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五百四十二章 清除毒瘤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四十二章 清除毒瘤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战斗仍在继续,不过楼乙知道其实结果已经很明显了,黑甲还未出手,只是因为它还在纠结,那个手下留情的意识,看来它对于自己的力量极为自信,觉得一出手这些个跟苍蝇一般的东西,必定会被它打坏。

    “可以了,让它们停下吧……”楼乙说道。

    机关人的表现,其实已经证明了霍炎的话,这些机关人的确物超所值,它们相当于多了一群装备精良的打手,至少对付元婴期绰绰有余,至于化神期跟炼虚期,也许以霍炎的能力,只要材料管够,他也是能开发出来的。

    楼乙隐约看到了第二个赫连唯我,不过有一点不用担心,以这家伙的心性,自然干不出跟对方同样的事情出来。

    不多时所有问仙楼上层人士,全部聚集在了广场之上,楼乙询问了一下霍炎这些机关人的操纵方式,随后将这些机关人,分配给了自保能力较弱的人员。

    而这些人被安排留在了后方,同大批伤员呆在一起,霍炎因为属于非战斗人员,整体的调度,就交给了他跟阚冬,另外醉猴一族也被留下了,老猴仍未苏醒,猴王又重伤在身,实在不能让它们再跟着自己折腾了。

    而还能够挥舞得动兵器的,此刻全部聚集在了他的麾下,带出来的那些个武器装备,此刻也被堆砌在了广场之上,经过分配后,不多不少正好装备了三百人的精锐部队。

    而这些人被分成了十个小队,白烨,戚华带领三分之一,王宝峰跟杨子荣带领三分之一,剩余的三分之一归赵侗跟李家两兄弟。

    至于铁山跟秦海,自然是跟在楼乙左右,毕竟铁山是他的剑卫,就这样队伍开始分散开来,向着东西南北四个方向进发。

    听取了众人这些年来的经历,楼乙大抵知道了周围的分布情况,如今的问仙楼,处于刘黑七的严密监控之下,不仅有来自地面的威胁,就连天空跟地底,也有其触角在。

    而楼乙现在要做的,就是先清理掉周围的残余势力,将他们彻底拔除掉,他没有带问仙楼的人员,但是不可否则的是,他的这一支队伍,却是最强的。

    除去铁山跟秦海不说,毒老怪也在队伍之中,作为目前浩雪宗战斗力最强大的人员,他所带领的浩雪宗战斗力量,自然也是很强的。

    更为重要的是,楼乙现在有丧虺,紫黎,虚螟虫卫保护,秦海跟铁山寸步不离,他自己又是化神期,除非多个炼虚期同时出手,否则谁又是其对手呢。

    然而刘黑七不战而逃,只能说明一件事,他没有把握,没把握的事情不干,这是刘黑七一贯的风格,这却也恰恰暴露出了他的软肋,那就是他手里没有了能够翻牌的力量,或者说暂时没有。

    那楼乙所要做的就是,在他还没有能力再次对问仙楼出手之际,先一步将其除去。

    楼乙没有在意其他三队人的安危,因为这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每队至少两名元婴期的领队,还对付不了一些散兵游勇,那问仙楼就真的气数已尽了。

    约定的地点早已定下,那就是北武宗昔日的建宗之地,而如今他却变成了刘黑的老巢所在,确切来的说,昔日的北武宗所涵盖的范围,如今遍布着刘黑七的手下。

    第一个目标百岩山,距离问仙楼最近的一处大型据点,是楼乙离开后三年左右兴建的,拥有极为完善的防御体系,用来作为对问仙楼攻击的桥头堡,百岩山的两侧,各有一个补给的镇子,如今也是刘黑七前哨的重要储备粮库。

    北武宗地界的修士,要么被杀,要么加入刘黑七的部队,充当他的炮灰,或者在后方过着像奴隶一样的生活,每天日出耕作,日落却也得不到休息。

    女人成为了最为可怜的人,她们变成了生产跟泄欲的工具,这些山匪根本就不把她们当作是人,无情的摧残跟蹂躏着这些人。

    刘黑七逃的实在是匆忙,竟然没有通知百岩城撤走,刘黑七如此善于算计的一个人,会这么糊涂忘记这事?

