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五百三十五章 薛讷顿悟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三十五章 薛讷顿悟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楼乙话音刚落,就见薛忘情的眼瞳内似有一缕光芒绽放开来,楼乙身体受到排挤,顿时被推飞了出去,还好他始终保持着警惕,身影一转人已稳稳的落到了较为安全的区域。

    不过他并没有就此放心,因为很明显刚才的话,触动了薛忘情的精神,自己这位酒鬼师傅,只怕是要突破了,他看向四周,这个地方虽然人迹罕见,可是却也不是百分百能够令人放心的。

    他观察了四周的场景,人已跃上乌蝠谷的上方,此刻他手中握着八卦盘,将周围方位一一辨认清楚,随后手一抖,一打小巧的米黄色旗子,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这是他从中途城购买的一套法宝阵旗,这东西方便携带,而且也不需要时刻注意损耗,对于楼乙而言,简单且方便,就是最适合自己的了。

    心意一动,阵旗哗哗作响,手一抖小旗画作一道光,稳稳地插在他想要布置的位置,几乎瞬间小旗就分出三十多道,这比当初在安乐县购买的出自乾回宗的旗帜,不知要好少多少倍。

    楼乙环顾四周,满意的点了点头,此刻一道无形的掩阵,坐落于头顶之上,表面看上去这里跟之前一样,唯独却看不到同在谷地的楼乙等人。

    此后他又在前后谷口处设下迷阵,让误闯入的人暂时被困在阵中,他可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万一中途被人打搅了,那后果可大可小。

    楼乙吩咐丧虺守着谷口,命令紫黎守着谷尾,自己则站在半空中,守着上方空间,同时观察薛忘情的变化,他此刻的样子十分奇怪。

    齐锐晋升之时,一飞冲天以力破境,自己则是稀里糊涂睡了一觉,醒来就已经是化神期了,他其实并不清楚每个人的晋升条件,所以对于薛忘情的反常,他也不好横加干预。

    仅仅只是片刻,薛忘情就已经从元婴期后期,达到了元婴期圆满之境,只是此刻他并没有好好的待在原地,而是站起身来,绕着相思古剑落下的光幕来回走动,嘴里念念有词,像是魔怔了一般。

    楼乙仔细倾听,才听明白他到底在嘀咕些什么。

    忘,乃遗忘,忘记七情六欲,忘却悲欢离合......

    情,乃七情六欲之一,忘情等于斩断此情,可是,何为斩?如何去斩......

    既要斩断情愫,又与无情何以?忘不等于无,忘情并不是无情,忘情之道不应斩情,相忘于眼前,寄情于心中,莫为忘......

    圣人忘情,最下不及情......

    我辈中人,怎可忘情?

    痴情反被无情累,莫奈何……

    忘?谈何容易……

    薛忘情嘴里不断嘟囔着这些,身体散发的气息十分不稳定,这也让他的修为在处于晋级之时,颇为危险且不稳定,他并没有找寻到自己的道,仍旧陷入犄角的困顿之中。

    相思古剑频频发出鸣声,楼乙在空中叹气道,“真是苦了他了,痴情之人,偏要忘情,也许就是那份执念,化为枷锁困顿着他吧……”

    突然薛忘情抬起头来,眼神显得有些空洞,他望着楼乙,可惜瞳孔却并没有聚焦视线,也即是说他看向了楼乙,却并没有看到他。

    “何谓有过执着,放下执着?何谓有过牵挂,了无牵挂?”薛忘情似乎是在询问楼乙,可是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他周身的气息,似有失控的迹象。

    楼乙在半空中开口解释道,“用情苦,众生苦,只有经历了痛苦,才能够明白真正的痛苦,只有被情所伤,才能够明白情之苦,用情太深,执念太盛。”

    “用情越深,执念也就越强,被情伤,被执念所伤,何不学着放下?”楼乙问道。

    “放下?如何才能放下?”薛忘情茫然的反问道。

    “古语有云,看的开才能放的下,你的苦来源于你的执念,痴情也好,无情也罢,情之一字与你等同于毒药一般的存在,那么何不试着看淡这一切,执念轻了,痛苦也就小了,不是吗?”楼乙耐心的开解道。

    “不!我不要,我不愿,我不能!!!”薛忘情仰天长啸,连说四个不字,此刻他双眼充血,可见其执念之深。

    楼乙叹了口气,同样看着天空,喃喃说道,“你只执着与心中的愧疚,这不是情,更不是爱,而是一种执念,只有放下它,你才能懂得何为真正的情。”

    “真正的情?”薛忘情陷入到了思索之中,似乎楼乙的话让他有所感悟,同时又有一些迷惑,他陷入了沉思之中,楼乙没有再开口,而是静静的看着他。

    只是楼乙也没有预料到,他这一沉思,却足足沉思了整整三日,第四日的清晨,薛忘情才慢慢扭动身躯,慢慢起身,喃喃自语道,“忘情,忘情啊……”

    他的脸上满是自嘲的神情,他抬头看了一眼天空,这一次他的瞳孔处是有聚焦的,这证明薛忘情已经彻底想通了,楼乙从天空而落,看向薛忘情,开口说道,“忘与眼前,铭记心中!”

