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五百二十七章 化解危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二十七章 化解危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战斗持续的时间虽然并不长,可绝没有想到会以这种方式结束,一位老翁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那原本应该涌进来的海水,竟被他轻描淡写的挡在了外面。

    楼乙不动声色地靠近丧虺,想将其悄无声息的带走,然而那最后出现之人,神识却瞬间将其锁定,他可是在对方出现的瞬间,就是用了夜杀术隐藏自己,然而却还是在对方的面前无所遁形。

    楼乙感到一阵绝望,因为这人散发出来的气息,比当初的蛮千钧还要强的多,那么只能说明一件事,此人乃是大乘期的陆地神仙。

    而他现在是所有大乘期通缉的对象,这岂不是说自己羊入虎口,等着被对方宰掉吗。

    谁成想狼窝还未脱困,却无端端冲进来一只老虎,这实在是太过悲催了些,他没有办法只能走到丧虺身旁,查看其情况。

    结果发现丧虺的情况十分严重,除了尸毒未清之外,似乎他的体内,还被人种下了禁制,此刻他的情况正在不断恶化,楼乙没有办法,只能现在马上帮他解毒。

    他的血蕴含着百草茶的药效,能够有效的化解dú sù,然而这尸毒并不是自然形成的,楼乙的血竟然没有半点效果,他开始尝试破除老叟戒指上的魂力,却发现根本不得其法。

    然而就在此时,一股极强的拉扯之力出现,还未等他做出反应,他人已经出了暗市,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出现在了一座山脊之上,他连忙偏头看去,当他看到丧虺躺在其身旁,没来由的松了口气。

    而就在此时一个苍老的声音在他身旁发出,“娃娃,那枚戒指可否给老朽一观啊。”

    楼乙吓了一跳,这才发现身旁竟然还有两个身影,随即自嘲的笑了笑,能够悄无声息的带他跟丧虺出来,对方是谁自然不用去猜也能知道。

    手滑的最然是刀翁,而他身边站着的却是宋终,楼乙顿时明白过来,原来这老翁是跟这青年一伙的,不由得有了几分羡慕。

    乖乖的将手上的戒指递了过去,脑子却在飞快的想着如何离开此地,结果却引得宋终冷眼注视,这家伙的感知还真是敏锐无比,楼乙无奈的想到。

    一道微光一闪,紧接着一声凄厉之声从戒指上传出,那黑色的储物戒指,上面的骷髅头顿时碎裂开来,不多时化作一道黑烟,消散的无影无踪。

    “鬼降术,用意歹毒啊”老翁喃喃自语道。

    随后他将戒指给打开,将里面的东西给取了出来,琳琅满目什么都有,最为重要的是,里面装满了成堆成堆的灵晶,密密麻麻堆在一起,闪耀着五彩缤纷的光芒。

    这一幕颇为震撼,这些灵晶只怕加起来足有亿万之数,这老叟未免也太有钱了些,另外就是大量的材料,其中有许多他chū shòu过的东西,老翁信手拈来,意味深长的说道,“小友好胆魄,老朽佩服啊”

    楼乙瞬间感觉冷汗直冒,看来他的身份暴露了,这次chū shòu的东西,都是从裂隙秘境中取出来的,刀翁自然是认得的,而那些前来交易的客人,自然不会有这些东西。

    至于海匪这边,那就更不可能了,如果他们有的话,只能证明一点,那就是这些人曾经干掉过其中一人,然而他们如果遇到过,并且有能力干掉他们三人中的一人,那么为何不用来兑换悬赏金额。

    五千万上品灵晶,那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海匪干的就是这门生意,有钱却不赚岂不是傻吗,更为重要的还有,这等能够示好大乘期修士的机会,任谁也不会放弃的吧。

    楼乙叹了口气,将脸上的miàn jù取下,同时又将假miàn pí取了下来,他已经想好了,如果对方下shā shǒu,他只能选择躲入刀痕空间之中,因为他根本无法抗衡此人。

    至于丧虺他不确定能不能带其进入,只能做一次尝试,只是他也很清楚,即便能够带丧虺进入刀痕空间,自己解不了他的毒,他还是难逃一死。

    “前辈好,我是楼乙。”他如实说道。

    刀翁捋了捋胡须,笑着说道,“果然不错,是个有胆识的娃子。”

    “前辈您说笑了,晚辈惶恐!”楼乙恭敬的说道。

    刀翁点了点头,手掌在四周琳琅满目的东西里一扫,一堆瓶瓶罐滚的东西,就凭空飞了起来,他手指对着这些东西一点,所有瓶罐全部碎裂开来,各种颜色的粉末以及乌漆麻黑的药膏,还有看上去就很危险的丹药,全部呈现在了楼乙眼前。

    不过这些东西,此刻都被安全的禁锢在了刀翁的力量之下,他手掌在这些东西之中扫过,而后停在了一颗并不怎么起眼的黑色药丸面前,喃喃自语道,“唔,应该是它没错了。”