    答案显然是不可能的,那么这百岩城里的山匪,很可能就是他故意用来拖延时间的弃子,对于这一点,楼乙没有丝毫的犹豫,要对敌人仁慈吗?显然是不可能的。

    问仙楼现在所面临的压力,绝不仅仅只是一个刘黑七,这刘黑七只是铁王两家,收编进来的一条狗。

    这条狗虽然修为不高,却拥有不一般的头脑,否则他又如何能够以区区元婴期的修为,来指挥这些修为远高于他的北州修士。

    当然从结果来看,之前被他干掉的那名炼虚期修士,以及被冰封住的六个化神期修士,应该都不怎么听他的,而当初他刚回来时候宰掉的那名化神期修士,可能才是其唯一能够指挥的人员吧。

    然而像刘黑七这种土著修士,北域这里岂止是多,简直遍地都是,他们能扶植出一个刘黑七,那么也能扶植一个刘黑八甚至刘黑九。

    而楼乙之所以选择扫荡整个北武宗地界,其实只是想消息不要太快被传递出去,比邻北武宗地界的乾回宗乃是宋家的姻亲,而宋家依附与铁家,那么如今的乾回宗何人做主,显然一目了然。

    另外一边的飞极宗,那名入侵的炼虚期修士,既然穿着飞极宗的服饰,只是为了掩人耳目,可是给楼乙的讯息也非常明确,飞极宗也落入了铁王两家之手。

    浩雪宗如今在宋家手里,而作为浩雪宗的盟友寒玉宗,也落入了雪狼谷之手,至于剩下的炼魂谷,其实也早已落入了那个赤炼之手,她称自己为蝴蝶迷。

    据说她投靠了张乐山,要知道张乐山当初可是能跟北囚五一战的狠人,即便是刘黑七也只能甘居其下,而如今刘黑七已是元婴期,那么张乐山呢。

    那蝴蝶迷也不是省油的灯,凭一己之力颠覆整个炼魂谷,并借他之手夺取了许明远全部的修为,这个女人很危险,再加上一直虎视眈眈的宋家,问仙楼现在到处都是敌人,像被夹在中间的包子馅。

    所以他要以闪电之速,解决掉刘黑七,为问仙楼赢取足够的时间来准备,他心里清楚,当地人再次踏上这片土地之时,就不是一名炼虚期修士那么简单了,至少在此之前,他需要做好玉石俱焚的最坏打算。

    一道白色天幕从天而降,没有任何的招呼,楼乙带人杀了过去,浩雪宗负责左边山头,虚螟虫卫负责右侧山头,而他则在天空洒下阵旗,将中间的百岩山笼罩在内,同时让丧虺跟紫黎开始动手。

    战斗结束的异常迅速,甚至敌人连一点像样的抵抗都没有,就惨死在了这次突然袭击之下,大量的战备物资,被楼乙收入囊中,而他们未作丝毫停顿,就向着下一个目标而去。

    同时另外三路,也已经攻破了各自的目标,问仙楼的周围,到处都是暗哨跟地堡,还有错综复杂连接起来的暗道,它们通往附近的山脉,为可能出现的意外做准备。

    而如今在百余名精锐部队的蹂躏之下,通道被摧毁,修士被屠杀,甚至不曾留有活口,也不给他们投降的机会,你说什么?不够仁义?那都是放屁!

    战争不是过家家,你杀了我的人,打不过却要投降?懦夫的行为,好儿郎当顶天立地,跪着乞求活下去,令人不齿!

    再者说了,山匪是什么?一群茹毛饮血的屠夫,打家劫舍,拦路抢劫,**妇孺,无恶不作,这种人百死不足以泄民愤,但凡有良知之人,也绝不可能加入这些畜生的队伍。

    一路横推扫荡,很快楔在问仙楼周边的暗桩,一个个的被拔除掉了,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挥师北上,赶往北山堡与楼乙汇合。

    同一时间,问仙楼内,阚冬正在分发丹药,用于疗伤跟恢复灵力的丹药,除了伤重昏迷跟无法动弹的,问仙楼的这些伤员,都在懊恼着,懊恼不能亲手报仇雪恨。

    仅仅两个时辰不到的时间,另外三股力量,就已经开始向着北山堡的方向进发,而且还是急行军的状态,他们不惜服用丹药来提高速度,为的就是不想错过对北山堡乃至北武宗的进攻。

    而楼乙此刻已经来到了北山堡的附近,他环顾四周,如今的这里,早已是乌烟瘴气,道路之上到处都是暴尸荒野的白骨,破烂的木车,散落的兵器。

    远处的北山堡依旧耸立,只是如今的它已经成为了刘黑七的堡垒,楼乙身边只有这些人,而对方的堡垒里面,必定有成百上千的山匪,在虎视眈眈的盯着他们。

    然而楼乙的眼神没有丝毫畏惧,他看着北山堡,那眼神就好像在宣判着它的死亡,告诉北山堡内的山匪,谁才是真正的猎人。

    楼乙没有等待其他三路人马,因为他觉得没有必要,任何挡在他面前的敌人,他都会以龙之利齿,将他们撕成碎片。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