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ag8亚游会手机版 > 武侠修真 > 楼乙 > 第五百二十三章 尸奴之毒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五百二十三章 尸奴之毒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一连数样拍品,楼乙全都没有出手,因为大部分都与这海有关,而对于如今的他而言,这些东西似乎并没有实质性的意义,直到这一样东西的出现。

    一张丹方,确切来讲是一张残方,但绝对是非同一般的丹方,因为它的名字叫做海之魂。

    这是一张来自于海族的炼丹方法,俗称水炼法,不同于人族的火炼之法,它所运用的是自然界的力量,以水的特性来将所有材料融合在一起,形成独特的丹药。

    而这海之魂根据上面所记载的功用,似乎是可以在身体内塑造一个水魂,从此之后下水再也不需要避水符以及避水丹的辅助,而且水魂还能赋予人族海族的力量,更快的在海渊之中行进。

    这只是丹方上记载的东西,然而对于海族而言,它们天生就是水的宠儿,那么炼制此丹就没有任何意义了,可是既然丹方流传出来,那么此丹方必定还有更加深刻的意义。

    只是此丹方毕竟是残方,想要弄明白它完整的炼制方法,就只能凭不断的摸索去探究真相,就像当初的端木世家,仅凭一张神农残篇,就开创了辉煌的宗师之路,不得不说端木家的始祖,的确成就非凡。

    楼乙对与此丹方那是势在必得,因为他答应了沈万三,要跟他一起去无妄海,那里究竟会发生什么,谁也不清楚,多一种保命手段,总是不会错的。

    楼乙第一次使用这夕鳐鱼的鱼骨,感受到神识慢慢融入其中,那当初被暗中植入的邪恶气息,早在净水的包裹下,被消灭的干干净净。

    海之魂的丹方起拍价格就高达两百万上品灵晶,然而抢夺的声音却是此起彼伏,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最终楼乙以八百万上品灵晶的天价,将其收入囊中。

    不过一切得等到结束之后才能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所以楼乙很清楚,这丹方绝没那么容易到手,到时候恐怕就是对方下黑手的时候了。

    好东西的确有不少,可是又有多少是能被带出去,这个就不得而知了,楼乙抬头看向最前方位置,那捧刀青年,自始至终没有开过口,似乎对这些东西都毫无兴趣的样子。

    楼乙在他身上的目光一闪而过,又看向了他身旁那人,此时他正殷勤的为宋终介绍着什么,看上去十分的谦卑,开始的时候,楼乙并不知道他是谁,后来看到他身边保护着的下人,他心中算是有了个底。

    而就在这时老叟咳嗽一声,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他手中多了一本册子,看上去挺古老的,乃是一种篆刻在兽骨之上的古籍。

    此骨边缘微黄,散发着淡淡的神圣气息,不光是楼乙,几乎所有的人,目光都转向了这本骨质的册子,就连一直没什么兴趣的宋终,此刻也打起了精神。

    老叟见大家的情绪都调动起来,连忙开口道,“这是一套上古时期的功法,名曰偷天换日,天阶功法!”

    此言一出,会场内顿时掀起了一阵狂潮,楼乙虽然也感到吃惊,却更感到的是诧异,天阶功法,即便是在这中州,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宝贝。

    这帮海匪竟然将如此珍贵之物出售,难道他们真的如此之富裕?他是绝对不信的,结果这个想法刚出现,就听到老叟又是一阵咳嗽,这才慢慢开口道,“天阶功法倒是不假,只是目前只有这一册,不过却也是异常的神妙,个中好处相信大家试过之后,自然就会了解的。”

    “天阶功法不成套,那还能算天阶功法吗?!!”

    “白高兴一场了,老叟你这说话大喘气,实在有点不地道啊!”

    “妈的,害老子白激动了,一册有什么用,谁知道能修炼到什么层次!”

    “天阶功法就是天阶功法,一册的价值应该也还是有的,只是不知道价值几何啊?”

    议论声此起彼伏,大家都在盯着老叟,等他别卖关子,赶紧宣布价格,老叟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有人忍不住开口道,“一百万的话,这个价格还是可以的”

    岂料老叟摇了摇头,沙哑着说道,“是一千万上品灵晶!”

    “你说什么?!!”

    “一千万,你怎么不去抢!”

    “算了,算了!一千万可不是小数目,买一册古书也没有太大的意义”

    场下又开始了议论声,而老叟却在这时开口道,“竞拍开始!”