    薛忘情点点头道,“无情宜,忘情难,相忘于眼前,铭记在心中,我...懂了!”

    楼乙脸上露出欣喜的表情,薛忘情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有酒吗?”

    楼乙当即从纳虚戒指中,将从中途城购买的美酒,统统取了出来,同时告诉薛忘情,这是神仙醉,这是芙蓉酿,这是百花酿,这是凌河大曲……

    薛忘情看着四周满满当当的酒坛,爽朗的笑出声来,手一招相思古剑落下,发出悦耳的声音,看来它也已经感受到,薛忘情已经没有事情了。

    楼乙取出两只海碗,亲自为薛忘情倒上美酒,后者端起海碗,一饮而尽,酒液顺着嘴角流出,喉咙发出咕咚咕咚的声响,末了他开口道,“啊,爽啊!痛快!!!”

    楼乙笑着为他再满上一碗,两人碰了一下碗边,同时仰头灌去,可能是太久没有饮酒的关系,薛忘情喝的很急,一碗接着一碗不曾停歇,转眼身边就多了七八个空着的酒坛。

    然而只有楼乙才知道他的想法,只是借酒消愁愁更愁,想用酒来忘掉所有,显然是自欺欺人的,不过既然他想通了,那么就证明他寻到了自己的道。

    只是执念这种东西,需要慢慢的放下才行,所以楼乙并未就此多说什么,就在薛忘情喝的酩酊大醉之际,他却一指身后坟冢方向,开口说道,“它是你的了……”

    楼乙看向他手指的方向,知道他指的是什么,可是楼乙却摇摇头道,“不,我不能!”

    薛忘情却认真的看着他说道,“带它走吧,当初为了他,死了很多人,我曾跟你说过,你得到它之后,会使你产生更大的蜕变,带它走吧……”

    “可是.......”没等楼乙说完,薛忘情就冲他摇了摇头,他摇晃着身体,提着一坛刚开封的酒,绕着那黑白分明的区域走了一圈,将酒液撒在了地面之上。

    “老友们,该上路了。”薛忘情有些不舍的说道。

    他猛的抓向中间悬浮的那块黑白木板,黑白相间的两道光柱冲天而起,楼乙瞬间感受到了生与死两种不同的力量交织在一起,于薛忘情的手中,幻化为一块双色令牌。

    正面白色,刻有一个古篆的生字,背面黑色,刻有一个古篆的死字,薛忘情将其抛出,抛向楼乙所在的方向,开口道,“此乃生死木炼制而成的生死令,正令出,起死回生,反令出,摄魂夺魄。”

    话音刚落,就见薛忘情手一挥,所有的黑白天麻子被扫荡一空,他看起来有些惋惜,而后这被生死令笼罩的区域,顿时开始消散掉了。

    楼乙吃惊的看着这一幕,原来他当初看到的这一切,不过都是生死令制造出来的假象,难怪薛忘情会如此洒脱,他找到了自己的道,将感情埋于心中,而非执着于眼前,所以他悟了。

    楼乙看着手中的生死令,对薛忘情说道,“谢啦,师父!”

    薛忘情晃了晃手中的空酒坛,示意他可以走了,而此时楼乙还有事情要告诉他,所以再次开口道,“师父,东域您的家人正在遭受围攻,我想这件事您是不是解决一下。”

    薛忘情抬头看向东域方向,叹了口气却没有说话,楼乙觉得还有件事薛忘情应该知道,于是再次开口道,“北囚五前辈已与数年前回归本家,此刻正在闭生死关!”

    薛忘情那一双醉眼,竟然有两道光射出,他笑了笑说道,“这家伙倒是比我有出息,看来我是该回去看看了……”

    薛忘情看着右手中的相思古剑,对楼乙说道,“它暂时放在我这里,你没有意见吧?”

    楼乙连忙摆手道,“这本就是师父之物,是去是留自然师父您来做主!”

    薛忘情点了点头,手一抛相思腾空,下一秒薛忘情已经落于剑上,手一招一坛美酒落于掌中。

    噗......

    两指戳破封口,单手提坛仰面而饮,一道蓝光落下,他已消失在了楼乙面前,空中传来他离开前留下的声音,“师徒一场,他日再相见!”

    楼乙对着声音发出的方向,恭敬的磕了三个响头,算是送别薛忘情,随后他收了三方的阵旗,带着紫黎跟丧虺向着北域而去。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