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五百二十八章 纳虚之戒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二十八章 纳虚之戒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此刻的刀翁,其实也有一些激动,这喋血奇花,每一片叶子的价值都难以估量,而这青年小子手上这朵,竟然有六片花瓣,每一片花瓣可足够让大乘期的修士延寿五百载。

    他深吸了一口气,看向楼乙的眼神,多了一丝耐人寻味,而这一切楼乙全都看在眼中,他这才意识到,自己手里这朵不起眼的晶莹红花,竟然拥有足以让大乘期修士动容的力量。

    见刀翁没有给予回答,他又取出一物,正是当初在溶D内生长的另外一种荧光小草,岂料刀翁再次动容,末了叹了口气道,“小友是有大机缘之人,既然你如此坦诚,那老朽就告诉你它们的价值吧……”

    刀翁指着喋血花说道,“喋血花,无品仙种,之所以说它无品,是因为此花并非此界所有,相信小友也已经知道了,我们生活的地方名为昆吾界,而此界不过只是亿万世界当中的一枚芥子,微不足道的存在。”

    刀翁的脸上显得十分落寞跟无奈,他叹了口气,空气都为之战栗,随后继续说道,“就是这芥子世界,我辈修士,也被死死的困在此处,无法超脱上界!”

    宋终跟楼乙同时一怔,异口同声的说道,“不会吧?”

    刀翁自嘲的笑了笑,说道,“小友应该都知道何为天灵脉吧?”

    楼乙点了点头,刀翁继续说道,“修士,修士,逆天而行,然而这天并不是谁都可以逆的,更何况这天远非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刀翁的话里有话,并没有说破,点到即止,仿佛他说出来,会引发大灾难一般,刀翁苦笑着摇了摇头,指着手里的小花说道,“此花唯一的作用就是延寿,让我们这些行将就木之辈苟延残喘。”

    “前辈您言重了……”楼乙开口说道。

    刀翁摇了摇头,继续说道,“等你们到达我这个层次,一切也就都明白了,多的我也不能去说,小友可否赐老朽一片花瓣?”

    楼乙实在琢磨不透这刀翁话里另外的意思,却极为大方的将手中花递了过去,不仅是刀翁,就连一直嚷嚷着让楼乙交出此花的宋终,此刻都愣住了。

    两人看着楼乙,又看着他手里的花,宋终一瞬间甚至怀疑此花被下了毒,刀翁笑了笑,将花接过,而后只是摘了一片花瓣,将其含在嘴中。

    那花瓣入口即化,化作朱红之气沁入心脾当中,刀翁面色先是一阵潮红,而后整个人看上去年轻了许多,在抬起头来的时候,对楼乙说道,“娃娃你...很好!”

    他将花递还给了楼乙,后者再次消失在了原地,片刻后他回来了,手里攥着入梦草,问道,“前辈可否告知我此物的作用?”

    刀翁手一招,入梦花落入手中,看着它喃喃自语道,“入梦,如梦初醒,大梦初醒,一梦千载,此草也不是此界所有,你应该已经接触到了道的所在,而它的作用就是悟道。”

    “悟道?”楼乙跟宋终一起问道。

    “对,就是悟道,于梦中寻找道途,剔除道之瑕疵,让其圆融合一,不过此草的情况比较特殊,曾有人因此迷失在梦中,就此死去,所以它的价值远不如喋血花,但是仍然价值非凡。”刀翁慢慢的解释道。

    楼乙看着手里的入梦草,又想起喋血花,他心中顿时有了一个想法,那就是利用苍生之赐,将此草与喋血花的天赋之赐弄到手,那么自己岂不是拥有了无尽的寿元,以及随时可以入梦参悟的本事。

    可是他随后又想到了一点,那就是此花草需要仙灵之雾滋养才能存活,看来自己还是太乐观了一些,下届尤其是这芥子世界,似乎要达成这一点,并没有那么容易。

    楼乙默默的叹了口气,刀翁将入梦草还给了他,楼乙再次消失,不多时他回到了原地,这时刀翁递过来两样东西,一样是一块金属令牌,上面篆刻着一个古朴的刀字。

    令牌左右对称,如同一对比邻的山峰,正面令牌中央一道贯穿其中的凹痕,呈现出一柄刀的模样,反面则刻着那个古朴的刀字,此令之上有禁止,可保令牌不毁。

    还有一样东西就是储物戒指了,地上琳琅满目的各类东西都不见了,而这枚储物戒指一看就非常之不凡,比起楼乙一直使用的这些,不知道要好上多少。

    青灰色的戒身,上面镶嵌着一颗天青色的宝石,宝石棱角分明,闪耀着神秘之光,整个戒指闪耀着天蓝色的光辉,戒身四周刻满了篆文,戒脚比一般的戒指要宽大许多,上面也印着一个刀字。