    然后就看到不少人开始将神识注入夕鳐鱼的鱼骨之中,价格也慢慢飙升起来,楼乙没有竞价,只是看着他们竞争,这宋终似乎对此功法势在必得的样子,他手里的夕鳐鱼骨,光芒就一直没有停止闪烁。

    结果谁也没有想到,最终这册残篇,竟然拍出了两千三百万上品灵晶的天价,楼乙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了,这些超级宗门的底蕴,实在是太可怕了。

    起初他还在为自己拥有一千万上品灵晶而感到高兴,觉得有了这笔钱,这里的东西,还不任由他做主,结果现在才发现,自己还是太天真了些。

    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随后看了一眼宋终,东西肯定是归他所有,一旁那中年人,脸上的笑容,都快把脸盖起来了,看来这城主这次应该也会大赚一笔了。

    楼乙心底一阵冷笑,没有太过在意,他想看看接下来出现的又会是什么货物,结果后面徐徐推出来了一个金属笼子,看起来十分的结实。

    而楼乙的情绪,却开始变得激动起来,不是因为这金属笼子,而是因为这笼子中关着的人,当初送他们来中州的丧虺。

    楼乙怎么也不会想到,这帮家伙竟然会以人来当作商品,这实在是有些丧心病狂了,然而这里的很多人,却并未露出太多惊讶的神情,甚至有人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哟,竟然又有人奴出售,就是不知道实力如何。”

    楼乙攥紧了拳头,可是情绪又不能表现出来,他死死的盯着会场前的台子,等着老叟宣布价格,结果却是一个令他始料未及的结果。

    丧虺竟然并不是拿来出售的商品,仅仅是作为展示品呈现在众人面前,这让楼乙更加的愤怒,如果只是售卖人奴,他还可以通过交易带走丧虺,可是如今的情况,摆明了这昆海不打算放过丧虺,要继续折麽他,侮辱他。

    这触怒了楼乙的底线,他的情绪开始有些失控,就在这时坐在前排的宋终,突然回头看了他一眼,楼乙精神遂即一阵冰冷,这感觉就如同一柄刀突然架在了脖子上。

    “不对,我得冷静下来”楼乙突然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控了,人没救到,现在制造骚乱无异于自寻死路,更何况昆海就在前方等着,这是一个局,一个引他现身入瓮的局。

    恰在此时一股诡异的气息开始在会场内弥漫开来,楼乙的神识猛的感应到了这一切,连忙收敛心神,以面具遮盖自己的气息,同时施展掩风术。

    刚才一激动应该是被对方察觉到了,好在这帮人自己设置的禁止,在这时帮了他一个大忙,不过这昆海手里的拐杖,实在是太过诡异了一些,看来自己还是不能太大意了。

    收敛心神后看向会场,老叟的声音再次传来,“我想大家肯定是误会了,这次我们要售卖的并不是人奴,而是我手里的这个。”

    老叟手中一闪,多了一个黑色的瓷瓶,楼乙紧盯着他手里的东西,众人不解的看向他,老叟不说话,手里多了一杆三寸的小黑旗,嘴里念念有词。

    而就在这个时候,众人发现,铁笼内原本一动不动的人奴,突然像是发狂一般的咆哮起来,他现在无比的痛苦,不断释放出远高于化神期的能量波动。

    然而这金属笼子,不知是何种材料所铸,竟然能够完全吸收人奴所发出的波动,而人奴手脚上的镣铐,以及连接镣铐的那乌黑的锁链,似乎也有些不凡。

    导致人奴空有修为,却根本无法脱困,人奴在痛苦中变得越发疯狂,而楼乙却在强忍着自己的愤怒,一路上虽然他话不多,可是却非常的尽职尽责。

    楼乙是一个懂得感恩之人,所以才会想要救出丧虺,不然他干脆当作没看见就好了,也不必来做如此危险之事,他强忍着愤怒,看向老叟手中的瓷瓶。

    此时此瓶被稍稍打开了一丝,一缕黑气从瓶中飞出,被吸入老叟手中的黑旗之中,顿时阴风阵阵,并伴着诡异的气息弥漫开来。

    那笼中的人奴,开始更加疯狂的颤动,那失去了双眼的眼窝内,竟然有诡异的赤芒在闪烁,众人无不动容,因为他们都感受到了威胁,来自于人奴的威胁。

    甚至有一些人,开始下意识的往后缩了缩,宋终不屑的冷哼一声,瞥了不远处的昆海一眼,后者感应到了他的情绪,只是咧嘴笑了笑。

    老叟见气氛调动的差不多了,这才晃动着手里的小旗子,并让人将金属笼子打开来,楼乙紧盯着笼子中的丧虺,思索着要不要在此时动手。

    就在这时老叟却开口说道,“这瓶里装的东西,也许有知道的,也许有不知道的,不过没关系,就让老朽亲自来为各位示范一下它的威力。”

    手中黑旗闪烁,嘴里念念有词,手一扬黑旗自动飞向了丧虺,并插在了他的后脖颈处,丧虺吃痛做出挣扎,可是很快一缕黑气包裹住了他的身体,他却突然变的安静下来。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