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五百六十二章 血债血还(上)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六十二章 血债血还(上)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十三天时间,不足两周,这就是白烨牺牲,楼乙所争取来的时间,而这宝贵的时间,也令的他有了更多时间的准备,所有的转移事项已经接近尾声,非战斗人员已经全部回到了铁王宗内。

    两军阵前楼乙立与阵前,身边跟着丧虺以及铁山,铁啸坤安坐于后方阵中,王定邦最终迫于压力,还是被顶到了最前线,看着对面的这人,猜想其冰冷面具之下隐藏的,到底是一张怎样的脸。

    不过注意力始终还是集中在丧虺的身上,炼虚中期修为,跟他一样,不过丧虺目前的情况,却让他有一种非常危险且奇怪的感觉。

    两军阵前,几名阵法师正在小心翼翼的解析着阵法,这一次楼乙在云垂大阵的基础上,设置了无数的陷阱,而更为重要的是,其中的杀阵,正是为他们而设。

    只见一名阵法师,手持卦盘,频繁在四周转动,嘴中念念有词,食指与中指不断在半空中刻画着什么,一个个灵元凝聚而成的符文,轻飘飘的飞向楼乙身后的大阵之中。

    楼乙抬头看着这些人,眼底尽是冷意,这些人之中有一老迈的修士,修为属于这些人中比较低的,只有元婴初期的修为,不过他的动作却是最快的。

    楼乙猜测他很可能就是乾回宗之前的宗主乾有道,他也是除了廖无涯之外,对于阵法浸淫最深之人,乾家受制于宋家,迫于压力加入了铁王两家所谓的联盟,致使乾回宗不费一兵一卒落入到了两家之手。

    他也是楼乙这次最为重视的存在,阵法的造诣需要不断的去推衍,去辩证,通过长时间的积累,来让自己对于阵法有着独特的见解。

    而天地之下所有的阵法衍变,都脱胎于龟背图,而龟背图一共有三幅,分别是泰山老龟背上的八卦图,洛河水中的神龟图,以及神武大帝手持盾牌上的推背图。

    不过坊间传说众说纷纭,牵扯的神话传说也非常之多,只是不管如何诉说,却都绕不开这三种说法,泰山先天老龟背上的八卦图,也被称作先天卦图。

    而洛河之中的龟背图也被称为河图洛书也被称为九宫八卦图,至于最后一个,据说乃是来自人族远古神朝的唐朝,乃是由当朝钦天监的李淳风跟袁天罡所作,具有推算运势,一窥天机之能。

    只是天机不可泄露,所以袁天罡最终将其祭献给了玄武大帝,用五岳之土镇封,最终烙印在了玄武大帝的盾牌之上,而这盾牌其实就是其背甲所化,所以也算是一种特殊的龟背图。

    此三大龟背图,也被后世阵法师奉为神典,只是后世所传之物,尽皆虚无缥缈,见不得实物,就只能靠推衍,因此越是强悍的阵法师,对于龟背图的理解也就越深刻。

    一通则百通,天下阵法无不脱胎于这三大神典,那么楼乙自然有理由相信,面前这个醉心于阵法推衍,醉心于研究龟背图的老者,对他而言是最有威胁之人。

    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他看上去神游外物,可是手上的动作却极为迅捷,有些寻常之处,他甚至露出失望之色,而队医一些奇思妙想之处,却又露出小孩子好奇的模样。

    楼乙的视线始终锁定着他,至于其他的阵法师,却并没有太过在意,渐渐的乾有道的身影距离他所在的位置越来越近,王安邦挡在了乾有道的去处,后者从迷惑中清醒,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已经来到了敌阵之前。

    “可惜咯,就差一点,就差那么一点点,就能推衍出结果了……”乾有道颇为失落的说道。

    然而王定邦却开口道,“可以了,说说结果吧。”

    乾有道叹了口气手指向某一方向道,“乾位进三,坤位退六,艮为基,巽为穹,泽为幻,离为生,坎为死,震位这个......”

    王定邦摆了摆手打断道,“找到生门所在,就可以了!”

    乾有道有些失落的看向大阵,默默的跟着王定邦往回走,而就在此时,突然一声惨叫声响起,他寻声望去,却发现一名阵法师被一道金色枪影刺穿了胸口,带着难以置信的神色,缓缓地倒了下去。

    而他所在的位置刚好就是死门坎位,乾有道摇了摇头,叹息着收回了目光。

    随后王定邦开始调配大军,向着生门离位进发,大军呼啸着冲了过去,却没有人发现楼乙嘴角那不经意的一抹微笑。

    修士大军嗷嗷叫着冲进了云雾当中,想要挣得攻破问仙楼的第一份军功,然而就在这时,一道七彩流炎却突然在生门之上升起,随后惨叫声此起彼伏,大量的修士在一瞬间被净莲之炎吞噬,剩余的则仓皇失措的四处逃窜。

    “什么?这不可能!”乾有道失声道。

    王定邦看向乾有道,质问道,“这就是你说的生门?!!”

