人并不是迂腐之人,所以当情况无比严峻的时候,地截卫选择退守问仙楼的主楼区域。

    锋矢卫此刻也慢慢退回到了当初空谷幽兰所在的区域,跟他们并肩作战的乃是醉猴之王,一切都在按照楼乙所计划的进行。

    同时他所在的地方,丧虺正在与王定邦进行殊死搏斗,楼乙第一次见到真正的七绝剑法,即便是当初的王定国,他也只是利用凝水宝扇的力量,将其杀死的,对方甚至没有施展过这套剑诀。

    可是如今楼乙却真正见识到了属于王家真正的剑诀,如血一般的灿烁的剑诀,王安邦全身环绕着一层血雾,雾气与其手中的重剑遥相呼应,更为重要的是,他现在看起来就如同一个疯子。

    楼乙第一次看到这种近乎于自残的剑诀,他的眼耳口鼻全部都流淌着血液,血被真气点燃,化作血雾融入到空气之中,王安邦看起来就像是重伤一般,浑身上下浴血而战。

    只是即便他看上去血流如注,可以他所表现出来的战意,却令楼乙都感觉到了恐惧,丧虺始终被压着打,而且王安邦的状态,似乎比丧虺还要疯狂,一双血目充斥着疯狂,让人无法直视其眼睛。

    之所以会变成如今的局面,那也是因为丧虺对他的威胁,使得王安邦不得不使用了他们王家的剑血秘决,也就是被称作血之赞歌的秘术。

    如今在楼乙看来,可恐怕是种非常邪门的秘术,比起秘术来它更像是邪术多一些,类似于之前的冥翁所施展的白骨术。

    这些似乎都不是北州应该出现的东西,那么可以确定的是,只怕赫连山脉之中,埋葬的除了北州的修士外,只怕还有更多来自其他州域之地的修士大能。

    只是事实真的是如传闻所说的那样,所有的高手只是为了剿灭一个赫连唯我?这其中会不会另有隐情呢……

    楼乙在思考这个的同时,又想到了另外一件事,他继承了煞坤的天赋之赐饕餮之吻,岂不是这家伙的天然克星?

    不过这种事他也只能想想而已,因为楼乙很清楚,现在的王安邦太危险了,丧虺之所以能够坚持这么久,皆是因为身上的玄冥骨甲,以及霍炎为其量身打造的机巧义肢。

    有了这些才丧虺能够真正的控制自己的身体,将玄冥骨甲解放出来,如今的玄冥骨甲变幻不断,化作各式各样的骨刃,与王守邦展开厮杀。

    只是王守邦在血之赞歌的加持之下,不仅修为急剧飙升,战斗的方式更是令人恐惧,血与骨疯狂的碰撞在了一起,这种感觉既诡异又令人恐惧。

    楼乙看向四周汹涌而来的修士,他觉得时机差不多要来到了,而其在此时他感知到了另外一个恐怖存在,正疯狂的杀来,楼乙知道必须要走了。

    丧虺全身如同一只刺猬一般,全身上下满是骨刃,上面沾满了王守邦的血,而这些血就如同最毒的毒液一般,不断侵蚀着他的身体,让丧虺变得越来越虚弱。

    不过最终他还是为自己制造了脱身的机会,跟着楼乙进入到了云雾之中,王安邦的血瞳稍稍恢复了一些正常,可是情绪却仍然显得颇为激动,这时楼乙感知到的那个身影到了。

    “你们王家这个秘诀还真是可怕,你现在就像个怪物。”铁啸坤嘲讽道。

    王定邦冷冷的扫了他一眼道,“有闲功夫说风凉话,还是快些动手灭了这里吧,我怕我控制不住现在的自己,连你一块都给宰了!”

    铁啸坤嘿声笑道,“你大可试试,不过你怎么放他们逃了?”

    王定邦收回目光,看向云雾之中,开口道,“沾染了血神的献祭之血,是逃不掉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