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五百三十四章 师徒之战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三十四章 师徒之战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天空之上云潮卷动,隆隆之声不绝于耳,楼乙站在薛忘情对面,却也感受到凛冽的杀气在四周鼓荡,薛忘情似乎并没有意识到,站在其对面的是楼乙。

    天空变得越发阴暗起来,一个巨大无比的漩涡正在成型,相思剑发出阵阵嘶鸣声,然而这声音却并不是亢奋,却透着一丝痛苦之意。

    唰......

    剑锋笔直向前,一道瀑流从天而降,千米范围内瞬间被瀑流笼罩。

    “这......”楼乙诧异的看着天空,这已经不是元婴期所能发挥出来的力量,楼乙突然想到了当初薛忘情以瀑流剑诀干掉乌蝠魔的时候。

    同样的招式,同样的弱势,却展现出不屈的力量,以弱胜强,似乎都不足以来形容薛忘情此刻的表现,楼乙身影不退反进,他没有选择。

    龙吟之声骤起,龙气震荡四周,他没有办法施展瀑流剑诀,因为此时剑在薛忘情的手里,龙形搏击骤然出手,一道真元凝聚成龙形,轰然撞向天空。

    一声巨大的声响,伴着瓢泼大雨撒向下方的深谷,生死木爆发黑白之光,将所有水挡在外面,深谷像是遭遇洪流一般,浑浊的水流肆意向着两边奔腾而去。

    楼乙变掌为抓,直接切向薛忘情,对方手腕一抖,剑尖挑过奔流而下的瀑流,飞珠溅玉施展开来,成千上万道蓝色水滴,呼啸着射向楼乙所处的位置。

    “你们两个退后!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上前!”楼乙对身后两人说道。

    紫黎显得有些犹豫不决,可是丧虺却早已退到了远处,紫黎对自己的犹豫感到懊恼,也在下一秒化作紫色流光,退到了丧虺的身边。

    对于丧虺能够百分百执行楼乙的命令,她感到十分的好奇,只是这人看上去就像是具没有生命的傀儡,让她也不知道该如何跟对方交流。

    而此时飞珠溅玉袭向楼乙,后者变抓为拳,一拳轰出,四周空气震荡,龙吟阵阵,龙气震荡浩瀚无垠,真元如同井喷般飞出,直接将四周的水滴,全部蒸发掉了。

    然而水滴虽然消失,可是水气仍在,一道道蓝色光影在水雾中若隐若现,楼乙精神高度集中,同样施展柔风细雨决,一片片的虚影,就在这水雾中你追我赶。

    只是楼乙虽然修为高于薛忘情,可是对于功法的理解,他却远不如对方,因此看上去他制造的幻影更多,也更加的凝实,可是实际斗在一起的时候,高下却立刻就能分辨出来。

    薛忘情的幻影,已经不单单是水分身,他的水分身竟然能够融合剑诀在其中,每当楼乙攻击这些水分身,它们都会将分身化为剑诀,水分身化作水剑,施展出来。

    楼乙意识到这么战斗自己会很吃亏,他利用自身的风灵脉,强行灌注真元,令其在身体四周形成一道巨大的风龙卷,将弥漫在四周的水气驱散。

    然而想法是好的,可是实施起来却非常的困难,因为他发现此地到处充斥着水灵气,别的灵气反倒太过稀少了,楼乙突然明白过来,抬头看向天空。

    那之前昏暗的天空,此刻却如同装满水的水袋一般,仿佛轻轻一碰就能将其戳破,楼乙自嘲的笑了笑,他怎么把气吞山河给忘记了。

    瀑流剑诀的终结式,当初薛忘情就是在这里,交给了他一种反其道而行之的使用方法,他当初还信誓旦旦的说自己明白了,记住了。

    可是现在他却发现,自己还是大意了,遗忘了。

    气吞山河能够将周围其他元素能量全部驱逐,只留下水灵气充斥其中,这一一种非常霸道的做法,只是有一点点可惜,楼乙已经不是当初的结丹期修士了,他如今是化神期的修为。

    手一招天地之力轰鸣震荡,天空巨大的气旋受到冲击,发出激烈的轰鸣之声,楼乙周身真元轰鸣作响,无数道光向他涌来,修为达到化神期,不仅灵气质量大不相同,更为重要的是,他此刻拥有用之不竭的天地元力。

