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五百三十七章 斩炼虚期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三十七章 斩炼虚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楼乙呆呆的站在孤冢面前,此时花舞月跟那小女孩,同时转过头来看着她,花舞月将小女孩护在身后,警惕的看着楼乙,可是片刻后,她的情绪就变得激动起来,挥拳打向楼乙,并骂道,“都怪你,都怪你,你还我女儿,还我女儿命来!”

    楼乙一句话也没说,任由花舞月的拳头打在其胸膛之上,身边的小女孩眼见于此,竟然哭了起来,“祖母我怕!”

    花舞月的拳头僵在了半空中,突然返身将女孩抱在怀里,安慰道,“恋儿乖,恋儿不哭。”

    楼乙错愕的看着两人,他现在心里一阵混乱,到底自己离开的这几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走后花如眉到底为何会死,这小女孩是谁,为何会叫花舞月为祖母,这一切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楼乙怔怔的看着那块石碑,他很想知道答案,很想再看一眼花如眉,不仅是因为心中有愧,更重要的是,这是他打开心扉后,接受的第一个女人,并承诺要护她一生的人。

    “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楼乙最终还是开口了。

    花舞月看着他,看着这张带着假面皮,却流泪不止的男人,看着他万分纠结痛苦的脸,花舞月最终还是叹了口气,娓娓道来……

    她将花如眉当初如何隐瞒真相,如何傻乎乎的瞒着自己,因为怕他分心,不愿告诉他自己有孕的事情,最终花舞月告诉了楼乙,花如眉的真正死因,她死于难产……

    而这小女孩是她留给楼乙的最后礼物,小女孩名叫花恋楼,是他的女儿。

    楼乙看着这个跟自己有几分相像的小女孩,将脸上的面皮摘去,一张十分英俊帅气的脸,布满了泪痕,他冲着小女孩笑着招了招手。

    花恋楼看了一眼花舞月,似乎有些怯生生的,可是最终还是在花舞月的鼓励下,走向了楼乙,而后扑在其怀里,伤心的哭了起来。

    “爹爹,你真的是我爹爹吗?”花恋楼小手死死的攥着他的衣衫,生怕松开手,楼乙就此消失一般,出声既没有了母亲,父亲又不知去向,她每日看着别的娃娃,在父母膝下承欢,自己却只有祖母疼。

    虽然问仙楼的叔叔伯伯,乃至阿姨婶婶们对她都很好,可是她仍然感觉到孤单,因为她觉得自己是一个没有爹娘的苦命孩子,所以这也让她的性格孤僻且懦弱,不敢见人时常躲在花舞月的背后。

    楼乙双臂将她抱住,同时站起身来,温柔的说道,“是,我就是你爹爹,对不起爹爹回来晚了!”

    “爹爹,我有爹爹,嘤嘤嘤……”小女孩哭的稀里哗啦,楼乙则温柔的安抚着她,不一会小家伙哭累了,楼乙将她交给了花舞月。

    “岳母您且照顾好恋儿,等我解决了外面的事情后,再来向您请罪!”楼乙揩去眼角的泪水,将当初众人熟知的那张面皮贴在了脸上,以宣布他楼乙,问仙楼的楼主回来了……

    楼乙先去找了下老猴,发现它并不在药园之中,他环顾四周,发现药园并未受损,当下松了口气,转身出了后院,几个闪烁间就出了乌木灵谷。

    此刻外面早已是尸横遍野,丧虺的恐怖屠杀,导致了战况呈现出了一面倒的情况,不过楼乙此时出现在外面,眉头却皱了起来,因为他发现丧虺被人挡下了。

    阻挡之人一身青色长袍,背后有云纹剑印,虽然是第一次看到这件长袍,可是还是让他觉得有些相似之处,楼乙突然眼神一眯,猜出了此人的身份。

    飞极宗的姑苏家,当初慕容小小来浩雪宗交流之时,这飞极宗的修士曾厚着脸皮一同前来,只是当初他并没有太过在意对方,如果不是有一长老想要对其不利的话,恐怕楼乙到现在也不会对这个宗门有太多的印象。

    甚至说当初姑苏家两位俊杰参加北州大会的时候,他也没有怎么去关注过,只是楼乙不知道的是,此人修为竟然有炼虚期初期的修为,这就有些不太寻常了。

    不过从对决上来看,似乎此人的境界不是很稳,在面对丧虺之时,也表现的并不强势,要知道丧虺虽有炼虚期修为,可是全身骨骼几乎全部碎裂,眼,耳,口,鼻,舌全部被残忍的割去,他能活下来也全靠楼乙的帮助。