    “我的推衍不会错的,绝对不会错的......”乾有道看起来有些精神不太对劲,他死死的盯着面前云雾缭绕的大阵,眼神空洞而无神,显然他又再一次陷入到了推衍之中,而且对于王定邦的话,似乎充耳不闻。

    王定邦冷哼一声,对着身后几人说道,“保护好他,其他人跟我冲!”

    “统领咱们就这么冲进去?”有手下不安的询问道。

    王定邦把眼一瞪吼道,“不然还能怎么样,你没看到铁啸坤那个王八蛋,正在看咱们笑话吗?!!”

    “是,属下这就去!”那人不敢再多话,领命而去。

    不多时大军从另外几处位置杀入,不过王定邦还是相信乾有道的判断的,因为另外几个阵法师,到现在仍然筹措不前,只有乾有道在之前,莫名的走到了对方阵前。

    所以他刻意让大军避开了坎位,这个死门之所在,因为之前有一个阵法师,就是死在了这里。

    他看了一眼有些神神叨叨的乾有道,对身边一人说道,“你暗中行事,记得这次别再搞砸了!”

    那人嘴角带着狞笑,一双铁鞭在半空中碰撞一下,发出金铁交戈之声,咧嘴笑道,“放心吧,些许宵小之辈,来一个我王闾杀一个!”

    王定邦眉头皱了皱,不过最终却没有说些什么,带着大军直奔楼乙所在位置而去,而此刻楼乙却已经回到了阵法当中,诱敌深入已经成功了,接下来就是让他们深入阵法中心区域,再之后就是这些家伙血债血偿的时候了。

    突然楼乙心声感召,回头看向问仙六所在方向,一股极强之气,自乌木灵谷方向传来,那里早已经被搬空,不过却有一人被安置在了那里。

    乌木灵谷最深处的后院之中,一道青光冲天而起,剑啸声凌天而鸣,一道青影冲天而起,周围风起云涌,青风搅动云团,四周弥漫着青色幻影。

    一道光在原地绽放霞光,随后它又突兀消失在了原地,楼乙慢慢收回目光,叹了口气道,“执念有时也是力量的催化剂,只是华子啊,不可执念太深啊……”

    一道青影在空中快速闪烁,一头钻进了厚厚的云雾之中,青影如同蝴蝶一般在云雾中跳跃,每一次闪烁,都会带来极大的伤亡。

    只是他每一次动作的背后,目的却是极为明确的,而他所前往的位置,恰巧就是乾有道所在之地,而那里有他执念的目标,害白烨死亡的罪魁祸首,王闾!

    他的手上有这一柄释放着灿盛之光的宝剑,剑锋比一般的宝剑要窄,剑身却比一般的剑要长上许多,剑柄处镶嵌着一枚菱形的宝石,末端有一个玉质的葫芦剑穗悬挂于此。

    此剑自然是当初楼乙所斩杀的那名炼虚期修士所有,然而却被霍炎重铸,以大量稀有的天外材料重新锻造,至于那剑穗,自然是楼乙当初夺得魁首所赠予的防御法宝,也就是当初悬挂在寒霜之上的玉壶。

    只不过此刻它有了新的服务对象,而此剑也被赋予了新的名称【点星】。

    因为它的剑锋十分的狭窄,看上去就如同毛笔尖端的笔尖一般,剑身却颇长,剑刃四周以铭文包裹,不断有风之力缠绕其上,点点青芒聚于剑锋之上,舞动间青光闪耀,宛若星辰点点聚于剑间而得名。

    戚华身影笔直杀向阵外,而此刻隐藏在暗处的王闾,也感受到了其毫不掩饰的杀意,他舔了舔嘴唇说道,“看来可以继续上次的乐子了。”

    青影笔直杀至,有修士吼道,“何人前来受死?!!”

    然而回答他的却是一道快到了极致的青色流光,青影闪耀而过,血雨洒落在了当场,那乾有道从头到脚被鲜血染红,嘴里却仍念念有词,仿若魔怔一般。

    不过戚华并没有杀他,而负责保护他的修士,却有七八人丧命于此。

    王闾与暗处现身,双鞭在半空碰撞在一起,咧嘴笑道,“来吧,看看你究竟长进了多少!”

    戚华眼神变的及其可怕,青色的风似乎要将周围空间切成碎片,狂风伴着青光闪耀,他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道,“血债血偿,我来取你狗命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