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五百四十八章 攻入宗内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四十八章 攻入宗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紫光在两人眼中翩翩起舞,青光在两人眼中转瞬即逝,两颗硕大的脑袋,齐齐从肩膀上掉落下来,而这仅仅只是瞬间发生的事情,甚至最开始被雷电攻击的那个修士,还没有完全毙命。

    楼乙看着身上缠绕的风旋,看着如同大氅一般批在后背的雷光,对于战果他表示非常的满意,他认为这是一个完美的开端,抬眼看向天空方向。

    最开始被雷电攻击的修士,终于也绝望的咽下了最后一口气,身体被雷电彻底粉碎,而另外三人还在负隅顽抗,雷光自身体闪动,青影如影随形,电鸣激荡在空气之中。

    片刻后楼乙完好无损的走出了玄冰之墙,而此刻外面的战斗,也已然进入了白热化,浩雪宗的修士攻入了铁王宗的山门之中,那名炼虚期的修士不在附近,楼乙感觉到了什么,抬头看向高空方向。

    他嘴角微微上扬,喃喃自语道,“也好,也好.....”

    目光环顾四周,但见问仙楼的修士势如猛虎,勇往无前,不仅是他们,就连浩雪宗的这些弟子们,也在长老们的带领下,疯了一样冲向铁王宗的修士。

    也许是因为之前在双脊山面临的巨大损失,让铁王送的修士们士气低落,再加上楼乙翻手间就冻结了他们铁王宗十几个化神期的修士,这震撼的场面,更加剧了他们心中的恐惧。

    士气这个东西虽然看不见摸不着,可是它却决定了战争的走向,试问连战的勇气都没有了,还怎么能够拿出拼命的气势来。

    原本还指望他们的掌门,能够力挽狂澜,谁成想对方的阵容里面,竟然也有一位手眼通天之人,与他们的掌门战斗,竟然丝毫不落下风。

    更甚者此时敌人死死的守着山门,从别的方向突围,也变成了天方夜谭,虽然有句话叫狗急了会跳墙,然而这铁王宗四周都是禁止结界,目的是为了防范敌人的进攻。

    可是现在却成为了阻挡他们逃走的瓮,这次可真是要被瓮中捉鳖了。

    他们是一点办法没有,有的甚至已经想要投降,然而问仙楼的修士,根本不接受投降,这几年的战斗下来,问仙楼可谓是元气大伤,而这些个王八蛋可是从未有一天消停过。

    这口恶气憋了这么些年,现在还不趁着这个天大的好机会,狠狠的出上一口恶气,不都说趁你病要你命吗?想要投降,不存在的。

    李家两兄弟冲锋在前,群战是他们最拿手的,对付这些个铁王宗的修士,没有化神期的蹲在,他俩还真不怕。

    不过比起他们两个,还有两个人冲的更加靠前,一个是王宝峰,而另一个则是杨子荣,两个都曾经在铁王宗的前身北武宗呆过,对这里可谓是轻车熟路。

    如今的北武宗到处都残留着当初战斗后的痕迹,甚至有很多地方,到现在都无法修复。

    王宝峰跟杨子荣怔怔的看着正前方,一道天堑一般的裂痕,横跨整个铁王宗,生生将这个宗门一分为二,深不见底的沟壑内,有灵风扑面而来。

    两人注意到,如今的铁王宗,实际上就是建立在这沟壑的深谷之中,无数浮桥连接着深谷,而沟壑上方的区域,却是一片狼籍,甚至看不到一点像样的建筑。

    看来当初北武宗宗主的含怒一击,彻底毁掉了这个曾经强盛的宗门,亲手埋葬了北家一手创造的北武宗,这不是憎恶而是心伤。

    北家的没落并非一朝一夕之功,而是步步蚕食所致,北家豁达大度,不代表铁王两家就知道谦让恭敬,反而他们私底下变本加厉,如果不是北仙翁仍在,只怕北家早已易主,姓了铁王之姓了。

    王宝峰看着昔日所生活的地方,如今已是废墟,一股难掩的伤感油然而生,他不是东域王家的本家人,是土生土长在这里的,这里的一切对他而言,全部意义非凡。

    铁王两家居住之地完全就是废墟一片,杂草丛生,断垣残壁,一片荒芜之相。

    这些自诩为铁王宗的家伙们,根本就没有打算重建这里,他们只是寻着当初北武宗的灵脉所在,象征性地把住的地方建好,什么门面,什么威严,统统见鬼去了。

    王宝峰浑身发抖,手中崆峒迸发出刺耳的声响,看起来他的情绪有些失控,一旁的杨子荣叹了口气,想要安慰他几句,可是他也看到了这一幕,想起了当初王逊的邀请,在这里生活的点点滴滴,跃然于眼前。

    他尚且如此,更何况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的王宝峰了,恰在此时,有追兵从后方迂回而来,后方的问仙楼修士已经同他们交上了手嘛,杨子荣说道,“先解决了眼前事再说吧!”