    天空像是破碎一般布满了裂痕,风无孔不入,在这充斥着水气的空间内肆意的舞动,薛忘情脸色颇为凝重,手一抖相思剑暴鸣震颤。

    两道水流一前一后夹击楼乙所在的位置,同时绕着他所在的位置,开始快速旋转起来,楼乙感觉深陷沼泽一般,同时感受到了水流对其身体的拉扯之力。

    然而他仍站在原地,肩头突然悬浮起来六颗晶莹的冰珠,天冥冰魄乍一出现,四周顿时陷入极寒当中,那还在高速旋转的水流,瞬间被冻结在了半空之中。

    后续的水流不断撞击着前方,然而却仍重蹈覆辙,很快楼乙的身边,就变成了一片冰天雪地,厚厚的幽蓝之冰,仿佛要冻结整个乌蝠谷一般。

    楼乙傲然屹立于玄冰之上,四周青风起舞,吹拂着他的衣袍,对面薛忘情表情凝重,自始至终未发一言,只是能够看得出,他的神情更加专注了。

    然而这对于楼乙而言,却绝不是什么好事,本就不是什么生死仇敌,更何况两人还有师徒之名,缘何薛忘情会如此之反常,这实在是太过不可思议了。

    看他的神情,并不是得了失心疯,也没有入魔的迹象,那么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会变成如今的样子,而且更为奇怪的是,相思古剑的情况十分怪异,好像感觉不到它与对方有心灵相通之感,反倒是觉得像是薛忘情在强迫着它一般。

    楼乙觉得这可以作为一个突破口加以利用,失去了手中剑,他这个师傅,就无法再施展这瀑流剑诀,那么他的威胁就会大幅减弱,到时候自己制住他的机会,自然也会多上几成。

    冰壳在四周围成一个牢笼,慢慢将两人笼罩在内,瀑流在冰层外冲刷着玄冰形成的冰壳,然而楼乙的修为必定还是高于对方,因此水流一时半会无法穿透厚厚的玄冰壳。

    如此一来楼乙就多了几分胜算,他驾驭着风冲向了薛忘情,想要先发制人,从他手里夺下相思剑,然而薛忘情虽然修为低一些,可是对敌经验,却远非楼乙可比。

    只见他挥动着手中相思,以剑刃横扫四周冰壳,弄下来大量的冰尘,再以自身灵元加以运用,竟然在这冰壳之中,强行造出一条水流。

    而且他还利用水滴包裹碎裂的冰晶,令其威胁大大提高,蓝色的水滴内,闪耀着幽幽之光,劈头盖脸射向楼乙,后者不得不紧急后退,同时以青花万镜,将所有夹杂着冰晶的水滴,给挡了下来。

    万花镜反射攻击,导致这些飞珠溅玉形成的水滴,呼啸着反射向薛忘情,对方手一抬,剑光在身前画了一个圆圈,以一式流连忘返,恰到好处的化解了自身的危机。

    还没等楼乙松一口气,薛忘情笔直而来,水流裹着他的身体,宛若一道蓝色冰流,逆水行舟在流连忘返之后发动,借用水流的加速旋转,让其威力大增。

    不得不说薛忘情的战斗经验十分丰富,不过在这狭窄的空间内,楼乙却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只见他抬起手来,六道天冥冰魄同时闪耀冰蓝之光。

    楼乙周身冻气向着四周蔓延,首当其中的自然就是薛忘情驾驭的冰晶水流,这些冰并不属于薛忘情,而是他以自身灵元,越俎代庖而已。

    然而不是自己的始终都不属于他,四周的寒气呼啸而过,所有的冰晶开始发挥其威力,薛忘情发现自己辛苦制造出来的水流,开始背叛自己了。

    水流以惊人的速度开始冻结,导致他不得不紧急脱离水流,蓄势一击不攻自破,然而楼乙却并没有因此感到沾沾自喜,反而发动了抢功,龙形搏击再出,楼乙变拳为爪。

    青光一闪,双爪瞬间扣在了薛忘情持剑的右手之上,对方似乎也有防备,蓝光一闪相思剑绕腕而转,剑刃斩向楼乙手腕。

    然而楼乙似乎根本不打算躲避,因为他在赌,在赌相思剑不会去斩自己这位现任主人。

    事实也证明了这一切,相思剑发出刺耳的声响,在眼看就要斩断其手腕的一瞬间,剑刃偏转向外,在楼乙的手腕上留下一道血痕,以剑测抽打在了其手腕之上。

    楼乙右手一伸,反手扣住相思剑,将其躲到了手中,同时左手龙气翻腾,一式玄龙取水,将薛忘情连同冰流一起甩了出去。

    只听砰的一声闷响,薛忘情的后背撞到了冰壳之上,楼乙立刻将相思剑收回,同时出现在薛忘情的身边,将其制住,并出声唤道,“师傅,是我!”

    然而薛忘情却只是冷冷的看着他,一语不发,甚至杀气更加肆意起来,楼乙也发现相思剑发出嗡鸣,似乎显得十分急切,似乎想要告诉他什么一般。

    楼乙皱着眉头苦思不解,这时相思剑却再次挣脱而出,悬浮在了薛忘情的头顶之上,柔和的蓝色光幕,突然将薛忘情包裹在内,楼乙这才发现,原来薛忘情的神识处在了混乱之中。

    他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薛忘情自己胡乱开辟的一个什么忘情之道,每个人选择的道不同,成就也因人而异,而薛忘情目前很明显的走到了死胡同,所以有些走火入魔的迹象。

    楼乙走进相思剑的蓝色光幕当中,附耳在侧,小声的喃喃自语道,“师傅,所谓忘情并不是要遗忘感情,忘情不同于无情,正所谓有过执着,放下执着。有过牵挂,了无牵挂,您懂了吗……”5332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