    丹药从这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中飞出,稳稳地落在了楼乙手里,而后听到刀翁开口道,“给他服下吧,是解毒的丹药。”

    楼乙大喜过望,连忙一把抓过药丸,走到丧虺身边,扒开他的嘴巴,将丹药送入了他的嘴吧,而后紧张的观察着丧虺的神色,直到其脸上的黑斑消退,呼吸逐渐平稳后,才长出一口气,一颗心也渐渐落了回去。

    而就在这时,刀翁的声音却从一旁传来,“小友可否告知老朽,裂隙秘境究竟缘何消失不见啊”

    楼乙的心再次提了起来,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这时一旁的宋终,跨前一步,手中刀闪耀湛湛青光,有能量自刀身频频射出,锁定着楼乙的身体,他开口吼道,“别想耍花样!”

    楼乙摇了摇头,其实他本可以立刻尝试着带丧虺进入刀痕空间,然而面前这老翁,却什么都不问先救了丧虺,再来询问当初之事,于情于理自己也不能没有个交代。

    于是他将当初如何遇到后十三跟白灵,以及两人如何消失不见,再到后面被铁壁所救,再到得到天覆阵法,而后铁壁将所有人吸入到了秘境空间,进行对决之事,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

    只是在关键之处,他却只字未提,不是信不过老翁,而是此事太过重要,他绝不能泄露丝毫讯息,否则不仅会引来滔天大祸,只怕还会连累所有跟自己有关的人。

    楼乙也在诉苦,他将出来之后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一遍,老翁听完后点了点头,而后问道,“你的意思是说,你出来后,那溶洞里就已经什么都不剩了对吗?”

    楼乙先是愣了一下,而后补充道,“黑漆麻乌的,什么也看不见,连个守卫都没有!”

    刀翁眼中精光一闪,没有声张,只是试探着对楼乙问道,“小友是否曾见过溶洞内生长的花草?”

    刀翁的眼神锐利至极,包含着不容抗拒的威严之光,楼乙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被完全看透了,他只能叹了口气道,“见过,而且我还种了几株”

    此话一出,宋终顿时显得无比激动,他当即吼道,“喋血花呢?交出来!”

    “什么喋血花?”楼乙迷茫的问道。

    刀翁眼神微微一凛,似乎对于楼乙的反应有些意外,虽然之前他说的头头是道,可是自己却明白,他说的话里七分真三分假,至少在最后的故事,以及那两个女娃的身份上,这小子撒谎了。

    到达他们这种境界,已经不需要察言观色来判断对错,仅凭对方心脉的声响,以及微弱的神识波动,即可做出判断,这一点是楼乙不知道的。

    刀翁已然起了杀心,因为楼乙表现的并不诚实,可是最后他的反应,却让刀翁意识到,这小子似乎并不是刻意隐瞒某些事情,至少入梦草跟喋血花的事情,他就完全不知情。

    “小友可否告知老朽,你手头共有几株那种溶洞内闪光的小红花?”刀翁试探的问道。

    楼乙顿时恍然大悟,他想起了当初在溶洞内看到的那种荧光闪闪的花,当时因为其模样,他还想要探究一番,结果被守卫狠狠的威胁了一番。

    “原来那就是喋血花啊,只是这些大乘期的修士们,要这种花草做什么呢?”楼乙心里暗自嘀咕道。

    刀翁与宋终一起看着他,楼乙的眼神显得迷茫又困惑,不多时他抬头说道,“前辈稍等,我去看一下!”

    话音刚落,楼乙眉心白光一闪,仿若一道灿白色的刀痕,横贯额头之上,随后楼乙凭空消失在了两人眼前,刀翁眼一睁,而后慢慢眯缝回去,反而宋终的眼睛越瞪越大,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让这小子逃走了!”

    “稍安勿躁,他还在这里”刀翁捋着胡须说道。

    仅仅一瞬间他就做出了判断,因为周围没有空间波动,对于他们这些人而言,判断对方是否遁走,凭借着就是空间波动,修为越高,所能接触的层面越高,甚至他们能够做到打断对方施展遁地符或者挪移术这种空间跳跃的技法。

    当初之所以昆海逃走了,那也是在刀翁没有降临此地的情况下,否则他甚至可以追着对方一同空间挪移过去,这就是大乘期所具备的本事,而这些都是楼乙无法想象的。

    不多时楼乙出现,手里攥着一颗晶莹剔透的小花,此花的花瓣异常奇特,宛若一个个晶莹剔透的瓶子,瓶子内装着朱红色的液体,这些液体闪耀着蕴光,看上去十分的神异。

    宋终迈步上前,吼道,“拿来!”

    然而楼乙并没有交给他,而是看着刀翁问道,“老前辈可否告知小子,此花究竟有何用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ag8亚游会手机版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