    仅凭这戒指的材料,以及上面若隐若现的魂力,就让楼乙觉得有些心跳加速,他伸手接了过来,看看令牌又看看储物戒指,显得有些爱不释手。

    刀翁笑着点了点头,指着令牌说道,“此乃天刀峰的令符,凭此令可免费来往于中途城与北州东域的东沧城,因为天刀峰拥有着中途城的所有权,这也是哪些觊觎之徒最想得到的地方。

    然而天刀峰也知道中途城这块宝地,并不是他们一家所能独占的,于是各大势力都有牵扯其中,算是将中途城船运生意的利益均分了。

    然而中途城庞大无比,坐拥店铺无数,收益颇为可观,也是天刀峰最为重要的经济来源,这一点他们却并未将利益均分,而各大势力心照不宣,都在暗地里较劲。

    有的在周边建城,妄图分流客源,有的在干脆在城内开辟商铺,同时培植自己的势力,然而不管他们如何去做,中途城这数千年来,却一直都在天刀峰的掌控之中。

    原因不外乎于,天刀峰的行事风格,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虽然天刀峰没有天刀已经很多很多年了,然而刀翁还活着,敌人就绝不敢把手伸得太长,而如今天刀峰又出现了新任的天刀宋终,那些蠢蠢欲动之辈,自然也只能收敛收敛了。

    刀翁这次带宋终出来,主要的目的就是提前让他看一看,天刀峰下辖的四十六城,以及方圆万里范围之内的势力分布,让他心里有一个大抵的认识。

    没想到却在这期间,意外的碰到了楼乙,这不得不说是命运使然。

    要走的时候,楼乙看着宋终,他始终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宋终总有一种咄咄*人的架势,而且此人神觉之敏锐世所罕见。

    他在看向宋终的一瞬间,对方也望了过来,出声道,“看什么看!”

    楼乙苦笑一声暗道,“果然呐,这家伙对于他人的气息以及意图,有着先天的警觉,这也许就是这家伙的天之赐福了。”

    楼乙冲他笑了笑,而后挥挥手,而后化作一道光影消失了在了远处,被他带走的还有丧虺,他不可能将其留在这个地方。

    宋终看着离去的楼乙,对身边的刀翁说道,“他这人还挺有趣的......”

    刀翁眉头一挑道,“哦?有趣吗?有趣好啊……”

    宋终不解的看着刀翁,而刀翁的眼神却始终看向远处,看向楼乙离去的方向,半晌后才再次开口道,“也许你们能够成为朋友……”

    宋终摇了摇头,看着双手抱着的云纹天痕,说道,“弱者是不配成为朋友的,只配成为垫脚石!”

    刀翁却只是笑了笑,意味深长的说道,“弱者吗?这小鬼可不算弱呢……”

    此刻楼乙已经带着丧虺来到了一处山脊之上,简单的布下一处幻阵,开始检查丧虺身上的伤,他的毒虽然解了,可是神智看上去仍然不太灵光,楼乙看着他凄惨的模样,也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

    眼睛被挖,舌头,鼻子,耳朵全部被割掉了,脸上全都是刀刺剑划后的疤痕,而且一直蔓延到了全身,楼乙将其血衣除下,发现他身体多处骨骼碎裂,此刻已无力再支撑其身体。

    眼下的他甚至不能用惨来形容,只能用灭顶之灾来形容,楼乙将那件玄冥骨甲取出,将其贴在了丧虺的身体之上,眼下老叟已死,此甲顿时成了无主之物。

    楼乙用它开充当丧虺的骨头,就像当初老叟所做的事情一样,只是楼乙发现玄冥骨甲的色泽看上去十分的黯淡,想来是当初一战,令它灵性大损,这个他不怎么懂,得回到问仙楼,让霍炎给看看。

    他给丧虺服下了丹药,又亲自为其疏导经脉,只是他这个样子,容貌尽毁,面容看上去异常可怕,楼乙觉得就这么带着他,实在是太过扎眼了。

    突然他想到了什么,走的匆忙也没看看刀翁给的那储物戒指里,到底都有些什么,他取出那枚储物戒指,心里有些小小的兴奋。

    神识探入其中,受到了小小的阻隔,这戒指似乎与储物戒指稍有不同,它竟然拥有三个独立的空间,最外围的空间最大,足有以前储物戒指的五倍大小。

    这里面堆满了乱七八糟的材料,不仅有暗市里的许多材料,还有许多的普通材料以及海产。

    第二个空间大约有储物戒指的两倍大小,里面堆放的则是各种高级灵材,其中也包含着许多品阶不俗的灵药,甚至还有许多的瓶瓶罐罐。

    至于第三个空间,看上去最为特别,周围竟然有灵气环绕,里面堆放的正是那一堆五彩缤纷的灵晶,当初估算足有亿万之数,当然这里面大部分都是中品灵晶,上品灵晶大概不足两千万,下品灵晶也有,不过数量是最少的。

    想来这些海匪也不稀罕这些东西,毕竟这里比邻中州,下品灵晶恐怕连碗水都买不起吧……19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