    王宝峰点了点头,两人身影消失在原地,后方传来了激烈的打斗声,喊杀声震天动地。

    同一时间,铁山跟秦海终于赶了过来,迎面就有修士扑了上来,只因他们只有两个人,铁山一声冷哼,连巨阙都没有使用,拳头攥紧,一拳轰了过去,星痕之力在空中肆虐,只见对面几十个人,就如同麻袋一般,一个接着一个坠落向地面。

    不过能被这么干掉的,大都是修为比较低的存在,而速度不减冲过来的,显然是无惧其拳头的,一七个人,皆是元婴后期,似乎还结成了某种战阵,迎面扑了上来。

    “大哥,你别出手,看我斩了他们!”铁山开口道。

    “好!”回答他的就只有一个字,秦海抱拳站在原地不动,看着铁山摆好了攻击的架势,巨阙剑发出惊人的剑气波动,似乎是在迎合铁山的灵元波动。

    铁山已经找到了他要走的道,而他如今所欠缺的,只是足够的时间罢了。

    剑道,很普通很寻常的道,大部分剑修,都会选择的道,因为这剑道至圣本就是前人所走之道,不过铁山的道似有所不同,他走的是破天之道。

    剑可斩星辰,剑啸可破寰宇,一剑可斩天,这需要莫大的毅力与勇气,而他之所以选择这么艰难的剑道,却是因为北囚五临行前所施展的那一剑。

    破天一击带给他的绝非只是眼神的震撼,而是来自灵魂深处的震撼,剑道至圣,最终真的可以斩天吗?

    如果是之前他并不确信,可是现在他却对此深信不疑,手稳稳的握在巨阙之上,剑气顺着剑刃流动,身体四周气劲纵横,迎面而来的七个人,突然同时停下脚步,惊恐万分的看着铁山。

    铁山的眼神无比冷漠,另一只手扶上剑柄,双眼一睁有精光射出,巨阙自上而下轰然落下,一道剑光直劈七人而去,恐怖的剑气甚至将空气都切割开来。

    速度太快,威力太强,七个人甚至都忘记了逃跑,呆呆地看着那道庞大无比的剑光刺穿他们的身体,而后看着自己的身体,在剑气的撕扯下,慢慢的消融殆尽。

    最终他们也只能苦笑着看着自己死去,甚至连一声惨叫都来不及发出。

    一剑斩掉七名同阶修士,这可不是谁都能够做到的,秦海倒吸一口凉气,难以置信的看着铁山,他的这位弟弟实在是太强了,同时他又在心里叹息道,“天脉就是天脉,第却不可同日而语……”

    不过他倒不是嫉妒,更多的只是有些遗憾,他知道最终自己跟弟弟只会差距越来越大,弟弟是能够踏上天道的,而他自己究竟能走多远,说实话他心里并没有一丝底气。

    铁山回头看了一眼秦海,见他有些心事重重的,开口道,“大哥放心吧,那家伙一定有办法的!”

    秦海自然明白,那家伙指的是谁,当初他凭借如此年纪,竟然一跃成为五品丹师,并能够经营一个不小的实力,可见他也绝非池中之物。

    “但愿如此吧……”秦海喃喃自语道。

    未来的事情,谁也说不准,有些事只有亲眼看到了,才能信以为真,他不是一个盲目乐观的人,至少目前来讲还不是。

    两兄弟直奔铁王宗而去,铁山手里此刻攥着一物,正是当初北囚五交给他的宗主令,他师父希望其能继任北武宗宗主之位,只是目前的北武宗早已名存实亡,想要重新振兴,可并不那么简单。

    与此同时李家两兄弟,也在血雨腥风之中,杀进了铁王宗内,王宝峰他们走的是左侧王家地界,那么他们就去了铁家原本的驻地。

    一摸一样的废墟,一摸一样的断壁残垣,只是不同的是,在这里的后方,有新兴建造的建筑,于废墟之中屹立着,难道那边还有什么铁王宗所觊觎之物?

    李敢同李闯,带着自己手下的人,直接冲了过去,不过过程并不简单,战斗从开始到现在,完全都混乱了,伤亡也在所难免,即便是装备再精锐,也难免不被人数所压制,近乎百倍于己方的人数。

    他们这些领头的尚还有余力应对,而这些普通的侍卫跟浩雪宗的弟子,应对起来可就没那么顺利了,人员已经减少了九分之一,而且伤亡人数仍在增加。

    天空之上,到处都是战斗的身影,而在目所不能及之处,真正的战斗,却变得更为激烈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