    而且他现在意识也大有问题,这可能是当初那尸奴之毒的后遗症,总之他现在只听楼乙一人的命令,随时出手保护他的安全。

    如此劣势之下,对方却还战得如此谨慎,可想而知他这炼虚期似乎也掺杂了大量的水份,不过即便如此他的剑诀却依旧十分的犀利,

    微光闪烁伴着其身影疯狂穿刺,一剑西来当初给楼乙带了极大的威胁,当初在于姑苏木棉对战之时,他修为尚浅,如果不是最终姑苏木棉灵元不济的话,恐怕楼乙当初不死也得残废了。

    不过今日的他已今非昔比,在丧虺缠住对方的时候,楼乙赫然加入其中,炼虚期与化神期最大的区别在于对天地元力的利用与掌控。

    此时丧虺正在熟悉自己曾经的力量,所以虚空之上一个又一个漆黑无比的触手,频频出现又消失,楼乙也不知道丧虺使用的究竟是何种功法,不过看起来他这功法,还是受到了对方的克制。

    同样是虚影,而对面这人施展的,看起来就非常之华丽了,无数青色剑光在其四周穿梭,如同鱼儿在水中嬉戏,片刻后宛若万剑归宗,化作一柄青色巨剑一闪而过。

    那些漆黑的触手,根本不是其对手,被剑光轻松斩为两段,可是丧虺本身并不弱,又有玄冥骨甲傍身,道道白骨刀刃,又快又危险,触手不过是佯攻,而丧虺所施展的近身袭杀,才是他制胜的法宝。

    楼乙为其购买的覆寄,能够完全屏蔽对方的感知,这让对手只能凭肉眼来判断丧虺的动作,偏偏丧虺在玄冥骨甲的覆盖下,速度随着战斗提升,所以看起来是对方占有优势,实则却是丧虺在拼命压着对方打。

    而楼乙的突然加入,却彻底改变了战斗的走向,他利用不动如山,又利用掩风术,配合龙牙刃使用空冥杀频频出手偷袭,这让对方不胜其扰。

    可是往往只见白光一闪,等他闪避再想反击的时候,却又失去了楼乙的踪迹,而当他想要以神识寻找的时候,却又察觉不到,加之时间太短,又有丧虺的干扰,他开始被缠的异常烦躁。

    心不静则气燥,而气燥就会引发不必要的情绪,情绪化又会引发失误,如此叠加之后,对面这人身上开始出现伤痕,这让他变得更加暴躁起来。

    终于再一次佯攻时候,那令他无比烦躁的白光又一次出现在了眼前,只是这一次对方的嘴角却带着一丝狞笑,他手中剑光一抖,无数青光如同鱼群般瞬间包围了这团白光。

    白光被瞬间绞杀,然而却并没有如他所料般的血雨腥风洒落,青光闪过之后,原地似乎之后空气流动,不过这时他却看到了一块巴掌大小的铁片,静静的悬浮在半空之中。

    还未等他研究出那究竟是什么,却突然感觉到了危险的来临,三个方向同时有危险的气息,他将手中剑横挡在胸前看四周剑气充盈,青光漫天飞舞,向着四周扩散开来。

    正面丧虺呼啸而来,狂暴的冲破了青光的阻碍,骨刃闪耀着黑光,搅动着四周的空气,他的速度奇快无比,不过最终却被那人横在胸口的宝剑挡下。

    宝剑闪耀青光,将丧虺挡下,同时挥剑扫向了两旁,随着两声清脆的悦耳之声,他看到两柄短刃,向着来时的方向坠去,他眉头一皱感到十分不解之时,杀机突兀而至。

    一道灿盛之光横隔在他的脖子前方,慌乱之余他挥剑想要挡下这攻击,可是那白光像是无坚不摧一般,竟然将他手中剑斩成两段,而白光如入无人之境,在其脖颈处萦绕一圈。

    他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低头看了一眼只剩一半的宝剑,满脸的不甘心,伴着血喷溅而出,他身首异处,并从天空坠落下来。

    楼乙出现在了他站立的地方,手里攥着一块巴掌大小的碎铁片,它由三块铁片同时构成,看上去十分的奇特,然而下一秒,楼乙的气息变的极为萎靡不振,铁片碎裂开来,化作三道白光,没入到了他的眉心之处。

    丧虺手一伸,让他最终稳住了身型,楼乙苦笑一声道,“差点被吸成了人干,这力量实在是太过霸道了一些。”

    楼乙从天空落下,取出育灵丹吞服下去,同时将对方断成两截的宝剑捡了回来,可以看得出此剑十分的不凡,而且对方乃是炼虚期的修士,手中之物必然是高级法宝,甚至有可能是古宝。

    而且此人手指上佩戴者一枚中品的纳虚戒指,证明此人并非飞极宗之人,应该只是穿着飞极宗的衣服,冒充这个宗门的人,而他很可能来自东域,那么这次的罪魁祸首,自然不言而喻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